137 闲言碎语/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落日的余晖透过精致的窗棂落到御书房内宽大的书桌后坐着的身影上。

康顺帝从奏折上偏过头,看向窗外,圆圆的落日,散发出金黄色的光。他慢慢站起身,走到窗前,迎着落日看去,那散发出温暖的光的落日满满的在他眼里幻化出一张似娇似嗔,似笑似怨的脸…他迟疑着伸出手,想去触碰那张脸,却眼睁睁的看着那脸随着光芒一起消失,不见…。

愣怔了半晌,扯了扯嘴角,手抚上窗棂,喃喃细语,“再等等,再等等…。”

“陛下,孝王又来了…”连安站在御书房的门口,有些苦恼。

康顺帝想了想,摆摆手,“让他进来吧…”

一会儿,赫连明辉进了御书房,至从明轩走了,又意识到母妃对明轩的态度可能不如表面那样慈爱,让他一下子似沉稳了不少,见到康顺帝,规规距距跪下行了个礼,“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今日身子可曾好些?”

康顺帝看着这个儿子,微微笑道,“你这几日天天来要见我,莫非只是来问我的身子?”

明辉愣了愣,似下了决心般,“父皇,儿臣想去青州一趟。”

康顺帝眼神微闪,“你为何要去青州?”

明辉不知该如何说,他总不能说他觉得自己的母妃可能会对明轩不利,而明轩又没有功夫,他得去保护他?摇摇头,明轩看向康顺帝,“父皇,儿臣想四哥了…”

“你四哥走了没几日…”康顺帝摇摇头…

明辉有些急,“父皇,您就让儿臣去一趟吧,最多一个月,儿臣就回来!”

康顺帝看着明辉,明辉也期待的看着康顺帝,“你母妃同意了?”

明辉一愣,低下头,他母妃是绝对不会答应的,从上次母妃在自己面前失态之后,他们母子俩心照不宣似的,再没有见过。他这几日入宫,都是径直来了御书房,并没有去延庆宫。明辉抬头,“不管母妃答不答应,我都要去…望父皇成全…”

康顺帝沉默了一会儿,点头,“那就依你吧!带上随伺,路上多留意些!”

“谢父皇!”明辉开心不已!这几日他是在是煎熬的狠,他没有眼线,也没有耳目,对明轩在青州的一切都不清楚,他心里忐忑不已,生怕自己的一个疏忽漏嘴会让明轩遭遇杀身之祸…

辞别康顺帝,明辉没有去延庆宫,在皇宫里也没有多做停留,直奔孝王府,打算连夜出京,他担心若是母妃知道,不会让他去…

明辉还是低估了自己母妃的消息网,在明辉还没出御书房,庆妃就已经知道了,她是又气又急,不用想都知道这小子去找陛下做什么!

庆妃握着双手,在大厅来回走动,不能让他去青州,最起码不能是现在!派去刺杀赫连明轩的杀手居然一个都没有回,这让她得到消息后更是心惊,她隐隐感觉赫连明轩之前的软弱无害都是假象,若不是他身边有绝顶高手,就是他自己一定身怀绝技…。

庆妃知道德王明王都去了青州,一定是冲着藏宝去的!那两方应该是还不知道赫连明轩手里有兵符!她想着在合适的时候是不是该给那两位透露一二…。然后,她按兵不动,等他们三个争个你死我活后,她再出手…。所以,她不能让明辉这个时候去青州,决不能!

立刻安排人去孝王府拦赫连明辉,却迟了一步。又匆匆赶到城门口,询问守城员,得知并未见孝王出京。十几个人守在城门处,打算守株待兔,守了一夜一日却都未有看到孝王的影子!

而这刻的明辉却早已出了京,快马赶往青州!他从御书房出来后本打算直奔孝王府,途中却改变的想法,他去了贤王府,他隐约觉得那个林伯不是一个普通的守门老头…也果然是如此,他去将自己要出京,却又不能被人认出来的想法一说,林伯将他带进一个屋子,再出来,他就完全变了一个人,完完全全的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儿…。

和往日一样,秦星回到家又到了戌时。本以为睡了的秦柳氏却还是等在客厅!秦星有些泄气,无奈的对秦柳氏道,“娘,给您说了多次了,不用等我!”这几日秦星确实忙的很,半天盯着酒楼的装修,又要花半天盯着自己铺子的装修,还要忙着琢磨菜谱,忙着琢磨成衣的样子,还要抽时间跑窑厂,连李长青那里都还没空去…

秦柳氏拉过秦星,神色严肃的看着她,“星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娘?”

秦星有些懵,看秦柳氏严肃的脸色,有些奇怪,“娘,怎么了?我没啥事儿瞒着您啊!”

秦柳氏拉着秦星的手,摸了摸秦星略显疲惫的小脸,“钰儿今天在村里和人打架了!”

“伤了?”秦星心一紧,急急的问。

秦柳氏摇摇头,“他没伤,一大群孩子们最后打到一起去了,伤了几个,秀秀手腕擦破了…。冬儿嘴角磕了…。”

“秀秀?冬儿?她们和钰儿打架?!”秦星有些糊涂了…

秦柳氏叹口气,“当然不是,她们都是帮钰儿,还有飞儿,他们和村长家的孙子,还有村儿里另外几个,还有…。秦顺和秦良!”说到秦顺和秦良,秦柳氏不免带了几分怒气,她自问一直对他们都不错,可咋就总是这么不识好歹呢?!

“打群架?”秦星听出来了,村里一帮孩子们打起来了…都没怎么吃大亏就好…

秦柳氏不懂什么叫打群架,她要说的也不是这个,“星儿,你不奇怪,钰儿他们为啥要打架?!”

秦星愣了愣,她还真没那么多弯弯绕,小孩子打架不是很正常吗?但秦柳氏的表情明显不是这么简单,想了下,联想到一开始问自己有没有事瞒着的话,迟疑的道,“因为我?”

没想到,秦柳氏轻轻点了点头。

秦星更加奇怪了,“怎么回事啊?娘!”

“你老实跟娘说,你这几日在镇上在忙啥?”秦柳氏这心里是七上八下的,想起村里传的那些话,她恨不得去撕了那些人的嘴!

“娘,您知道的啊,我最近忙着呢,好多事儿…”秦星瘫坐在沙发上,脑子有些发晕!

“星儿,你最近是不是和一个男子走的比较近?”秦柳氏满脸纠结!她是相信自己的闺女的,可,一个女儿家的,让人传些这种话,让她这个做娘的心里怎么能安!更何况…

“男子?”秦星一愣,继而笑起来,“娘是说连明轩?”

这下轮到秦柳氏呆了下,“连公子?”

“对啊,”秦星不在意的点点头,除了他,还真没和那个男的走的近…

“原来是他…”秦柳氏松了口气,最起码是个认识的,虽然不了解,但心里总算有谱了,那个公子看起来挺稳重,虽然年纪大了点,但大些会照顾人,而且一表人才,谦和有礼,。越想,心里越是松快…

秦星看着自家娘不知道想哪儿去了的表情,忍不住道,“娘,你想哪儿去了…?”

秦柳氏放了心,却又想起另一事,心又紧起来,“听说你们在大街上吧清水的大财主给打了?!”

秦星坐起来,“娘怎么知道的?”

“这么说是真的?!”秦柳氏有些慌了,那可是大财主啊,听说县里,甚至州府都有人…那可不是他们这种人家能得罪的…

“是真的!”秦星点点头,既然知道了,那再隐瞒也没有意义了,只是,是谁和娘说的呢?!还没想个所以然,秦钰和古力冲出来,满脸兴奋,身后还跟着满脸担心的秦月和秦怜!

秦星愕然,“你们咋都没睡?!”

秦柳氏也责怪的道,“不是让你们都睡去吗?!”

秦月坐下来,“不弄清楚,我们哪儿睡的着!”

“二姐?是真的吗?你和连大哥把那个陈不善给打了?!怎么打的?打得狠吗?”秦钰的额头还有几道擦痕,却一点也不影响他此刻的兴奋,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秦星,一句接一句的问!古力在一边站着,虽不像秦钰那般明显,但眼里的激动还是掩都掩不住!

秦星觉得说说也没什么,于是把怎么在面馆得罪了陈不善,和连明轩怎么出手打翻了十几个家丁,又怎么一掌就把陈不善打飞了几米远说了个仔细!

秦钰和古力听得是热血沸腾,只恨自己不在现场!秦柳氏和秦月秦钰则是听得心惊胆战,又气愤不过,这个陈不善居然光天化日之下想轻薄秦星!秦柳氏又是气,又是担心,“这个陈不善到底是个什么人?怎么…怎么有这么…无耻又胆大的人?!”由于太过于气恨,说话有些不稳!

“就是,这是个什么人啊!幸亏有连大哥,不然,二姐就吃大亏了!”秦怜也气的小脸泛红!

秦星笑着安慰她们,“你们都不要生气了,这个陈不善,本就不是什么好人!”

“娘,这个陈不善真的是个大坏人!您不知道,之前他还强行让别人卖女儿呢,抢回去做…。做…”秦钰义愤填膺的说了前半段,去做啥,却怎么也说不上来…

秦月接过话,“小妾。?。”

秦钰连连点头,对秦柳氏道,“就是,做小妾呢!”

秦柳氏更是心惊不已,对连明轩更是上升了几个好感度,这若不是连明轩,那自己的星儿…。“星儿,你不要再去镇上了,让钰儿和古力去,这人若真是有钱又有势,咱们可不能惹!”

“娘,您放心,我一定不会去找惹他,只要他不送上门来!若是他硬要找麻烦,咱们一味躲避也不是个事儿!但是,我们可以更加紧锻炼啊,最起码让他占不到便宜,伤不了我们!”秦星不想躲着,她还是觉得,只有让自己变得强大了,这些麻烦才会迎刃而解!

“可是,…”秦柳氏还是不放心,那可是官府啊,民不与官斗那是多少年的古训…

秦星摆摆手,“娘,官府也得讲道理是吧,这个陈不善作恶多端,清水镇上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受过他的欺负…。咱们若是总躲着他,只会让他更是得意…我们安分过日子,不去招惹他,但若是他欺负过来,我们也不能受着!”

秦钰连连点头,觉得二姐说的很对!

秦柳氏听着也有道理,可这心里就是总觉得不安,又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只得暂时换了个话题,对秦星道,“星儿,你夏姐姐的婚事定了,据说是要嫁给镇上的那个大户家里做妾室…。”

“做妾?”秦星挑挑眉,那么心高气傲的秦夏,怎么会同意去做妾的?而且,依照二婶的性子,那该是多大户的人家啊…。撇撇嘴,那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不来招惹自己和家人管她嫁谁…。忽然想起秦钰他们打架的事还没问清楚,急忙又拉住秦柳氏,“娘,您是听谁说我和一个男子走的近,又打伤了陈不善的?”

秦钰撇撇嘴,“秦震回来说的!”

“秦震?”秦星眯着眼睛想了想,终于想起在人群中看到的那个匆忙离去的背影…。她对秦震没有多少印象,只是听娘和秦钰他们提过几次,不屑的哼了哼…“他说什么了?还值得你们在村里打一架?”

秦钰低头不做声,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秦星莫名其妙,又看看秦月秦怜,秦月欲言又止,古力摇头…

“到底怎么了?”秦星有些烦躁了!

秦柳氏叹口气,“震儿昨日便回来了,说看到你在镇上和一个男子搂搂抱抱…。还…还眉来眼去…。说你不知羞耻,还说你们得罪了镇上的首富,那首富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秦星还以为什么大事,了然的点点头,看向秦钰,“你就为了这个和他们打架?”

秦钰梗着脖子,“他们乱说,我就要揍他们!”

秦星笑着摇摇头,“钰儿,他们说他们的,你看二姐还不是好好的?又没少块肉!”

秦钰直觉得不是这样的,可又觉得有道理,一时又有些糊涂!

“星儿,可不是这么说,唾沫星子会淹死人的…”秦月皱着眉,这些话,放在哪个女子身上都会受不了,可星儿却像个没事人似的…。

秦星忍不笑起来,“可是,那么多人,嘴长在他们身上,我们也不能一个个让他们闭嘴啊,对不对!只要自己问心无愧,管别人说什么!”坐直身子,看了秦月秦怜,秦钰和古力一眼,“我跟你们说一句话,叫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日子是自己的,又不是别人的!自己开心就好!”

秦月无奈的摇摇头,这个星儿,越发的大胆了…不过,她咋越来越喜欢这个妹妹呢?!

秦钰和秦怜崇拜的看着秦星,反正就觉得秦星说的话就是对的!

古力对秦星竖了个拇指,又比划道,“以后见到那几个家伙,咱们离远点…”

秦星不置可否,她无所谓。秦钰却点头,一脸赞同!

又聊了一阵儿,就在大伙儿准备歇息去时,纠结了一晚上的古力忽然跪了下来…

秦柳氏一惊,秦月,秦钰秦怜也都奇怪的看着古力,秦星却有几分明白,这古力…是打算把自己的秘密说给娘他们知道吗?说穿了也好,现在她和陈不善已经面对面杠上了,也要让家里人都有个警惕!

古力磕了个头,看看秦星,秦星点头,明白古力是想让她帮忙解释!平日里古力的简单手语家里人都已经能明白了,可若是这么长的故事,怕他们是看不懂的!

秦柳氏拉起古力,“力儿,你如今也是咱们家的人,做什么要行这么大的礼?!而且,咱们都是乡下人,没这么多规矩!”

古力点点头,比划起来!

等秦星帮着在一边帮忙翻译,把古力和陈不善的渊源讲完,秦柳氏惊得半天没回过神,秦钰的双眼里充满了气愤,秦月和秦怜则又是同情又是恨那陈不善…

缓了半天,秦柳氏拉过古力,看着这个比来时明显窜高了又白了些的少年,满脸的疼爱,“力儿,以后,我就是你娘,这儿就是你家!”

“力哥哥,你放心,你的仇,我长大了帮你报!”秦钰捏着拳头,一脸的坚定!

古力感激的看看秦柳氏,又看看秦钰,却是一个字也再说不出来!

秦星有些意外,却又不太意外,她以为古力说出了他和陈不善的仇,自己娘多少会有些担心的,可娘却丝毫没有提起,只是更疼爱古力,同情他!再看秦钰,秦月秦怜,丝毫没有因为古力可能会给家里带来的麻烦而担心,只是对古力本身充满了同情,真心的把他当作家人一样!

秦星翘起嘴角,心情很好,这些善良的家人,都是她最亲的人,真好!“明天我在家里,不去镇上,在家里给你们做好吃的!”

秦钰率先欢呼起来,“噢,…太好了,有好久都没有吃到二姐做的好吃的了…”

秦星拍了秦钰一下,“瞎说,前几天还做了野猪肉给你吃…。”

秦钰捂着头抗议,“娘说头不能拍的,会拍傻的…”

秦星笑着又扑上去,秦钰防着秦星,左突右闪,秦星居然费了点劲儿才捉住他!“不错啊,小子,有进步…”

得到姐姐的表扬,秦钰臭屁的朝古力挑了挑眉!

古力看到秦钰得意的表情,忍不住弯了弯眼睛,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秦星却被这个笑容闪了一下,古力不是第一次露出笑容,以往秦星从没有注意过,今天却发现这笑容总有几分熟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