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鹰部现状/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色渐浓,青州大街上还是灯火辉煌,街上闲逛的人并不比晚上少多少!

街边一家不起眼的客栈里,陆续零散的走出几人,似闲逛摸样边走边看,谁也没注意到这几个人…。

青州醉鱼轩的雅间里,明轩悠闲的坐着,林一时不时的从窗外往下看上一眼,“林二,他们咋还没来?”

林二不理他,心里正恼着呢,骗自己把名字说出来后,却什么细节也没透露,只说了四个字,“太邪门儿…。”要知道他们就是觉得邪门儿才想知道啊!那可是主子啊,千年冰山赫连明轩,那可不是说假的!白了林一一眼,对明轩道,“属下跟他们说的是一定要保证无人跟随,在戌时末,到就行…这会儿,估计也差不多了…”

话刚落,外面响起了叩门声,“四爷,有人前来拜见…”

林二忙去开门,迎进来几个其貌不扬,似商人,似农户人家,又似走江湖之人…后面,还跟着一个风情万种的女子…这样几个人站在一起还真是有些突兀!

“草民见过贤王…。”几人进了房间,都不掩脸上激动的神色,齐齐抱拳向明轩行礼,暗暗打量着面前这位玉树临风的鹰令新主,传说中软弱,不受重视的贤王殿下!

明轩含笑点头示意他们坐下,也拿眼打量着面前的六位。

有两位年纪稍长,身材魁梧,眼神囧囧有神!另外两个个男子约莫三十多岁的样子,…对于最后的那一个女子,明轩有意外,却也不觉得意外,别有深意的笑道,“红袖姑娘别来无恙…”

没错,这个女子便是京城有名的花香楼头牌,红袖!

一身普通棉布长裙的红袖,轻点朱唇,头发简单的梳了个小家碧玉的发髻,丝毫不见风尘,轻笑着往前迈了一步,“民女红袖见过先王殿下!”

明轩轻轻挥了挥手,“各位受累了,都坐吧!”

几人入坐,其中一位年纪稍长的男子满脸激动的神色,开口道,“贤王殿下,草民黑鹰”又指了指身旁另一个年纪稍长的男子,“这是铁鹰!”顿了一顿,平静了心绪,才缓缓的问,“老爷子,他可还好!?”

明轩点头,“外公一切都好!”

黑鹰轻轻松了口气,感概万千的道,“这一晃,又快五年了…”

铁鹰拍拍黑鹰的肩膀,“老哥,咱们都老了!”

一边一个男子笑着对黑鹰道,“师父,我跟你多次说老爷子安好,可您就是不信,这回贤王殿下的话您总该信了吧!?”说完,站起身朝明轩行了一礼,“贤王殿下,草民是黑掌使的大徒弟,张恒,目前在清水镇经营一家调料铺子!”

张恒语毕,另一个男子站起,同样毕恭毕敬,“草民余洪,是铁掌使的徒弟,在青州边上的青阳与师父种些薄田度日。”

红袖也一样道,“殿下虽然知道红袖是天香楼的姑娘,想必不知道民女真正的身份!”

“若本王猜想不错,红袖姑娘应该是红掌使的徒弟吧!”明轩看着红袖道!

红袖笑道,“师父说贤王殿下深藏不露,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明轩摇摇头,“不难猜,我听刘叔说过,四位掌使中只有一位是女子,想必就是应该是你的师父红鹰!”

铁鹰忽然道,“贤王殿下,没有找到白鹰吗?”

“白掌使在京城,他年事也高了,本王把他安排在京城的贤王府!”明轩知道他们都是一起长大的,感情深厚自是不说!

黑鹰感概不已,“若不是贤王殿下召集我们,怕是再也见不上了…。”

“黑掌使和白掌使可以把这几年的情况和本王说上一说吗?!”明轩想先大致有个了解,知道这些人能做些什么…

黑鹰定了定心思,缓缓道,“五年前老爷子要将我们遣散的时候,确实都很不能理解,我们曾发誓要生死追随老爷子,老爷子突然提出要遣散,我们当时…。”深深的叹口气,又道,“我们当时的四个掌使手下分别有几十个人,大部分都是老爷子从战场上捡回来的,也有一部分是孤儿,还有少许犯了错,但老爷子觉得本性并不坏的犯人…我们这样的人,依附着青州府过活了几十年,老爷子卸任青州府尹之后的很多年里,我们都很困惑,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么多人…。如何生活!我们这个队伍也算是很大了,而且几乎都会功夫,甚至还有许多高手,也有几个有名的江湖组织来找过老爷子。可老爷子没有答应,我们都知道到,他不想让我们从战场上捡回性命又卷入江湖的血腥!”

铁鹰接过话,“其实,当时我们私下是动了心的!”

红袖跟着道,“我当时听师父说过,好像这个组织现在也活跃在江湖上,以刺杀为生!”

林一和林二对看一眼,看来,主子几次遇刺可以从江湖上查上一查!

黑鹰点点头,又接着道,“老爷子卸任以后,卖了先皇,当今圣上的赏赐,我们这将近四百人来人又过了十来年…当然,我们也做些活儿,种些薄田,虽然也有做些小营生,却总不得其法,老爷子戎马一生,哪里会做什么营生?!而我们这些粗人,除了一身的功夫和力气,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手的本事!做营生更是亏得多,赚的少!”黑鹰满脸惭愧,自觉对不起老爷子!“所以五年前老爷子一声说要遣散,我们只觉得天都塌了!可后来少爷给我们说了缘由,说到了林嫔娘娘的为难,说到了您的处境,老爷子更是为了我们这些人能好好的过普通人的日子,不仅卖了宅子,更是连薄田都卖了…将所有的银两都给了我们几个掌使,让我们分给其他人…”

铁鹰面色动容,“我们拿着老爷子所有的银两,暗下商量了下,白鹰和红鹰去京城,好能照应下林嫔,虽然我们没什么本事,但人多,也有些功夫,总是可以办些事的!而我和黑鹰还是留在青州附近,也好能有老爷子的消息!老爷子头一年是完全没有消息,第二年,张小子才在清水镇发现了在市场卖打猎的野物的少爷的踪迹。于是让张小子又把鹰令送了回去…在我们心里,老爷子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我们的命都是林家的!”

“我和师父,还有白掌使以及其他的师兄弟姐妹们到了京城后不久,就得到了林嫔去世的消息!师父当时就大病一场,林嫔娘娘也算是师父看着长大的,所以师父的伤心,我们都能理解!一直到这些年,师父身子也还是如此!当时我们到了京城后,投路无门,又面临生存的问题,白掌使和师父商量了下,只能分开。虽然我们出发的时候有大约一百多人,但沿途白掌使都留了人在各地,本来是想有消息联络可以更方便,可后来谁也没想到林嫔娘娘突然就去了!所以到京城的人,也只有六十多人!师父无法,只能一方面让我们姐妹自谋生计,一方面想办法打听您的消息!我在京城转了几天,发现女子最容易过活的便是青楼,而青楼又是最易打听消息的地方!所以将师父安顿好之后,带了两个姐妹,去了天香楼!在那里,也确实听到了不少关于您的消息!只是苦于无法见到您,只能用各种方法送消息给您!”

明轩恍然,林一和林二也恍然大悟,就说这几年,总是有人在暗地里帮他们,虽然不多,但其中一次被下毒,就幸亏有个小太监提前提了个醒儿…

林一惊喜的道,“原来是你们啊!”

红袖点头,“见不到您人,我们也不敢随便暴露,任何人都不敢相信,就怕给您带来杀机,师父说皇宫堪比一个江湖…”看了明轩一眼,又道,“这次师父安排我到青州来,有两点,第一助您,第二,牵制明王,赫连明晨!”

“牵制明王?你如何牵制?!”林一觉得奇怪!一个女子,还是个青楼女子,如何牵制一个皇子?!

红袖脸红了一下,又迅速恢复,“我和他在京城有些交情!师父的想法是,让我看似追随他而来,以便能提前洞悉他的行动…”

林一一拍巴掌,兴奋的道,“那真是太好了,有你跟在明王身边,咱们至少可以节省十个人手!”

明轩沉吟了一下,抬头道,“切记要小心,身份不可暴露!若是万一暴露,保命最要紧!”

红袖点头,“贤王殿下放心,民女有分寸!”

林一看红袖自信沉稳的样子,忍不住对她刮目了几分!

“殿下,白鹰是如何找到您的呢!?”铁鹰非常的好奇!

明轩笑了笑,觉得有时候,真的是机缘巧合,很神奇!

林一接过话,“这就说来巧了,咱们四爷那日在前门大街走路回府,遇上了一个小乞丐,偷了我们四爷的银袋子,说来也巧了,被偷走的那个袋子里没有银子,只有这个鹰令!而这个小偷就住在白掌使租住的同一个小院里,平日里对这个小偷也颇为照顾,那日那个小偷回去后瞧着就是一个小玩意儿,便随意的扔在了屋里的桌上。白掌使往日在做活儿的东家处得了饭食便会给他端上一碗,那日也是端了饭食给他,结果就看到了这个鹰令!问了小乞丐,说是偷的,问在哪儿偷的,也没说个所以然,便带了白掌使去前门大街找寻咱们四爷…。而四爷当时被偷了鹰令之后马上就发现了,让属下四下里找这个小乞丐,却一直也没找到!出京城的头两天和孝王在茶摊上喝茶,终于被白掌使给找了…。”

一番话下来,黑鹰和铁鹰暗吁万分,真是庆幸,若是贤王出了京,那可真是…。两个人感叹了好一阵子!黑鹰才又开口,“我们这一支,幸好有个张小子还懂些营生,若不然,也怕是生存艰难!”

铁鹰叹口气,“我们当时一路走,本想去长崎,那里属于边界,又有海,估摸着应该好过活一些,那里有军队,投军也好,码头做苦力也好!哪曾想刚走到青阳,有几个就病倒了,不得已,就在青阳的边上,扎了棚子,开了荒,索性就这样安顿下来了!如今托儿带口的,也有百多人…”

明轩对这些人的现况都有了了解,当初解散他们,外公也是不得已,这些人是外公的软肋,而外公又是自己的软肋…外公当时怕也是想到了他们会生存困难吧,才变卖了宅子和田地…只是如今,过去了这么几年,怕是他们都已经过惯了现在的日子,想到此,明轩声音清冷对面前的几位道,“若是本王想再次将你们召集起来为我所用,你们可会愿意?!”

几个人纷纷站起来,黑鹰和铁鹰满脸激动,“草民愿一辈子追随贤王殿下!生死相随!”

“红袖来时师父就吩咐,以后红鹰部下所有人,均听鹰主吩咐!”红袖眼神坚定,“我这次只带了两个姐妹,京城里的姐妹们随时等候派遣!”

张恒也道,“清水镇上一切草民都了如指掌,贤王殿下尽管调遣!”

俞洪有些窘迫,“草民不会说些什么,但只要贤王殿下有吩咐,草民一定竭尽全力!”

明轩点点头,站起身,“黑掌使,铁掌使,你二人将你们手下的人手都清上一清,若是有不愿意再出来的,本王不勉强,毕竟,本王如今的处境你们也都清楚!危险肯定是会有的,但我赫连明轩绝对会尽我全力保全你们!”

黑鹰和铁鹰坚定无比,“蒙贤王殿下不弃,我等一定衷心尽主!”

林二对明轩道,“四爷,如今如何安置他们?!”

明轩似早有打算,“这两日暂且先行安排在客栈”看向张恒道,“你对清水镇熟悉,对青山县熟吗?”

张恒想了想,“青山县不如清水镇那般熟悉,但大体还是清楚的!”

“那行,最近几日,你在清水镇和青山县分别找两处宅子,不太起眼的大宅子,作为他们的安置点和联络点,其他的,等我部署一番再说!”这么多人,就算有不愿意跟随的,人也不少,总要有个安置的地方!说完又对黑鹰和铁鹰道,“二位一定要问询清楚手下的人,特别是有家人儿女的…。问清楚后,十日之后,到青州来找林二!”

“是,鹰主!”短短半个时辰,黑鹰和铁鹰已经又回到了当初的那番豪气冲天的摸样!身怀高强武艺,若不是不想辜负林老爷子的一番苦心,谁又没有几分热血和野心?!虽然这位贤王殿下如今这般处境,但一看就是锋芒不露之人,说不定,跟着他也能干上一番大事!哪怕已是四十多岁的年纪,但也不妨碍他们依旧有一颗跳动有力的心!对老爷子的感恩,报答在他的外孙身上,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