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埋下仇恨/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夏双眼狠狠的盯着秦星,心里的恨将她吞没!是的,没错,她是答应了小姑她愿意去做妾,可她听从镇上回来的秦震说,那算是个什么妾,连正儿八经的妾都算不上啊!她找她娘哭诉,说她不愿意嫁了,可是,又有什么用?!所谓的看八字,下聘礼,都已经进行了…。

更重要,那一箱足于让他们一大家子好几年衣食无忧的聘礼让她的爷爷奶奶,娘,都迷住了眼睛…。

爷奶说定了亲又推丢不起人!小姑说那是清水镇的首富,身后还有官家,得罪不起!娘说,一个女人,嫁谁都是嫁,就算是妾,就算是八妾,只要有手段,有姿色,也照样能抓住男人的心!

所以,现在的她,是不嫁也得嫁,是必须得嫁!她把这一切都算到秦星头上,她要把自己的恨加倍的还给她!

秦震说的她记住了,这么一个不要脸的蹄子,她以后一定要秦星跪在地上求她!而此刻,她想要的,是让秦星在乡亲们面前丢尽脸!

秦星慢悠悠的回转身,秦夏的声音不低,前面几桌的乡亲们都听到了…此刻都低着头议论纷纷!“夏姐姐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做的出来,还不让人说?!”秦夏噙着笑,不紧不慢,声音却又高了几个度!

“大姐,你乱说些啥?!”秦飞离的近,听到这些话,有些急!昨天本来就在村儿里已经打了一架了,今日大姐还说这样的话,星姐姐听到肯定难过了!

秦钰双眼喷出火,一双眸子瞪着秦夏!秦怜面脸通红,鼓起勇气,对秦夏道,“夏姐姐,你不要坏了我二姐的名声!”

秦夏嗤笑一声,“名声?我咋坏了她的名声了?!这可是你说的!难道你二姐真做了什么无耻之事?!”

“你…你…”秦怜急的眼眶发红,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秦星将秦怜拉到身后,拍拍她的肩膀,安抚的朝她笑笑,转身朝秦夏道,“你倒是说个清楚,我做了何事,让你一个姑娘,说话这么刻薄!?”

秦夏脸一红,强硬的道,“你在大街上与男人搂搂抱抱,还怪我说话刻薄?!”

秦星轻轻一笑,丝毫不慌乱,“你看见了?!就算我与男子在街上搂搂抱抱,关你何事?!”

众乡亲一听,议论声更是大起来,对着秦星指指点点!秦怜瞧这场景,着急的拉拉秦星,二姐怎么能这么说话!

秦钰也急的通红,“我二姐才没有做什么坏事!”

秦星拉住秦钰示意他不要着急!

这时一个声音从秦星背后响起来,“咋滴,星丫头楼了你们家男人还是咋滴?大姑娘,谈谈情说说爱的,不是很正常?值得这么大惊小怪?!”

秦星一回头,原来是程寡妇程琴,手里还拿着一块搓衣板,看样子是刚又返回家去取了搓衣板来的!

“就是,还不能让姑娘家谈情说爱的了?现在可不像我们那会儿了!”李婶儿的声音也响起,她生性软糯,本一开始就有心替秦星辩解几句,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此刻程琴一开口,李婶儿也接过了话!

“谈情说爱!?两位婶子,在大街上当众搂抱,这么有伤风化的事儿,怎么能说的如此轻率?!”秦夏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

“我再问你,你确定看见了?”秦星眼睛一眯,盯着秦夏!

秦夏迟疑了下,看了眼坐在老爷子那一桌的秦震,却见那秦震如个缩头乌龟似的头都不抬,气急,扬起下巴,“我大哥看见的!说你和一个男人在大街上搂抱!还,还把咱们镇上的陈…陈老板给打了!”

秦星挑挑眉,在人群里找秦震,却没有看到,只在秦老爷子下方看到了一个低着头的熟悉的背影!秦震这会儿头低着,心里暗骂秦夏,暂且不说他本就对那日一出手就打到了一大片的男子心有畏惧,更是对一回家就听秦良秦放他们如何挨打,怎么挨打,已经让他心里对秦星有了恐惧,他就是软蛋,不承认都不行!而且他还不想惹事,趁他被学院开除的事儿还没暴露出来,他得安安分分的!

不屑的看了眼秦震的背影,秦星冷笑,“若是有人看见了,那就去大街上走访走访,那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秦星行得正,做得端,从来不怕人说!就算我与人搂抱,我未嫁,他未娶,又与你何干?!你做妾室就做妾室,是心里阴暗见不得人好?”

秦夏身子一凛,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手指颤抖着指向秦星,嘴唇哆嗦!

秦夏定了亲,村里都知道,聘礼丰厚,那是给秦家长脸的事,自然也有人往外说!可是嫁出去做妾这事儿,是说好了不往外说的!但经不住秦胡氏那张大嘴巴呀,那一箱聘礼,一丁点都没分她,让那秦刘氏占尽了好处!虽然不是她闺女,可她好歹也是这家长媳啊!而且这几日婆婆更是对那秦刘氏偏心偏的没谱儿了,啥事儿都让她做!所以,她心里憋着一口气,越是不让说,偏要说,尽管没有大肆的说,只说了平日里处的好的几个婆娘,可农村里的七大姑八大姨们平日里也就这点爱好,不出一日,就传了个遍,偏秦家老宅人都还以为瞒的挺好!

秦刘氏瞧着自家闺女不仅没奚落了秦星,更让秦星嘲讽了她,还把为妾的事儿给说了出来,急得上火,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秦夏身边,扶住她似到的身子,“星儿,你可别乱说!什么妾室不妾室的,听谁乱嚼舌根?!你可是夏儿的妹妹,别跟着瞎乱说!”

秦星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假惺惺的秦刘氏,“二婶儿这话说的可真是好没道理!秦夏捏造我与男人在大街上搂抱就不是乱嚼舌根?!她要嫁出去做妾就是乱嚼舌根?!”

乡亲们一阵哗然,议论声越来越高!

秦夏掩面冲进屋里,秦刘氏也跟随进去!

秦星挑挑眉,这么就完了?!不再理会众人,带着秦怜秦钰,和程寡妇一起出了院子,身后还跟着李婶儿!

出了院子,对程婶子道谢,程婶子埋怨道,“你也是个傻丫头,那夏丫头为难你,你不知道走,还站在那里做什么!”

秦星笑笑没解释,若是她就这么走了,传出来的话会更难听!刚才那一幕她完全是有预料到的!她为所谓闲言碎语,但她的家人会在意…。能当着村里的面儿说清楚,也挺好!

李婶子在后面叹口气,“唉,咋就不能安生过日子咧…”

秦星不置可否,不再搭话,到家的时候,已经闻到粥的香味!

秦钰和秦怜听秦星的话,丝毫没有提起那点小插曲!

秦星哼着小曲儿,将野猪肉放到白水里煮熟,又细细的切了蒜子,生姜,还有园子里摘的青色朝天椒,放了点酱油,醋,做成了蘸料,白切肉用野猪肉不知道味道如何!

腌了小黄瓜,又炒了番茄鸡蛋,加上程婶儿给的小菜,简简单单的午餐,吃的幸福又满足!

吃过午饭,秦柳氏不知道忙什么去了,秦星窝在房间里写自己的一些计划!

秦家老宅在秦星姐弟三个离开后,有一阵子的沉默加尴尬,最后秦老爷子强颜欢笑,招呼众人开席,这茬儿才算是揭了过去。

边吃边喝却也堵不了那些爱八卦的乡下妇人们!

“原来是去做妾啊?”

“我就说嘛,说什么镇上的大户人家,原来是去做妾…”

“做妾就做妾嘛,有钱人家三妻四妾的也很正常!听说那聘礼可以吃上几辈子了…”

“也是,那么多聘礼,换我也愿意了…”

“哈哈,你啊,不行喽,又老又硬…”

众人哄笑起来,被嘲笑的妇人也不介意,又纷纷道,“哎,这个老三家的星丫头可真是变了!”

“还真是,以前总看到她闷头闷脑的,但现在看起来,泼辣的很咧。”

“要说,这老三家啊,至从搬出去后,日子真是越过越好了,你们瞧见那几个孩子没?一个赛一个的水灵俊俏!”

“是呐是呐,听说村长家小媳妇儿说,这星丫头啊,本事着呢…可能赚银子了!”

“真的啊?!那星丫头也十四了吧…可惜我家小子还小…”

“你还真是会打算盘啊!哈哈…”

众人又是笑,又是闹,吃吃喝喝,谁也没在意主桌上那一桌子人都铁青的脸色!秦老爷子气的胸口发闷,却是又发作不得,还得坐在那里强颜欢笑,秦罗氏就更不用说了,把秦星骂个半死,还把秦夏秦刘氏里外骂了个遍!本来这两老今日是要狠狠嘚瑟一下的,这席面儿,在这村里可是头一份儿,而且秦老爷子还想就在这寿宴上告诉大伙儿他家大孙女秦夏要嫁到镇上首富家去了…可现在…尽管是乡下,可这嫁出去为妾,也还是羞于说出口的…

江成义端着自己的酒杯,悠闲的喝着自己的小酒,脑子里晃着秦怜那通红的俏脸儿,现在就这般模样,再大些,可就真是倾国倾城了!想到大老板答应自己的生意,江成义心情颇好,等他挣到了银子,掌了江家,过个两三年,就纳了这秦怜…他又想起了秦星,那丫头也挺不错,可就是性子感觉泼辣些…

江成义兀自想着龌龊的心事,秦连枝心里却有些不安,撞了撞江成义,“你说,夏儿该不会又闹着不嫁了吧!”

江成义被打断了遐想,本有些不耐,一听这话,眼珠子一瞪,“那怎么成!聘礼都收了。”而后又压低声音,“昨日他都答应把青州的生意交给我做了…”

秦连枝一听喜不自禁,“当真?!”

江成义一扬下巴,“那还有假?!你快去劝劝,可别出什么岔子!”说完,又深深的看了眼秦连枝,“这么着,你先去把她劝好,我今儿就去镇上找大老板商量商量,就最近几日接过去得了,免得夜长梦多!”

“就这么接过去?!”秦连枝一愣!

“小妾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能找媒婆,送来聘礼,就已经是看我们的面子,很抬举了…”江成义有些不屑!

秦连枝想想,也觉得有道理,点点头,起身去秦家二房的屋子!

村长家大媳妇儿李罗氏这会儿心里可算是吐了口气,本来她是和这秦刘氏要好来着,可平日里她总是仗着自己是村长家媳妇,在秦刘氏面前那是处处充满了优越感,可从秦夏定了亲后,秦刘氏的优越感就出来了,她也认了,谁让秦夏定的那门亲不禁家大业大,后台还大呢!却原来是去做妾的。妾是什么啊,那就是个玩物…李罗氏哼一声,撇撇嘴…

秦胡氏心里却是又舒坦,又担心,毕竟这事儿是她说出来的,万一追究起来,少不了又要挨骂了!忐忑不安,却也管不了许多了,扒着桌上的好菜往儿子碗里倒,“骂就骂吧,平日里反正也没少骂…”

这一院子的人,是心思各异,热闹的很!屋里的秦夏却只有一个念头,她要弄死秦星!紧紧握着拳,眼眶发红,“我要秦星死,我一定要她死!”

正在劝秦夏的秦刘氏一愣,看到秦夏眼里的毁灭和狠辣,忍不住心头一跳,“夏儿,莫说胡话,弄死了人要抵命的!你可是要做少奶奶的,她秦星贱民一条,你可别犯糊涂!”

秦夏丝毫没有听进去,反复就一句话,“我一定会弄死她,一定会!”

秦刘氏着急起来,看秦夏的样子一点儿也不想出气话,她虽然平日里刻薄,心眼子多,但也就是个普通的农妇,从来没有想过要弄死谁,这会儿听自己闺女这么说,心里着实有些害怕!

在门外站了一会儿的秦连枝走进屋子,满脸虚假担忧的神色,“这是要弄死谁啊?”

秦刘氏连忙去关上门,怕让门外的人听见,“小姑,你快劝劝夏儿,她这会儿魔怔了,非要弄死秦星!”

秦连枝心思一转,坐到秦夏身边,“那个秦星也确实不是个东西!我今儿都恨的牙痒痒的!她们一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说完看向秦刘氏,“秦星这么欺负我们夏儿,嫂子不恨她?!”

秦刘氏见秦连枝不仅不劝,还火上浇油,又说这种有歧义的话,忍不住又急了几分,却又辩解不得!

秦连枝也不理会秦刘氏,拉过秦夏的手,“夏儿,不管你做什么,姑姑都支持你!而且,你的夫家那可是清水,甚至青州都能一手遮天的人,只要你嫁过去,好好的抓住大老板的心,更若是能尽快得个一男半女,那不说弄死个人,就是弄死那一家子,也不在话下…”

秦夏一听,双眼冒出狠辣的光,转头对秦连枝道,“我要尽快嫁过去,尽快…”

秦连枝心里瞬间乐开了花,却还是假意为难的道,“可是,这日子也还没选好…而且,咱们也不能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嫁过去吧!那也太委屈你了!”

“日子随便哪天,越快越好!我什么都不要,来抬轿子,抬走就行!”秦星狠狠的道,此刻的她,一门心思的想要秦星的命,此刻的她,已经完全被仇恨所淹没!不声不响有什么关系,难不成还让全村的人再看次笑话不成?!

秦连枝假意叹口气,无奈的道,“你啊,真是倔!姑姑依你,都依你。!”

秦刘氏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秦连枝和秦夏两个人三言两语就定下了这事儿,心里一时说不上来什么滋味…这是她的大闺女,虽然她也觉得到一个家里有八个妾的人家不是什么好姻缘,可,总是成亲啊…一个女人,连个像样的拜堂都不能有,已经是很可悲了,而现在,秦夏却要一抬轿子就抬走,她这心里,微微的心疼着!又为秦夏现在这般模样不安着…

在屋子里写计划书的秦星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小命已经被人惦记上了,她此刻正文思泉涌,飞快的写下自己所有的经商计划!正写的起劲儿,忽然听到轻轻的叩门声,秦星偏头看到一个小脑袋在门口探头探脑,笑着低头继续写,“进来吧。嗯!不错,有进步了,知道敲门!”

秦钰窜进去,身后还跟着秦月,秦怜,古力!秦星好奇的问,“都找我?!”

秦钰连连点头,拉拉秦月的袖子,秦月走到秦星身边,“星儿,你和那个连明轩?!”

秦星一愣,“怎么?”

秦月不知怎么开口,有些犹豫,秦钰急了,扒开秦月,“二姐,你喜欢连大哥?”

“喜欢?”秦星有些莫名其妙,“这话怎么说起?”

秦钰撅着嘴巴,“你说他未娶啊,你未嫁…是什么个意思嘛!”

秦星失笑,“你们可真是…。就是他没有娶妻,我没有嫁人的意思!没其他的什么意思!”

秦月道,“那可不是这样说,你毕竟是个姑娘家,若是这样坏了名声,那以后怎么说人家?!”

秦怜也跟着点头,秦钰和古力也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

秦星无奈的笑,就知道他们没那么容易“放过”她…“可是,总不能因为他扶了一把快要摔倒的我,我就必须要嫁给他吧?!我还这么小,说什么人家啊!你们想太远了!”

“还小什么啊!过完年就十五了!说亲也不早了!”秦月一副着急的样子,就怕秦星一个无所谓,毁了自个儿名声!这丫头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秦星想要辩解,还没开口,秦月又道,“那连明轩也还不错,斯文有礼,就是不知道家境如何!”

秦星愕然,这大姐咋和娘一样了…。刚想开口,秦钰又接过话,“二姐,那连大哥真的一招就把那个陈不善的手下都给打倒了吗?而且还远远的就把陈不善给打了一掌?”

秦星被动的点点头,确实是这样,可秦钰眼里冒着的光咋让她觉得有种被坑的感觉!

秦钰很是认真的想了一下,而后抬起头对秦星道,“二姐,就这么定了吧,我觉得连大哥挺好的!虽然他身上没有剑,比起林大哥少了些威风,但看样子身手也很好…而且他比林大哥好看太多了…我觉得做我二姐夫挺好的!”

秦星一口气噎着差点没提上来,啥叫做二姐夫挺好?!

秦月也认真的点点头,“确实还不错,看样子像个靠得住的!”说完又有些担忧的看着秦星,“但看他衣着不菲,怕是家境不错,那该不会像其他有钱人一样,娶妾吧?!”皱着眉,深表担忧,“星儿,你之前一直都说你只想一生一双人的…。”

秦怜自然也连连点头,古力也有些忧虑,“你确定他没娶亲吗?我看他年纪有些大了…这个一定要弄清楚…”

看着面前各自表情复杂的姐弟们,秦星已经完全石化,无力的道,“我和他真没什么…”

姐弟几个明显不信的表情,秦月问秦星,“那你对他现在是个啥感觉!?”

“什么啥感觉啊,就是不讨厌罢了!”秦星不在意的摆摆手,她觉得她都这样说了,他们该信了吧…

哪知,秦月却一拍巴掌,“那就对了,你肯定是对他有意思了!因为你不讨厌的男人实在是太少了…”

秦星呆住,“是…是这样吗?!”反应过来又辩解道,“怎么可能,我不讨厌的男人多了去了!比如村长,比如里正,比如胡大夫…”

“停停停…这都是比的啥…你不用说了,我得去和娘商量商量…。”秦月拦住秦星要说的话,当机立断,出了屋子!

秦星头疼的看着像自己眨眼睛的秦钰,还有貌似可能有些同情自己的秦怜,和一脸担心的古力…。一字一句的对他们道,“都给我出去,我要静静…”

“二姐,你不用担心,我们会打听清楚的…”秦钰临走还不忘“安慰”秦星一句…而后坚定的走出去。

等他们都出去,秦星心头一阵无力,这也是有家人的“好处”啊…。心里暗把连明轩骂了个半死,下次见着他,一定不能给他好脸色!

远在青州的明轩正在看手里刚刚林一拿进来的地契和房契…正是在大街上看到的那一处两层的铺子!

“四爷,想不到这陈开富手脚还挺麻利!”林一扫了眼刚才陈开富亲自送到贤王府的地契房契。

“时间把握的很好!”连明轩淡淡的道。这是他预料到的,陈开富若是聪明肯定会很快把东西拿来,但也不能太快,不然太明显…

若他猜想的不错,这处铺子的实际拥有人就是他陈开富,只是打了陈仁善的幌子而已!不管他陈开富是真的无视自己这个闲散王爷,还是有人授意让他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他都不能明着去拒绝这个要帮忙买铺子的事儿!更何况,若是不出所料,这铺子,也绝对不是什么正当手段得来的…昨日那些字画已经让他有些慌乱,紧跟着明轩便让林一去请他帮忙买铺子,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得把这铺子给“买”到,还得双手奉上给赫连明轩!

“时间很好?”林一又不懂了!

明轩没理会又傻了的林一,扬了扬手里的两张纸,“该给的银子给了没?!”

林一点头,“已经让王管家安排人送去了陈开富的府上!”

明轩点头,写下两个字,合着手里的房契地契一起递给林一,“到负责登记造册的地方登上这个名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