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初进张家/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潇湘坊离醉鱼轩不远,走过街道,秦柳氏带着秦星和秦怜就到了潇湘坊门口。从背篓里拿出给王白凤带的小菜和之前留下的一块野猪肉。同样的东西秦月也带了一份到书院,乡下地方,不值钱,但多少是个心意!

潇湘坊门口看进去,有几个衣着华丽的妇人正在选看绣品,几个丫头伺候着,王白凤正在和其中一个说着什么!

秦柳氏有些犹豫,想着迟点再来,免得耽误别人做生意!正打算转身带着秦星秦怜一会儿再来,大堂里的王白凤已经眼尖的看见了秦怜!惊喜的站起来,顾不得正在看绣品的贵夫人,快步走到门口,“柳姐姐,咋到了门口又不进来?!”

秦柳氏听到声音,回过身,瞧见迎出来的王白凤,笑着也快步上前,“我瞧着你正忙着,打算迟些再来!”

“凤姨。!”秦星和秦怜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女儿礼,王白凤笑得更是高兴,拉过秦怜,笑着埋怨,“我都等了好些日子了!咋才来?!星儿又长高了…”

三人进了大堂,周围看绣品的贵夫人们都好奇的打量着秦柳氏母女三个,暗暗猜想这三个让王掌柜这么在意的是什么人!普通的衣衫,背着背篓,看样子似乡下来的…其中一个个子比较大的夫人不屑的撇撇嘴,“王掌柜,我这绣品,还没看完呢!”

王掌柜拉着秦怜的手不放,歉意的朝夫人笑笑,“陈夫人,今儿对不住了,我有贵客!腊梅,你快来招呼着陈夫人,别怠慢了!”而后脚步不停的带着秦柳氏三人向后院走去!

叫腊梅的女子应声哎,笑眯眯的走上前,那陈夫人脸色一沉,“我是什么身份?让你一个小丫头来伺候?!”

腊梅楞了下,不软不硬的笑着道,“陈夫人,您说的对,我确实是个丫头,可咱们潇湘坊里送到京城相府的绣品都是我这个小丫头绣的呢…那相府的夫人啊,可个个的夸我绣的好…”

陈夫人一噎,袖子一甩,哼了一声,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至始至终王白凤都没有理会,而是拉着秦怜,带着三人在后院凉亭坐下,又安排人上茶!

秦星笑着道,“那位腊梅姐姐好厉害!”

王白凤笑着摇头,“那丫头泼着呢!”

秦柳氏有些担忧,“王掌柜,这因为咱们得罪了客人,可真是…”

王白凤连忙摆手,“不会理会,这个陈夫人总是这样,不存在得罪不得罪,就算得罪了,也没啥事,我忙着呢,可没闲工夫搭理她!”

秦星暗自好笑,这么做生意,也就是有真本事的人才敢如此吧!

秦柳氏稍稍松了点心,王白凤便笑着安慰她,“柳姐姐,没啥事的,我啊,稀罕我这个好徒弟可比那个陈夫人要多的多!”

秦柳氏知道王白凤在安慰她,便也不多想了,笑着道,“怜儿这丫头胆子小,却拗的很,以后,少不了要王掌柜费心了!”

王白凤就笑,“柳姐姐可千万别说这话!我啊,今儿还真有个事儿要请怜儿帮我!”

秦柳氏奇怪,秦怜更是奇怪,自己能帮王掌柜啥事儿?!红着小脸儿腼腆却坚定的道,“凤姨,您需要怜儿帮您什么?怜儿一定会努力做到的!”

王白凤惊喜的道,“怜儿,你…变了!”上次见她,她还躲在秦柳氏身后不做声,今儿见到,居然能主动说这番话,更是欢喜不已!

怜儿不好意思的看看秦星,得到鼓励的眼光,又看向王白凤,羞涩的笑着!

秦柳氏一脸的欣慰,这孩子从小胆小,现在能这样,她无比的安慰!

秦星的心里却没那么多想法,这还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改变而已,她其实非常能理解秦怜,从小胆子小,又在老宅那种环境里,经常挨骂,做什么都得不到鼓励,慢慢的失去自信,甚至不愿意说话,都是肯定的,很多的自闭除了先天,也有后天!

王白凤拍怕秦怜的手,转身对秦柳氏道,“柳姐姐,是这么回事…。你也知道,我和相公一直无所出!但这次回京城,把婆婆接了过来,婆婆原本是不愿意过来的,但我跟她老人家说我在清水收了个非常乖巧的徒儿,可招人稀罕了,这才让她老人家动了心,跟我们回了清水!说来真是…婆婆来了快一个月了,天天问起怜儿啥时候来,可我当初也没问你们家住哪儿…所以啊,这些日子我可是天天盼着,你们若是再不来,我可就真是愁坏了!”说完又自己都觉得好笑的道,“婆婆来的路上就问怜儿喜欢什么,爱吃什么,可我也不知道啊,随口说了句爱吃饺子,你们可是不知道,我和相公这些日子的饺子真是吃的够够的了…。”

秦柳氏听完缘由,感概的叹口气,“我家怜儿真是天大的福气…得王掌柜的和老夫人这么抬爱…”

王白凤摆摆手,“柳姐姐这么说就太见外了,我是真的真心喜欢这孩子!”

秦怜福了福身子,“凤姨,怜儿会好好孝顺您还有老夫人的…”

王白凤拍拍秦怜的手,“哎,你这丫头真是越来越让人喜欢了!”

秦星在一边儿一直没说话,微笑看着她们说话,看样子,这个王掌柜和她婆婆相处的挺好,至少没有婆媳问题…而老夫人应该也是个很开明的老太太,不然这么多年没有子嗣,就算平常人家也早就闹着纳妾什么的了!秦星心里定了定,对秦怜独自在这里学艺的担忧少了好几分!

“柳姐姐,今儿就在我这里吃晚饭,咱们好好说说话,婆婆念怜儿念的紧!”王白凤和秦柳氏商量!

秦柳氏有些为难的看看秦星,她想拒绝,可又不忍拂了王白凤的好意,更还有对秦怜厚爱的老夫人…可想到秦月和秦钰他们…“这…”

秦星知道秦柳氏的想法,接过话,对秦怜道,“怜儿,今儿我们肯定要赶回去,家里最近忙,你也是知道的!不如这样,我们一起去看看老夫人,然后你今天就先留在凤姨这儿陪陪老夫人,我们先回去,明日再来接你好吗?!”

秦怜心里有些打鼓,独自一人在外面还没有过,但,她迟早要来学艺的,想到总是要有这一天,便坚定的点点头!

王白凤笑眯眯的站起来,“那也行!走,咱们回去!婆婆肯定要高兴坏了!”

秦星连忙道,“凤姨,您先坐一会儿,我还想和您打听点事儿!”

王白凤又坐下来,笑着道,“我啊,是太心急了!星儿,你有啥事儿?你说!”

秦星把自己开成衣铺子的事儿说了一遍,然后问了王白凤布料绸缎的事儿!

王白凤惊了半晌,真是看不出来这个农家小姑娘竟然还有这般心思!她们家做绣坊也有几代了,虽然也给一些富贵人家绣些衣服啥的,但都是做好了后送来再绣上自己想要的花色,成衣,以前还真听都没听过!“星儿,你行啊!这脑袋瓜子还真是不简单!”说完又笑道,“这事儿啊,你问凤姨那就是问对了,你需要多少?我这里的绸缎都是从江南运过来的,你若急要,我可以先匀你一些,若是不急,等下批咱们一起定!”

秦星大喜,若是这样和绣坊一起定的话,要的多,成本应该相对会更低,不过,她不能只要绸缎,“凤姨,那我就先感谢了!可是,我不是只要绸缎,我可能还需要其他的布料,毕竟也不是所有人都能买得起绸缎衣服!”

王白凤手一挥,“那还不简单,江南什么布料没有?比咱们这青州便宜,而且质量更好!主要是因为运过来路程远了些,所以用的人少,但我常年都是请镖局押运,一趟下来,成本也高不了多少,但那布料可就真是好多了!”

秦星听王白凤如此说,心安定下来,连忙道谢,“秦星就先行谢过了,那边的布料是个什么行情,还望凤姨能指点一二!”

说到生意上的事儿,王白凤又成了那个干练爽利的王掌柜,细细的和秦星说起了这布匹的区别,绸缎,棉布,纱布,还有彩棉布等几种的好处和弊端,以及价格。

一番听下来,秦星收益颇多,若不是王白凤介绍,她还真不知道这布料就分这么多种!她心里大概有了个谱儿,春夏秋冬四季,和现代一样,各用不同的布料…。可惜布匹最快过来也要十天过后,秦星怕是等不及,她画了大约有七八个样子的衣服,老少男女各两款,打算先一种做三种码,那也得不少料子!

王白凤笑道,“你若现在就要得急,就去青州先拉上一些回来用上,后面就可以不用愁了!”

秦星觉得可以,看样子,得去趟青州,心里一闪,也不知道连明轩还在不在青州!面上笑着道谢,“多谢凤姨指点,今后还需您多多关照了!”

王白凤爽朗的笑起来,“这孩子,和凤姨还客气!你这营生不错,凤姨觉得很好!”衣食住行,衣在首位,虽然大都买布匹回去自己做,但若是有做好的现成的衣服,又不贵,又好看,那何乐而不为!

“凤姨,说不定以后有合作的可能性呢!”秦星觉得以后若是有私人定制,完全可以把刺绣作为重点!

王白凤起身,笑着道,“那凤姨可好生等着!”说完引着三人穿过后院,上了另一边的大街,几人走了一盏茶时间,到了一处宅子前,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张舍”!

秦星看着这两个字,暗想,这王白凤的相公看来还是个谦逊的文人,不用“府”,用“舍”!

有个管家摸样的中年人来开了门,王白凤拉着秦怜,招呼秦柳氏和秦星进了大门!

“张伯,先生回来了吗?老夫人在哪儿?!”王白凤边往里走,边询问管家!

张管家笑着回,“先生还没回,老夫人又在包饺子呢…”

王白凤哈哈一笑,快步往厨房去,回身看看秦怜,笑着道,“今儿不怕了,饺子有人吃了!”

还没到厨房,已经听到老夫人的声音,“这是白菜馅儿,这是猪肉馅儿,这是韭菜馅儿,可别弄混了…”

“是,老夫人…”小丫鬟的声音落,右相夫人从厨房出来,一个穿着素净衣服的丫头搀着。

“娘,娘,快瞧瞧,我和您说的怜儿来了!”王白凤拉着秦怜,迎上去,满脸笑容!

老夫人一听媳妇儿的话,急忙走几步,她是太喜欢孩子了,儿媳这么多年没再生,她也不是没有过想法,可说到底失去了孙子,白凤失去了儿子,也是她们张家对不起白凤,她便也歇了其他心思…等看到面前红着小脸,忽闪着水灵灵的眼睛的秦怜时,心里的欢喜一下子便涌了出来,“你,你就是怜儿?”

秦怜走过去,红扑扑的小脸带着笑,福了福身子,标准的行了一个女儿礼,“老夫人好,我就是秦怜…”

右相夫人连忙拉过秦怜,爱怜的摸摸她的头,越看越欢喜,忽然想起厨房的饺子,拉着秦怜就转身往厨房去,“快,我包了饺子,你凤姨说你最爱吃饺子…。”

王白凤拦住右相夫人,“娘,不急,怜儿就住咱们府,不回去…怜儿她娘还在这儿呢,您也见见吧!”

秦柳氏和秦星几步上前,礼貌的福了福身子。

右相夫人瞧着秦柳氏,又看了看秦星,暗自点头,虽说是乡下人装扮,但有理有节,进退有度,旁边的秦星也是摸样可人,让人见了就喜欢!“快不要这么多礼!…”右相夫人上前虚扶了一把秦柳氏!

秦柳氏笑着对右相夫人道,“多谢夫人对我家小女的厚爱,真是愧不敢当…”

秦星暗里打量着这位老夫人,穿着暗红色对襟绸缎褂子,盘着发髻,隐约能看出几分年轻美丽的摸样,肤色红润,周身气质华贵,想来,这张家必定也不是一般的商贾人家!但不管什么身份,只要真心对秦怜,她便也以真心相待!

在张家没有过多的停留,秦柳氏亲眼瞧着老夫人和王白凤对秦怜的喜欢,便也放了几分心!

右相夫人对秦柳氏母女几个都真心喜欢,多次挽留,幸好秦怜答应留下来陪着自己!一直送到张府门口,右相夫人和王白凤才停下,秦柳氏临走又多番叮嘱秦怜一定要懂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