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好消息多/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到镇门口,秦柳氏其实还有些放心不下,看得出来,这老夫人身份尊贵!虽秦柳氏一介农妇,王掌柜也并没有说,但她有眼睛…也不知道秦怜会不会不自在…虽然刚才看来这老夫人对秦怜喜爱的不得了,可不知道会不会因为秦怜这不懂那不懂而不喜欢了…。唉…

秦星如何不知道秦柳氏的心思,笑着挽上秦柳氏的胳膊,“娘,您就放心吧,看得出,这老夫人和凤姨是真心喜欢咱们家怜儿!而且,您没看见吗?咱们怜儿长大了,懂事了,比以前自信多了…”

秦柳氏便笑了,对秦星道,“这都是你的功劳!那孩子从小就胆小,如今能这样,娘也不求啥了!”

“什么叫不求啥,我跟您说,咱们姐弟几个,以后说不定咱们秦怜是最出息的!”秦星摇着头,“您别看她啥都不说,她心里可明白了…”

母女俩手挽手到镇门口的时候,秦月们三个已经等在了那里,秦钰牵着秦棕,古力手里提着一个大笼子,里面装了十来只小鸡!程树站在秦月旁边。

远远的看到秦柳氏和秦星走过去,秦月迎上前接过秦柳氏的背篓,“娘,咋弄这么晚啊?王掌柜还没回吗?”

秦柳氏摆摆手,“说来话长,咱们回家再说!”而后对给自己行礼的程树道,“你啊,别这么文绉绉的,在婶儿这没这么多规矩!”

秦星对秦钰道,“你们什么时候开始上课?!”

秦钰高兴的凑到秦星身边,“姐,我先给你说好个消息!”

秦星好奇的看着秦钰,“什么消息让你这么高兴?!”

“原来,秦震被书院除名了哦…”秦钰神秘兮兮又忍不住的兴奋!反正只要老宅有什么不好,他就特别高兴!秦月在一边儿也笑得开心!

秦柳氏有些惊讶,“咋地就除名了?!”

程树接过话,“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这秦震原来是大伯家的孩子!说来,这秦震也是很不象话,在书院最开始一两年还挺用功,可后来和镇上一些公子哥儿们混到了一起,便不再认真上课,多次缺课,私自离开书院,所以上期,张院长便将和他一样的三个学生除名了!”

秦柳氏深深叹口气,“这孩子…。可咋也没见他回家咧!家里如今怕是还不知情吧!?”

秦月秦星和秦钰都一脸不在意的摸样,他们一点也不关心他咋不回家!也更不关心老宅人的如今知不知道!

一家子刚想上还在等候的老刘头的牛车,古力拉住秦柳氏,满脸焦急的比划,“娘,怜儿呢?!”

秦月和秦钰也才反应过来,就说觉着总像忘了啥,可他们俩被秦震除名的事儿高兴坏了,居然一时没想起来!“对啊,娘,怜儿呢?”

秦柳氏拍了拍头,“哎,瞧娘这记性,怜儿今儿就留在王掌柜那儿了,明儿个来接她,估摸着回去拿上些换洗的衣裳后就得住到镇上了!”

秦月和秦钰恍然,古力却一脸的失落…

程树跟着一起上了牛车,“今天我回家住,和先生请过假了,等正式上课后也得住到书院了!”

秦柳氏很高兴,“那今后钰儿和古力就交给你了!若他们俩不学好,你可得告诉婶儿!”

程树便笑,“他们俩不会不学好的,有我盯着,也学不了!您就放心吧!”

秦星和秦钰还是骑马回去,秦星骑的比较快,想着先回家做饭!

路上询问秦钰上课的事儿!

秦钰笑得见牙不见眼,“二姐,今天张先生夸我了!”

“哪个张先生?!”秦星拉着缰绳,猫着身子在马背上!

“就是咱们清水书院的院长啊!程树哥哥说这个张先生以前可是大状元呢!张先生可好了,考了我学问,也考了古力哥哥!他说古力哥哥很聪明,以后会有大出息哦!”秦钰在秦星身后忍不住的兴奋!

“你古力哥哥本就聪明,你以后可要和他一起努力!”秦星听着秦钰的念叨,时不时的嘱咐两句!

“二姐,我今天发现一个事儿…”秦钰挠挠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什么事儿?不要总是一惊一乍的,男孩子应该直接点!”秦星真是服了秦钰动不动就说个消息,发现个事儿的卖关子!

可她这次真的就是想错了,秦钰确实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张先生对古力哥哥的那种,那种像同情,又像喜欢,又像疼爱的样子…反正他不太懂!虽然张先生也看起来挺喜欢自己,但好像对古力哥哥更喜欢一点!秦钰撅了撅嘴,想了想,不打算说了,万一说出来,二姐肯定还以为自己是妒忌了!二姐说过,妒忌可是不好的,其实他也压根没有妒忌,他只是有种怪怪的感觉而已!打定主意不说了,秦钰换了个话题,“二姐,你说,秦震被书院除名了,老宅的人知道了没有?!”

秦星眯着眼睛,“秦震那窝囊的样子,我想他肯定不会自己说…”

秦钰眼珠子转了转,“二姐,你说若是他们知道了后,会不会同意让飞哥哥去书院?!”

秦星猜想,若是按老宅人惯有的见不得他们好的心思来想的话,估计会同意秦飞去书院!可是,这次秦星又想错了!

当秦星和秦钰到家的时候,秦飞正等在门口!瞧见一匹大马过来,吓了一跳,又看见是秦星和秦钰,兴奋的跑上前挥手!

秦星远远的就看到秦飞了,疾驰到门口,姐弟俩跳下马,秦钰看到秦飞一如既往的开心,秦星刚掏出钥匙打开门,秦钰便拽着秦飞窜了进去!新房子做好后秦飞还没来过呢!

秦星笑着摇摇头,回身把秦棕牵回院子。

秦飞站在院子里不往前走了,盯着秦星牵的马,“星姐姐,这马好威风!”

秦钰得意的道,“飞哥哥,它叫秦棕,和我一个姓呢!”

秦飞瞧秦钰得意的摸样,忍不住笑道,“好像星姐姐也姓秦…”

秦钰不在意,拉着秦飞往屋里去,他迫不及待想把自己的房间分享给秦飞,他头一次拥有自己的房间!秦飞是他从小唯一的伙伴,虽然现在他有古力哥哥,可秦飞在他心中的位置是无可替代的!

秦飞第一次到三婶儿家,一进去,就惊的合不拢嘴,忍不住叹道,“钰儿,你们家可真好看啊!真大啊!”

秦钰直拉着秦飞进了自己的屋子,一进去就迫不及待的展示起自己的“宝贝”,比如弹弓,比如在家攒的私房银子,比如玉芊送的皮筋!

秦飞看完秦钰的收藏,对秦钰道,“钰儿,我也有个好消息和你分享!”

秦钰收起自己的宝贝,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秦飞,“飞哥哥,你快说,什么好消息!”

“我娘和我奶,同意我去书院了!”秦飞忍不住咧开嘴!

“真的?飞哥哥?真的?!”一连几个真的,直到秦飞几次点头,秦钰欢呼一声,高高跳起,似比知道自己去书院还高兴!

这一声欢呼让在厨房的秦星都听到了,拿着一把菜,边摘边好奇的走到会客厅后门口,准备看看是啥事儿这么高兴!刚走到门口,秦钰窜出来,兴奋的对秦星道,“二姐,飞哥哥也要去书院啦!”说完绕着还只种了一株葡萄藤的花坛跑圈儿,兴奋劲儿不言而喻!

秦星好奇看秦飞,秦飞不好意思的看向秦星,笑着点点头,秦星也高兴,秦飞不错,值得替他高兴!“飞儿今天就在我们家吃饭,咱们庆祝一下!”

“对,对,飞哥哥,你今天就在我们家吃饭!”停下的秦钰连连点头,又对秦星道,“二姐,一定要做好吃的啊!飞哥哥还没吃过你做的菜呢!”

秦星笑着道,“好嘞,你们俩先玩会儿!”说完自顾回了厨房!秦星今儿心情好,秦怜秦钰古力的事儿都定了,布匹的事儿也有了眉目!另外再加上秦震除名,秦飞上书院的事儿,都是好消息,秦星哼着小曲儿,欢快的去厨房忙去!

秦飞没拒绝,他也高兴,秦钰这么高兴他心里很感概,他能去书院读书,那个家里只有秦冬和爹替他高兴,其他人都一脸的无所谓,秦震更是像他抢了他读书的名额一般。秦飞觉得委屈,秦震被除名又不是他的原因,只怪秦震自己不争气!而且他那么早就被除名了也不是他说出来的,他也是刚知道!是大姐秦夏不知道咋的就安排了个下人摸样的人来家里说的…爷奶的心思他不知,可娘的心思他知道,如今大姐嫁了个大户人家,指望着自己以后能考个秀才啥的,也能走上仕途,可他想的不是这样,他只想好好读书而已!

秦飞虽然心里不舒服,却也想把这个消息告诉秦钰,他相信秦钰一定会替他高兴,这会儿瞧秦钰的摸样,果然是这样!

晚饭做好,又等了半个时辰,秦柳氏他们才回了家,瞧见秦飞在这里,也都挺高兴!

秦钰嘴快的把秦飞也要去书院的事儿一说,秦柳氏秦月也真是替秦飞高兴!

晚上做了野猪排骨焖土豆,蒸干鱼,炒青菜,腌小黄瓜,西红柿鸡蛋汤。

秦飞踌躇了半晌才拿起筷子,他们家在村里也算是可以了,至少隔三差五都在吃白面馒头,可米饭也是很少吃的!

秦柳氏给秦飞夹了一大块排骨,语重心长的道,“你大哥因为不学好被除名了,你到了书院可不能像他,要好好努力!”又对秦钰和古力道,“你们俩也一样,都要努力!”

三人都一致点头!一顿饭吃的饭光菜光才下了桌子!

秦柳氏洗漱完给还在玩的几个孩子打了个招呼先回房躺上了床。躺着睡不着,忍不住猜想秦怜这会儿在做啥,会不会不自在,晚饭有没有吃饱!

镇上的“张舍”这会儿也还正热闹!虽然只有四个人,但也比往日里只有三个人热闹!

秦怜的知书达理,乖巧可人让张谦也很喜欢,虽然有些拘谨,但才来,这是很正常的!看着母亲一晚上就没有停过的笑脸,张谦给了王白凤一个温暖的笑!

在右相夫人的坚持下,秦怜和她一同回了她的房,并答应和老夫人一起睡!

秦怜在过了最开始的忐忑,紧张和拘谨之后,已经好多了,这个老夫人对她的欢喜和疼爱她能感受到,她从来没有感受过奶奶的爱,这种祖孙之间的互动让秦怜有一种全新的感受!只觉得很幸福,像和娘,还有大姐二姐,弟弟在一起相处那么随意温暖!凤姨自是不用说,张先生除了稍稍严肃一点,但也很温和,和自己说话也轻言细语!

等母亲和秦怜回了院子,张谦挽着王白凤也回房去。“娘子,谢谢你!今日见母亲这么高兴,我这心里也高兴的很!”

王白凤嗔了他一眼,“娘高兴,我也高兴!”

“秦怜这丫头确实不错!”张谦赞道!

王白凤得意的白了张谦一眼,“也不看看是谁看上的!”

张谦失笑,忽而说道,“你还别说,今儿啊,书院新来两个学生!也都非常优秀!虽然出身寒门,但气质都不凡,基础底子也不错!特别是那个叫古力的,我总觉得亲切的很,虽然是个哑巴,但写的字可真不错,除了不会说话,其他均是上乘…”

王白凤不在意的道,“哪回有了好苗子你不是这么说!我记得当初程树那小子刚到书院,你也这么说!”

张谦笑着摇头,“你还别说,这俩小子,就是程树的小舅子!”

“程树就成亲了?!”王白凤好奇!“没听你说啊!”

“不是成亲,是定亲了!不过,我和你说过啊!我还和你说把书院后面胡同的小宅子给他用来做镇上的新房咧!”张谦无奈,娘子似乎经常把自己说的话给忘了!

“噢,想起来了!那宅子还是咱们刚到清水那会儿置下的!就是太小了!这日子,可真是快啊!”王白凤有些感慨!

“娘子,你还是觉得,咱们的儿子活着吗?!”张谦迟疑了半晌,还是问出了口!

王白凤楞了楞,沉默了一会儿,“相公,我是不是太自私了?!”就因为自己一个执念,这么多年都不愿再生上一个,总觉得若是生了,儿子就真的不在了似的!张谦,他心里也是很苦的吧!

“娘子,你别多想,我只是随口说说!”张谦急了,真不该提起!

“相公,我没有多想!我想过了,等明年开春,咱们就再要个孩子吧!”王白凤抬起头,对着张谦一笑!

张谦一恍神,忽然反应过来,“娘子当真?!”

“当然是真的!”王白凤白了张谦一眼,继续往院子里走,“我也想过了,咱们现在要一个也还不算晚,娘年纪大了,也好让她早日抱上孙子!这么多年,你们不说,我也知道…”

张谦快步跟上,拉住王白凤,“娘子,张谦何德何能,能娶到你!”

王白凤索性停下,“谦哥,若是,有合适的官职,你再出仕吧!”

张谦彻底呆住,他还没把赫连明轩的邀请跟她说呢!

看张谦一副呆相,王白凤笑道,“我可是和你十几年的夫妻,你心里什么时候藏住过事儿?!这几日就瞧你在书房一呆就是半晌,昨日,我去收拾书房,看你书桌上全是关于青州,青阳这一片的史记,概况啥的,再想到那日四皇子来过来,我就估摸着,他或许有这个想法!”

张谦一把抱住王白凤“娘子,你真是我的好知己,好夫人!”

王白凤挣脱出张谦的怀抱,嗔道,“还在院子呢,还有下人呢,注意着些!”

张谦拽着王白凤的手,两人慢慢走回自己的小院子,路上张谦把赫连明轩的话都一一跟王白凤讲了一遍。

王白凤忍不住道,“你说,这四皇子,真的能安心在这青州做个闲散王爷?!”

“我曾经和田先生仔细分析过,其实他应该是个成年皇子中最能继承大统的一个,可看的出,他确实无心于那个位置!”张谦平心而论!顿了顿,有略带深意的道,“不过,有时候,人处于那个中心,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帝王也没有什么好的,看似权力无边,实际又有多少能随心而行!还不如咱们寻常百姓来的自在!”王白凤撇撇嘴!

张谦忍不住笑,“娘子倒是看得清楚!”

“想也知道嘛!。可权力的诱惑太大,能真正做到无心的又有几个…。父亲若不是…”后面的话没说完,张谦却也明白,是啊,自己父亲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为了追求名誉权力,连自己的亲孙子都能舍弃…张谦摇摇头沉默下来。

王白凤知道自己触及了张谦心里的那根刺,换了话题道,“怜儿的姐姐想做成衣铺子…真是没想到,这小姑娘走到我们前面了!这么有魄力…我已经答应下批江南的货和她一起定!”顿了顿又道,“我想好了,这家子啊,我以后能帮一把就一定要帮一把,确实不容易!…”

张谦揽着王白凤的肩头,“娘子说的是。你生意上的事,我不大懂,你做主!我都支持你。”

听着王白凤絮叨着,张谦这心里才有安定了几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