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情动心动/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又是一个大晴天,阳光普照大地,整个清水河都波光粼粼!

秦星和秦钰古力没有和一样跑步,而是选择爬山,因为秦钰想再去挖几株葡萄藤!这小子惦记上昨个晚上秦星说的葡萄酒了!自上次秦星被米酒给弄醉了后,就再也不敢喝了,不仅感概,若是有葡萄酒就好了…

三人爬山速度奇快,古力和秦星一样,也学着负重了,练了些日子,感觉身子轻多了!

在夏日早晨的阳光里穿梭在空气新鲜的大山里,秦星觉得心情舒畅极了!

不觉间三人就爬到秦星遇上野猪的地方,差点把命交代在这里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想起躺在地上看到连明轩的那一霎那,她的心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四周看了看,野猪的血和搏斗过的痕迹已经没有了,被雨冲刷过,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周围几株葡萄藤生命力旺盛的长着!

秦钰和古力已经拿出锄头和弯刀卖力的挖起来,不一会儿便挖了两株,累的满头大汗!

秦钰一屁股坐下,四周打量着,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可以挖回去!惊喜的发现身后不远处有一树红果子!跳起来,像那棵果子跑去,跑到了却才发现自己够不着!“二姐,力哥哥,我够不着!”

秦星正在挖地上几株叫不出名字的花没搭理他,古力听到秦钰喊他,笑着去帮他,等走到,却发现自己也够不着!无奈的摇摇头!秦钰不甘心,那红彤彤的果子他都没见过,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他要摘回去!

看了半晌,秦钰想起了和二姐戳燕菜的杆子!于是兴冲冲的找树藤和树枝,和古力捣鼓了许久,终于弄好了一根长竿子!

秦星瞧见了,却至始至终没有帮手,专心挖自己的花,看起来像茶花,但秦星对花不了解,也不太知道!手里挖着花根,心思却飞了老远,一会儿是成衣铺子的运作,一会儿又是酒楼的菜谱,又想到家具餐具卖场,也不知道连明轩青州的铺子找的如何了…若是要到青州买布匹的话,要不要请他帮忙呢…?

秦钰竖起绑好的竿子摇摇晃晃的去打树上的果子,哪想,这果子长得还挺坚固,杆子又绑的不太紧,总也打不下来一个,古力和秦钰两人合力也没弄下里一个,倒是把两个人都累的够呛!秦钰正急得不行,忽然从身后略过一个身影,居然直直的飞上了树!

秦钰和古力一阵惊呼,惹得正想心思的秦星惊得站起来,以为出了什么事儿!却看到秦钰和古力正仰着头,看着面前的树,秦星顺着他们俩的眼光看去,居然看到树上一个人影,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仰起头一看,居然是好几日没看到的连明轩!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翩翩公子摸样,一身月白色长袍,玉簪束发,轻飘飘的站在树杈上,伸手去摘红色的果子!

“连大哥,怎么是你啊!”秦钰也认出了来人,惊喜的跳起来,随即双眼崇拜的看着树上的连明轩,“连大哥,你这是轻功吗?!”

连明轩伸手摘果子的手停下,回头看树下,瞧到那个时不时就窜出来在心里溜达一圈的人影后,似乎感觉这一直不能安静的心忽然就又安稳了下来,翘起嘴角,露出一个笑容!

连明轩迎着阳光的笑也晃了秦星的眼,或许,还晃了她的心,而她却不自知!秦星仰起脸,也看向连明轩,目光在半路对接,这种四目相看的感觉让秦星似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就在秦星感觉熟悉的一刹那,秦星眼尖的看见连明轩的身后窜出一条小蛇,吐着红信,朝明轩握着果子的手咬过去!“小心…”话音落,连明轩回身,左手手掌化作手刀像蛇的七寸劈去,却还是迟了一步,右手被咬了一口,蛇也被一掌打死掉落到地上!

连明轩轻提身子,轻飘飘的落下。

秦星一个箭步冲过去,连明轩刚扬起笑说没事儿,秦星已经抓起了连明轩的手,看到两个红色的小点,心里一急,顾不得许多,俯下身子就去吸允那小小的伤口!

秦星柔软的唇刚触碰到连明轩的手,他身子一紧,感受到秦星的吸允,了解到她的动机,心里霎时万千柔情,胸腔里荡起丝丝情愫,在这一刻,他明确了,他是爱上这个女子了,没有来由的,毫无道理的,就让这个女子霸占了他的心…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也从没体会过,他轻轻柔柔的看着面前替自己吸允伤口的秦星,忍不住开口道,“我没事儿,这蛇没有毒…”

正再次附身的秦星一愣,看看除了有点红没有其他状况的伤口,停下动作,一抬头,撞进一脸温柔的看着自己的连明轩的眼里,那眼里的温柔足于溺毙一个像她这样无知的少女!秦星脸一红,心里紧跟着一慌!她再无知,再不懂,可一个男人这样看自己,她多少也还是明白点的!再看自己居然还抓着他的手,忍不住一阵懊恼,甩掉他的手,转身想走,一转身却看到两双略带促狭的眼睛!

一开始秦钰和古力确实惊得不小,看到秦星居然去用嘴吸伤口,两小子差点惊掉了下巴!再看连大哥的表情,和二姐的表情,这两小子似发现了新大陆般,贼兮兮的看着两人电光火石!看着自家二姐出糗,秦钰一点同仇敌忾的自觉都没有,眼睛弯弯,贼贼的道,“二姐,那蛇是最普通的小蛇,它只是喜欢吃甜果子,一点儿毒也没有的…你不用那么担心…”

古力在一边一本正经的连连点头!

秦星得脸越发的红,偷瞄了下已经没了生命迹象的蛇,果然是最常见的!想起自己曾经还给这两个小子普及过丛林知识,也说到过蛇的种类!这会儿却被这小子这么调侃,是又急又囧!不理会他们,几步走到正在挖的花根边,低头继续去挖花,手里的劲儿越发的大,似出气一般!

秦钰更觉得惊奇,他还没见过这个摸样的二姐呢!在他眼里,二姐遇到任何事都淡定冷静!在他面前也从来都是沉稳,最多也就是调侃自己几句,今日这般…这般奇怪的摸样,还真是有意思极了!

古力也和秦钰差不多心情,只是他到底大些,多看了连明轩几眼!

连明轩拍怕秦钰的肩,“还要摘果子吗?”

秦钰笑眯眯的道,“要摘,二姐夫帮我都摘下来吧!”

一声二姐夫,让秦星惊得差点载倒,回身大喊一声,“秦钰!”秦钰无辜的看看秦星,感受到秦星语气里的火气,往连明轩身后躲了躲!

明轩却是挑挑眉,含着笑容,又上了树。

摘一个扔下一个,古力和秦钰忙个不停,这边接一个,那边接一个,三个人配合的无比默契,不大一会儿,一树果子便摘了个精光!

装好花藤和果子,一行四人往山下走!

“连大哥,你怎么会到这儿来?!”路上,秦钰用衣衫搽干净一个果子,一口咬下去,满嘴汁水!他不敢再随便喊姐夫了,二姐生起气来他就遭殃了!

“我先到了你们家,听秦月说你们上山了,我便来了!”连明轩不动声色的看了看秦星!他昨日很晚到了清水镇,今日一大早便想来看看她!跑到半道,估摸着她还没起床,路上便慢了点,却不想到了以后,秦家院子里,秦月已经在晾衣服。得知秦星他们上了山,他便j将马留在了秦家,自己顺着上次遇到她的地方找了过去,没想到还真找到他们!而且,还…这一趟,真是…

“连大哥,你真厉害,这么大的山都能找到我们!”秦钰这笑眯眯的一副马屁精的样子让秦星一阵白眼!

古力若有所思,拉了拉秦钰的袖子,比划了一阵了,秦钰笑嘻嘻的对连明轩道,“连大哥,我哥哥问你有没有娶亲!”

秦星身子一顿,转回身,大吼一声,“秦钰!”

秦钰啃着果子,往后缩了缩身子,无辜的道,“力哥哥让我问的…”

秦星又恶狠狠的看向古力!可这恶狠狠地眼神似乎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古力对着秦星摆摆手,又比划了两下!

秦钰看明轩看不懂,“好心”的解释,“力哥哥是和二姐说,看人不能只看外表,一定要多问清楚才好!”

连明轩笑着点头,再看秦星带着揾怒的表情,忍不住好笑的清了清嗓子,“这个问题,你们二姐早已经知道了!在下尚未娶妻!”

古力和秦钰就一副啧啧啧的表情,“原来二姐都已经问了过了啊…”

秦星无语的扫了他们一眼,转过身,懒得理会他们,加快脚步,直奔下山!

秦钰和古力对连明轩更是满意,三人在后面相谈甚欢,当然大多都是秦钰在那里大哥长大哥短,偶尔看秦星似走的远了些,还叫上一声姐夫…

明轩一路注意看着前方的身影,一边嘴角含笑,时不时的答上几句,听到秦钰喊姐夫,嘴角弧度越发的大!

下了山,几人下河去洗手,秦星对明轩道,“你找我有事?!”

明轩见秦星还是一副懊恼的样子,不敢再造次,点点头,“青州的铺子已经找好了,剩下的事情如何做?!”

秦星惊喜道,“这么快!?”这速度确实挺快的,那这样接下来就要趁装修的时间先烧纸一批餐具出来,家居这块怕是没这么快,但是也要抓紧谈了!“那我们下午去窑厂!”

秦钰在一旁好奇的道,“二姐,咱们要去青州做营生?”

“嗯,下去你和古力去接怜儿,我今天没空!”秦星将手的水甩干,快速上岸,好多事情都还没做,要加快速度了!

秦钰凑到明轩身边,“连大哥,到青州做啥营生啊?!”

明轩笑着摇摇头,“问你二姐!”说罢也上了岸!

秦钰蹿上过去,“难不成,你就是二姐说的那个投资的人?!”

这下轮到明轩不解了,“投资?”

秦钰臭屁的一扬头,“问我二姐去!”潇洒的转身,朝自家院子走去!

明轩瞧秦钰的模样,笑着摇摇头,抬步优雅的跟上去!

等明轩和古力进院子,秦钰正睁大眼睛兴奋的看着马鹏里的另一匹马,明轩的黑煞!

这黑煞明显比秦棕还高大了一圈,四肢粗壮有力!此刻,正在这秦星的秦棕耳鬓厮磨…秦星在一旁怎么样诱惑秦棕都不起作用,两匹马压根儿不把身边的人放在眼里!

秦钰更是惊奇的连声道,“二姐,秦棕和这匹马认识吗?”

明轩心下也好奇,慢悠悠的走过去,“星儿,你的马哪儿来的!?”

“什么哪儿来的?当然是我买来的!”被秦钰和古力闹了一通,这会儿秦棕也不听话,这么容易就被拐跑了,秦星心里正恼火呢!

明轩一愣,失笑,“我是想问,从哪儿买来的!”

秦星没好气的道,“青州。”

明轩细细的去打量秦星的秦棕,看了几眼,心里有了谱,“这马来自沧澜!”

“沧澜?”秦星秦钰和古力都看向明轩!

明轩看着秦棕肯定的点点头,“若,我没有看错,应该出自沧澜皇室…”

“可是,我这是从青州马场买来的!”秦星不解!

明轩的心里却起了一个大疑惑,这马明显和自己的黑煞是同一个品种,虽然逊色不少,但都是沧澜皇室的烈马无疑…当初这匹黑煞是沧澜使者带到京城,进献给父皇的!记得当时是说带了二十多匹,可后来却因为水土的原因,和各种其他的原因,只剩下了这匹黑煞!父皇赐给了自己…。那这匹秦棕…或许要到马场去问上一问,转头对秦星道,“你布匹的事情安排好了吗?”

秦星见明轩刚才还看着秦棕若有所思的样子,一下子又跳到了布匹的事情上,这思绪可真够活跃的!“嗯,有眉目了!这两天要去趟青州!”

“那正好,去看看卖场!”明轩点头!

几人正在马棚前刚说完,秦柳氏走出来,看到几个人连忙道,“快吃早饭,刚做好!”

“伯母好…”明轩含着笑规矩的打了个招呼!

秦柳氏笑眯眯的迎出来,“听月儿说了,说你去山上找星儿她们去了,其实你在家等着就可以了,何必又上山去!这山上刚下了雨,到处都是泥…”

秦星看看满脸笑容的娘,再看看贼兮兮的笑着的秦钰和古力,翻了个白眼,心里十分的无力,率先进了屋子,往厨房去!一走进厨房,我的天,秦星吓了一跳,满桌子的菜,馒头,粥,饼…煎鸡蛋,真是各种花样…“姐,这是干嘛啊?怎么弄这么多!?不是说好煮汤饭的吗?”

正忙着捡馒头出来的秦月笑着道,“这不是来客人了嘛,娘说不能就这么随便煮汤饭啊!”

秦星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无力的伏到餐桌上,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