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原来是你/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用比平时快了一倍的时间吃完了早餐!她实在是受不了一家人一个劲儿的招呼连明轩多吃点,还有这个合不合口味,那个味道如何的询问!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下了餐桌回房去拿这些日子画的餐具图纸和家具图纸!

明轩始终含着笑,不紧不慢的在秦柳氏,秦钰和古力的招呼下心情舒畅的吃着简单却美味无比的早膳!在他的前十八年里,从来没有过这种场景,也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一家子这么热闹的在一起用膳,他觉得很温暖!从记事起,和母妃在一起生活的那几年,每次用膳都只有两个人,却也是要时时守着食不言的规矩!后来变成一个人用膳,再后来有了明瑶...还是要守着规矩!自从上次在秦家吃过一顿热闹的晚餐后,他回了青州便让嬷嬷和他们一起用膳,可还是一样的规矩,食不言!本来温馨的餐桌还是冷冰冰的...

秦柳氏看连明轩吃的挺开心,笑着道,“爱吃就好,婶儿这里没啥好东西,若是不嫌弃,以后常来,婶儿给你做!”

秦钰咬着馒头,含糊不清的连声道,“连大哥,你可要常来!你还答应教我骑马的呢!我还要学轻功!”

秦柳氏不赞同的对秦钰道,“你和哥哥马上要去书院了,哪儿有时间学骑马!不要麻烦你连大哥!”

秦钰不依,“我不是有休假嘛!等休假的时候就可以!”

明轩含笑点头,“是,休假就教你!”

“连明轩,你快出来!”秦星拿着一叠计划坐在沙发上偏头喊还在厨房的明轩!心里暗自嘀咕,这家伙也太能吃了吧..

明轩朝秦柳氏几个歉意的笑笑,“在下吃饱了!”

秦柳氏催促秦钰,“去给你连大哥倒杯茶…”

秦钰含着半个馒头跳下椅子,“好嘞…”

看着明轩从厨房慢悠悠的走出来,秦星一记白眼甩过去,“吃饱了还没力气?!”

明轩失笑,摇摇头,这丫头炸毛了...

一开始秦星和明轩商量图样,后来都加入进来讨论,定好都觉得不错的图样,秦星回房换好男装和秦柳氏打了招呼,与连明轩一道去窑厂!

窑厂老板瞧见秦星身边跟着的明轩,只觉得这器宇轩昂的男子贵气的很,却也没有多问!只谈生意!

秦星和窑厂谈好图样,价格,交货时间,两人又一同赶往镇上,去找李长青相谈关于家具的事情!

李长青却没找到,被告知头天就回去了!秦星一阵懊恼,早知道应该去村长家先看看的!

明轩看着一路奔忙的秦星,忍不住开口道,“其实不用这么急,青州的铺子你都还没去看…”

秦星摆摆手,“怎么能不急,很多事情都是不能拖的!”停了停又道,“我得去办点其他的事儿,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晚点我回去和长青叔谈好,再来找你!”

明轩想着也要回一趟别院,点头,“布匹的事情我打听好了,也找了一家比较大的步庄…”

话未完,秦星已快速的道,“若是今天和长青叔碰上面谈好了,我们明日便去青州!”

明轩忍不住笑道,“你还真是个急性子…”

秦星不置可否,其实现在她已经改了很多了!挥挥手,“我先走了,明天早上来找你!”

看着秦星远去的背影,明轩的心里浮现出一阵说不清道不明却涨的满满的情绪!他知道这种时候有这种心情很不合时宜,或许会给秦星带来麻烦,也或许会把事态变的更加复杂,可这种心情,他控制不了!

轻轻叹了口气,明轩径直回了别院!他答应明瑶来看看教她玩弹珠的哥哥有没有消息!另外,辛掌柜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他!青州那边都已经安排好,鹰部的人也都暂时安顿好,只是如今三百多人的安置也是个问题!如何在盯着他的人的眼皮底下将这三百多人悄无声息的安排好,还要好好寻思....明轩揉了揉太阳穴,想起似乎永远精力旺盛而且想法新奇的秦星,嘴角浮上笑,“或许,可以问问她有什么好点子!”

刚到别院,辛掌柜似踩着点便来了!

“四爷,镇上的酒楼还过几日就完工了…您抽个时间去瞧瞧?!”辛掌柜对这个东家是又敬又感恩!虽然是尊贵的皇子,却从来不端架子,对自己有救命之恩,更有知遇之恩!

“辛掌柜负责就行了,本王相信你!”明轩摆摆手,不在意!他一直秉承的原则就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辛掌柜笑着道,“小的今天来主要是跟您说说关于酒楼开张的事儿!”

辛掌柜把秦星给他说的搭台子做宣传的事儿一说,明轩想了想,笑着道,“有点意思!”做宣传这种想法,确实很是新奇!

“四爷,这个计划是咱们酒楼一直合作的秦姑娘想出来的!小的是这样想的,四爷现在到了青州,若是有意想要发展,我认为四爷可以和这位姑娘见上一见!”

明轩愣了愣,也姓秦…这清水镇的秦姓还是个大姓?面上不显,略沉吟了一下,“本王只有今日有空,明日一早要回青州,若是今日来得及就见上一见!”

辛掌柜想了想,点头,“可以,小的这就去安排!”告辞出了别院,辛掌柜着急忙慌的赶回醉鱼轩,想让东子跑一趟清水村,这会儿还早,想必是来得及的!

等辛掌柜急急忙忙到了醉鱼轩,却被东子告知秦星来过了,但又去了牙庄!

辛掌柜一拍大腿,让东子去别院接东家来醉鱼轩,自己则坐了马车又急忙直奔牙庄!

牙庄里,牙老板正和秦星介绍着手里的几处好铺子,好宅子!

秦星选了其中两个铺子两处宅子,和牙老板一起去看!

这个牙老板和秦星做过一次生意后,就觉得这秦公子是个爽快人,虽然价格也压,但还是有赚的,关键是痛快,说买就买!

一处铺子在菜市场边上,门脸不大不小,牙老板絮絮叨叨的说这以前的老板是做什么的,怎么不做了…

秦星一点也不关心,她只关心这个地段她大姐能来做什么!这处铺子她是想给大姐做陪嫁的!她想在做生意之前把这些都安排好,免得到时候有个什么意外,措手不及!虽然她没想过亏,但她没做过生意,还是要避免万一!铺子不贵,当即便拍了板,又看了看周边的环境,寻思着做点什么好!

牙老板一阵高兴,话也更多,“这一条边的铺子,那可真是可遇不可求!”说完又神秘的凑到秦星身边,秦星往后避开一步,牙老板不在意,继续道,“若是这街道另一边的铺子,就算再好,我肯定也不介绍给秦公子!”

秦星漫不经心的道,“那是为何?!”

牙老板左右看看,神秘兮兮的道,“另一边二十多个铺子,有差不多一半都是陈不善,陈老板的!你想,在他铺子边上做营生,那能讨到好!?但这边就不一样了,这边铺子做营生的,那都是这清水镇几十年的老熟人了,相互关照的很!前面儿的张记调味铺子,张恒,那就是很讲义气一人儿!”

秦星觉得这牙老板还挺会做人,抱拳学着江湖人,拱了拱手,“那多谢牙老板了!”

牙老板摆摆手,“秦公子见外了不是!哎,说来还巧了!听说这陈不善啊,前儿啊,又娶了房妾室回来...好像也姓秦!听说那模样啊,比之前的那些妾室水灵的多,这下子那陈夫人又得劳心劳肝一阵子了...”

牙老板说者无心,秦星听者有意,她是真真没想到,秦夏是嫁到了陈不善的府上!要知道,这陈不善那娶的哪儿是妾啊..那就是一...秦星想不下去了,忍不住轻叹口气,虽然对秦夏不在意,但是好好一个姑娘,却嫁到了这样的人家,还是觉得挺可惜的!随即嘴角讥屑的撇了撇,这秦连枝还真是做的出来!!!

牙老板说着说着,却见秦星并不搭话,讪讪的笑笑闭了嘴!他以为男人都喜欢听这种花边新闻,特别是谁又娶了妾,谁又赎了花魁这种!

收起对秦夏的感慨,和牙老板一起去看宅子!宅子是普通的小宅子,说是小宅,也有三个小院儿,很久没住人了,好好翻修一番,也挺好!秦星预想的很好,三个小院儿,大姐和大姐夫一个,程家父母一个,另外一个留给大姐的孩子一个!没多说,也很快就定下!

牙老板带着秦星回牙庄办手续的时候,嘴巴都快笑的合不拢嘴!“秦公子,以后有什么需要,尽快来找牙某,一定给您办的妥妥儿的!”

秦星不置可否,笑了笑没答话,生意人的客套,她还是听的出来的!

刚进牙庄,辛掌柜迎出来,“哎哟,总算是找到你了!”

秦星笑着问,“辛掌柜这是在找我?!”

辛掌柜上前,“我可不就在找你!你这里可办完了?!”

牙老板连忙道,“很快,很快,我今儿给秦公子把手续办好,房契地契您带回去,明儿我使人去衙门登记!”

牙老板去忙着拿房契地契的时候,辛掌柜好奇的道,“秦姑娘这是又买铺子了?!”

“我这不是之前和您说过的嘛,我家大姐要成亲了,想着给她置间铺子,小宅子,做陪嫁!”秦星随口道!

“哎,你瞧我这记性,你之前还让我留意着呢!最近也是,唉!酒楼那边的人手都把我给忙晕了!”辛掌柜拍拍脑袋!

“我不就是知道您忙嘛!”话落,牙老板拿着房契地契出来,恭敬的交给秦星,付完银子,秦星和辛掌柜出了牙庄,剩下牙老板笑的见牙不见眼!

出了牙庄,秦星走到秦棕身边,轻轻拍了拍,而后转身上了辛掌柜的马车,秦棕自觉的不紧不慢的跟在马车后面!

辛掌柜看看看跟在后面的秦棕,惊奇的笑着道,“这马倒真是灵性!”

秦星脸上的得意掩盖不住,挑挑眉,对辛掌柜道,“掌柜的急着找我有事?!”

辛掌柜收回看后面秦棕的身子,正儿八经的道,“我这么着急找你呢,主要是咱们酒楼这不就快整修好了吗?一是商量商量开张的事儿!另一个,我把你说的关于酒楼的宣传的事儿给东家说了,他觉得很不错,刚好他正在清水,所以就想让你们见面合计合计!”辛掌柜后面没说的是,他想让东家和秦星见见,一个是想着他们或许还可以一起做点别的什么营生,二是在辛掌柜的心里,这两人都不是凡人,说不定...

看着说着说着便露出了迷样笑容的辛掌柜,秦星忍不住道“那就见呗,可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吧!”

“那咋能不急,咱们酒楼就快弄好了,人手也快安排好了,你拿来的菜谱厨师们也正在抓紧琢磨,我想着月底能开张最好!”辛掌柜摆摆手,一副当然着急的样子!“还有这酒楼的名字,咱们是换一个呢还是继续用以前的?!”

秦星想想,觉着也有道理,也是该见见这背后的东家,便点点头!虽然要承的情是辛掌柜,但还是要感谢这大老板的!不知道这大老板和连明轩比谁更有实力!兀自笑着摇摇头,“辛掌柜,这酒楼的名字,东家没说什么?!”这甩手东家做的还挺好,啥都不管...

辛掌柜摇头,“东家说咱们定!”

秦星便点点头,“我之前也有想过,不如,就叫清水楼吧!去掉酒字,却又更能突出咱们这个酒楼!完全改了吧,怕别人不知道,不改吧,又觉得不合适,新名字新气象,是吧?!”

“清水楼...不错,清水楼,那就用清水楼!”辛掌柜略略沉吟一下,便定下了这个名字,“招牌的事儿,我去办!还有这个菜谱,最开始会不会太多了些!”想起秦星写的那二十来个菜谱,辛掌柜就觉得这秦星还真不是一般人,平常听都没有听过的菜,她却能琢磨成菜谱!

“一点儿也不多,咱们酒楼和醉鱼轩不同,醉鱼轩主打鱼,所以种类少,花样多!但酒楼的种类一定要多,除了鱼不卖,其他都要卖!而且要囊括男女老少所有人群!比如男人喝酒,那就要有下酒菜!蚕豆脆骨,卤牛肉,都很好!女人爱美,咱们的黄豆焖猪脚,那就最合适不过了,还有我和您说的木瓜,那也是女人养颜丰...呃,养颜的极好的东西!”秦星顿了顿,又道,还有老人,老人牙口一般不好,蟹黄豆腐,珍珠丸子,这些都是可以的!还有小孩子,肉糜蒸鸡蛋,拔丝苹果..炸丸子...所以啊,这一算下来,二十多个,根本就不多了!”

辛掌柜听的是连连称赞,“秦姑娘,你真是让辛某惭愧啊!妄我还做了几十年的酒楼生意...”

秦星汗颜,她这些也真是太浅显了,想起现代那缤纷满目的各式菜肴,她说的这些还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摆摆手,“辛掌柜,您就不要再夸我了,我这也就是闲着无聊,瞎琢磨...”

“若是没个闲着无事的人都能像你这么琢磨,那个个都成美食家了!”辛掌柜笑着调侃!

秦星笑笑,忽然想起菜园子里的辣椒,对辛掌柜道,“辛掌柜,我这里第一批番椒差不多月底就可以摘了,你是打算都一起收了还是如何?!”

辛掌柜双眼一亮,“我还正想问,你是说月底就可以摘?!那感情好!刚好酒楼开张用上!”

“关于这番椒,我是这样想的!我家的我留下一部分,其他的全部拿到酒楼去用,就不算银子!但我分给其他乡亲们种的,那肯定就要算银子了!”秦星正色道!

辛掌柜连连摆手,“不管是你家的,还是别家的,我都一并收了!都给银子收!”

“实话说,这批番椒种子没有花银子,就是费了些功夫而已,算不得什么!分给乡亲们的辛掌柜还是要按斤收才好!”秦星也不藏着掖着,她还想着收了番椒要给张恒送一些去,毕竟种子是他给的!

“就算种子没花银子,可这番椒可是个稀罕物,能种出来,花的功夫也是少不了的!咋能白用!”辛掌柜还是摇头!

“这个您就不用争了!这次的就按我说的!乡亲们的按二十两一斤收,晒干了收!我家的到时候我直接带到酒楼!后面这番椒要如何种,怎么种,咱们要再好好想想!”秦星想着自己怕是没这么多功夫种这番椒,家里也没这么多地,若是分给乡亲们种,必然是好的,但目前的这几户怕是少了,若是能在这附近的乡下买下个庄子,置上几亩地,专门来种这番椒,是最好不过了!

听秦星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辛掌柜也就不再多说了!

两人又把酒楼开张的细节商量了下,马车便到了醉鱼轩门口!将马车和秦棕交给门口的小二,两人抬步往里走!

东子很快迎了出来,“掌柜的,东家来了一会儿了,在老房间里等您呢!”

和东子打了个招呼,秦星跟在辛掌柜身后上楼!走到楼梯口,秦星心里闪过一丝异样,却又说不上什么感觉,只得皱了皱眉头,跟着继续上楼!

走到最里面的雅间,辛掌柜轻轻敲了两下门,然后推开,笑着道,“东家,秦姑娘来了!”

随着门打开,秦星走进房里,脸上还没来得及有任何表情便呆住了,意外的发现此刻正坐在椅子上的男子居然是连明轩!

“原来是你?”反应过来的秦星和连明轩异口同声!

正要给两人介绍的辛掌柜惊得半天没合上嘴,这两人...是认识?!

秦星和连明轩一起说的“原来是你”却并不是因为认识,而是同时想起了同一天的事情!

秦星想起了送螃蟹来那日在楼梯上看到的那个背影,清冷,欣长,玉簪束发的背影!

而明轩想起的是和明辉到清水见外公的那次。他在雅间门口,看到下楼梯的那个马尾背影!还有那日明瑶在大街上喊嫂嫂,看到的应该就是秦星,他却只看到了一个马尾背影,当初,却怎么也没想到原来那个背影就是秦星!明轩翘起嘴角,看着眼前的秦星,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

看着明轩扬起的嘴角,秦星心里却升起了一股莫名奇妙的火,几步走到明轩面前,手撑着桌子,俯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明轩,阴沉沉的道,“这位先生,你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嗯?!”拉长的尾音显示出秦星心里极大的火气!

“星儿...这是生气了?!”可怜的明轩看着从未见过这般摸样的秦星,还没搞清楚状况,只觉得这炸毛的样子可爱极了!嘴角又忍不住翘了翘!

“你觉得我不该生气?!”秦星身子又往前倾了顷,看到似心情很好的明轩,火气更是乱窜!

辛掌柜见此情形,不声不响的慢慢退了出去,轻轻的带上门!站在门口呆了半晌,好半天都没回过神!直到东子在下面喊掌柜的,辛掌柜才回身看了看,而后哼着小曲,脚步轻松的下了楼!

东子看见辛掌柜罕见的如此高兴,偏头看了看身后秦星没有跟出来,忍不住道,“东家和秦姑娘谈的可还好?!”

辛掌柜回身看了眼紧闭的门,转身笑着别有深意的道,“谈的....非常的好!”刚走了几步,又对莫不着头脑的东子道,“东家和秦姑娘没出来前,不要让任何人上楼!”

东子跟在辛掌柜身后,挠挠头,看来东家和秦姑娘还很聊的来!

明轩终于意识到秦星是真的生气了,不免有些急,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只好道,“是是是,是我的错!”

“哪儿错了?”秦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觉得一股莫名的火怎么也压不下来!

“我...不该不告诉你这醉鱼轩是我的产业?!”明轩自己也拿不准,他确实没有想过要说这件事,也从来没有想过醉鱼轩最近卖的最火的几道菜谱都是秦星给提供的!真是想不到,他们居然这么早就有了交集,可他却现在才知道...这种捡到宝的心情再一次冒出来!

看一脸迟疑却又小心的明轩如此说,秦星便有些泄气了!是啊,他哪里有错呢?难不成要让他主动告诉自己的身家?他又不是自己什么人,合作伙伴而已...

想到此,秦星心里更是没来由的一阵烦闷!这个男人,是她第一次,没有任何防备的信任一个人!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对他就是不设任何防备,没有任何理由的相信他,甚至和他一起分享她想要打造的商业王国!可是,现在却忽然发现,她似乎并不认识真正的他!想到此,身子又凑近了些,恶狠狠的盯着明轩的眼睛道,“说,还有什么瞒着,或者欺骗我?!”

明轩楞了楞,心知秦星是不打算追究上一茬了,连忙道,“我姓赫连,赫连明轩!”

秦星撇了撇嘴,姓氏而已,赫连就赫连吧,又继续道,“还有没有?!”

“若是我估计不错,明瑶要找的嫂嫂应该就是你...”明轩觉得这时候还是多交代一些比较安全!

“明瑶?!嫂嫂?!”秦星呆住了!随即又反应过来,“明瑶...是你妹妹?!”

明轩眼里含着笑,别有深意的点点头!

秦星脑子里一炸,直觉要赶快跳过这个话题,可下意识里又继续问道,“那日,树林里,是你们被人追杀?!”

明轩收起笑,眼里闪过郁色,迟疑了下,点点头。

“何人?是为何?”明轩眼里的一瞬间悲凉,她没有错过,心里忽然蔓延起一丝心疼!

“呵...”明轩嘲讽的轻笑一声,为了权势,手足相残,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争家产?!”秦星忍不住接下话!

明轩的眼里闪过明明灭灭的光,他看着眼前的女子,她那么好,在不知不觉间成了他所有的阳光!他不忍心将她卷进那个黑暗的漩涡,他忽然有些害怕,这股害怕得情绪让他忍不住想要狠狠的将眼前的女子藏住,这种害怕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次!比以往一次比一次凶狠的刺杀都让他害怕!明轩闭了闭眼睛,点点头,不打算继续说!

秦星看到了明轩眼里的光,挣扎的情绪,心里来没由得一凉,他还有事瞒着自己,却并不打算说实话!秦星的眼里几不可见的划过一道伤,掩下眼帘,身子往后撤。

明轩注意到秦星的动作,似要远离动作,心里一慌,抓住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星儿,任何时候,我都不会伤害你!”

被明轩抓着的手一顿,很简单的一句话,说的却无比的深沉!

秦星回身看向明轩的眼睛,那眼里的无奈,悲凉,温柔,真诚,还有,深情,像一个漩涡,又像漫天的星辰,慢慢的将秦星吸引,她忍不住靠近,靠近,再靠近....

秦星的脸不停的在明轩眼前放大,卷翘的睫毛,挺翘的鼻,樱花色的唇,甚至细腻的笑脸上轻轻飞舞的细小绒毛....

两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题外话------

七妈要发功啦!加更…。给我力量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