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这是缘分/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砰的一声,门被撞开,后面紧跟着东子的声音,“东家和秦姑娘在…”

话没完,和撞开门的另外两个人同样呆住…

突如起来的开门声让秦星和明轩两人同时停住,看着离自己只有几毫米距离的脸,秦星的脸轰的一下,似要滴出血来,脑子里一片空白,自己在做什么?!呐呐的却失去了行动的意识…。等意识到身后有人,像个木偶机械般的回过身子,看清门口站着的人,秦星瞬间回魂,“玉芊?!”

站在门口的玉芊一身的狼狈,衣服破烂的像个乞丐,头发也乱七八糟,比第一次秦星见她的模样更外悲惨,身边还站着一个男子,同样一身的破烂衣服,一张俊脸尽显疲态!两人动作一致的张大嘴巴,惊的半天没合拢,眼神来回得在明轩和着男装的秦星之间扫来扫去…

再加上一个东子,三个人如石雕在门口…

明轩坐在椅子上,眼睛眯了眯,看看玉芊,又看看玉芊身边似乞丐模样的明辉,并不说话!

玉芊看着穿男装的秦星,迟疑的道,“星儿?!”

秦星顾不上尴尬和难为情,几步走到门口,抓住玉芊的手,“玉芊,你不是和你哥哥一起回去了?怎么这般模样?!信儿呢?!”

明辉两步蹿过去,将玉芊从秦星手边拉走,“和一个男子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而后贼头贼脑的看向明轩,看他一脸不爽的样子,不禁谄媚的笑着,“要不,我们先出去?你继续?!…”边说,还边像穿着男装的秦星的方向挤眉弄眼,这四哥咋几日不见,有了这样的重口味?!难怪四哥以前从不近女色,连个伺候丫头都没有,原来是这样啊…。

玉芊也忍不住挤眉弄眼道,“星儿,需要我们出去不?!”

秦星回身狠狠瞪了明轩一眼,又白了一眼玉芊,转身对她不认识的明辉道,“那你们就滚出去吧!滚出去了就别再进来!”

玉芊连忙挣开明辉的拉着的手,讨好的道,“好了,好了,我错了!我快要饿死了!”

明辉一手揉着肚子,一手拉着要走向秦星的玉芊的衣服,转身对还是一脸懵圈的东子道,“快去,让你们掌柜的给我弄些吃的,面条弄一盆,酸菜鱼,螃蟹,还有鱼头什么的,都弄一盆来!”

东子反应过来,迅速哎了一声,跑下楼去!虽然他还是懵的,但不影响他下楼添油加醋的将自己看到的绮丽的画面说给掌柜的听!本以为掌柜的会和自己一样惊讶,可是,发现掌柜的却像一点也不意外似的…

秦星瞪着这两人,一盆,一盆的,这是多少日子没吃东西了?!

“你啊,你别瞪我们了,我现在又累又饿又困,先让我坐会儿…。”玉芊不耐烦的拍掉明辉的手,这家伙怎么回事啊,老拉着自己!一屁股坐到明轩对面,抬起头仔细的打量起这个俊公子来!果然还不错哎,随即又撇撇嘴,嘀咕道,“不过,没我哥哥好看…冷冰冰的,不太好!”转身对秦星道,“秦二小姐!你真可以啊,我才走几日啊…你这就…。嗯,啊?”拿着两只食指对点,一脸的你快老实交代的模样!

秦星恼怒,“你再乱说,就不用吃了!”

玉芊赶紧闭嘴,嘀咕着,“天大地大,肚子饿最大!”

明辉认真的看了两眼秦星,扬起嘴角,原来是个女的啊…就说四哥没这么怪的嗜好…

明轩朝明辉挑挑眉,“你是怎么回事?!”

明辉坐到明轩身边,半认真,半玩笑的道,“四哥,你见我这幅模样,不觉得惊讶?!”

四哥一出,秦星和玉芊同时一愣,“你们俩?!”

明辉点头,“没错啊,他是我四哥!”看着秦星和玉芊一副惊讶的模样,“我比他潇洒吧?”

玉芊嗤了一声,“你不臭屁会死啊!?”

明辉脖子一梗,“你不这么粗鲁会死啊!?”

玉芊一拍桌子,“我粗鲁关你啥事!我乐意!”

明辉明显不服,“你抢了我的吃的,就关我事,咋滴!”

玉芊瞪着双眼,“姑娘我还救了你呢!”

“救我?!多谢了哎!若不是你,那个人我就留下做活口了!”明辉气哼哼的道!

“活口你个屁,差点就勒断你的脖子!”玉芊翻了个白眼…

两人你来我往,针锋相对,谁也不服输!

秦星拦着两个似要打起来的人,“停!能不能好好说,不能好好说就打一架!”

玉芊站起来,袖子一撸,明辉也不示弱,“来啊,打就打,谁怕谁!”

“来就来,别以为我就真怕你!”玉芊说着就要冲上去!

秦星一阵无语,这两人什么情况啊!?拿眼去看明轩,虽然心里有些别扭,但是她也拿他们无法!

明轩接受到秦星的目光,轻轻朝她安抚的笑了笑!挥出右手,隔着距离,朝明辉一点,明辉的身子便不动了,抬着手撸袖子的样子滑稽的很,嘴巴也说不出来一个字,急的满脸通红!

玉芊一见这个样子的明辉,高兴的跳过去,捏捏他的脸,又揪揪他的耳朵,“哈哈。哈哈…我让你能…让你能!姑娘我救了你,还不知道感恩…。你个臭流氓!”嘴里边念叨,手里边去捏明辉的脸,“哎,别说,手感还真挺不错…”

秦星看向明轩,朝玉芊使了个眼色,明轩又朝玉芊挥了一指,正捏的不亦乐乎的玉芊也被定住了身子,嘴里半个字也吐不出来,只能拿眼瞪着明轩,干着急!

世界清静了,秦星长舒了一口气…。

“还吵不?”看着正以非常“友爱”的姿势被定住身子的两人,询问道!

玉芊和明辉使劲儿眨眨眼,表示不吵了!

秦星摆摆手,明轩手指轻挥。

“你个臭流氓…。”玉芊的声音。

“你个死丫头…”明辉的声音!

秦星彻底无语了,明轩再一次封住了他俩的哑穴!

看着这两人,秦星无奈了,“怎么办?总不能老这样定着他们吧!?他们俩这幅模样,估计受了不少罪!”

明轩也很想知道明辉这到底是怎么了,从林一林二去迎他,一直到今天也没回来,可看明辉这模样,明显遭遇刺客了。可这叫玉芊的姑娘救了他又是什么意思!

“我们现在解开你们的穴道,但若是还是这种状态,会再把你们的穴道封住,然后,你们就在这里站上两个时辰,没有水,也不会有食物!”秦星站起来,慢悠悠的道!

玉芊和明辉连连示意,再两个时辰没有食物,那会死人的…

秦星示意明轩解开他们的穴道,刚一解开,玉芊和明辉相互瞪了一眼,可看在食物的面子上,还是都不甘的坐下来!

“说说吧…”明轩对明辉挑挑眉!“你没遇上林一和林二?”

明辉眼里沉了沉,“我没遇上他们。出了京城,我去白云寺找上善师父要了匹马,刚出白云山便遇到了杀手…这一路遇到了三拨儿,最后一拨在清州城边。”

玉芊撇撇嘴,接过话,“这小子命大,刚被人勒住脖子,我撞上了,这才救了他!”

明辉这次没有反驳,只是对明轩道,“我是想留着他看能不能问出些什么。然后封住了他内力,结果一个没注意…”

秦星抬眼看去,明辉的脖子上一条鲜红的暗红色印记!“什么人这么狠?!”

明辉眸光闪烁,不屑的嗤了嗤,嘲讽的道,“所谓兄弟!”

秦星不禁看看明轩,见他云淡风轻,略带不屑的表情,忍不住道,“争家产也太狠了,为什么要下杀手!”

明辉一愣,争家产。看看明轩,忍不住哈哈大笑,争家产,确实很形象,“不除掉我,如何争!?”

秦星看看明辉,“你不想争?!”

明辉眼里闪过不屑,“你问我四哥,他想不想争!”

秦星看着明轩的眼睛,那双眼里干净的没有半点杂质,这样一双无欲无求的眸子的主人真的半点野心也没有吗?!明轩也认真的看向秦星!他很悲哀,为自己,也为明辉,他们有着尊贵的身份,可却有着比这世间最底层的人更悲哀的命运!

秦星被明轩眼里一闪而过的荒凉惊到,“有时候,争不争,不在于你!你的存在,本身就会是一种威胁…”

明轩和明辉同时一愣…是啊!争不争的,又何尝由得了自己!

见他们兄弟陷入了沉默,秦星不再说什么,这毕竟是他们的家事!转头对玉芊道,“你又是怎么回事?!”

一直乐观的玉芊罕见居然也露出一个悲凉的笑容…“家里要我联姻,我哥哥安排我跑了…他让我出来玩一些日子,然后再来接我!这些日子,大哥不停的找他麻烦,他没法护我出来!为了避人耳目,信儿留在家里了!哥哥给我准备的盘缠在途中掉了,我也不太认识路,反正,就按上次的印象,一路走,在你说的那个隧道里没日没夜的,又担心被大哥捉回去,不敢出隧道。结果就不知怎么错过了你们家的那个出口…而后再出来就遇上了这个流氓…”

明辉本来还在同情玉芊的心听到她居然又在说自己是流氓,眼一瞪,又要开始反驳,看见明轩不轻不重的一记眼神扫过来,不甘心的闭了嘴!

秦星明白了,联姻嘛,太正常了,皇室里经常上演的戏码,不过,玉芊的哥哥,确实不错。这么疼爱自己的妹妹,居然还让她跑了!刚想开口,辛掌柜小二送面和菜进来,还真是用大碗装的,像个盆似得!

明辉和玉芊同时眼睛一亮,面刚一放好,就各自拿起筷子,呼啦啦的就往嘴里喂,也顾不得烫嘴!

秦星和明轩瞧这两个似多少天没有吃过饭的人,面面相觑!

辛掌柜将秦星和明轩的互动看在眼里,心里着实高兴,放下手里的菜,转身出了房间!

玉芊吃了几口面条,被酸菜鱼的香味勾引住,拿起筷子就夹了一片鱼,一口下去,呛的连连咳嗽!

秦星还没动作,明辉已经放下了筷子,把面前的茶杯递到玉芊手边,边帮她抚后背顺气,边道,“这酸菜鱼又辣又麻,哪儿能像你这样吃!”

玉芊接过杯子,咕噜咕噜一口气倒下去,“我哪儿知道这鱼这么辣,之前秦星给我们做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辣的!”

秦星目瞪口呆的看着刚才还张牙舞爪要打架的两人,这会儿却这般的和谐,明辉递过去的水,好像是他喝过的,而玉芊居然直接拿起就给喝了…。转头看向明轩,完全不可置信!

而明轩却是一脸兴味,挑挑眉,看向还在皱着眉给玉芊抚后背的明辉!

玉芊觉得缓过来了,朝身后的明辉摆摆手,“你快吃吧,面酣住了就不好吃了!”

明辉丝毫不介意,“你确定好了?”

玉芊连连点头,“好了好了,你快吃!”

明辉这才坐下来,吃自己的面,却还是念叨着,“这鱼刺多,味道又呛,你还是少吃些!这螃蟹好吃…鱼头也刺少…”

“知道啦,知道啦!”玉芊摆摆手,又呼啦啦的吃面条!

两人的互动被秦星和明轩看在眼里,而这两人却一点也没发觉有什么不对。秦星也忍不住挑挑眉,充满了兴味…

等两人吃光了桌上所有的面和菜,才舒服的摊在了椅子上一动也不想动!

看着两人动作一致的摊着,忍不住笑道,“你们俩还真是有缘分啊!”

玉芊嫌弃的坐起来,“谁和他有缘分!若不是遇到他,我才不会成这幅模样!”

明辉也一副斗鸡的样子,“若不是你这个拖累,我也早就到了,不会今天才到!”

“我拖累?!若不是我记得点路,在这清水镇你都得迷路!”玉芊不甘示弱!

“你得了!若不是你总喊走不动,我们至于被困在山里?!”明辉越说越来气!

瞧着他们又恢复了生气,又能大呼小叫了,明轩和秦星动作一致的站起来!

玉芊和明辉异口同声,“你们去哪儿?!”

“让你们争个够!”秦星白了他们俩一眼!

“谁和他争了!我是在说事实!”玉芊讪讪的站起来!

“我是男人,不和你一般见识!”明辉摸摸鼻子,不自在的道!

明轩和秦星又坐下,“到底是怎么回事?!”秦星拿眼去看这两人!

玉芊脸一红,摆摆手,“让他说吧!”

明辉瞪了瞪眼睛,“我说就我说!”

原来,明辉在青州城边遇上了第三拨的刺客,这时候他也疲惫的很,沿途的刺杀已经让他没有更多力气,加上也没怎么吃东西,不认识路,又不敢沿着官道走,只能从山里穿…

幸好第三拨的刺客人不多,他拼尽力气,终于杀了出来,还擒住了一个一路追着他不放的杀手,他将杀手的穴道封了,想着带回清州和四哥一起审问审问!

由于想着封住了穴道,便松了几分心,在路边的小歇一会儿,哪成想,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这杀手居然冲破了穴道,虽然内力穴道没冲破,但一个成年男人要杀掉一个又累又饿的人还是很简单的!拿起一根树藤就绕上了明辉的脖子!就在明辉感觉自己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身后的杀手却松了手,等他回过头,却看见一个正举着匕首,满脸是血的吓傻了的女子…。

明辉上前扶住颤抖的厉害的玉芊,想安慰她,哪知,玉芊一声尖叫,“啊…。我杀人了…”

而后就是无止尽的尖叫…身子抖的像筛糠似得!无法,明辉只得抱住她,用自己的嘴巴堵住了正在尖叫的玉芊的嘴!

这法子果然灵验,一堵上就没了声音!明辉正洋洋自得,玉芊反应过来,跳起来就是一巴掌,“臭流氓…”

这一声臭流氓让明辉愣住,玉芊自己也愣住,两人打量对方许久,同时道,“是你!”

“臭流氓!”

“死丫头!”

明辉看着眼前的女子,分明就是在清水镇醉鱼轩楼下叫自己臭流氓的死丫头!而玉芊也认出来,这个男子就是在醉鱼轩的楼上对自己抛媚眼的流氓!

仇人相见,那是分外眼红,可还没来得及杠起来,玉芊的尖叫声又引来了大批的杀手!

两人只得“摒弃”前嫌,一起逃命!他们不敢出山,只能在山里左躲右闪,杀手们追了两天,终于撤了,他们两人也差点困死在这山里!等出了山,到了清州的界碑处,明辉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四哥在清州哪儿,又怕被杀手追上,两人只得一致商量往清水镇!

玉芊别的不知道,但清水镇知道,到了清水镇,找到东子,就一定能找到秦星家了!

而明辉也只知道醉鱼轩,那里的鱼头,和酸菜鱼,小螃蟹让他记忆由为深刻!他知道,到了醉鱼轩,找到辛掌柜,就一定能找到四哥了!

而后他们两个人一路像乞丐般跌跌撞撞的往清水镇走,走了一段,遇到个好心的人,才又捎了他们一段,再又走上一段,足足走了一整日,才到了这醉鱼轩的门口!

等到了醉鱼轩,东子一眼就认出了玉芊,刚一说秦姑娘和东家在楼上谈事,这两人就直往楼上冲,东子想到掌柜的嘱咐,跟在后面要拦!玉芊和明辉这会儿却用了全身的力气往房间里冲,他们感觉自己的救星就在前方,如何不使出全身的力气!

再然后…就有了最开始的那一幕!

等明辉说到,玉芊在一边不自在的哼哼,对秦星道,“你还记得我第一次遇上你那天不?!”

秦星点头,就是送小螃蟹那天嘛,不自觉的偏头去看明轩,也是第一次瞧见明轩那日!

玉芊又哼了哼,指着明辉道,“那日我在这楼下看见的流氓,就是他…”

秦星呆了一下,明轩也顿了顿。明辉对明轩道,“四哥,原来,那天骂我死丫头就是这个丫头…”

秦星不禁感叹,“这缘分…也真是没谁了…”

“什么没谁了啊…?我和他才不是缘分呢!”玉芊不满意!而后又想起什么事儿来,认真的坐直身子,对秦星道,“秦星,我哥让我给你带句话!”

秦星不解的道,“你哥?给我带话?!”

明辉不在意的喝自己的茶,明轩面上不显,漫不经心的伸手去给自己倒了杯茶,心里却提了起来,支起了耳朵。

玉芊严肃的点头,而后说,“我哥让我给你说,他叫姜寒凌!”

本还觉得玉芊这严肃的劲儿挺好笑,在听到姜寒凌三个字后,秦星的心忽然就漏了一拍,身子一紧,呼吸急促起来!紧紧的抓住玉芊的手,“你是说,你哥哥,他叫姜寒凌?!”

感受到秦星的激动,玉芊有些不明所以,点点头,“是啊!我哥哥,他叫姜寒凌!”

听到姜寒凌三个字同时一愣的还有明轩和明辉,明辉不动声色的看看明轩!姜寒凌,上雄的太子,手段过人,不是普通角色…玉芊,原来是上雄的公主!

明轩的眼睛一眯,他不在乎这个姜寒凌是什么太子,他在乎的是秦星此刻的情绪,这么激动,甚至是惊喜,他从没见过秦星这样的模样,明轩的心里悠的一沉。

“他还有没有说别的?!”秦星急急的问玉芊!

玉芊摇摇头,“没有,他只说让我给你带话,就说了这一句!不过,秦星,你们啥时候认识的?!我怎么不知道!?”

秦星哪里还听的见其他的,此刻她的心里,是狂喜,她想哭,想笑,想立刻见到师兄!从她醒来,就不停的在自责,不停的埋怨自己!虽然她不爱他,也不喜欢他,可他是她在那个世界上唯一关心自己的人,若不是为了自己,师兄不会受伤!他是真正爱护她的人!所以,她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回去,回去看看师兄到底是如何了,就算是回去给他的墓碑捧上一肧土,她也应该回去看看,要不然她不会安心!所以,她不敢彻彻底底的放开自己的心怀,不敢完全将自己融入到这个时代,因为在她的心底,她是要“回去”的人!

可现在,她突然知道师兄居然也穿越了过来,她心里的大石头,忽然就放下了,最起码,知道他是安好的,是健康的!忽然的,她就觉得自己变的轻飘飘的了…她沉重的心思,在深夜常常做着拉锯,一边是为了自己可能已经送命的师兄,而另一边是给了自己温暖和爱的家人,而现在,还有…

秦星轻轻抬眼去看了眼明轩,心里一直以来的沉重忽然就变得轻描淡写…。

那一眼的轻描淡写让明轩的心彻底沉到了谷底,心头浮出淡淡的疼痛,似一双手轻轻的揪住,明轩的眼里闪过一道痛苦!

那一瞬的痛苦秦星没有发现,因为此刻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在这个世界的师兄过的如何!“玉芊,走,咱们回去!你和我说说,你哥哥如今在做什么!?”秦星觉得,她要好好想想,好好想想接下来的日子,接下来的生活,她的心,终于得到了解脱,她要好好过好这一世,压在心里的沉重已经不在,她的师兄,在这个异世居然做了太子…是啊,他那么优秀,那么厉害!做一国太子,也是难不倒他的吧!

拉着还有些不解的玉芊匆匆而去,留下满脸疑惑的明辉和心已沉到谷底的明轩!

秦星拉着玉芊下了楼,才想起没和明轩说过两日再去清州,拍了拍脑袋,秦星给东子交代了一声,让他转告明轩!

急匆匆的出了醉鱼轩,玉芊看到秦星的秦棕时,忍不住叹一声,“这马可以和我哥哥的飞狐媲美了!”

秦星一愣,“飞狐?!”

玉芊得意的点点头,“是啊,我哥哥的马就叫飞狐啊…千里马,日行千里不在话下!”

秦星不禁笑起来,她还以为跟着师兄的警犬飞狐也穿越了…以前师兄很宝贝那只犬,立了很多头功!

拉上玉芊,秦星拉起缰绳,清脆的一声“驾”,而后飞奔出去!

明辉倚在二楼的窗户边,看着飞奔出去的身影,坐在秦星身后的玉芊渐渐看不清,忍不住喃喃的道。“她居然是个公主…”不自觉的抚上自己的唇,想起覆上那一方柔软的触感,眼神轻轻荡漾了一下…想起京城的一团糟,还有这一路的追杀,忍不住蔫了脑袋,叹口气,又坐到桌边!

把玩着手里的茶杯,眼里透出不明的光,“四哥…接下来,咱们怎么办…大哥和三哥都杀过来了…咱们就这样挨打吗?!”从出了京,一路奔命,让他一度差点放弃…母妃的不理解,兄弟的赶尽杀绝,让他很绝望,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可留恋了…可是,现在他忽然又有了斗志,觉得又有了新的乐趣。最起码,和那个死丫头斗嘴的时候,他的心情非常的好!

明轩此刻什么也不想说,他的心里闪过的是从一开始认识秦星到今天各种模样的秦星,他认真又细致的想了一遍,怎么也没有想到秦星在听到姜寒凌三个字后的那般狂喜的模样…明轩眼里暗沉下来,没有了昔日的光…

明辉见明轩不答话,抬头去看,却看到明轩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吓了一跳,“四哥,你怎么了?!”他可还从来没见过这幅样子的四哥,四哥送来都是清清冷冷,云淡风轻的模样,何尝有过这种似失了魂般…

门外敲门的声音响起,东子推门进来,“东家,秦姑娘让我转告您说,清州过两日再去…”

明辉摆摆手,示意东子出去,他觉得四哥好像不对劲!

明轩确实不对劲!他的心里此刻只有秦星,姜寒凌,两个字,秦星听到了姜寒凌三个字后,连清州也不去了…上午还着急的不行的秦星,现在却在听到姜寒凌的名字后,一点儿也不急了…。明轩眼睛闭了闭,而后再睁开,只剩下一片清明!而后自嘲的笑了笑…。

明辉看着明轩,眼睛一眨不眨,这四哥到底是怎么了?!

秦星和玉芊出了清水镇,向清水村奔去!

天色渐晚,迎着余晖,秦星的胸腔里胀满了愉悦!

玉芊感觉到秦星的情绪,忍不住大声的道,“秦星,你什么时候认识我哥哥的?!”

秦星翘起嘴角,“很久了,。很久很久!”

玉芊越发的不解,“很久很久是多久?!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秦星没有继续答话,她此刻身心都舒畅的很,仿似真正的重新活过了一次!她非常的想站在马背上,感受这种通体舒畅的畅快!

秦棕也感受到主人的好心情,撒开蹄子撒欢儿的跑起来!秦棕的速度越来越快,玉芊在秦星背后吓的哇哇直叫,秦星哈哈大笑起来,清脆又畅快的笑声飘出去很远,吸引的旁边田地里还未回家的农户们纷纷侧目…

玉芊听着秦星的笑声,忍不住嘀咕,“难不成,这秦星喜欢我哥?!可刚才那个公子又是怎么回事?!不行,我得问清楚!虽然我觉得秦星做我嫂嫂也不错,可随便伤了俊公子的心可不对!”

秦星和玉芊到家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回家发现古力和秦钰已经将秦怜接回了家!正在会客厅里分老夫人给家里带的礼物!

玉芊一进会客厅,一屋子的人惊喜的连忙站起来,秦月秦怜古力秦钰纷纷冲过来围着玉芊是又跳又笑!正在厨房忙活的秦柳氏听到动静跑出来一看,居然是玉芊,连忙走过来,拉住玉芊,看她变瘦的脸,还有破烂的衣服,忍不住轻轻摸摸她的头,“我的芊儿瘦了!”

这么些日子的委屈,担心,害怕,都在秦柳氏的这一句话里变成了汹涌的泪水,扑倒在秦柳氏带有烟火气息的怀里,忍不住嚎啕大哭!被父皇告知自己要联姻时的悲哀,被哥哥想办法避过大哥的耳目送出宫后的迷茫,还有在半道丢了盘缠时的无助,以及杀了那个黑衣人后的害怕,都没有让她哭,可此时秦柳氏的一句话,让她的心想要得到安慰…。

秦月轻轻拍着大哭的玉芊,秦怜也被感染的红了眼睛,秦星并不上前,她知道,玉芊需要这样的发泄,只有在自己在乎的人面前,才会如此不遮掩,不防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