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就是喜欢/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玉芊情绪稳定下来,大家开始分头行动!

秦月去找出自己的新衣服,秦钰和古力帮忙烧热水,秦怜去收拾玉芊之前和信儿住的房间!秦星和秦柳氏则去厨房忙碌晚餐!

看着一家子都在为自己忙碌,玉芊的心安定下来。她前前后后的在屋里看了个遍,当发现会客厅的储物柜上摆着自己临走之前秦星给自己画的杯子时,忽然就笑了起来,飞快的拿起杯子,放在手里一遍又一遍的摩梭…旁边还有一个杯子,是信儿的…玉芊的眼神暗了暗,当大皇兄发现信儿扮作自己在宫里,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对信儿!

“玉姐姐,快来洗澡!”秦怜眨眼睛,站在门口,笑着向玉芊招手。

玉芊收起情绪,看向秦怜,瞧她红扑扑的小脸,心情又好起来,快步走过去,捏了捏秦怜的脸,“怜儿又长好看了呢!”

秦怜不好意思的笑笑,“玉姐姐长的才好看呢,像个仙女似的!”

玉芊惊讶的看着秦怜笑,“哟,咱们怜儿不错啊,还知道调侃你玉姐姐了哎…。”

秦怜扬起头,露出腼腆的笑…

等玉芊一身新衣,洗漱干净出来,又成了那个亭亭玉立的大小姐!

一家子围在餐桌上吃晚餐,纷纷给玉芊夹菜,看着碗里很快就冒出尖儿来的饭菜,都是她爱吃的!玉芊又窝心又感觉鼻子酸酸的…

“玉姐姐,咋就你一个人呢?!信儿姐姐呢?!”秦钰扒着碗里的饭,问玉芊!

玉芊想了想,还是道,“这次我是一个人逃出来的!”

秦柳氏们一惊,“咋了?怎么还逃出来!?”

玉芊连忙摆摆手,“娘,你们都不要吓到了!只是家里让我去嫁人,我不愿意,就跑了!”玉芊还不打算和他们说自己的身份,没有必要,在这个家里,她就是玉芊!

秦柳氏嗔怪道,“你这孩子!女子嫁人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你为啥要逃?!你这样跑了,你家里该多担心!?”

玉芊叹口气,“只有哥哥和信儿会担心,别人…。是不会担心的!”

秦柳氏柔了眉,又软了几分语气,“可,女子始终是要嫁人的!你这样就跑出来,以后可咋办?!”

玉芊假意惊讶的睁大眼睛,“娘,你不是要赶我走吧?!”

“你这个傻孩子,娘咋会赶你走!”秦柳氏嗔怪道。

“那就好!以后我可就叫柳玉芊了…”玉芊笑眯眯的对秦柳氏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

秦柳氏一愣,继而失笑,“你这丫头啊…真是,唉!可你始终是要嫁人的…虽然暂时还不着急,可,…”

秦月拉了拉还要继续说的秦柳氏,“娘,玉芊今天才刚到呢!您就不要说了!”

玉芊嘿嘿一笑,“没关系,我爱听!娘说啥我都爱听!”她确实爱听,从小就没有听过娘这样在耳边絮絮叨叨说些关心的话。这样的念叨让她很窝心!停了停,又贼兮兮的道,“娘,不如,您给我张罗一个人家?但是聘礼少了,您可不要答应啊!”

秦柳氏轻啐一声,“你这丫头,越来越没个正形…”

玉芊扒着饭,笑眯眯的不再说话!

“娘不说了,吃饭,吃饭!”秦柳氏心知玉芊是安慰自己,看看笑得开心的玉芊,忍不住也笑起来,“你们啊,一个个的,可真不让娘省心!”

秦钰不依了,“娘,我咋没让您省心了?还有力哥哥,他也很省心啊!”古力认真的点点头!

秦怜也不依,“钰儿,还有我呢,我也很省心啊!”

秦星头也不抬,扒着碗里的饭,“我也很省心!”

秦月也不依,“娘,我也很省心!”

秦柳氏失笑,“好,你们都省心,是娘不省心…。”

大家轰的一声笑起来。秦星看着一家子开心的摸样,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感觉的幸福满满的!

热闹的吃完饭,各自去收拾的时候,秦星刚想拉着玉芊出去到院子里,李长青和他媳妇儿过来了!

玉芊知道秦星有话要对自己说,拍拍秦星的肩膀,挤挤眉,“我一时半会儿还不会走!”说完便去厨房帮忙收拾。

秦星招呼李长青和他媳妇儿坐下,又倒了两杯水,“长青叔,我正要去找您呢!”

长青媳妇儿田玉玲脸色苍白,看向秦星不好意思的笑笑,“星儿,是我来找你!我前些日子听你娘说在寻会做衣服的人,我是想来问问,我可以不!?”

秦星笑道,“当然可以!我娘不是去给您说了吗?!”

“咳,说是说了,这不是又来毛遂自荐了嘛…”李长青插过话!

“婶儿,您还等几天,等都弄好,我会去请您的!咱们还要签劳动合同!”秦星端起手里的茶杯。

“劳动合同?!”李长青和田氏都不懂!

秦星轻轻笑了笑,“就是对劳动者和用人方的权益的保护和约束,到时候在我们家上班的人都要签!”

“上班?!”李长青更是新奇!“星儿,你这哪里来的这么些奇奇怪怪的词儿?!”

秦星晃了晃脑袋,“书上看来的呀…”

田氏笑道,“只要有活儿做,星儿说啥都行!”停了停,看看李长青,得到鼓励的眼神,又道,“星儿,听你娘说,可以住镇上,我可以也住那里吗?!”

秦星自然是乐意的,只是,这村长和村长奶奶答应吗?但还是道,“可以啊!包吃包住,不愿意住镇上也可以回来!”

田氏一下子就似松了口气,对秦星道,“星儿,我愿意住镇上!”

秦星点点头,只要她愿意就行,至于她家里人同不同意,那她没法儿干涉!

等自家媳妇儿说完,长青才道,“星儿,你是说要找我?!”

秦星点点头,让他们稍等一会儿,然后回房去拿有关于卖场和家具部分的计划书!将计划书递给李长青,示意他打开看看!

李长青疑惑的接过来,随意的看了看,等看到独立做家具设计这一块时,忍不住开始激动!这是他一直所想的啊,现在的木匠活儿都是千篇一律,上次秦星做了一套不一样的家具后,更是有了这个想法!如今看到秦星的计划书,如何能不激动!?“星儿,你这是?!”

秦星笑道,“长青叔,我去镇上找过您,说您回村了!我若是想拉您单干,您愿意不?!”

“和我单干?!”李长青隐隐有些期待,可又不敢确定!

“对!您也在镇上做了这么久了,手艺肯定是没得说!若是您愿意,我们合作,开一个家具厂,您负责管理,设计,做成品,再到卖,都由我们来完成!”秦星慢慢解释!

李长青不用细想,就觉得这真是一个大胆的计划!从设计家具,到做成成品,再放到卖场去卖…配合的严丝合缝,只是,这开厂,不容易啊!

李长青的表情秦星看的明白,也一眼就能看出他在想啥!“开厂的事儿,您不用担心,我需要的是您要帮我拉个班子!或者,收购您现在的木匠坊也可以!”

“收购?!木匠坊?!星儿,你把我说糊涂了!”李长青前面听懂了,后面又不明白了!

秦星就笑起来!“您现在的木匠坊虽然资历老,但现在咱们要改革,要发展,有些老的就要淘汰掉!您可以去和钱老板先谈谈,若是他愿意,那他一整个班子,包括他所有的资源,我都接手!若是他不愿意,咱们也可以另外再招人,只要肯花钱诺大的南璃不愁没有好手艺人!”

李长青听得一愣一愣的,但有一点他听懂了!秦星要把木匠这个行业做出新花样来了!李长青心里激动,又问秦星,“星儿,那我咋和掌柜的谈咧!?”

“长青叔这是答应和我一块干了?!”秦星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

“干,咋不干!你叔我虽然不年轻了,但我也想跟着你再干一番事业!”李长青豪迈的道,他能感觉到,秦星绝非从前那个闷头闷脑的二姑娘,这丫头以后必不是凡人!

秦星心里滴汗,二十来岁的年纪在现代可真是年轻的时候!“那这样,叔,您去镇上后,先把我们的这个想法说一下,看钱老板如何说,若是他觉得不错,您就继续和他说,若是他没什么兴趣,您就不用再说了!”说完,又递过去一本,上面写着收购计划!

李长青细细的看完,从人员的安置,到如何分成,到一系列的细节,都写得清清楚楚!而最后,关于钱老板,秦星后面写的是总顾问!“星儿,这总顾问是个啥?!”

“所有事儿都管,但是无实权”三言两语,却又解释的清楚明白!

“那就是把掌柜的给闲置下来了?!”李长青不解的问!

“钱掌柜老了,做些参谋可以,真正打天下的,还是要靠年轻人!”秦星喝口茶,不紧不慢的道!

李长青身子一震,抬眼去瞧一脸沉稳的秦星,忍不住再次刮目相看,这要是个男子,那会让多少人自愧不如!“星儿,你放心,这事儿我一定办好!”

“长青叔,那这事儿我就交给您了!若是谈的成最好,谈不成也没关系,还是那句话,只要银子给的够,不怕招不到人!”秦星点点头!她在牙庄看好了一个地方,用来做家具厂再好不过!原本是担心李长青不愿意单干,秦星就打算先到清州去找个大的木匠坊合作,而后再来寻思自己开厂的事儿!现在李长青愿意出来,那她可以马上着手去买下那个空下来的场子!

“好!那行,我就不多留了,明儿一早我就去镇上!”李长青拉着田氏给还在厨房收拾的秦柳氏打了招呼,便一起出了院子,秦星送他们离开,才返回屋!

秦柳氏正在厨房门口擦手,“唉,昨儿个村长家也是闹腾了半宿!”

秦星喝口茶,不解的道,“闹什么啊?!”

“唉,作孽哦!之前啊,我们都不知道,原来你田婶子个把月前才落了胎!”秦柳氏摇摇头,心有不忍,“本来也是好好的,那老大媳妇儿非要作,硬是要这田氏做这,做那,不得停歇!田氏也是大意,居然没发现自个儿怀上了!她这么些年都没怀上,好不容易怀上了,却被老大媳妇儿给折腾没了…家里人都不敢和长青说,只得趁长青在镇上做活儿,偷摸着做小月子!昨儿个长青却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突然的就回了家…”

秦星一想,便想通了为什么田氏要在镇上去住了,估计也是不想和那李罗氏住一起,可村长两老又还在,不能分家,刚好秦星这儿有个机会,便借机脱离他们!秦星撇撇嘴,想起李罗氏那副嘴脸,忍不住道,“这姓罗的咋都这么的…。奇葩!”

秦柳氏不懂奇葩是个啥意思,可她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词儿,笑着嗔怪一句,“别乱说…”

秦星吐吐舌头,摇头晃脑的往院子里走,咋一个人都没看见!刚想问秦柳氏,秦钰一头汗的跑进来,身后跟着古力和秦怜!

“二姐,二姐…”秦钰一进来就直往屋里冲!

秦星喊住他,“这儿呢!”

秦钰停住急跑的身子,急吼吼的和秦星道,“二姐,你知道秦夏嫁到哪儿了不?!”

秦星眯了眯眼睛,“知道啊!”

“啥?二姐,你知道!?”秦钰惊讶的道,“你知道秦夏嫁给陈不善了?!”

秦柳氏一听到陈不善,心里一惊,快走几步,“星儿,可就是你那日晚上说的那个陈不善?!”

秦星点点头,满不在意的道,“是啊!陈不善!”

秦钰小脸绷的死紧,“二姐…”

看着秦钰绷得紧紧的小脸,秦星忍不住笑着拍怕他的小脸,“这是干嘛啊?这么严肃做什么?!”

“二姐,那个陈不善不是个好东西!可夏姐姐…”秦钰有些担忧!

秦怜忍不住道,“担心她做啥,那日她那样说二姐…嫁到这样的人家,那也是她自愿的!”

秦钰看了秦怜一眼,“我才不是担心秦夏,我是担心,这两个坏人合在一起来欺负我们!”

秦柳氏听得心里一惊一乍,“秦夏又咋的了?说啥了?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秦星安慰秦柳氏,“娘,您别多想,没啥事儿,就是拌了几句嘴!”而后又对秦钰,秦怜,还有在一边担心的古力道,“你们啊,也不用管他们,保护好自己!踏踏实实过自己的日子!他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若他敢来,我就让他有来无回…!”

秦柳氏一急,“星儿,你可别乱来,啥叫有来无回。”

秦星就笑了,“娘,我就这么随意说说!我能做什么啊!顶多就是给他点教训,知道咱们家可不是好欺负的”说罢,对秦钰,秦怜古力挑挑眉,“是吧?!”

三个就一致点头!刚说完这茬儿呢,秦月和玉芊相携着进了院子,秦月手上还端着以大碗小菜!

秦柳氏忧心忡忡的摸样让秦月瞧见了,“娘,您这是咋了!?”

玉芊看看院子里的人,除了秦星神色轻松,秦钰秦怜和古力都紧绷着脸,“你们这是什么事儿啊,都这么凝重?”

秦柳氏摇摇头,“咱们屋里说去吧!”进了屋,才道,“刚才钰儿说秦夏嫁给陈不善了!”

“啥?”秦月和玉芊异口同声!

陈不善,玉芊太熟了啊!那简直就是人生的耻辱啊!想起来揍他的那次还觉得痛快!不过,这娘和秦月她们咋都知道这个陈不善了?!

忍不住一问,秦钰便添油加醋的将他们怎么救白桃,赫连明轩又怎么在大街上打飞了他给玉芊手舞足蹈的说了一遍!直说的玉芊跟着热血沸腾!“太好了,这种烂人就应该打死他!”

玉芊双手合拢,看着秦星,谄媚的道,“秦大侠,以后再做这种行侠仗义的事儿,一定要喊上我玉大侠!”

秦钰也急吼吼的道,“还有我,我也要做大侠!”

玉芊摆摆手,“你太小了!古力还差不多!”

秦钰肯定不依,“为啥力哥哥就可以?!”

玉芊看着秦钰,“因为你力哥哥和我们一同战斗过!”说完,把她们三个在镇上揍了陈不善一顿的事儿也说了一遍!当然,前半部分没说,直说了用口袋捂住开打以后的事儿!

这一说可不得了,秦柳氏这心里就已经吓个半死,指着秦星玉芊古力三个,“你们,你们太大胆了!你们还是几个孩子啊!若是…若是…”

秦星知道秦柳氏是担心他们,抱住她的胳膊,“娘,你放心,我们肯定会首先保护好自己!一定不会让自己有事儿!”玉芊和古力也同时点头!

秦柳氏叹口气,“唉,这以后怕是没有安生日子过了!”

秦星眼神暗了暗,若是秦夏敢跟着作怪伤害她的家人,可别怪她心狠手辣!

听了玉芊一番描述后的秦钰此刻是斗志昂扬,“娘!二姐说过,我们不欺负人,可也不能容忍别人欺负我们!所以,只要他们不来找我们麻烦,我们也不会去招惹他们的!但是,就算他们来,我们也不会怕!因为我们有拳头…林爷爷说,对付烂人,有时候武力比道理更有用!”

看着秦钰在那里晃着小拳头,秦柳氏忍不住噗嗤一笑,“你啊,一点也不像你爹!整日的只想着舞刀弄枪的!”

秦钰头一扬,“谁说的!我可像我爹了,我这么聪明!娘放心,我虽然喜欢武艺,可,我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好好读书!争取早日考上功名,这样就不会再有人敢欺负您,欺负我们家了!”

秦柳氏欣慰的点点头,心里也定了定!怕什么,她有这么多懂事又本事的孩子!怕个啥!“娘不担心,你们别忘了,娘也是有武艺的人…”说完也亮了亮自己的拳头!

“哈哈哈…。”大家看秦柳氏温柔的捏着拳头,都哈哈大笑起来…

等笑完,秦月才道,“我和玉芊刚才去找媛媛了,她说等咱们成衣铺子开工了,她也想住镇上”而后端出一碗泡小黄瓜,“这是程婶子给的!”

秦星用手去捏起一根,放嘴里一咬,脆脆的,又酸的恰到好处!忍不住又想到,程婶子做小菜的手艺非常好,酒楼应该用的上!记在心里,打算后面再说!吃完一根,刚想去吃第二根,却发现碗空了。除了秦柳氏,其他人手一根儿,吃的欢…

吃完黄瓜,各自去洗手,洗澡!秦星和玉芊心照不宣,默契向河边走去!

玉芊一直沉默着,她对秦星下午那会儿的反常确实摸不着头脑!

“玉芊,你哥哥,他现在好吗?”秦星站在河边,稳了稳情绪,看着缓缓流动的河水,感觉像似在问上辈子的朋友!

玉芊楞了楞,缓慢的道,“不是很好!大皇兄带着一帮大臣整日的弹劾这个,弹劾那个。父皇让哥哥处理,哥哥处理了父皇又不满意…还有。沧澜三番五次要求联姻…哥哥多番阻拦,大皇兄却极力想促成,让我去联姻!西辽也蠢蠢欲动,多次在上雄境内闹事…”

秦星轻轻笑了笑,“玉芊,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是想说他健康吗?!”穿越前的最后一幕一直在她脑海里,那爆炸起来的火光到现在都能让她感觉到炙热!

玉芊皱眉,不解的看向秦星,“我哥哥很健康啊!”而后又得意的到,“上雄排名第一的高手…你觉得会不健康吗?!”

秦星提着的心轻松下来!师兄以前可是世界排名前五的特工!区区一个上雄而已,她相信,再多的状况,师兄也能轻松应付!而且,按他们穿越的时间来看,能到了上雄短短半个多月就稳坐太子之位,师兄的能力就可见一斑了!

玉芊瞧着秦星不着痕迹的脸,摇了摇头,忍不住好奇的道,“秦星,你到底是怎么和我哥哥认识的啊?!”

秦星看着河水,叹口气,思绪有些恍惚,“我和他认识很多年了!”

玉芊眼里闪着星星,八卦的道,“秦星,你是不是喜欢我哥哥?!”

秦星不解得看向玉芊,见她眨着眼睛,一副八卦婆的样子,忍不住失笑,“我和他有友情,有亲情,唯一,没有爱情!”

玉芊有些失望,撇撇嘴,“啊…可你从听到我哥的名字后表现出来的明明就是对我哥有情啊…我还以为你们…”

秦星无语的摇摇头,“我哪里表现得这样了?!”

玉芊扬起下巴,上下扫了秦星一眼,嫌弃的道,“你哪哪儿都是这样的表现好吗!?高兴的似要飞起来的样子…”

秦星一噎,“我那么高兴是因为。”。唉,她怎么解释呢!?“我高兴是因为有了老朋友的消息!

玉芊明显不信的样子,”可那么急迫的拉着我回来,不是想知道我哥的更多消息?!“

”那是…。“唉,这解释不清楚啊!秦星看着玉芊,半晌没了话!

玉芊闪着眼睛等秦星后面的话,等了半天却啥也没有,不禁摆摆手,”算了,你说没有就没有吧!不过,你呀,还是想想怎么和那个…那个赫连明辉的哥哥解释吧!“

秦星愣住,”明轩?和他解释什么?!“

玉芊扶住额头,大呼一声,”哎哟,我的好妹妹啊!你到底是真的假的啊!?“

秦星更是一头雾水,”什么真的假的?!等等,我好像比你大才是吧!?“

玉芊讪讪的挥挥手,”哎呀,我们现在不讨论这个!“而后嘿嘿笑着道,”星儿,你其实喜欢那个叫明轩的男人吧!?“

秦星呆了呆,慢慢的坐到河堤上,喃喃的道”喜欢吗?什么是喜欢?…“这几日,家里人都问自己,大姐也这样问,可是,自己喜欢他吗?什么是喜欢呢?她也搞不懂啊!

玉芊看着秦星满脸茫然的表情,叹口气,挨着秦星坐下,拦着秦星的肩膀,看向河里,”这样,我问你,你想好再回答我!“

秦星无意识的点点头。

玉芊想了想,认真的道,”首先,你讨厌他吗?排斥和他在一起吗?“

秦星摇头!

”你见到他会高兴吗?心跳会时而加快,时而漏一拍吗?“玉芊盯着秦星的表情!

秦星偏头想了想,好像会,于是,点头!

”那你会在见不到他的时候无意识的就想起他吗?“玉芊仍然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秦星翘了翘嘴角,好像也会,又点头!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心思会随着他的话而起伏吗?!“玉芊绞尽脑汁,其实她也不太知道,可经常在宫里听那些小宫女们这样说,她拿来现用用!

会起伏吗?秦星想起下午在醉鱼轩只有他们两个时候的场景…忍不住也点点头!

”那你看他的眼睛会害羞,看见他笑会欢喜,看见他心情低落会心疼吗?!

秦星眨眨眼,害羞?什么鬼?可是,好像他落寞的时候自己也会有些低沉,还是比较喜欢看他笑,迟疑了下,也点头!

“你有想过和他的将来吗?!”玉芊努力的回想小宫女们的话!

秦星摇头,确实没想过,之前自己都没想过将来,哪里还会想到与他的将来!

玉芊打了个响指,摆摆手,“这个过!”而后凑近秦星,神秘兮兮的道,“你梦见过他吗?!”

秦星脸一红,好像是有梦见过,可…

不等秦星点头,玉芊已经看着秦星一副你完了的摸样,用手杵着下巴,一边盯着秦星一边不住的点头又摇头…“星儿啊星儿,你难道还不承认你确实喜欢他啊?!”

秦星认真的看着玉芊的脸,“这样,就是喜欢?!”

玉芊撇撇嘴,“肯定是!”

秦星脑子里一轰,喜欢吗?我喜欢赫连明轩?!呆呆愣愣的看着河面,呐呐的道,“我才十四啊…”十四,在现代都没成年…这算是早恋吧?!

“十四咋的啦?你大姐十五要嫁人了都!难道你想成秦夏那种十六的老姑娘再嫁人?!”玉芊翻了个白眼,不理解的看着秦星,十四定亲,十五嫁人,十六生孩子,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秦星芒然了,难道到了这里,连思想也会变得早熟?!喜欢啊…真是个遥远又陌生的词语,可…。

“星儿,无论任何时候,跟着自己的心走…不要活的那么沉重!我们这么好的年纪,就是应该要肆意生活的时候!”玉芊站起来,拍怕秦星的肩膀,又调皮的对秦星眨眨眼睛,“我哥哥说的…”说完独自往家走去,她觉得秦星需要自己独自好好想想…

秦星看着已经往家走的玉芊,慢慢的转过身子,缓缓看向河面…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还有这里的人,她都已经舍弃不下!

师兄有了自己的生活和责任,自己也应该有全新的生活,她的责任在这里,她所爱和爱她的人也在这里!定了定心,从现在这一刻起,她决定要将自己彻彻底底的融入到这里,做家人的保护伞!把他们带给自己的幸福和温暖,更加倍的回报给他们!

秦星轻舒一口气,微扬着脸,闭上眼睛,感受河岸吹来的风,轻轻柔柔的拂过自己的肌肤,眼前闪过赫连明轩的脸,含笑的,淡然的,冷漠的,悲凉的,温柔的…紧闭的眼睛再睁开,心,忽然就明朗了!

她忽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赫连明轩,想要把自己的这种心情说给他听!可,他,能明白吗?!

秦星是个行动派,她决定立刻马上去镇上找他!快速站起来,刚转身要回家,忽然感觉到来自河对岸的目光,和前两次的探究和疑惑不同,这次的目光变得缠缠绕绕,秦星快速向河对岸看去,却依旧只看到那山上的树梢一阵晃动…秦星眼一眯,不理会,停了停,转身离去!

和秦柳氏打了个招呼,只说镇上有事,而后骑上秦棕朝镇上奔去!

玉芊笑眯眯的看着秦星火急火燎的出去了,估摸着这妮子想通了,去找那个叫赫连明轩明轩的了!想起赫连明轩,便想起了赫连明辉,想起他对自己的“轻薄”,忍不住脸一阵红,暗啐一声,上前挽住秦柳氏的手臂,一起回了屋子!

秦星一路狂奔,一路上心跳的厉害!她从未做过这么大胆的事情,她不是一个逃避的人,一旦确定,她便只会往前冲!

按玉芊给她分析的那些,或许,她在很早就应该已经…喜欢他了,只是自己在一味的逃避,不正视内心!也或许是从心底觉得自己是要离开的人,也不敢去正视自己的内心!

而今天,玉芊带来了师兄的消息,让她的心不再沉重,让她抛开了一切,那个世界唯一的一份牵挂得到了回应!那个世界她便再也不回去了,不回去了!她想大声的告诉所有人,她,秦星,不回去了!她要留在这个有人爱有人疼的世界里。

嘴角扬起,眼睛里由内而外的荡漾着笑意!想起她即将要见到的赫连明轩,秦星的心里涨的满满的,等着我,等着我…。

------题外话------

你们说,要不要再虐虐俺们滴男主啊…还是让俺们滴星儿直接来个霸气的表白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