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相互错过/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一路心情忐忑,思绪翻飞,等她发现已经到了镇上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比平时快了接近一半的时间,失笑的去看秦棕,这家伙居然也是一副兴奋的模样…果然是速度会带来激情吗?!秦星笑着摇头,按明轩留的地址一路找过去!

一如既往的低调的大门,没有任何显示身份的门牌,只有那朱色大门上闪亮的铜把手彰显着主人的不凡!

在站门口静默半晌,秦星感觉自己的心似乎要跳出来,噗通噗通,越想镇静,跳动频率却越高!秦星双手按住自己的心脏,像是在做某种仪式!她四周看了看,几乎已经看不到行人,时辰已经不早了,这个点来找他,该如何说?!该说些什么…秦星苦恼的皱了皱眉,这比她以往执行的任何一次任务都棘手…

正犹豫着不知该如何时,朱红色的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秦星一愣,抬眼去看,一个二十多岁的陌生男子,圆脸,眼神锐利!

开门的林九也愣了下,他刚要出去办事,一开门,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子。

作为一个合格的暗卫,林九有着超一般人的敏锐和直觉!

他快速在脑海里搜索和分析了一番,这处宅子是主子刚置下的,知道的人不多。目前只有自己和林十在这里,而这个女子显然不是来找林十的,那就只可能是找主子的…

想起主子之前的交代…林九的眼里多了一份探究,第一次有女子找主子…这个女子…林九眼睛一亮,至从林一跟着主子去了趟山里,回来嘴里时不时冒出的一句“太邪门”出现在脑海!农家女,气质不凡,落落大方,和一般的姑娘不同,一一对应着林一所说的特质…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小王妃?!”可这女子一点也不像种地的农家女啊…

在林九打量自己的时候,秦星也在打量他,和林一相同的气质,但比林一少了外表的锋利,只能感觉到些微的杀伤力,仿似更擅于隐藏…

林九克制住心里的激动,“秦姑娘?!”

秦星点点头,“林九?”看起来,这个也是明轩身边的伺卫!看得出来,这林九就算毫不显山露水,可能丢在人群就会淹没,但他略显锐利的眼神显示出他绝对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秦星无意识的撇撇嘴,这赫连明轩的爹到底家产有多少啊?!就目前看来,他身边最少也有九个伺卫,林一,林九,太明显了!这么多高手在身边还避免不了追杀,就算不是富可敌国,那也是南璃数一数二的富豪了吧!?秦星不屑的皱了皱眉,那又如何,在她眼里,他就是赫连明轩而已!看到林九点头,提着心道,“赫连明轩呢?!”

林九一愣,这女子…果然是…与众不同啊!这么直呼主子的姓名,除了圣上,这秦姑娘应该是第一个!呆了呆,才道,“四爷下午赶去青阳了!”

秦星愣了一会儿,才笑了笑,继续道,“去青阳做什么?!”

“青阳出了些状况,四爷接到来信就赶去了!”林九分析着哪些能说,哪些不能说!

“什么状况?可有危险?!”秦星心一揪,直觉想起他那几个对他紧追不放的“兄弟!”

林九被秦星变的满脸肃杀的表情一惊,“这个,属下也并不知!”林九说的是实话,他确实不知道!不过看秦星的样子有些不忍心,“秦姑娘放心,七爷应该也一起去了,林一和林二也跟在一起!不会有什么事!”

秦星提着的心松了一下,赫连明辉看起来似不怎么靠谱,但能一路上逃过三次追杀,想必也不会是个草包!林一不必说,林二想来也差不了太多!暗笑自己关心则乱,瞎操心!“那行,我就先回去了!”秦星利落的翻身上马!回头对林九打招呼!

“秦姑娘是否有何事要办?四爷交代过,秦姑娘有任何事都可以找林九!”林九暗自惊叹这秦星的骑术。如此利落干脆,他还从未见过哪个女子有如此好的骑术!

秦星摆摆手,“我无事。再见!”说罢,拉动缰绳,飞奔而去!

林九看着秦星的背影看不见,才回身带好门,而后也消失在夜幕!

虽然没有找到赫连明轩,但秦星也没觉得失望,就算有一点遗憾,但也不影响她的好心情!今天见不到,迟早会见到的!秦星嘴角高高翘起,又飞奔回家!

而此时的赫连明轩也在夜幕下骑马飞奔!身后跟着林一和林二,他们要赶到青阳去!此刻明轩的脑子里全是秦星听到姜寒凌三个字后的激动和欢喜!眼里闪过一丝坚定,拉紧缰绳,速度加快!

下午时分秦星和玉芊走了后,明轩的心也就跟着一起飞了,如何回的别院他没有太多印象,坐到书房,迎上明辉挤眉弄眼的表情,他自嘲的笑了笑,笑容里的落寞意味让明辉意识到四哥好像真的不对劲!

“四哥,你喜欢那姑娘!?”明辉正色了几分!

明轩轻笑了一声,“她和其他人不同!”

明辉杵着下巴,想了想,他不知道这个不同是什么意思,但四哥向来不近女色,身边连个伺候的丫鬟都没有,这次却…想到在醉鱼轩看到的那一幕,不禁凑近了一些,认真的看着明轩,“四哥,喜欢就拿下啊!”

明轩看向窗外,眼神悠远,“如今这种状况…。而且。”想到姜寒凌,明轩的眼神又黯了几分。

明辉会意,“姜寒凌?”

明轩眼神微暗,并不搭话!

明辉轻嗤了嗤,“手段不错,是个人物!不过,狂妄自大,不可一世,。”前些年见过这个如今的上雄太子一面,当时确实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还坐成了太子!“不过,这家伙是怎么和秦姑娘认识的!?”

明轩摇摇头,他也一头雾水…。姜寒凌他知道,这些年在上雄虽然褒贬不一,但到底是在上雄七八个皇子中争到了太子!若是不出意外,稳坐未来上雄的帝位也不是不可能!

“四哥,我觉得你应该弄弄清楚…”明辉觉得那小子连自己四哥一半儿都比不上!

“星儿她…。值得更好的!”明轩闭了闭眼睛,掩饰下心里的一阵疼痛!

明辉摇摇头,“四哥,你如何不好了?!姜寒凌那小子怎么就更好了!?”

明轩缥缈的眼神拉回来,看向明辉,嘲讽的笑笑,“如今这种状况何必要把无辜的人拉扯进来!”

明辉眼神闪了闪,不得不承认,四哥说的是对的!可他不知怎么就觉得不得劲儿!“四哥/*我们一直避让就能天下太平吗!”轻叹口气/摇头晃脑的走出书房,“我得去好好睡上一觉,太困了…”

明轩在明辉出了书房后,思绪一直乱七八糟!从小到大,父皇,母妃,被毒死的随伺,燃烧的碎玉轩,那些每日每夜练武的日子。一幕幕,在眼前闪过。他的避让,忍让。不仅没有让天下太平,反而越发的让自己退到无路可退!

明轩紧紧的捏了捏拳头,隐约暴起的青筋显示出他内心的起伏…。眼前浮现出秦星明媚的笑脸,如一束阳光,直直的透进心里!他缓缓放开拳头,轻轻伸出手,想去触碰!却在手指刚刚伸出去,便已破碎…

明轩心下一紧,眼里露出坚定,若是自己的求全得不到成全,他又何必继续委屈忍让?

让下人去找了林七来,至从林七他们受伤后,一直留在清水!

林七如今已经大好,早已迫不及待要跟在主子身边!只可惜到了清水之后主子好像一直都不需要他们!“四爷,属下已经完全康复了!”

明轩点头,“去查清楚德王的下落…”赫连明德从离开京城后就像消失了一般,他不去查,是因为他觉得他始终会浮出来,可现在他不想等了!他必须掌握主动!

林七大喜,有任务就行,哪怕干的不是他这个隐卫要做的事儿!

领到任务刚出去,林一和林二到了清水别院!而且,带来了青阳有轻微暴动的消息!

“属下无能!一路到了白云山,都未曾查巡到孝王殿下的踪迹!等我们返回到清州边的时候,才发现七殿下的踪迹…到了清州,知晓孝王并未到清州,属下猜想应该是来了清水!临走黑掌使送来消息,说青阳小面积暴动,原因不明!当地衙门在武力镇压!担心会事态扩大,便送了信进贤王府!”林一将前因后果说给明轩听,敏锐的发现明轩神色不对,“四爷,可是清水有异?”

明轩暗自分析了下青阳的暴动,心知这一趟必须自己亲自去,他直觉这事,和藏宝诗有关!安排好事宜,吩咐下人照顾好明辉,自己带上林一林二赶往青阳!

刚出别院,已经上马的明轩让林一林二到青阳的官道路口等他,他去办点事后再去与他们汇合!

不等林一林二反应过来,明轩身下的黑煞已经撒开了蹄子!

看着疾奔而去的主子,林一林二面面相觑,却也只能按照主子的吩咐行事!

明轩不是去了别处,清水村边的那个女子始终在他心里晃个不停,他想要去问个明白,哪怕她可能心里有的是姜寒凌,哪怕,一切可能都会变得复杂,阻拦不了他想要去找他的脚步!

到了他熟悉的门口,却迟迟不敢上前…秦钰回家,秦月和玉芊回家,他都在暗处看在眼里…

在秦星拖着玉芊出来往河边走之前,他远远的退到了河对岸的山上,远远的看着她和玉芊站在河边说些什么!就像第一次在这里看到她,那日还是个白天,阳光明媚的下午,他能清楚的看见她带笑的眉眼…可这时他却只能看见她的身影,看不清她的表情…

他也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如今再想起那日和林一见过外公后,在夜色里站在河堤上听到的两个女子的谈话,明轩眉梢轻轻扬了扬。那个言论大胆的女子,是秦星吧…忍不住低笑了下,也只有她才能说出女子不嫁人也是可以的话吧…一生一世一双人,是她的心愿吗?!姜寒凌。

明轩掩下情绪,看向对岸,却发现玉芊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去了,只剩下秦星在河边发呆。

明轩心里缓缓的划过疼痛,那个永远精神旺盛的秦星,此刻,在为了一个男子发呆…当秦星发现身后的目光,转身看去的时候,明轩一个闪身,从树梢纵身而去,消失在山林里!

秦星这一夜睡的很是安稳!她做了一个很不可思议的梦,她梦到了原来的秦星,梦到她和自己说再见,说谢谢,说到哽塞,自己也跟着泪流满面…梦到她放了一方手帕在自己的枕头旁而后轻轻挥手…

当秦星在固定的时间里醒来时,惊讶的发现枕头边有一方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手帕…她想到做的梦,坐在床上半天没有回过神…

一直到吃早饭的时候,秦星还在研究手里的这方手帕!

秦柳氏看秦星盯着手帕发呆,忍不住道,“星儿,你今儿咋把这块手帕翻出来了?!”

秦星迷茫的看着秦柳氏,“娘,这手帕是我的吗?!”

秦月走到秦星身边,摸了摸她的额头,“星儿,你今儿没发烧啊!”

“我本来就没发烧啊!”秦星翻了个白眼!

秦月坐到她身边,拿过她手里的手帕,“这手帕不是你的,难道是我们的?!你看清楚了…这手帕是前几年过年,咱们爹用偷偷攒下的银子,买的料子,娘给咱们绣的…我们一个人一方啊!那时候还没有钰儿呢!”

秦星愣了半晌,再看手里的手帕,心下思绪起伏…昨日那个梦,难道是原来的秦星真正离开了吗?她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心吗?从前她也一直不放心自己吧!因为不放心,所以迟迟不肯离去…秦星伏到桌上,轻声在心里道,“你放心离去吧,以后,我就是你了…永远的秦星…”

秦柳氏们瞧见反常的秦星,眼里带着担忧,“星儿,你这是咋了?!”

秦星趴在桌上,抬起头,看着秦柳氏秦月秦怜秦钰古力玉芊他们都一脸关心的看着自己,忍不住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慢悠悠的道,“我没睡好…。”

众人笑起来,不再理会她,各自忙着端小菜,拿碗,捡馒头…

吃完早餐,秦星把关于番椒的价格,和如何晒制和秦柳氏说了一遍,让她去一一通知之前有种番椒的人家!而后又问秦钰和古力,“你们俩什么时候开始上课?!”

秦钰停住要往外跑的脚步,“张先生说这个月底!”

秦星又问秦怜什么时候去镇上!秦怜摇摇头,“本来老夫人要我今天就去的…可凤姨说过几天来接我,说这几天家里有客人吧…”

秦星点点头,什么客人让凤姨这么慎重…没继续说话,返回房间,拿出几张人形图纸,到院子里找到正在给小鸡喂食的古力,“古力,你可以用木头雕出这样的人形来吗?”

接过秦星递过来的图纸,那明眼一看就能看出女性特征的人形让古力脸红的不像话,一把还给秦星,还是点点头!

秦星好笑的看着古力变得通红的脸,“这有什么好脸红的!不就是一个人形嘛!”

在水井打水的玉芊瞧着古力通红的脸,忍不住放下水桶,好奇的走过去,“这是啥啊,让古力脸红的像大虾似得!”说完,拿过秦星手里的图纸一看,惊讶的道,“秦星,这是你画的啊?干吗用的啊?!”

秦星拿回自己的图纸,“这可是模特…到时候用来展示咱们的成衣的!”

“模特?”古力和玉芊都很新奇!

“对啊…”秦星也不打算多解释什么,只是她觉得有点麻烦的事,这么大的人形模特得要多粗的木头才能雕的成啊!

秦星正苦恼,古力拉拉她的袖子,“要雕多大的?!”

秦星比划了下,男子的话,赫连明轩的身高差不多,女子的话,打量了下玉芊,又打量了下在另一边晾衣服的秦月,心里有了谱,“和真人差不多…会不会很难啊?”

古力皱了皱眉,随即又舒展眉头,摆摆手,“不难,可以各个部分分开来弄,然后合起来!”

秦星一拍巴掌,“这个主意好!”将图纸又给古力,“那这事儿要抓紧啊,我交给你了!”

古力不接图纸,红着脸摆手,“不用图纸!”

秦星只好将图纸又揣好。

古力拉住要离开的秦星,“雕谁的摸样?”

秦星偏头看了古力一眼,“随便你,雕出个啥,就是啥…”

古力点点头,又比划,“你今天去镇上吗?我得去镇上找木料!”

秦星点头,“那行,一会儿我们一起去!”

玉芊赶紧道,“我也要去,我要去看铺子,去帮忙!”

秦星想着玉芊闲着也是闲着,帮帮忙也是可以的!

玉芊正高兴,秦钰也冲了回来,听他们正说去镇上,也嚷嚷着要跟去,结果最后四个人一起,秦星骑马带着秦钰,玉芊和古力坐着晃晃悠悠的牛车进镇。

秦星和秦钰酒楼和成衣铺子转了一圈后,按原先商量好的,去他们常吃面的面馆等玉芊和古力!

一到面馆门口,秦星便想起第一次和赫连明轩在这里吃面的时候,嘴角翘了翘,进去找了个空桌子坐下!“老板,先煮两碗面!一碗不放葱!”

老板闻声而起,等瞧见秦星,笑着走过来,“姑娘,吃面呐?!”

秦星不太适应这种热情,淡淡的点点头!

老板依旧笑得热情,看看秦钰,“上次和姑娘一起来小店吃面的公子咋没来?”

秦星明白了,问的赫连明轩,“他忙着呢!”

老板摇头晃脑的道,“今日这面啊我请客…”

秦星莫名其妙,秦钰也不解,“老板,你为啥要请我们吃面啊?!”

老板笑着坐下,凑近他们,“感谢这位姑娘和那天那位公子替我出了口气!”

秦星更是莫名,“出气?!”

老板笑着轻声的道,“陈不善…。”

秦星恍然,“我们那可不是帮你出气…”

老板笑着摆摆手,“总之,那一顿家伙,打得好!”自顾笑得开心,完了又神秘兮兮的道,“那一顿家伙打了,到今天都还没出来呢!”说完,也不看秦星和秦钰好奇的看着他的摸样,兀自眉开眼笑摇头晃脑的走了…

秦钰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秦星,“二姐,连大哥可真厉害!”

秦星眉眼挑了挑,颇有些自豪的摸样,“是赫连大哥!”

“赫连大哥?”秦钰不解!

“他姓赫连…以后别叫错了!”秦星撇了撇嘴,好像还没好好教训他欺骗自己的事儿呢。,想起昨日追究这事儿的场景,不期然的就浮现出他最后说的那句永远不会伤害她的话来,想到自己的反应,脸一下子红起来…

秦钰惊奇的看着二姐的脸以肉眼的速度迅速红起来,惊讶道,“二姐,你咋了?!”

秦星不自然的清清嗓子,拍了秦钰的头一下,“什么我怎么了,没怎么…”

秦钰不满的嘀咕,“明明就有什么…。哼…又打我头…”

秦星没有理会秦钰的嘀咕,掩饰的趋端茶杯!

刚端起杯子,被从门外进来的高大男子吸引了目光!浓眉,眼廓深邃,身材高大,头发并不像当地人那样束发,而是随意的散着,面相不善。

两个男子一进面馆,随意坐在了离秦星只隔一张桌子的地方!

秦星收起打量这两个人的目光,低头喝茶水。一旁的秦钰还在孩子气的嘀咕个不停!

秦星正要笑话他,却突然被那两个男子话里的“青阳”二字吸引住。敛下心神,集中精力去听他们的对话!

“真是搞不懂,为什么要我们也去…”

“听说这个人很难对付,所以通知我们都要去。”

“最近这两次折损的兄弟太多了,咱们在南璃的门众都折了一大半去了!”

“所以才说很难对付!”

“唉,你说,咱们门主这是何苦?放着逍遥的日子不过,非得如此折腾!”

“银子啊!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说话的男子又压低了几分声音,“听说这次赫连明德又…。”

后面的声音近乎于零,秦星没有听到,但前面他们的对话虽然声音也低,她却一字不露的听了个明白!青阳…很难对付…赫连明德?…。赫连明轩…前后一联想,秦星心里一惊,又偏头打量了那两个男子一眼,明显应该不是南璃人,否则不会说在南璃的门众…秦星心里焦急,面上却不显,暗自思付如何得到更多的信息!硬来肯定是不行,不谈身手,这样莽撞的硬来,怕是什么都问不到!

秦星快速的想了想,偏头对秦钰嘀咕了几句,秦钰眼神扫了一眼旁边的两个男子,脸色严肃的点点头,对秦星打了个ok的手势,快速出去!

秦钰刚出去,秦星的面上来了!两碗面端上桌,秦星端起没有葱的那碗开始吃!

旁边桌上的男子看到秦星桌上还有另外一碗,对上面的小二嚷嚷,“她只有一个人,为啥先给她上两碗,把那一碗给老子端来!”

小二陪着笑,“客观您稍等,这碗确实也是这位客人点的,您的面一会儿就好了!”

男子凶狠的一瞪眼睛,“我管你什么乱七八糟的!反正那碗现在没人吃快些给我端来!老子要饿死了!”

小二还要解释,秦星偏头对男子假意笑了笑,又回头对小二道,“小二哥,我弟弟去办点事儿,一时不会回来,你给这位客人端去吧,待会儿给他再煮!”

小二感激的朝秦星笑笑,颠颠儿的把面给那男子端去!作为店里的小二,最怕的就是这种闹事儿的客人!

凶狠的男子见小二端过了面,又打量了下秦星,露了个相当猥琐的笑容,秦星只当没看见,面却没有了胃口再吃!

凶狠男子又看了眼秦星后回身和旁边的同伴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嘀咕了一句,惹得旁边的同伴哈哈大笑起来,跟着也偏头上上下下的看了秦星几眼…

秦星心头一阵恼怒!虽然听不懂,但也清楚,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不动声色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听见他们又在交谈,这次用的是汉语!

吃面的男子语气里充满了猥琐,“想不到这穷地方还有这么标致的姑娘。”

“等这次事儿办成,你想要多少姑娘都成…哈哈…”

吃面的男子似确实饿狠了,含糊不清的哼了哼,“就怕没命享用…”

另外的男子沉默了半刻,“门主说,白云山那次是大意了!”

“那清州那次呢?!”吃面的男子声音里有些不屑!“若这次再折损,咱们怕只能回去了!”

另外的男子默了一默,“只要他去了青阳,这次凭他插翅也逃不出去…门主说了,捉住就算,不论生死!”

“哼…”吃面的男子呼噜呼噜的喝着面汤,后面的话秦星又听不到了!

不论生死!…秦星捏紧拳头,眼神里渗出杀机!她已经能肯定,这两个男子所说的要对付的人,就是赫连明轩!秦星心跳的奇快,赫连明轩,明轩…他肯定并不知道青阳会是个陷阱…狠狠的闭了闭眼睛,“笨蛋!”

“客官,面来喽…”小二端着另外两碗面,准备放一碗倒秦星桌上,那本就在吃面的男子眼睛一瞪,“快点,给我端过来!”

小二为难的看看秦星,又看看那凶狠的男子…一脸苦逼的样子望向秦星,秦星摆摆手,小二如释重负的舒口气,将两碗面都放到了那两个男子的桌上!

秦星扫了眼那桌上的面,先前那碗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正想着秦钰怎么还不回,便看到秦钰的小身板从店外进来,神色轻松,朝秦星点点头!

秦钰刚坐下,从怀里掏出了个小药包,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

“你个小哑巴,为什么要撞我!”穿一身嫩黄色长裙的玉芊,叉着腰,正在面馆门口大声责骂!

古力一边啊啊啊,一边儿比划,挽起袖子就要打玉芊的样子!

玉芊不甘示弱,也挽起袖子,一副你敢打我就敢上的摸样!“来啊,你这个小哑巴,让我看看你有多能耐!”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这个封建又落后的时代,一个女子和一个男子在大街上吵架,那可真是一场大戏,更别提有打起来的趋势!

吸引的人是越来越多,渐渐有将面馆门堵住的趋势!这其中也包括秦星隔壁桌上的两个男子!那两人停下吃面的动作,兴致勃勃的看着一个小美人和一个小哑巴干仗,随着围着的人越来越多,两人不满足只能看到头,站起身走到门口去看!

秦星瞅到机会,迅速掏开药包,闪身到旁边的桌边,一个碗里各倒了一半儿的药粉,拿起筷子搅拌了下,再快速原样放下!

做完这一切,秦星刚直起身子要回到自己桌上,察觉到一道目光在看着自己!

秦星偏头循着目光看去,看到一双带着兴味的眼睛,那眼里的兴味,探究,不解,让秦星一紧!无奈的摇摇头,果然是没有以前的灵敏了,居然下个药还能让人看见!仔细看了那人一眼,不认识!上等的暗紫色绸缎长衫,少有的墨玉束发。价值连城的墨玉顶在脑袋也不怕被人抢了!秦星对无关紧要的人向来不放在心上,就算看到下药又如何,干他何事!?

稳了稳心神,秦星不紧不慢的朝自己桌上走去,淡定的坐下,喝茶水!

玉芊和古力的声音慢慢消失,秦星旁边桌上的男子笑着返回桌上继续吃面!秦钰偷偷贼笑着给秦星比了个V!

秦星给了秦钰一记赞赏的眼神,感受到那探究的目光还在看着自己,偏头也看过去,却只看到那人离去的背影,他身旁跟着一个婀娜多姿的女子,另外一边还有一个秦星相当熟悉的身影,陈不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