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地狱门众/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眼睛一眯,这人和陈不善一起,也绝非什么好人!不去理会他们,对秦钰点了点头,秦钰转身出去,秦星慢悠悠的喝完茶杯里的水,并不急着走!

隔壁桌上的两男子吃完面,丢下两粒碎银子,起身出去。

等他们出了面馆,秦星也放下一粒碎银子出了面馆!

小二过来收桌子,发现秦星的银子,连连高喊,“姑娘,掌柜的说今儿不收您银子…再说,您这也给多啦!”

秦星没有理会身后的小二,径直出去,远远的看到两个男子翻身上了马,向镇外奔去!

秦钰从对面的一个铺子跑出来,“二姐,咋办,他们骑马了!”

“你刚才给我的是什么药粉?!”秦星不搭秦钰的话,若有所思的问!

“我跟陈爷爷说,咱们家的马最近两日很狂躁,总是半夜乱嗷嗷,问他要点迷药。我看那迷药分量估计不够,又说咱们家的狗狗几天没有拉屎了,怕它给憋死了,问他要了点泻药!然后我看两种都不是很多,就兑在一起了…”秦钰一字一句的汇报给秦星!

秦星哑然,这小子,让他去弄点让人失去力气的药粉,居然又是泻药又是迷药的!不过,管它呢,弄晕他们应该是没问题了!去青阳,必定要出镇,那更好,她还正伤脑筋若是在这镇上弄晕了该怎么办!“你在这里等玉芊和古力,我先去跟上!”

秦钰点点头,“二姐,你小心点!他们俩没晕之前,你可别上前!”

秦星笑着点点头,翻身上马,追着之前的那两个男子而去!

秦钰在面馆门口巴巴的等着!玉芊和古力这时候却是遇到了麻烦事儿!准确的说是玉芊遇到了麻烦事儿!

他们俩在面馆前闹了一出后,按秦钰转达的意思,到杂货铺去买绳子和口袋!玉芊和古力虽然不明白是干嘛,但心里隐隐有了期待,暗想是不是又去对付陈不善!

两人眉开眼笑的选好了结实的绳子和麻布口袋,掏了银子刚要出门,玉芊被一个男子拦住!玉芊往后一退,定睛一看,原来是赫连明辉!

赫连明辉睡到日上三竿起来,发现四哥又丢下自己走了,说是去了青阳,可他哪知道这个什么青阳在哪儿!?百无聊奈的只好出来闲逛,好巧不巧的发现玉芊和一个男的有说有笑!赫连明辉心里一阵酸,心里哼了哼,和别人就有说有笑,和自己就像炸毛的公鸡…心里不平衡,上去就拦住玉芊!眼睛瞟了一眼戒备的古力,对玉芊道,“这谁啊?!”

玉芊刚要说是她弟弟,又停住,白了他一眼,“管你什么事儿啊!”说完拉着古力就要往外走!

明辉哪里肯让,不依不饶的左右拦着玉芊,就是不让她出去!“你说,他是谁?你个大姑娘家,和一个男子在外面这样有说有笑的像什么样子!”

玉芊愣了下,叉起腰,端起范儿,“你是谁呀,我和谁有说有笑的,关你什么事儿啊!?”

赫连明辉见玉芊一副吵架的摸样,忍不住摇摇头,暗里嘀咕,这哪儿像个公主,纯粹就是一个泼妇啊!一脸嫌弃的道,“这可是大街上,你注意点形象!”

“哦,你还知道是大街上呐!你个男人,在大街上拦我的路,这是有形象啊!”玉芊翻着白眼道!

明辉摇头晃脑的,“我这是为了你好,你说说你,一个大姑娘家的…”

古力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秦钰和秦星还在等着呢,上前去拉玉芊的袖子!

明辉眼疾手快的将玉芊一把拉到自己身后,瞪着古力道,“你拉她干嘛?!你一个男人,和一个女子拉拉扯扯的做什么!?”

玉芊在明辉身后翻了个白眼,给了明辉一拳,“赫连明辉,你歇会儿行不?!他是我弟弟,我们俩现在有事儿要去做!你不要拦着了行不行?!”

明辉被打了一拳,刚要嚷嚷,听玉芊说古力是她弟弟,笑起来,可转念一想,姜玉芊是上雄的公主啊,怎么在这清水有个弟弟?!眼一瞪,“你少糊弄我!”

“我糊弄你做什么啊?!他真是我弟弟!”玉芊感觉有些无奈了!若不是想到秦星和秦钰还等着他们,她还正想和他死磕到底!

“那你让他叫你姐姐听听!”明辉眼珠子一转,对玉芊道!

玉芊扶住额头,白眼一翻,“他是个哑巴!”

明辉回头疑惑的看着这个俊朗的少年,“你是哑巴?!”

古力也不介意,点点头!比划了几下!

明辉对玉芊道,“他说啥!”

玉芊摆摆手,“他说,我是他姐姐!我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妹妹,一个弟弟!”

明辉惊讶的张大嘴,“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古力他说错了,实际我除了刚才说的那些,还有一个哥哥!”玉芊双手插腰,看着有些孩子气的明辉!

明辉见她说的认真,讪讪的笑笑,对古力道,“你们要干嘛去,我和你们一起去吧?!”

古力望向玉芊征求意见!

玉芊想了想,反正也摆脱不掉,若是去揍人,多带一个,也能出份力,更何况这家伙好像身手不错!点点头,“那行,你可不要坏事!”

明辉忙不迭的点头,开玩笑,他怎么会坏事?!

三个人匆匆走向面馆!

秦钰远远的迎过去,“玉姐姐,你们怎么这么慢!二姐都走好一会儿了!”

玉芊急急的道,“往哪儿走了?你二姐一个人?”

秦钰好奇的看向明辉,带着戒备,“这个哥哥是谁?!”

明辉望向这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娃,正笑眯眯的要开口,玉芊摆摆手,“先不管他,你二姐朝哪个方向去了?!”

秦钰想着也对,二姐最重要!“往镇外去了,那两个人是要去青阳的!”

“青阳?!”明辉心里一咯噔!

秦钰点点头,“二姐交代了,让我们带上东西,出了镇往青阳方向去!”

玉芊火急火燎的,“她这是去追谁了啊!?咋还出了镇?!”

秦钰皱着眉,“我也不知道,反正那两个人一看就不是好人,凶着咧!”

玉芊一跺脚,“那你还让她去!”

秦钰被玉芊急吼吼的模样一吓,也急起来,“那咋办?!咱们快追吧!”

古力也着急忙慌的要往镇外跑!

明辉听了个一知半解,但还是拉住要跑的古力,“你们就这样跑肯定是赶不上的!这样,你们俩小子在这里等,我带玉芊去追,我们骑马去!”

玉芊听他说有马,也顾不得许多,点头答应!秦钰和古力不干,“不行,我们也要去!”

玉芊知道这两小子担心秦星,半弯腰,扶住秦钰的肩膀,向明辉呶呶嘴,“这家伙,一个人可以对付二十多个,你就放心吧,一定会带回你二姐!”

秦钰不太相信的偏头看明辉,赫连明辉拍拍胸口,傲气的道,“今天若带不回你二姐,以后任你处置!”

秦钰这才点点头,又不放心的交代玉芊,“玉姐姐,你们一定要快点!”

玉芊点头,又交代古力,“古力,若是一个时辰后,我们还没回,你们就自己先回家!”

不等古力答话,明辉已经拉着玉芊跑起来,“咱们去取马!”

用很快的速度回别院取了马,明辉跳上马背,正愁怎么和玉芊说要和她共骑一乘,玉芊已经自觉的伸出了手,毫不扭捏的道,“拉我一把!”

明辉呆愣了一瞬,一把拉住玉芊,将她放到面前,少女的清香窜入鼻尖,发丝飞起,拂过明辉的脸,让他不知该如何动作!

玉芊毫无察觉,半晌没见他动弹,用胳膊肘拐了明辉一下,“还在等什么!?”

明辉反应过来,一拉缰绳,驾了一声,马儿撒开蹄子往前冲!

惯性让玉芊突然啊的一声,身子往后一仰,明辉一惊,双手拖住玉芊的身子,柔软的身子让明辉的心停顿了一下!

马奔跑起来,玉芊稳住身子,不满的直咧咧,“什么破马,吓我一跳!”

明辉愕然,继而无奈的笑笑,飞火在白云寺的时候为了避人耳目放在了上善大师那里,而后随便找了一匹,结果半路还是没避开,最后马也在半路也丢了…黯了眼神,拉动缰绳,往镇外赶去!

此刻秦星已经跟着那两个男子出了镇外十几里!

一路跟的不紧不慢,往来偶尔有些行人,匆匆路过!等再也看不到人迹的时候,秦星隐隐开始着急,那药性怎么还没有发作!总这样跟下去也不是个事儿,玉芊他们靠走路跟来,那还不是一时半会儿了!

正在思索这药性到底什么时候发作,秦星发现前方的两个男人马停下了!拉紧缰绳,放慢速度,却见那两个男子不怀好意的一脸笑,调转马头,等在原地。

秦星很快镇定下来,很多人是越遇到状况越紧张,秦星恰恰属于越遇到状况,越能很快镇定的人!淡定的牵动缰绳,慢悠悠的上前!

两个男人对看一眼,夺秦星面的凶狠男子一脸的猥琐的笑着,看着上前的秦星,“姑娘是舍不得我们兄弟!?”

这是。被调戏了?!秦星眯了眯眼,冷脸看着前面的两个男人,一个猥琐的笑着,一个带着探究和戒备盯着秦星!“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这路允许你们走,不允许我走?!”

猥琐男一愣,更是摸着下巴笑嘻嘻的道,“那正好,我们兄弟正愁路上寂寞,不如一起做个伴?!”

秦星悠闲的拉动着缰绳,暗自估算着一路出来的时辰,也不知道秦钰弄的这药粉药效多久才能发作!?“我到青阳,请问两位去往哪里?!”

猥琐男看了一眼旁边的男子,笑嘻嘻的脸严肃了几分,“姑娘这般的如花似玉,独自一人去清州做什么?!”

秦星离两个男人还有几步距离,“我有亲人在那里,去探亲!”

一直未开口的男子突然道,“不知道姑娘的亲人在青阳何地?我对青阳非常的熟悉!”

咯噔一下,这青阳秦星又没去过,之前连听都没听过,哪里知道青阳有些什么地方?!面上不露声色,“我为何要告诉你们?!”

猥琐男又看了眼旁边的男子,那男子眼里闪过的一道杀机被秦星捕捉到!一手稳稳的牵住缰绳稳住秦棕,另一手轻轻的摸着秦棕的头。偏头不动声色的去看周围的环境!

右手边是清水河,河面不宽,河水看起来比较深,河对岸是农田,山脉!左边是农田,大片的玉米地,远处是一些村落…秦星心里有了谱,经过分析,下河比进玉米地的成功性更大,她不敢肯定自己能跑的过这两人!但下了河,她就有把握,毕竟她对自己的游泳技术是相当自信的!

猥琐男收起了笑,“那姑娘先行走吧,我们兄弟随后再来…”

秦星点点头,故作得意,“你们的马确实不如我的,我是应该在前面…”说罢,轻拽了下缰绳,秦星在马背上如女王般慢悠悠的走向那两个男人!

两个男人再次对看一眼,左右分开,留出中间的道给秦星。

秦星收敛心神,还是一副淡定的摸样,缓缓走去…秦棕刚刚走到那两匹马中间,秦星闻风而动,身子往后一仰,避开右手边男子挥过来的一掌!坎坎避过,猥琐男五指成爪,朝秦星抓过去,秦星眼睛微眯,身子利落的翻下马,一巴掌拍在秦棕屁股上,秦棕嘶叫一声,前蹄扬起,两个男人的马受到惊吓,不安的连连原地焦躁起来!

猥琐男一惊,另外一边的男子更是觉得此女有蹊跷,必要除去!两人跳下马,左右攻向秦星!秦星身子连连后退,左突右闪,她的身手还有恢复到前世的水平,对付一般的人还可以,可很明显,这两个男人并不是一般的人,伸手利落,招招带着杀机!

这时秦星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遇到杀招,虽然面上沉着应对,但心里却被激的热血翻滚,从前执行任务时的血腥因子作祟,让她在遇到杀戮的时候并不想退让!

两个男人连攻几十招连秦星的衣角都没有碰到,更别说要杀了她!猥琐男眼里一阵阴骛,从腰间抽出长剑,直直逼向秦星!

秦星一个翻身,身子后仰,避开第一剑,眼看避不过第二剑,秦星就地一滚,打算瞅机会跳河!她擅长的是近攻,若是使用武器,她还有信心搏上一番,可这样使用长剑她有自知之明,不可恋战!快速分析过后,她突然发现那两个男人的动作突然慢下来!心里一喜,心知应该是药效发挥了!立即决定不跳河了,只要保证不被伤到,与他们纠缠一番,等药劲儿上来,就不战而胜了!

两个男人也察觉到不对劲,隐隐有晕眩的感觉,肚子也奇怪的疼痛!

秦星趁他们动作缓慢下来,一个起身,躲过猥琐男的长剑,挪步到另一个男子身后,一个手刀,十足的力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到男子脖颈处,本就有晕眩感觉的男子,两眼一翻,软趴趴的晕到在地!

猥琐男一看秦星居然将同伴打到,心里一阵怒气,提剑上前,一招接一招,丝毫不给秦星喘息的机会,秦星一个避让不及,胳膊被长剑划过一道口子,霎时血流不止!

疼痛让秦星心里一个激灵,眼看红着眼恨不得立即杀了自己的猥琐男,秦星眼睛一眯,顾不得伤口,趁猥琐男的动作稍慢一些,直接飞扑过去。

猥琐男一个不稳,被秦星撞翻在地,惊讶的看着秦星一脚踢到手腕上,手腕一痛,长剑离手,而后看秦星飞快的骑坐到自己身上,手握成拳,像雨点般落到自己脸上!猥琐男的疼痛完全被震惊所代替,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这样的打法,还是一个女子,完全不按章法…看似乱打一气,却处处在痛点!惊讶的神色还没完,脸已经不成样子,最后一波疼痛过去,眼一翻,晕了过去!

秦星见猥琐男也晕了过去,收住拳,力气一泄,翻坐到旁边的地上,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听见马蹄声,秦星立即站起来,费劲的想把两个男子拖到路边的农田里掩藏起来!刚把猥琐男藏好,马蹄声已到近前,秦星循声看去,发现马背上是玉芊,松了口气,干脆也不搬了,一屁股坐到路边!

玉芊远远的看到了秦星,被她身上的血迹吓了一跳,到跟前,都来不及马挺稳,不管不顾的就往下跳,明辉心一紧,赶紧用手扶住她的身子,将她送到地面,而后跟着下马!

“秦星,你怎么了?怎么受伤了!?”玉芊连跑带爬的扑到秦星面前,声音里带着哭腔!

秦星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受伤而已,又没死!”

玉芊急急的去看秦星的伤口,刚想撕开她的衣服,意识到明辉还在身后,转身对明辉道,“你,看到后面去!”

秦星意识到和玉芊一起的不是秦钰和古力,朝玉芊身后看去,发现居然是明辉!急急一个起身,几步走到明辉身边,“你没和明轩去青阳?!”

明辉刚想转身的身子顿住,一脸莫名的道,“我没去啊!他们把我一个人丢清水了…。”

秦星一听,脸色一沉…。

明辉被秦星肃杀的脸色吓了一跳,再看她满身血迹,却像毫无知觉,双眼变得锐利,完全不像昨天在醉鱼轩看到的那个姑娘!忍不住道,“秦…秦姑娘,你…这是!?”

秦星回身扫了地上的男人一眼,对玉芊和明辉道,“想办法把这两个人弄到玉米地里去,用绳子绑起来!”

玉芊虽然不解,但是看秦星的摸样,似有重大事情般,转身没好气的对明辉道,“按星儿说的做!绳子和麻袋拿来!”

明辉极不情愿的撇撇嘴,他好歹一个皇子,去绑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心里嘀咕,却还是上前去搬人,这一看不得了,立即变了神色!“秦姑娘,你认识这两人?!”

秦星正在解另一根绳子,扫了地上的人一眼,“不认识!”

明辉手下动作加快!这两个人秦星不认识,但他心里有数!这两人,明显是西辽人!第一次在白云山遇刺,便是西辽人!他虽然常常一副没心没肝的摸样,可遇到正事儿,还是迅速冷静下来,将秦星还未来得及拉进农田的男子绑了个结结实实!笃着眉头,“这两人都是西辽人!”

秦星心下暗惊!声线冷了几分,“想不到你们赫连家的兄弟还挺神通广大,为了除掉明轩,也舍得下血本…”

明辉本来沉着的脸更是低沉了几分,转身问秦星,“对付四哥?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对付四哥?兄弟?!你说的是谁?”

秦星轻扫过明辉,跳下旁边的农田,手下动作更是加快,“我也很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语气再淡定,表现得再镇静,也完全掩饰不了她此刻的担忧和焦急!她需要快速的从这两人的口里知道他们的计划,然后再决定如何做!

明辉还要继续问,玉芊拉住他的衣袖,担忧的看了眼秦星,对明辉摇摇头,“先不要多问,快帮忙!星儿自有分寸!”

明辉点头,他也急,可似乎这个秦星知道些什么,他稳下心神,三个人合力将两个大汉弄到了玉米地深处!按照秦星的吩咐,将两人手脚绑在一起后放进大麻袋里,只露出脑袋,而后将两人靠在一棵小树边!

秦星等不及他们醒,用玉米地农人留下的浇水的瓢,舀了两瓢旁边小水凼里的污水直直的朝两人泼去…一瓢,两瓢,散瓢,一直到水舀完,还未有转醒的迹象!秦星一阵恼怒,暗恨自己下手太狠!狠狠的丢下水瓢,紧紧的盯着地上的两人!

舀水动作太大,本来没有流血的胳膊又开始流血,玉芊着急忙慌的拉着秦星的袖子,“星儿,你又流血了,怎么办!”

秦星幽幽的看了眼自己的左胳膊,剑伤,没有枪伤可怕,可是总流血也不行,这身子底子不行,血流多了也会糟!再看了边两个男人,往边上走了几步,坐到田埂上,四下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可以止血的草药,不管了,从裙摆处唰的一声撕了一条下来,利落的绑上胳膊,一头用咬着,一头自己用手拉着,两头一系,暂时简单先包扎一下!

玉芊已经完全呆愣,看着那长长的一条口子,想想都觉得疼,这下回去,娘和钰儿他们得心疼死了,神色严肃的道,“星儿,这样不行!我们快回镇上去上药!”

赫连明辉则是已经完全石化,这种绑人的手法,他从未见过!再看秦星绑伤口利落的动作,似是出生入死多年。还有她的眼神,坚定,又充满肃杀的神色,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农家女而已…她到底是什么人!?

秦星还没来得及安慰玉芊,明辉也还没想个所以然,那猥琐男人慢悠悠的有转醒的迹象!秦星一个箭步冲过去,将水瓢里最后一点水泼过去,而后居高临下的盯着这个男人。

猥琐男迷迷糊糊,似醒非醒,被水一泼,人一激灵,眼睛睁开,快速打量周围的环境,在看到秦星时,眼里露出不可置信,继而暴怒!“你给老子下药!?你居然用这种小人手段!?”

秦星噙着一抹冷笑,“下药就算小人行径?!那若是你知道接下来我要多你做什么,你会不会觉得我不是人?!”

猥琐男看着秦星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他完全相信秦星有本事让他生不如死!偏头看了下她身后的一男一女,衣着不算华丽,但气质贵气,看样子不像一般人!再看秦星,满身的血点点,盯着自己的眼神,仿似看死人般,他从未在一个女子眼里看到过这种目光,并且还是个妙龄少女,盐了咽口水,迟疑的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对付我们兄弟!”

秦星蹲下身子,从怀里掏出小匕首,在手里把玩,不紧不慢的道,“我是什么人你不用关心!你只用告诉我,你是什么人!”

猥琐男看着秦星手里翻飞的小匕首,眼里闪过惊讶,却还是嘴硬的道,“我们是何人关你什么事?!”

秦星又靠近了一些,四周非常的安静,只能听到秦星冷冰而又阴沉的声音,“你说,我这么锋利的匕首,用来隔耳朵或者是挖眼睛会不会疼呢?”

明明是慢悠悠而又轻柔的说话,却让此刻清醒着的三人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

玉芊看着秦星的背影,她知道秦星此刻心里肯定是很急的,昨天刚知道自己喜欢赫连明轩,几天就得知他有危险,她此刻心里一定又急又慌…可这样的秦星她从未见过!但她能理解,因为她的哥哥和她说过,有一种人,任何人都很难进的了她的心,而这种人,若是一旦打开了心,心里装下了人,就会为了那个人不管不顾,甚至抛弃生死!此刻,在玉芊的心里,秦星就是这种人!

明辉此刻的脑海里画满的问号,这个比宫里的嬷嬷们还狠的女子,到底是什么人?!看她手里把玩的匕首,闪着光芒,那双芊芊玉手此刻似拿的不是匕首,而是绣花针…

猥琐男看看身边的男子,还未醒,他不确定自己到底该怎么做…

秦星失去了耐心,她必须快点得到有用的信息,赫连明轩那里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将匕首慢慢的贴到猥琐男的脸上,轻轻滑动,“我再问你一次,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去青阳?…”

猥琐男感觉到脸上的冰凉,再看秦星阴沉着的表情,身子一震,“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只是接到门主的信,要我们赶往青阳…”

“门主?什么门主?!说清楚!”秦星匕首轻轻一带,一条血印子出现在猥琐男红肿的脸上!

钻心的疼痛让猥琐男眉头皱起,他现在只有头可以动,头以下都被绑在麻布袋里面,此刻他和旁边的男人被秦星放在烈日下暴晒,捂在麻袋里的身子被汗湿透,贴在身上,腻的难受!看看蹲在自己面前的秦星,想自己在地狱门走江湖十几年,居然栽倒了一个小丫头片子手里!想到自己唯一就是在面馆有机会被下了药,突然想起那两个打架的小美人和小哑巴…疑惑的看向秦星身后的玉芊,眼睛一瞪,这才恍然大悟!心知今儿是逃不了,能少些皮肉之苦也算是好的,“姑娘果然是好手段!这局布的可够早的…只是,那时候姑娘为何就要布局对付我们兄弟?!”

“我现在没空与你讲故事,把我问你的话,仔仔细细的告诉我,否则,我会让你一点听故事的心情也没有…”秦星失去了耐性,匕首再次贴向猥琐男!

猥琐男的脸被晒成了朱红色,本来已经失去的药性感觉又在上来似的!“我是地狱门江淮的门众,他是广陵的门众!日前我们接到门主消息,要清州所有门众到青阳去对付一个人!”

明辉窜过来,“西辽组织地狱门?!专门针对各国皇室的地狱门!?你们为何会在南璃?!”

猥琐男显然对自己的名号如此之响很是自豪,洋洋自得的一笑,“对,就是我们,说起我们地狱门,哪个不害怕,哪个不…。啊。”

一声惨叫,吓了玉芊和明辉一跳,看向惨叫的男子,只见他脸上又多了一条血印,秦星狠狠的道,“我不管你什么门,我只想知道,你们去对付谁,受谁的指使?要如何行动!?”

猥琐男顾不得疼痛,急急的道,“赫连明德,是赫连明德,南璃的大皇子,他一直和我们地狱门的门主有来往,这次是花了重金要我们除掉南璃的四皇子,赫连明轩!”

“大皇子?四皇子?!”秦星脑子一轰,赫连明轩是皇子?!

猥琐男连连点头,生怕秦星的匕首又划了上来!“是的,是的!将赫连明轩骗去青阳,然后再青阳将他除掉!青阳是我们在南璃最大的据点!”

旁边的男子刚悠悠转醒,听见的就是猥琐男最后一句话!大喝一声,“蝎子,你在说什么!”

猥琐男一惊,转头去看同伴,刚转醒的男子瞧见蝎子的摸样,吓了一跳,再看自己的处境,面前站着的两个人…再看蹲在地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的秦星,“好你个恶毒的女子!”

此刻,秦星的心里却是复杂极了,她有想过他家世显赫,甚至可能是哪家王爷的儿子也说不定,但确实从没想过居然是个皇子…怪不得,怪不得他的兄弟们如此紧追不舍,要赶尽杀绝…怪不得,一说起这个事情他就三缄其口…被自己的兄弟为了权势追杀,换了自己也说不出口吧…。皇子…四皇子…赫连明轩!?清州的封王?想到他之前睁眼说瞎话,说什么自己和四皇子有一面之缘!秦星心里又升起一股无名的火,心里暗骂,“等我找到你,看我如何收拾你!”

------题外话------

烟花三月小扬州,有空的亲们可以出去踏春啦!

七妈最近一个人带娃,老公出差了,我自己带娃上班,二十四小时没人换手,只能抽大清早或者半夜码字!

为了回报大家的支持,最近我会多码字,多码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