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青阳陷阱 (一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收拾好情绪,扫了眼刚醒的男人,又盯向猥琐男,“还有要补充的吗?!”

“我知道的都说了…。”猥琐男眼神躲闪,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她手里的那把匕首上面还沾着自己的血迹!

“你都说了什么!?你给这个女人说了什么!?”旁边的男人气极,反复的朝猥琐男吼!

秦星一瞧猥琐男躲闪的眼神便知还有没说完,不耐烦的将手里的匕首飞过去朝一边吼叫的男人射去,速度奇快,明辉都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有东西一晃,偏头看去,霎时目瞪口呆,那匕首分毫不差的正中还没来得及收回一脸怒气的西辽男人头顶,贴着头皮,分毫未差!

西辽男人轻轻动了动脑袋,感觉到头皮上的匕首,心里一阵发寒,缓过劲儿来,瞪向秦星,“你这个…你这个…”这个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秦星起身慢悠悠的走向这个男人,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透她此刻在想些什么!

“你,不要过来,我什么都不会说…”西辽男人断断续续的话语已经透露出浓浓的不安…

秦星邪魅的嘴角一翘,弯下腰,在男人恐惧却又不甘的眼神里取下自己的匕首,盯着男人的眼睛,吹了吹匕首上带出来的木渣,“我不需要你说什么…一个死人,说什么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

匕首贴向男人的脖子,那冰凉的触感让在烈日下已经晒了快半个时辰的男人从心底打了个冷战,他盯着秦星的眼睛,他居然该死的觉得这个女子真的杀过人…而且不只一个!而她此刻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般!

“你放了我!若是不放了我,地狱门不会放过你们的!”男子虽然恐惧,却更怕死,做着无谓的争取!

秦星像似听到了什么笑话,四周看了看,安静的很…手握匕首,朝绑在麻布袋里的大腿位置就是一刀插下去!血迅速染红了麻布袋。

男子的呼痛声还没叫出来,已经被秦星快速用地上的杂草塞进了他的嘴里!狠狠的抽出匕首,上面的血在阳光下透出诡异的红,秦星慢慢的将匕首上的血迹在装西辽男人的麻袋上擦拭干净,上面又泛出冰冷的光!

玉芊深深的看了秦星一眼,在心里叹了口气,在宫里,比这残忍百倍的戏码看的太多了,她已经免疫了。哥哥说了,这个世界,你不厉害,你不狠,就只有挨打的份儿!她知道,秦星现在如此摸样,也是因为担心赫连明轩!不过,她从来没有想过秦星居然如此厉害!看了看秦星…又扫了眼已经被深深震撼到的明辉,虽然她知道赫连是南璃的国姓,但却也确实没想到他们居然是皇子,深知这个时候不是讨论这事的时候,在一边望风,不作声!

明辉确实是被震撼到了,从秦星射出匕首的那一招开始,明辉对秦星农家女的身份是彻底的不信了,一个农家女不可能有如此的身手!眼里几不可见的闪了闪…

秦星嫌弃了看了眼已经疼的双眼通红的西辽男人,脸扭曲着,却又叫不出来,豆大的汗水落下!站起身,转身看向猥琐男,她必须知道他们计划的具体位置,不然青阳那么大,她上哪儿找去?!就算她最后能找到,什么都晚了!不管他是皇子也好,是普通人也罢,在她心里,赫连明轩就是她喜欢上的男人而已!

猥琐男瞧了一眼同伴,他能感受到他的那种疼痛,此刻已经没有了其他任何心思,不等秦星走到自己面前,竹筒倒豆子般的说了个精光,“青阳,他们要把赫连明轩引到青阳的不离村…已经有人和官府打好了招呼…然后,我真的就不知道了,女侠饶命,饶命啊…。”

秦星盯着猥琐男的眼睛,看得出确实不是假话,估计再耽误时间也问不出什么话了!二话不说,将匕首放进怀里!大步朝玉米地外走去,明辉迅速站起来,“秦姑娘,我们一起!”

玉芊也跟上前,“我必须去!你一个人不行!”

秦星回身扫了地上的两个西辽人一眼,看向明辉,“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将这两个人藏好,不管藏哪儿,一定要活着!”

明辉一愣,回身看了看地上已经都失去力气的两个西辽人,对啊,这不就是活口…。回身对秦星道,“那你呢?!”

秦星不回头,继续往前,“我去青阳!”

明辉一呆,这女子居然如此在意四哥,深深的看了眼秦星,不管她是什么人,什么身份,冲她这份敢一个人去找四哥的胆量和情义,也值得她敬佩!“我四哥不会武艺,你找到他后别硬拼!等我!”

秦星停下脚步,皱了皱眉,赫连明轩不会武?怎么可能?!却也没有多说,点点头,不做解释!“赫连明德是你什么人?!”

明辉眼神一黯,“我大皇兄,行事狠辣,为了目的,不折手段…。”

秦星点点头,这种人,若是想要要赶尽杀绝,必定是肯定花大代价的!只希望明轩能有所防备!

玉芊上前拦住秦星,“我也一起去,你一个人我不放心!而且若是回去娘问起来,我更没法儿交代!”

秦星不理会她,加快速度穿过玉米地,不容拒绝的道,“你和他一起!”她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尽快找到明轩,若是能在他到不离村之前找到他是最好!

玉芊停住,秦星其实是个很固执的人,她做出的决定基本很难改变!只好认命的回转身,看着已经在想办法怎么弄回这两个人的明辉!

明辉此刻也急,但他深知,这两个人也很重要!

秦星出了玉米地,刚刚上了大路,秦棕已经哒哒的跑了过来,秦星上前几步,一个翻身,上了马,纵马前行,速度奇快!

清水镇的暗香茶楼,今日说书的是清水镇最有名的三寸舌,听书的人将天香楼坐了个满场!二楼的雅座上,两个男人,一个男人衣着华贵,眼里明暗不晦,他身边趴坐着一个柔弱无骨的艳丽女子。另外一边赔坐着的男人脸上带着巴结的笑容,眼睛时不时的瞄一眼那身姿婀娜的女子,做贼心虚的又敛下眼神…。

不多时,衣着华丽的男子身边多了一个伺卫摸样的男子,轻轻附在衣着华丽的男人耳边说了几句,华丽男人眼里露出兴味的笑,“噢?…。”

伺卫道,“要跟吗?”

华丽男人笑着摇头,“不必…”想不到这清水镇上还有如此彪悍的女子!可这赫连明轩又是什么时候在清水勾搭上了一个农家女!?赫连明轩的口味还真是奇特啊…果然是没什么大志向的闲散王爷!不过,那女子确实与众不同!想起白日看到的那个女子,居然在被人撞见下药之后还能那么淡定,确实少见…。

华丽男人,正是明王,赫连明晨!心情颇好的端起茶杯,轻抿一口,一手扶上靠在自己身上的女子红袖的手,眼神闪过一丝狂妄,赫连明德,赫连明轩,让他们俩先去斗吧,越狠越好,最好是能两败俱伤…想到赫连明辉,露出不屑的神色,真是想不到赫连明辉也来凑热闹…更好,省得他动手!抬手示意身边的人靠近,轻声道“那女子不必追,你去查一查孝王把那两个人藏到哪儿了!另外…。”

红袖隐约听到了孝王二字,其他的没有听到…在明晨的怀里动了动,娇嗔的道,“王爷,奴家都不能好好听书了…”

明晨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美人儿,迎上那欲说还休的眼神,那模样真是恨不得让人一口吞下去,拍拍美丽的小脸,“喜欢听,本王将他召回府里,给你说上一整日…”

红袖轻轻锤了明晨的胸口一小拳,“讨厌,听书就是要这种氛围嘛…”

那连挠痒痒都算不上的一拳,让明晨心头荡漾,这小妖精还真是折磨人啊…想到这女子从京城千里迢迢追随而来,这男人的虚荣心真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像身后挥了挥手,示意来人下去!“本王就好好陪你听书…。”

“王爷…。”红袖轻轻娇喊一声…不仅让明晨酥了骨头,也让一边儿一直偷瞄着的陈不善酥了骨头!

这他妈的才是女人啊。陈不善想起家里的那个母老虎,忍不住一阵心烦!最近好不容易又纳了房妾,那是要摸样有摸样,要身段有身段,可那母老虎非以自己身子还没恢复为由,不让自己去小妾的房里…看得见吃不着,可真是急死人了…这一想,心口还确实隐隐作痛!这疼痛让他更是打起了精神好好陪着一边儿的明王殿下!

这可是明王啊!当今圣上的三皇子!右相大人的亲外孙!还是自家堂叔的亲女婿…。自己的妹夫…越想是越得意,越想这脸上的笑是越谄媚!想起前些日子平白的挨了一个外来小子的打,这口气是怎么也咽不下去,本要去清州找堂叔“主持公道”,堂叔却先送来了信儿,要他最近稍安勿动,收敛收敛…。当时他怎么也想不通,如今才算是明白了,皇子驾到啊…那必须收敛啊!收起心神,小心的陪坐!

一盏茶的功夫后,红袖轻轻仰起头,小声的在明晨耳边道,“王爷,奴家…”

明晨低头看着满脸羞红的红袖,哈哈一下,拍拍她的手,“去吧…”

红袖嫣红的小脸一笑百媚生,站起来,曼妙的身子往楼下走去,身后跟着自己的贴身丫鬟!下了楼,两人往恭房寻去。红袖边走边不动声色的对身边的丫鬟春儿道,“去告诉张恒,孝王殿下在清水暴露了,让他去主子的别院问清楚!”春儿点头,依旧跟着红袖去了恭房!

陈不善给明晨的杯子里添上了茶水,谄媚的笑着,“明王殿下好福气…”

明辉斜了这陈不善一眼,嘴角露出一个笑,“陈老板福气也不少…”

陈不善想起家里那些莺莺燕燕,笑着连连摇头,“那些庸脂俗粉怎么能和王爷的比…”

明辉想起那下药的女子,坐起身子,别有深意的笑着道,“这清水的女子,也真是特别的很啊…哈哈…”

陈不善眼珠子一转,这位王爷是看上谁了!?不禁笑咪咪的道,“特别嘛,也有,不知明王是…”后面的话未完,但陈不善笑容里的暧昧,是个男人都懂!

明辉手摸了摸嘴唇,露出邪笑,那女子有意思是确实有意思,可探听来的消息明显是赫连明轩的女人,和兄弟抢女人,可还真是是试过啊…

陈不善看着明辉脸上不明意味的笑,明显在想些什么,也不开口,若是这位大爷真能开口让自己给他寻女人,那不可谓不是个好机会!哪知,赫连明晨还说话,红袖袅袅婷婷的走了进来。

看见明晨脸上还未褪下去的笑,红袖扑到明晨身上,娇滴滴的道,“王爷,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明晨楼住红袖,捏起她的下巴,“陈老板在说他家里藏着好些个美人儿…”

红袖俏皮的一笑,“那陈老板是想也给王爷寻上几个?!”

陈不善在一边听的直滴汗,他这点心思被这个红袖一点破,立即尴尬的表明,“王爷怎么可能会需要小的给寻什么美人…红袖姑娘可真是会说笑…”

红袖丢了一个妖媚的眼神给陈不善,轻启红唇,“噢,是吗?我还以为陈老板应该抓住机会向咱们王爷尽忠呢…”说罢,缓缓转过头去…

陈不善虽然确实有这个心思,可是一说出来,那就变了味儿了,讪讪的笑着,“红袖姑娘说笑了,说笑了…”

秦星进入青阳境内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路过青阳城,秦星下马买了几个馒头,又去了一趟药店和杂货铺!她深知体力是保障,一定要补给食物!打听好不离村,秦星不停歇又一路狂奔!

在问了多个路人后,终于在戌时到了不离村的邻村,找了户还未关门的农家走进去,这家里只有一个三四十岁的农妇正在院子里收衣服!

农妇瞧着进院子的秦星一个姑娘家,头发有些散乱,身上还有血迹,眼里隐隐有些害怕,秦星笑着道,“这位大婶儿,您不用害怕,我是急着赶路,被路上的荆棘给弄伤了,所以就这样了!我是从青州来的!”

农妇这才放了心,看这姑娘年纪也不大,独自跑这么远的路,心里多了一份不忍,“姑娘若是不嫌弃,在我家洗洗吧,换套我家姑娘的衣服!你这身衣服,看着吓人!”

秦星不拒绝,她到这里,也是有心想要换套衣服,洗漱一番,这个样子确实不太好!在青阳城的时候怕耽误时间,没来得及!

秦星洗漱好,换好农妇闺女的衣服出来,农妇笑着点点头,“模样可真俊!”

秦星也不扭捏,直接对农妇道,“大婶儿,我是来不离村寻人的,不知道您可知道不离村!”

农妇边给秦星倒茶水,边道,“那咋不知道,就在这下去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姑娘若是起码,约莫一炷香时间就到了!”

“那不离村大吗?都是本地人吗?!”秦星端起茶杯咕噜噜喝了个精光!

“是本地人啊,不过这些年很来了些外地人,看起来还不像咱们南璃人咧!”农妇又给秦星添上一杯,顿了顿,“虽说不像咱们南璃人,但说话,做事,也都和咱们无异!而且平日也和善,所以也没啥!”

秦星想了想,那些人估计都是地狱门的西辽人了,没想到他们居然扎根到了平民百姓的生活里!“那大婶儿,这不离村最近有什么奇怪的事儿吗?!”

农妇笑着道,“奇怪的事儿倒是没有,大好事儿倒是有!”

“大好事儿?!”秦星的直觉告诉她这就是蹊跷之处了!

“可不是!我家男人,闺女,儿子,都去不离村做活儿了!前些日子啊,说是不离村发现了许多的洞穴,官府还来人咧,说是里面有宝藏,谁也不准进去!结果这不离村的人不干呐,就和官府的人理论,理论不过,还打起来咧!”说到这儿,声音低了几分,“听说还打死人了,这不离村的人就和官府杠起来了…再后来好像官府同意若是有宝藏,就分不离村的人一半儿,而后就开始安排进洞穴去的事情,由于人手不够啊,这周边儿几个村儿的男人们都给招去了!”又停了停,笑咪咪的道,“二十文一天哩!不过,还挺严格的,只要身体好的,有力气的,有点武艺的,是最好不过了!我家闺女从小跟着她爹上山打猎,有几分力气,便穿了她哥的衣服也跟去了,想贴补些家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