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入夜探洞 (二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从得知明轩有危险之后就一直提着的心在见到他之后终于回到了原位。至少知道他现在是安全的,安然无恙没受伤!看他那闲适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这里度假!秦星撇了撇嘴,手脚麻利的给两个守门的人热饭菜!

刚给把饭菜重新热好,秦星听到金山在院子喊秦星,“秦二,走了!”

秦星心里明白,估计是又送她回苍耳处!出了院子,天色已经暗了!发现苍耳也在,却见苍耳似心情颇好,见到秦星居然还迎上去,拍了拍秦星的肩膀,“兄弟,干得不错!”

秦星疑惑不解,做出受宠若惊的样子,“大哥说笑了,我只是做了几顿饭而已!”

苍耳看着金山,笑眯眯的道,“金山兄弟,我这弄进来的人不错吧,若不是他,咱们今儿可就吃了暗亏了!”

金山扫了秦星一眼,没多说话,似不耐烦,“你们快走吧!”

出了院子,秦星瞧着苍耳心情好,询问道,“大哥,这金山大哥是怎么了?我好像没得罪他啊!?”

苍耳确实心情好,摆摆手,“不用理会他!他啊,今儿是倒了大霉了!”

“不就是他婆娘说是中毒了吗?!咋他又倒什么霉了!”秦星一头雾水的模样似取悦了苍耳,也有可能是苍耳确实心情不错!居然噼里啪啦给秦星说了个明白!

“今儿他婆娘中毒了后他就着急忙慌的到处怀疑,最后怀疑到了咱们那碗面上!但那碗面是我亲自验的,肯定是没问题的,于是就投到了门主那里!门主也没多说,他心里自然是不太爽气的!而重要的是,他这个在这里生活了几年的人居然没发现他的门下出了叛徒!”顿了顿,得意的道,“你今天算是给我长脸了!不仅饭菜做得好,晚上那篓子菌若不是你发现有毒,咱们整个门就要全军覆没了!所以,他今天被门主给骂了个狗血淋头!还说他婆娘估计就是贪吃,吃了那有毒的菌子才中毒了”

秦星这心里一阵后悔!全军覆没是什么意思?!难道这篓子菌三个地方都有!?那她还真是不该多这个事儿!可转念一想,苍耳那边她早就做好了,就算送去了,没人做也是不行的!心里才稍微好想了点!“大哥,那真有毒啊?!我就是看着挺像的,我娘曾经教过我!”

苍耳洋洋自得,“可不就是有毒!那是山上的兄弟采的,金山门下的扇子在山上做饭,说着菌子能吃,还让一个点送了一篓子!结果给你送去菌子的冷面说你说的,菌子有毒!而后迅速报了将军和门主,把菌子一验,整个银针都黑了!…”

秦星不解,“不是每次做饭了都要验的吗?这个叛徒怎么这么大胆子?!”

苍耳嘿嘿一笑,“那是因为你是外来人,所以做的东西咱们得验,可那扇子可是咱们门众,谁会去验?!”

秦星明白了,不过,她能肯定,这个扇子估计确实是并不知道这菌是有毒的!山林里多菌类,有的美味,有的有毒,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分得清楚的!但是管他呢,能先除掉一个是一个!想到山上没了伙夫,秦星心思一转,装作担忧的道,“苍头儿,山上不会也让我去做饭吧?!”满脸不愿意的表情,“我这两边做,可累了!本想留些力气给您做夜宵的这会儿都没了力气!”

苍耳略愣了愣,拍拍秦星的肩膀,“我啊,就正准备给你说这事儿!你啊就先受累,等事儿完,我一定向门主给你请功!”

秦星一脸哭相,“啊?那我岂不是要跑三个地方?!”

苍耳瞧见秦星一脸哭丧脸,不禁安慰道,“那也是没法子的事儿,哪里会想到这里是这种情况!你说我们些大男人,谁会做那玩意儿啊!”

秦星试探的道,“苍头儿,我有个建议,您听听看?!我是这样想的,反正我是一做,这样三个地方跑,时间上也跑不过来,我干脆三个地方的一起做,然后咱们这里有没有地势宽阔些的地方,饭菜都搬到那里,咱们挨个儿发,又不耽误时间,又都能顾上!我还能省出些时间给您做点小灶!”

苍耳一听,皱了皱眉头,还没开口,忽然听到一阵的嘈杂声!紧接就是脚步声和嚷嚷!

秦星仔细一听,居然是赫连明辉的声音!心里一惊,屏住心神,站在苍耳背后不动声色!

不出片刻,几个男人押着一个少年,和一个女子,从秦星和苍耳面前过去!秦星拿眼去一看,倒抽一口气,被押着的居然是明辉和玉芊!秦星一阵晕眩,这两人怎么就这么被逮住了!?

只听在渐渐远去的明辉还在嚷嚷,“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是南璃的七皇子,你们放开我,我是来找我四皇兄的!”

秦星听得无语,这家伙是来添乱的吗?!眼睛眯了眯,可明辉看起来张扬,但作为一个皇子,应该不会这么莽撞啊!

苍耳随意拉住一个最后的男人问道,“那两人是怎么回事?!七皇子孝王?!”

那被拉住的男人满面兴奋,“对,他就是说他是七皇子!还有旁边那个是他未婚妻!这下咱们大发了,哈哈…”说完快速的跟上去!

秦星眼神暗了暗,明辉这是什么意思?!

苍耳也明显兴奋起来,这七皇子也是门主给的名单之列,本来能除掉一个就已经是“大生意”了,这会儿又来一个,这银子还不是成倍的涨?!兴奋的拍了一巴掌秦星的肩膀,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眼里闪着亮光!

秦星跟在苍耳的背后不做声,她现在真是头大了!不行,她得找个时机再去见一见明轩!扫了一眼前面的苍耳,带着笑意道,“苍头儿今天这么高兴,我给您做几个小菜喝两杯!?”

苍耳连连点头,“好好好!”

回到屋里,秦星进了厨房,看来看自己的小指甲,眼神闪了下,开始做下酒菜!

等几个色香味俱全的下酒菜上了桌,苍耳惬意的端起酒杯,却还是不忘拿出长针来一一验过才去夹,还不忘招呼秦星,“来来来,咱们一起喝!”

秦星笑着摆手,“小人自小就酒精过敏,这一喝下去,估计几日醒不来!”

苍耳听他说几日醒不来,便作罢,不再强求,自己喝的开心!

秦星坐到一边,拿起酒壶给苍耳添酒,“我虽然喝不了,但给您倒酒,闻闻酒香还是可以的!”

苍耳非常受用的享受秦星给他倒酒,一杯接一杯,足喝了一壶,居然都还没有醉意,秦星暗自惊讶,“这人就是传说中的千杯不醉?!”

第二壶酒第一杯喝完,苍耳一头栽到了桌上,秦星拍拍苍耳的脸,见他似死猪一般没了动静,便将他拖到了里屋的炕上!

秦星站到窗户前往外看,外面已经又是一片寂静,连狗吠都没有听到!正想如何摸上山,窗外传来青虎的声音,“苍耳,苍耳…。”

秦星顿了顿,才似睡醒的声音轻声道,“是谁啊,已经睡了…”

“这么早就睡了?”而后就听到嘀嘀咕咕的声音远去…

秦星等了一炷香的功夫,没再来人,找了个绳子,将腰间系紧,看了眼床上的人影,轻手轻脚的摸了出去!在夜色的掩护下,秦星一路摸到山脚下。她在心里估算了下山上洞口的距离,在山上要避过那些人也并不是什么难事!秦星一路小心翼翼,居然很顺利的摸到了明轩所在的洞口!

秦星掩藏一处阴影里,就着月光看过去,白日里探到的只有一个人守着,现在居然有三个人守在这里,秦星皱了皱眉,难道明辉也关在这里!?不然凭白得加两个人做什么?!再仔细看了下那三个人的模样,白日里并未见过!暗暗思索该怎么能悄无声息的进去不被发现…。

观察了下周围的地势,这里明显比其他洞穴高出很多,离其他几个洞穴也更远一些!左边是下山的路,右边便是白日见到的那一片竹林…

略沉默了一会儿,秦星在地上抓了一把土混着石子,用足力气,使劲向竹林扔去。霎时叮叮叮想起石子撞到竹子的声音!

这一阵声音很快就引起了洞口三人的注意,纷纷跑到一侧往竹林下面看。不出片刻,声音停了,三人稍站了一会儿,又回到洞口!

秦星待他们回到洞口又抓了一把扔下去,三人又迅速去看,待想听个仔细,却又没了声音!三人不明所以,也不敢贸然下去!

如此第三次的时候,其中一人道,“不如,我们下去看看吧…这到底是什么声音?。”

另一个声音迟疑的道,“都…都下去?!我咋感觉这声音这么邪门儿呢?!”

一个粗噶的声音响起,“两个怂货,你们俩好好守着,我下去看看!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说罢便雄赳赳的往下走。竹林很密,体型稍大些都得费些劲!

秦星瞧着那身影慢慢往下挪,上面两人在往洞口走。秦星慢慢的往竹林方向挪了两步,手里摸了一颗石子,仔细朝下竹林的男子看去,月光被竹子遮挡的影影绰绰,看不太的确!秦星蹲在地上,静下心绪,耐心的盯着那男子,瞅着一个月光明亮没有被挡住的时机,手里的石子毫不迟疑的飞出去,直直的打向男人的脚腕,男人一个踉跄,身子一歪,预期般的呼痛声响起。

守在上面的两人一惊,忙赶到边上,“你怎么了?!”

竹林里的男子忍不住痛,“快下来,我受伤了!”

“受…受伤?!怎么回事?!”

“估计是脚崴了,快来扶我。”竹林的男子脑门一阵豆大的汗珠滴下,不耐烦的朝山上喊,嘴里还不忘骂骂咧咧,“真他妈的倒霉。”

洞口的两人商量了下,其中一人小心的往下挪去,走到离同伴还有一两米的时候,脚下也一痛,失去重心,一头便栽下去,寂静的夜里,一点动静都听的格外分明,却因为竹林在山的另一边,声音小了许多。

山上守着的最后一人被相继栽下去的两人吓到了,顾不得许多,大喊一声,“等等”,转身就往山下的村子里跑去!

秦星心知这人是下山去找人去了,但这是唯一的时机,从下山到上山,还需要时间,她也还有时间!想以前执行任务时,都是按秒来计算…

秦星打定主意,就地一个翻滚,猫着腰,悄无声息的到了洞口,掏出怀里的最大号针,手中利索的几下就将洞口的锁给弄开,将锁放到一边儿,轻轻拉开洞门,闪身进了洞内!

------题外话------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到过石子撞到竹子的声音…。那感觉,真的好惊悚!

给我加油吧,争取今天也来个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