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惊险过关 (一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脸一热,正要甩掉明轩握着的手,脸色忽的一变,因为她听到了脚步声,不止一人!

她快速到洞边轻轻将门推开一点点,看着晃动的人影,还有说话声,“他们在竹林…”

“怎么跑到竹林去了?…”

听声音,大约有五六个人,秦星等人影都往竹林边去了,直起身子,想趁机出去!

明轩的手一紧,眼里的担忧自然外露,他不打算这时候让秦星出去冒险,他决定和他一起出去!他现在只想紧紧抓着手心里的人!

秦星回身,明轩的心思秦星懂,但若是这样冲出去,她确信他们能冲出去,但那些村民将一个都出不去,虽然在她的心里,任何外人都与她无关,但她身边的这个人是南璃的皇子,还是这片封地的王,她不想他将来会自责痛苦!坚定的摇头,“不用担心我,放心!我秦星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农家女!在没有我的消息之前,切忌不可轻举妄动!记住,静候时机!”

说罢,不等明轩开口,甩掉明轩紧握的双手,闪身又出了洞门,趁着夜色,回身将洞门再次恢复原样!刚想离开,忽的听到一声大喝,“什么人!?”

秦星一惊,顾不得许多,头一低,匆匆离去!

后来传来各种喝声,“快,有人…”

“快,追…”

“快快快…。”

有人到洞口处看了看锁,完好,迅速追着秦星的身影而去!

秦星沉着的在山林里左躲右闪!虽然对地形的不熟悉让她躲的略微有些狼狈,但她曾经丛林穿梭的经验让她毫无惊慌!成功的避过了守在山上的辽人,但后面追她的人惊动了村里的更多辽人,许多房舍纷纷亮起了烛火!

秦星暗骂一声,脚步不停,猫着身子摸进了村子,刚到村口的小路,迎面快速来了几个人,秦星身子往后一缩贴到墙边,待那几人走过,快速往前移动。

“快,在那儿,别让他跑了!”

身后一声高喝让秦星脸色一沉,快速四下一瞄,看到了白日里做饭的房子,那房子大,里面最起码可以躲上一躲!抬脚就往里闯!幸运的是大门并没有锁!

待进了院子,白日里守门的一人打着哈欠出来,骂骂咧咧的道,“妈的,睡觉都睡不安稳!”

等看清院子里站着的秦星,一愣,“秦二,这么晚,你在做什么?!”听到外面的高喝声,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就要高喊。

秦星眼睛一眯,杀机一现,手里的长针飞过去,直中心脏,守门的人瞪大眼睛,指着秦星,一个字都没有出来,便一头栽了下去!秦星迅速走过去,将人拖到水井边,丢了进去!水花扑通一声溅起,秦星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快速的沿着井壁慢慢下移…。

门被撞开的声音在这夜里格外的清晰,四下寻找的脚步声,还有高声大喝的声音,都听在秦星的耳里!此刻她正双手双脚撑着井壁,仔细分辨上面的声音!

“金头儿,没看到人!”

“今天这里是谁守夜?!”金山的声音!

“是灰鼠…。”

“人呢?给老子把灰鼠叫出来!”金山气急败坏的声音!

“金…金头儿,没看到灰鼠…。”

片刻的沉默,金山的爆喝声响起,“灰鼠,老子要灭了你祖宗!”

“金头儿,那人一定是灰鼠!”

“是啊,金头儿,今日白天我就瞧他不对劲,那么殷勤的去送饭食上山!”

“还不给老子去找!”金山的声音远去,纷乱的脚步也快速离去!

秦星默默的看了眼在井底的叫灰鼠的男人,眼神锋利,她并不想杀人,可她更不想让人杀她!从井底出来,秦星闪身出了院子,快速往苍耳处跑去!

等秦星一路摸到苍耳处,门口居然围了七八个人,秦星心里一惊,弯下腰,绕到房屋的后面,就着一堆的柴火,爬上了屋后院墙上!听着前面隐隐约约的说话声,秦星解开自己腰间的绳子,从墙头跳下,一个就地滚,稳稳的到了院子内!刚站稳身子,听到向院子走来的脚步声,秦星迅速闪进茅厕!

一进去,一股恶臭袭来,秦星捏住鼻子,将脚上的泥土用放在一边平日里擦屁股用的干玉米叶子擦干净,而后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金山的声音响起来,“你,去看看,茅厕里有没有人!”

秦星将衣服整理了下,一副睡眼惺忪样子推开茅厕漏风的门!看到院子里的人,秦星呆愣的道,“各…各位大哥…这么晚了,咋…咋到这里来了?”

金山上下打量了一眼秦星,“你一直在这里?!”

秦星点点头,不好意思的道,“晚上多吃了些肉,肚子不舒服…。”

金山皱了皱眉头,再次看了眼秦星,转身带着人出去!

秦星轻轻舒了口气,跟在后面到了屋里,一到屋里,苍耳正半闭着眼睛,瞧见金山身后的秦星,忍不住皮笑肉不笑的对金山道,“金头儿,这下你该是放心了吧?!我这里可不会像你那里,时不时的就崩出来一个叛徒…”看金山黑着脸出了门去,在背后道,“我看你还是先找到灰鼠吧…。”

金山往外走的身子顿了顿,手一挥,带着几个人出去!

秦星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走到苍耳身边,“苍头儿,这是咋啦?!”

苍耳深深的看了眼秦星,“听说今天晚上又出了叛徒,想要救走山上的人,被发现了!”

秦星忽的就笑了。

苍耳看着笑起来的秦星,不解道,“你笑什么!?”

“苍头儿,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秦星神色迟疑道!

“你说。”苍耳摆摆手。

秦星便道,“不知道苍头儿听说过一句话没?叫贼喊捉贼…”

苍耳眼神一沉,“贼喊捉贼?!”

秦星点头,“我虽然不知道咱们在这里办什么事,但我猜想肯定是大事儿,不然不会这么严防部署!既然是经过严格部署的,却还是出现了这么多叛徒,而且还是在同一个人的手下出现的,那是不是该想想这些人背后是不是有谁在指使?!”秦星看了看苍耳若有所思的表情,又道,“我今儿听说这金头儿在这里已经扎根两年了…。”

后面的话秦星不再说,苍耳看看秦星,又看向外面黑漆漆的暗夜。

秦星再接再厉,“您想,这金山的婆娘咋早不中毒晚不中毒,偏偏在今天发现毒菌子之前就中毒了?!若是今日不是我认识那毒菌子,咱们可就都吃了!我估摸着,她就是想逃脱干系才如此的!而且,我若想的不错,他的婆娘明日肯定又活蹦乱跳了!”

苍耳眼里闪过一道芒,“这金山难道投靠了赫连明轩?!”

秦星双眼闪烁,“我不知道这赫连明轩是谁,但我想,若是他背叛了你们也是很正常的,毕竟他可是在这里生活了些年了!”

秦星见苍耳不说话,眼睛里的光隐晦不明,不再多说,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苍头儿,我先去睡了,今儿太累了!明天还要早起!唉,明天还要做三处的饭食,怕是一日都没有闲工夫了!”说完也不等苍耳搭话,返身进了左边的屋子。

任何时候,都要抓紧时间保存体力!睡觉,补充食物,都是最好的保持体力的方法!当秦星迷迷糊糊被叫醒的时候,发现外面才微微有点亮光!不禁嘀咕道,“这么早…。”

苍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快起来!门主要见你!”

秦星心里闪了下,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门主?为啥要见我!”

苍耳略不耐烦的道,“你快着些!”

秦星慢悠悠的站起来,“今天不用做早饭?!”拿不准这个什么地狱门的门主找她到底做什么!只能侧面打听一下!

苍耳眼一瞪,“就是要快去快回,这么多人要吃饭,怎么能不做早饭?!”

秦星看看天色,嘀咕道,“三个地方的早饭做完,中午就不用吃了…”

苍耳推了慢条斯理的秦星一把,“你快着些!门主说了,所有人的饭食一起做!”盯着秦星慢悠悠的动作,皱着眉,这小子刚来的时候利索的很啊!

秦星一听,眼珠子一转,“那行,一起做就方便多了!”更方便她实行计划…。

手脚麻利的稍微洗漱了下,颠颠儿的跟着苍耳去见门主!

秦星一路跟在苍耳身后,心里暗暗思索者门主要见他是为何?!难道是因为昨日她和苍耳说的关于金山的话?秦星眼睛眯了眯,不动声色,打算等先见到这个门主再说!

到了一处房舍前,秦星打量下,毫不起眼的一个茅草房舍,想起昨日跟着金山到另外一个院子里做饭时半路看到的那双秃鹫般的眼睛…就是在这处房舍里!正打量眼前的房舍,苍耳停下,对秦星道,“门主问你什么就答什么,不要耍滑头!更不要惹怒门主!”

秦星点头,她吃饱了撑的去惹什么门主!跟在苍耳身后进了屋子,简陋的摆设,裂缝的墙壁,和她最开始到南璃时的那个破房子有的一拼!刚一进去,秦星就不自觉的收敛了气息,因为她又感觉倒自己被一束阴骛的目光盯住了!颤颤兢兢的跟在苍耳身后,低眉顺眼,不说话!

“你就是秦二?!”一声仿似来自地狱的声音传过来!

“是…是…。是的!”秦星对这种惶恐害怕的样子学的是惟妙惟肖!

“你不必害怕,抬起头来,我有事要问你!”声音依旧冷的可以滴出水来!

秦星慢慢抬起头,一张脸映入眼里,秦星心下一骇,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一大块烧伤的伤疤蔓延了整整半张脸,另一边的颧骨高高突起,眼睛正如秦星见得那样,如一只阴森的秃鹫,紧紧的盯着秦星!

秦星心下惊骇,脸上也表现出无比的害怕,抬起的头又低下去,“小…小人不敢…。”

门主似乎很满意秦星的表现,“你大可不必害怕!你再和我说说,你为什么会觉得金山是叛徒?!”

秦星低下的眉眼挑了挑,“小…小人…也只是胡乱说而已!门主…门主饶命!”

苍耳在一边道,“你尽管说,门主最愿意听取谏言,不必害怕!将你昨日和我说的那些和门主说一说!”

秦星心里暗哼,这苍耳估计是为了避嫌,怕这门主说他针对金山,而拉出自己!不管苍耳什么目的,秦星便惶恐的将头天和苍耳说的话再说了一遍,末了,又补充了一句,“昨日我和那位叫灰鼠大哥去洞穴送饭,我瞧着灰鼠大哥似对送饭的两处都恭敬的很,我当时还开玩笑说,这关着的是什么人,还要这么小心客气!灰鼠大哥没有回答我,但下了山,我看他在和金山说着什么,我只隐约听到说一切都好什么的…”

秦星一通胡编后,停下不再说话,反正现在灰鼠也死了,死无对证…任她说破也穿不了!

半晌没听到动静,秦星也不着急,低头弯腰,恭敬的站着!

不一会儿,门主似笑非笑的盯着秦星道,“你可还有什么事瞒着本门主?”

秦星眼一眯,这是什么意思?!脑海里闪过那双可怕的眼睛,莫非,他看出我是个女的!?心下一横,眼睛一闭,扑通跪地上,“门主请饶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