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女扮男装 (二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这一跪下去,心里便记下了和这破门主的仇,这梁子算是彻底的结下了!活了两世,还从来没有下过跪!

秦星跪在那里似诚惶诚恐,她身旁苍耳眼一瞪,“秦二,你…你做了什么!?”苍耳这心里直打鼓,这秦二虽说是青虎带进来的,但是他留在这里做饭的,若是有个是什么事儿惹怒了门主,他也不会有好果子吃!苍耳一下子变了脸色,抬脚就要去踢跪在地上的秦星!

“苍耳,你站到一边儿去!”门主拦下苍耳,不轻不重的瞟了一眼苍耳,转头看跪在地上似乎还在发抖的秦星,眼里充满了兴味!“你叫秦二?!你倒是说说,为什么要我饶命?!”

这一跪下,秦星的心思也转开了,索性也就豁出去了,头一抬,“门主大人,其实…其实秦二是个女子!”

“女子?你是个女子?!”苍耳惊讶的半晌没回过神儿来!

秦星不搭苍耳的话,就是眼神害怕的看着坐在上方的门主!却见门主噙着一抹怪笑,一点也无意外的表情!秦星心里松了松,看来自己赌对了!她也想过了,就算她没有赌对,他们根本没看出她是个女的,她把这个说出来也只有利!凭她对这个时代的了解,他们是绝对不会对一个女子去多加太多防备的!而现在她说出来,反而能显得忠诚!

“你为何要扮做男子混进来?!”门主盯着秦星的脸,一错不错的看着她的表情!

秦星脸一耷,“门主,小人也是逼不得已!我娘说这里只要男子,可我们家没有可以干活的男子!我爹去的早,家里实在是太穷了!听说您这里工钱不少,我便冒险来了!”

一番话是声泪俱下,有理有据,秦星暗叹自己穿到南璃后倒是学了个技能,那就是演戏!

苍耳在一边儿不敢言语,门主瞧着秦星的一举一动,打满补丁的衣服,还有脸颊两边都黑黑的脸,点点头,“从今天早上开始,早饭你一个人做了!”

秦星心下一喜,脸上却还是哭丧着道,“门主大人,我一个人实在是做不来那么多的馒头,不如,再安排一个?!”

门主似思索了一会儿,瞧着秦星那小身板儿,看想苍耳,“你给她安排个人!仔细些!找个可靠的!”

苍耳恭敬的道,“是门主!”

门主挥挥手,“去吧!”

秦星快速站起来,跟着苍耳出去!她感觉到这个屋子里最起码还有两双眼睛盯着自己!这种感觉太不爽了!

走到门外,呼吸到清新的空气,秦星深深的长舒一口气!

一口气没换完,苍耳停下身子,仔细打量秦星,瞧着秦星有些黑的脸,伸手去摸,秦星一惊,头一偏,“苍头儿?”

苍耳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星,“你这是想害死我!?”

秦星掩下眉,小心的道,“怎么会呢?苍头儿,我也是实在是没法子,若不是真的家里穷,我一个姑娘家,怎么可能到这里来冒险?!若是门主大人不宽宏大量,我今儿不就小命不保了吗?!”

苍耳哼了一哼,“别以为你是个女的,就可以偷懒,快回去准备做早饭!”

秦星连忙道,“是是是…。小人不敢!”心里却是暗暗高兴,一切在按她的计划发展!回头看了看山上,要想办法通知他们,她无碍!想起明轩昨日那让人心慌的眼神,秦星脸一阵发烧,若不是来时在农家大婶儿那里弄了点烟灰摸了脸看不出来,这会儿估计像只煮红的虾子!

秦星和苍耳刚去了房舍,从旁边的屋子里出来两个男人,一个高大,盯着秦星和苍耳的背影若有所思!另一个相对瘦小一些,满脸的精明,正是青阳城主,卢勇!

门主瞧见出来的两人,站起来,对高大的男子道,“余将军,如何处置金山?!”

余将军眼神微暗,“这是你的门众,琅门主自行处置…。”

琅野,琅门主不再多说,抱了抱拳,“余将军,已经问过几次了,但那赫连明轩就是不说!”

余将军冷笑一声,“不必理会,你该怎么做怎么做,他说不说又有什么关系!我们只管办事拿银子,至于这兵符…。赫连明德最好是得不到!”

琅野心思一转,也是想到,他们要的是银子,要的是和赫连明德的合作,人他们拿住了,也会按他的吩咐除掉,至于其他,不是他们关心的事儿!而且,这兵符到了赫连明德手里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不禁道,“还是余将军想的周全!”眼神一转,看向卢勇,“卢大人,德王殿下那里…。”

卢勇心领神会,笑眯眯的道,“两位放心,我卢勇是识时务之人…。”

琅野走到余将军身边,“将军,为何要把赫连明辉关到他一起?!”

余将军眼里的笑不达眼底,闪烁着算计的光,“虽说那赫连明轩两次让我们的人都有去无回,但,他是没有武功的。本来我还在想怎样让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在暴乱中死掉,这下来了个赫连明辉,可真是一举几得!”顿了顿,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这位贤王身手可不低,年纪轻轻,一个冲动引起和暴民们的冲突太容易了…”

琅野和卢勇闻言,都笑了起来…卢勇更是赞赏的道,“余将军果然不愧是二皇子身边的得力助将!哈哈哈…”停了笑,又道,“昨日夜我已将拿住贤王的事情安排人去报了德王,余将军放心,这银子只会多,不会少…。”

余将军心情颇好,大手一挥,“放心,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三人同时露出笑容!

秦星跟着苍耳回到住处,天光已经大亮!不用苍耳催促,秦星已经挽起了袖子开始发面,苍耳满意的看了眼,转身不出,不多时,带来两个人,秦星昨天打饭时见过!只要过了她的眼的人,她基本不会忘!秦星也不多说,将揉面的事儿交给他们,自己去做其他的菜,算起来最少一百人的饭食,菜是不能少!

等做好一大盆的炒咸菜和一大桶的汤,馒头也蒸好了!

在苍耳的带领下,又来了几人,端汤,拿碗,拣馒头,分工明确,速度奇快的将所有东西搬到了村中心的一个小广场上!

秦星跟在他们身后,陆陆续续的看从山上,还有各房舍里出来了人,都往小广场上去!秦星走进小广场,发现周围地上干涸的地缝上还有些血迹,眼睛眯了眯,拿起瓢去帮忙打汤!

站了两长排的人,挨个等着分饭食!今儿似乎心情都不错,昨日吃过秦星的馒头的人都笑眯眯的,另外在山上下来的,都一脸的期待!昨日就听说山下的饭食要好吃的多,不像他们吃的水煮盐拌难以下喉!

秦星不动声色的去打量这些人,看起来几乎有九成的人都来了!秦星回头去看了眼,山上隐约还有人在走动,估摸着洞口的人并没有下来!手上刚准备去打汤,苍耳和昨日提菌子给秦星的冷面走过来,两人都拿起银针,开始试毒!

秦星低头站在一边,等他们二人验过,才开始打汤…。一一分过饭食,秦星心里有了数。青虎没来,另外一个和他一起守村口的也没来,山上还有守洞口的,然后还有金山没有来,秦星心里一计算,还有那个门主没来…暗暗思索了下,自己也拿起了馒头来吃!又想起洞里的明轩,怕是还在担心自己,早上的饭食怕是不会让自己去送了…

正想着怎么样给明轩递个信儿,两个稍年轻些的男子走过来,“帮我们装些馒头和汤,我们要送到山上去!”

秦星连忙放下馒头,站起来,“两位大哥是给洞穴的人送饭食吗?!”

其中一个还在咬馒头,点点头,“是的,你快着些,要六人份的!”

秦星心里有了数,将装饭食的篮子拿过来,有三层,想了想,林一林二在前面洞内,首先送到,第一层放好馒头,将第二层打开,手里慢慢放,眼睛却看着两个男子,“两位大哥还喝完汤了去吧,不然一会儿回来就没了”

两个男人对看一眼,端起碗就又去打汤,秦星手里动作加快,等两个男人喝完汤,秦星已经装好了饭食,笑着递到两人手里,“辛苦两位了!”

两男人没理会秦星,快速上山去!

此时的赫连明轩心里确实悬的老高,一直回不了位!从昨日晚上秦星出了洞,他就一直坐卧不宁!几次冲动想破了洞门冲出去!他不想再顾忌这个,顾忌那个!他也不想再背负南璃皇子这个包袱,他只想好好抓住她的手,他不能让她受到任何伤害!洞外的声音他听到了,那一声声的高喝声第一次让他觉得胆颤心惊!但几次手已成掌,又想起秦星坚定的眼神,只得又握手成拳!心里的煎熬随着迟迟没有消息传来越来越如凌迟…。

玉芊不忍看到明轩这般模样,轻声安慰道,“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星儿她聪明,不会有事的!”

明辉也忍不住道,“我瞧她不似普通人,强悍的很,四哥你就放心吧!”

玉芊听这话不满道,“什么叫她不是普通人,她就是一个普通人好不好!她只不过比很多人生活的幸苦,不得不这么强悍而已!”

“唉,我也不是别的意思,我就是说,看她的身手,确实不像普通人啊!”明辉瞧玉芊要急的样子,赶忙解释几句!

玉芊叹口气,“你们若是在她家里生活些日子,就明白她为什么要努力的锻炼自己了!若是她不努力让自己强大起来,她家人永远会让人欺负!”轻声的给明辉和明轩讲了她所知道的秦家!

想到那小小的人承载了那么多的幸苦,明轩的心里为秦星感到心疼,心里更是坚定了要好好保护她的决心!怪不得她会说只有自己强大了才会免受欺负!他只看到秦星阳光,坚韧的一面,却不知道她到底受了多少苦…他从前只知道她没有了父亲,却有一个温暖而充满幸福的家,却不知道他们这一家是饱受了多少欺负才走到今天的!想到秦家老宅,明轩的眼神变得锋利,或许,保护她可以从帮她收拾那些欺负她的人开始…。

等玉芊把秦星家的情况一说,明辉没了声音,他一开始确实怀疑秦星的身份来历,觉得这个女子实在是不像一个农家女,她对付那两个辽人的手段,让他觉得她靠近四哥是有目的的,但此时,听玉芊说完,他觉得自己错了!是个人,被欺压狠了都会反抗,也会改变自己!秦星一个农家女,会这样,也就合情合理了!

明辉看着玉芊,认真的道,“我为我的怀疑道歉!”

玉芊愣了下,忽然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你干嘛给我道歉!”心里却对赫连明辉有了几分改观,一个皇子,能认真的为自己的一个怀疑道歉,说明是一个有大胸怀的人!

几人正在说话间,送饭食的进来。

明轩充满期待的看过去,没看到秦星,心又提起!又不能贸然的打听,万一秦星没事,他们又在这里打听,怕是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一点儿吃东西的心思也没有,明轩在洞内来回走动,焦急担忧的情绪一览无遗!

两个送饭食的人快速放下馒头和汤离去,明辉见明轩的样子,默不作声的坐到桌边去拿馒头!手拿起一个馒头刚想往嘴里喂,突然发现馒头底部有些凹凸不平,疑惑的翻过来一看,一个奇怪的符号,忍不住道,“这馒头咋也做出花样儿来了?!”

玉芊闻言奇怪的凑过去,偏头一看,惊喜的叫道,“星儿没事儿了!”

明轩一喜,几步走过去,瞧见明辉手里拿着的馒头,一把夺过去,看到那个符号,脸上染上一阵笑意,声音不觉放柔,“星儿果然聪明!”说罢摸出怀里一方帕子,那手帕的一角正是绣着一个和馒头上一样的五角星!

明辉不解,“这是?”

玉芊得意的道,“在我们家,大姐的东西上都有月亮的标记,星儿的就是星星,秦怜的是芙蓉花,秦钰的是太阳!古力的是一把小刻刀…。”

明辉桥玉芊说的得意的俏皮模样,心里一阵荡漾,忍不住道,“那你的呢?!”

玉芊挑挑眉得意的道,“我的是朵喇叭花…”

明辉哈哈笑道,“因为你像个小喇叭一样喜欢呱啦呱啦说话吗?!”

玉芊杏眼一瞪,“才不是呢!星儿说喇叭花还有一个名字,叫牵牛花!刚好应了我的芊。”

任玉芊和明辉争论的热闹,明轩坐在一边,轻轻摩挲着手里手帕上的星星,轻轻叹了口气,只觉得心里被这颗星星给填的满满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