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怒杀苍耳 (二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耳带着秦星到了门主,却见秦星手里除了一个酒壶,一把水壶外什么都没有,不禁皱了皱眉,“这就是特别的汤?!”

秦星自信的点点头,笑着扬起下巴,“苍头儿放心吧,绝对在门主面前给您长脸!”

这一笑让苍耳微微闪了闪眼,点点头,带着秦星敲敲门,进了房舍!

正在用饭的门主和余将军一愣,看着苍耳和秦星,“你们这个时间怎么过来了?!”

苍耳刚要开口,秦星道,“多谢门主这两日对小人的关照…”而后才看向一旁的身形高大的男人,见他一脸的威严,忙低下头,“小人无状,往大人宽恕!”

门主看了眼余将军,见他没什么其他表情,看了眼秦星,“你们这时候来做什么!?”

苍耳忙上前道,“秦二说做了道特别的汤来孝敬门主和余将军,所以门下就带她来了!”

门主看了眼苍耳,眼里闪过一丝威严,“胡闹,这个时候,喝什么特别的汤!”

秦星连忙上前,“请门主息怒,是小人想来感谢门主,听说我们明日就回家了,以后也没有机会再见到门主和…和余将军了,所以小人就想把家传的补汤给二位尝尝!”

门主眼睛半虚着,盯着秦星道,“苍耳没和你说吗?我们打算将你一并带走,我把你赏给苍耳了,以后,你就是苍耳的婆娘!”

秦星一阵恶心,更多是一阵怒火冲上来,你算老几,凭什么将我赏赐给什么鬼苍耳的话在嘴边滚了几滚,又咽了下去…干笑着道,“这…这,我家有老娘要养,怕是跟你们走不了…”

苍耳一把拽住秦星的胳膊,恶狠狠的道,“你敢不答应?!”

秦星看着苍耳恼羞成怒的脸,只想给他一个耳刮子,却还是忍住,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于是软下口气,“我们的事,一会儿再商量。不管怎样,我今天是来感谢门主的,望门主和大将军不嫌弃…”

门主抬起手,刚想拒绝,一旁的余将军却似兴致极佳,“那就来试试吧!”

秦星一听,快速的上前,将水壶放到一边儿的小炉子上,而后将酒壶里的米酒倒进水壶。她昨日就注意到这里有个小炉子了,想来是专门给他们烧水用的!然后手脚麻利的在炉子旁边的小桌子上摆好两个碗,一个碗里打上一个生鸡蛋,而后静静等着水壶里的米酒烧开!

余将军和琅野门主看着秦星的动作,一半新奇一半不解,却也都不做声!

苍耳看着秦星,越发的坚定要把她带走的心!

而此刻看起来平静的秦星其实心里心思转的极快!这苍耳到底是什么时候有了这么龌龊的心思?!做他的婆娘,他也真是敢想,也不怕她半夜把他给阉了!秦星眼里几不可见的划过一道狠戾…

不一会儿,小水壶的盖子被烧开的汽顶起来。秦星快速的将水壶的米酒冲到打有鸡蛋的碗里,一边用筷子搅拌,一边不停的冲下米酒,不一会儿,一碗带着酒香的蛋酒汤就做好了!秦星笑眯眯的偏头对苍耳道,“苍头儿,来验验吧!”

苍耳似乎还带着怒气,走过去,拿出银针,试了一试,看了看没有问题,朝门主和余将军点点头。

秦星笑着小心翼翼的端起蛋酒汤朝门主走去,“这道汤的名字叫做蛋酒汤,既有鸡蛋的营养,又有米酒的清香,其实加些糖会更好,但那样就没有米酒本来的味道了…”边说边往桌上放去。

琅野看了这碗黄白相间的蛋酒汤,又闻到了酒香,似觉得挺不错,轻轻推到余将军面前,“将军先用!”

余将军轻轻嗅了嗅,辽人本就嗜酒,却从未这样喝过酒,不禁食指大动,看了看秦星,“之前从未见过这种做法,这是你们家祖传的!?”

秦星点头,“是的!”看着余将军喝了一口,才转身去做第二碗。身后传来余将军的夸赞,“确实不错!”

秦星嘴角翘了翘,快速的做好第二碗,和第一碗一样,验过之后秦星才端到琅野面前,等看到琅野喝了一口之后,才笑着告退!

秦星和苍耳一出房舍,苍耳再次拉住秦星的胳膊,双眼紧盯着秦星的脸,“你不愿意跟我走?!”

秦星甩开苍耳抓着的手,不说任何话,按她的估算,广场上的辽人也快差不多了…

苍耳似乎没有料到秦星有这么大力气,愣了一瞬,怒极,快速窜过去,一把将秦星扛起。

秦星感觉到身子一个失重,整个人就如飞了起来,发现自己是被苍耳扛起来了,掏出怀里的长针就朝苍耳的背刺去!

苍耳后背一疼,将秦星往路边的草堆上一丢,迅速扑过去,一边按住秦星,一边就去解自己的衣服,“你还敢刺老子,老子先办了你,看你跟不跟老子走!”

秦星又急又气,她实在是没料到这苍耳居然想强了她!眼神一暗,再不能确定广场上的辽人是何状态之前她不敢大声呼喊,而且这里离琅野他们太近,惊动了他们反而不利!

秦星脑子里一边思索,一边用手去摸地上有没有什么可以用的武器!摸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摸到…这苍耳虽然瘦弱,但他的力气也实在是大到变态。任凭秦星如何踢打扑腾,压在她身上的苍耳就如一块大石头般纹丝不动…秦星正恼到要吐血,忽然听到一声高喊,“有人下毒!”

这一声高喊不禁秦星听到了,苍耳也听到了,但他此刻就如着魔了般,不管不顾,继续压着秦星,身子一松,俯身就要凑上去,秦星趁此机会,使出全身的力气,曲起膝盖一个上顶!正中苍耳要害部位,苍耳一个呼痛,身子一顿。

秦星眼睛一眯,趁机一手摸出长针朝苍耳的太阳穴刺去,却被苍耳一把捏住秦星正要插下去的手臂!

秦星连动了几下,却是动弹不得!

苍耳咬牙切齿的盯着秦星,“老子非要把你办了不可!”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道怒到极点冷到刺骨的声音,“你找死!”话落,苍耳的身子一歪,倒在了一边儿,双眼爆睁,似不敢相信的朝声音看去!

秦星也偏头看去,只见赫连明轩站在两米开外,满脸的怒气与担忧掩盖不住。

秦星看见赫连明轩,嘴角扬起,一跃而起,直直的向他跑去,跑到他面前,顾不得矜持,没有言语,直接扑进他怀里!

明轩一把紧紧的搂住秦星,余悸未消的道,“以后不要以身犯险…”

秦星踮起脚尖,把头放在明轩的肩膀上,笑眯眯的点点头!

两人一时沉默着,虽然都没有说话,却都静静的感受着对方的气息!

“你果然有问题!”身后传来的声音打破了秦星和明轩之间的温情!秦星松开明轩,回头看向从房舍出来的余将军和琅野门主!

明轩握着秦星的手,看向余将军,眼神锋利,语带嘲讽,“堂堂西辽余盛,余大将军如何在南璃的土地上甘做他人走狗?!”

余盛往前一步,笑不达眼底,“余某除了效忠我家二皇子,其他人又何尝配指使与我…”

“你的意思是,你们二皇子的手已经伸到南璃的土地上来了!?”明轩冰冷的眼神陡然变得犀利…

余盛哈哈大笑起来,“那又如何!整个南璃,迟早都是西辽的囊中之物…”

秦星瞧着余盛嚣张的模样,忍不住道,“大话谁都会说,可谁会笑到最后,还是未知!做了人的走狗事小,可别到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说完,别有深意的看了眼琅野门主!

这一眼琅野门主看到了,意思也了解,这么些年,地狱门仰仗于西辽皇室,盛极一时,可最近一两年,为了西辽的野心,折损了几乎全部的门众,最后仅剩的门众,已经全部在这里,若是,今日再折损…。从此地狱门就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江湖组织了…但他别无选择!

余盛回头瞟了眼低头不语的琅野,眼里划过一道杀机!转身看向明轩身边的秦星,“你果然有些小聪明!连我征战多年的余盛也差点栽倒你这个小丫头手里!”

秦星眼睛眯了眯,心下暗惊,难道他们没有中毒?!脸上却不动声色,“余大将军说笑了,我一个女人,又有什么本事能让你栽?!”

“哈哈哈…。说实话,若不是你太过急切,本将军还真被你糊弄过去了…秦二姑娘,我倒是对你很有兴趣了。”余盛似颇为愉悦,看向秦星的眼神光芒大盛!

明轩眼神一暗,拉着秦星的手一紧,瞬间放开,低声说了句,“保护自己!”而后挥手成掌,飞身而起朝还没来得及露出惊讶表情的余盛而去!

余盛身子飞起,快速连连后退,“想不到贤王殿下果然也不简单…”

明轩丝毫不理会他,手下不留情,逼向余盛!余盛能在西辽位及权臣,身手自然是处于高手排列!

两人缠斗到一起,高手对决,霎时只能看到人影晃动,秦星提着心看着打斗的两人,却根本都看不清谁是谁,是如何出的招!

忽的一下,余盛被明轩一掌打中,后退几步,被一旁的琅野扶住才站稳,噗的一口血吐出,余盛看向明轩,眼底带着浓浓的震惊与不甘,“想不到堂堂南璃贤王殿下,也能将世人愚弄于手中!”

明轩眼神微闪,他现在只想一掌劈了这个居然口口声声对星儿有了兴趣的狗屁大将军!不让其喘息,又紧逼过去!余盛和琅野同时迎上。

秦星暗急,二打一,无耻!却见明轩似游刃有余,丝毫不见有疲态,忍不住翘起嘴角,暗赞一声!

------题外话------

二更来到!请笑纳…稍晚奉上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