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陈府家事 (二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在路上心急如焚担心陈仁善会对家人不利在烈日下拼命的往家赶的时候,陈仁善心情颇好的暗香茶楼悠闲的喝茶!他在等消息,等一个好消息…

此刻的陈仁善翘着二郎腿,正津津有味的听书!这暗香茶楼二楼的雅间挺妙,尽管夏日的午后烈日炎炎,这里却也凉爽的很!一旁一个妙龄女子正殷勤的给陈仁善添茶,此人正是秦夏!

“老爷,咱们怎么不直接去?而让我姑父先去?!”秦夏故作不解…她此刻心里兴奋极了,她的梦想快要实现,她很快就要看到秦星那个小贱人跪在地上求她…

陈仁善瞅了眼身边的秦夏,丢了颗花生米进嘴里,不紧不慢的道,“我露面和你姑父露面,那能一样吗!?”

秦夏撇撇嘴,“老爷难不成还怕他们不成?!”

陈仁善嗤了一声,“妇人之见…”却也不在意,对这秦夏是宽容无比。

周遭的人都奇怪的很,这陈不善传说见到好看的女子就走不动道儿,但却从未这么大庭广众之下带一个女子在身边,忍不住多看了这女子一眼,模样是挺不错,穿着嫩绿的长衫,纯金的步摇在头上随着身子的动作轻轻摇动,一副富家太太的模样!

众人眼里的好奇统统被秦夏视作是羡慕…心里的虚荣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忍不住仰了仰下巴,又把身子端坐了几分。只希望姑父办事靠得住一些…想到秦星那一家子,秦夏的眼神暗了暗。

时光倒回到四日之前,陈仁善陪着明王赫连明晨从暗香茶楼回了陈府,巴巴儿的将明王送到陈府最好的小院里安顿好。

赫连明晨挥挥手,打发他出去,“今日不必再来请安。”陈仁善看看赫连明晨怀里的红袖,暧昧的笑着退下返回自己的院子,想先去和父亲说说接待明王的这事儿。父亲一直瞧不上自己,但这次和三皇子搭上线了,想必父亲怎么着也要夸赞自己几句吧!

陈仁善的父亲,陈贤来,读书读不进,才做起了营生,陈家生意做的大,主要也是陈贤来的基础打的好,他为人宽厚,实在,令他的生意做的相当大!

陈贤来的弟弟陈贤进也全靠他供他读书,才能一步步考上秀才,举人,直到做了清水县的县令!

十年前陈贤来大病了一场后,便将生意交给了唯一的儿子,陈仁善,这陈仁善有些头脑,可做事太绝,又仗着两个叔叔的势,在这清水霸占一方。陈不善这个名号已经叫响的时候,陈父想管教已有心无力,只得半睁半闭半放手!这日正在为这个不肖子又纳了一房妾回来而气闷不已!

“爹,明王殿下答应儿子了,以后,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上京城!”陈仁善在自家父亲面前还是有几分尊重的!

陈父哼了一哼,日渐苍老的脸上面无表情,“人,什么时候都得有自知之明,切不可做那些无谓的美梦!”

陈仁善本来和父亲来说,是存着想让父亲夸赞他的心思来的,可是,却又是听到这些平日里时常听到的话,烦闷不已,站起来打了声招呼,便匆匆离去。出了院子,忍不住暗道,等我在京城做了大事,看你还如此说!

回到院子,小丫头送上茶水,陈仁善歪坐在太师椅上,“夫人呢?!”

小丫头恭敬的道,“夫人去秀坊去了…”

陈仁善皱了皱眉,一天到晚去秀坊,有什么好的…不过,还真没想到那张谦居然是明王的亲舅舅!还真是看不出来啊…堂堂右相的儿子,皇后的弟弟,居然窝在这清水镇上做教书匠!陈仁善不屑的撇了撇嘴!随即想起一事儿,眼睛闪了闪,随口问道,“夫人去了多久了?”

小丫头退到门口,转过身道,“刚去不久。好像。好像被新来的姨娘气着了,便出门儿了。”

陈仁善眼珠子转了转,挥挥手,“你下去吧…”等小丫头下去,陈仁善火急火燎的出了门,抬腿一拐,去了新抬进府的小妾,秦夏的院子!

这刚一进去,陈仁善不禁皱了皱眉,这院子怎么破成这样了?!而且一个伺候的丫头都没有,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陈仁善心下不解,慢悠悠的走进屋去,一进去,这眼睛就挪不动了!

秦夏正坐在铜镜前半褪了衣衫,红着眼眶给自己的后背上药,想到夫人那砸过来的一个花盆,秦夏依旧心有余悸,轻轻用手帕擦了擦,这一擦,疼的秦夏嗯了一声。

这嗯的一声,听在陈仁善的耳朵里,那可真是要命啊!听了一下午明王身边红袖娇滴滴的声音,本就憋着一股火,这会儿再听到秦夏这一声娇滴滴,又带点痛苦的闷哼声,眼睛盯着秦夏光洁圆润的肩头,再也忍不住,快步走过去,握住秦夏正在给自己擦拭的手,秦星吓了一跳,一回身,发现是个男人,一下子惊慌到手足无措,慌乱的将衣衫往身上拉。“你,你是何人…来人…”

陈仁善捂住秦夏的嘴巴,秦星惊慌的双眼落入陈仁善的眼里,那是别样的有风情!轻笑,“自己的夫君都不认识,可真是该罚!”

秦夏眨眨眼睛,夫君?!莫非这就是陈仁善?!可,不是说是个大老板,家里有很多女人,那样子的人不应该是个老头子吗?!她可是抱着破罐破摔的打算进门儿的!虽然没想到被摔的这么狠。但她也是豁出去了的!但谁能告诉她,为何眼前神采奕奕的男子自称她的夫君?这感觉就像本来要死了突然又活了一般…

秦夏眼里的疑惑让陈仁善非常的愉悦,轻轻放开捂住秦夏嘴巴的手,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肩头,“这可如何是好…爷的女人居然不认识爷。”

秦夏心头划过一阵电流,等她确定眼前的男子就是陈仁善之后,她的思绪已经来回思索了多次,再抬头时,媚眼如丝,如诉如泣,盈盈欲泪的模样让陈仁善心里是如猫抓般!

他是听说这抬进来的小妾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但却没想到,是这样可人的一个人儿…连忙将秦夏搂主,“哎呦,我的小美人儿,这是咋了?谁伤了我的小心肝儿啊。我帮你去收拾她…”

陈仁善一番讨好的话,说的秦夏是心花怒放,轻轻的依偎过去,埋首在陈仁善的怀里,眼神微闪,“只要老爷对我好,我就什么也不求了!”

陈仁善自是乐得如此,只觉得这小妾不仅身材模样好,且识大体,顿时欢喜不已,搂起秦夏便上了炕,秦夏半推半就,便随了他…没想到挨了顿打,却成全了她…眼神闪过一丝恶毒,暗暗想着以后要加倍讨回来!

等陈府的当家夫人陈常氏回到府里,秦夏已经从原来的小院搬到了陈仁善最喜欢的翠柳园,那院子陈仁善一直空着,里面亭台楼阁,翠柳依依,相当的惬意…并且安排了四个随身伺候的丫头,更可气的是,居然还安排了两个打手做护院,说什么夏姨娘刚进府,不适应…

陈常氏暗啐一口痰,我呸,不适应,不适应安排护院做什么?!还不是明摆着防着老娘!

这陈常氏原本是邻镇一屠户的女儿,当年陈贤来带着自己怀孕的妻子东奔西跑,日夜受累,本来离生产的日子还有个把月的,没想到由于太过操劳,在半路早产了,幸亏这常氏的父亲帮忙相救,帮忙把陈母抬到医馆,这才顺利生下陈仁善!陈父为了感激常父的救民之恩,便与这家已经三岁的女儿定下了姻亲…当年陈仁善娶这陈常氏时,是百般的不愿意。可一直因为陈仁善的母亲早逝而格外疼爱他的父亲就是在这件事情上怎么也不让步!当初陈贤进就劝陈仁善,这女人,又不是只能娶一个,娶回来,喜欢就睡上几夜,不喜欢,只当是养着一个闲人…如此这般,这陈仁善才将她娶了回来,而后果然在寻找女人的道路上一去不还!

陈常氏虽有气,却也不能明撒,只能暗地里折腾那些小妾们!这次进门儿的这个小妾她尤为看不过眼,那模样,勾人的很,她有些担心这个狐媚子会勾住陈仁善。所以想尽办法不让陈仁善进她的屋,没想到还是被他们钻了空子!气不打一处来,砸了几个杯子,心里舒坦了些,才去请陈父吃晚饭!无论怎样,伺候好老爷子,就不怕这当家主母的位置跑了!

一连两日,这陈仁善都歇在秦夏院儿里,两人是恩爱的不行!这日又是一番鸳鸯戏水之后,陈仁善懒洋洋的躺在榻上看着在铜镜前梳妆的秦夏,手里习惯性的拿着一方帕子把玩着。“你们女人可真是麻烦,一个头发都要倒弄半晌!”

秦夏回头丢了个媚眼,“我这不是为了弄好看点让你看么!?”眼神扫到陈仁善手里的帕子,漫不经心的道,“哪儿来的帕子啊,整日的像个宝贝似的…”

陈仁善斜着眼睛盯着只穿了层薄纱的秦夏,将帕子放到鼻尖轻嗅了嗅,调笑着,“我还是觉得美人儿不穿更好看。”

秦夏故作恼怒,站起来往陈仁善怀里扑去,嗔道,“老爷,你太坏了…”她扑过去,只是想去仔细看看这方帕子到底有何不同,她已经看到好多次他拿着这方帕子了。扑到陈仁善怀里,故作娇俏的夺过陈仁善手里的帕子,“让奴家来瞧瞧,看是谁的帕子让老爷如此着迷…”

夺过帕子细细一看,没什么奇特,却在看到帕子一角绣着的一个小图案时,愣住了…

------题外话------

二更到,若是回去太晚,今日可能就只有两更了。不过,只要娃儿不闹我,我会尽量来三更!谢谢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