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心思歹毒 (一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夏拿着帕子的手顿住,这帕子她虽没见过,但她知道,这帕子是秦星的!秦飞无数次在家里和秦冬念叨过,说秦星那一家子的东西都各自有自己的记号,当时她还暗骂这一家子矫情…可这帕子怎么会在陈仁善的手里?!难道这不要脸的秦星在勾搭他!?若是这陈仁善真的是个糟老头子,她说不定还会极力促成这件事,可现在…。秦星咬着嘴唇,眼神微暗,如今她是如何都不会让她得逞的!

将帕子还给陈仁善,不动声色,娇媚的道,“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帕子嘛…”

陈仁善拿过帕子,眼里闪过不喜,嘴上却不说,将秦夏搂紧,又猴急的欺身而上!

半歇后,秦夏躺在陈仁善怀里喘气,想起临来时姑父的话,其实她根本不想给他搭上什么线,虽然她如今也算可以,但秦连枝若不是有着自己的算盘,又怎么会让自己嫁到陈家来…她从一开始就瞒着自己,嘴里没有一句实话…可,若是,能打击到秦星那一家子,又能让秦连枝以后不敢小瞧自己,那她还是挺乐意的!于是,小手在陈仁善的胸前打着圈圈,幽幽的道,“老爷每日都忙的很,奴家真恨自己帮不上忙…”

陈仁善嗤笑一声,“你个女人家,能帮上啥忙!”

秦夏叹口气,“是啊,帮不上忙才觉得心里不舒服嘛!”顿了顿,又道,“听我姑父说,现在有种叫番椒的东西很值钱,是吗?!”

陈仁善浑不在意的道,“嗯,可这东西咱们南璃还没有,好像关外来的…”

秦星坐起身子,“可咱们清水村就有呢…”

本来昏昏欲睡的陈仁善顿时醒了,“你们村有!?”

秦夏故作不知,睁大眼睛,“对啊,还不少呢…”

陈仁善来了兴致,也坐起身子,“此话当真?!”

秦夏娇媚的白了他一眼,“我骗你做甚?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好像还挺多的…但好像说有人要买的。”

陈仁善立刻坐不住了,他很早就想做这个生意,若是能做的成,那可是南璃独一分儿。那还不给赚死。到那时,再弄到京城去,那可是个香饽饽,越想越兴奋,将秦夏搂进怀里,“你可真是我的心肝儿…”

秦夏依偎进陈仁善的怀里,那玩意儿真那么好?当初秦飞在家里嚷嚷要种的时候,还被娘好一顿骂…原来真的这么值钱…可这值钱的玩意儿她才不会让她们那一家子赚到钱,最好一分钱也得不到…眼珠转了转,“老爷,你刚才说这玩意儿是从关外来的?!”

陈仁善心情颇好,“可不是?!来的甚远。”

秦夏半撅着嘴,“那这关外来的东西不经过官府能乱种吗?若是把人吃出问题来可怎么办!?咱们啊,还是小心些吧…”

这才真的是,说者有心,听者也有意。

陈仁善慢慢躺回去,眼神闪烁,对啊…这些东西来自关外,能不能种的在这清水那还不是自己一句话的事儿,而且现在明王在府上…谁人还敢逆了明王的面子?!若是能把这些番椒都弄来据为己有,一文钱不花,而他还可以大捞一笔…这样岂不是美哉?!再把这种番椒的方法要来。越想,陈仁善是越兴奋!恨不得立马去看看…

秦夏瞧着陈仁善眼里的精光,慢慢躺进他怀里,“老爷,不如,咱们明天去瞧瞧?!”

陈仁善自然是连连点头,可三皇子在府上这事儿…眼睛闪了闪,没多说。

秦夏趁热打铁,“老爷,奴家觉得,多带几个人比较好…”一来以防万一,秦星那贱蹄子如今像似变了个人,发起疯来不得了,那三婶儿秦柳氏发起狠来也似得了疯病似的,到那一家子那里去,还是要防范些!二来,这第一次回娘家,怎么着也的回去炫耀一番才好!

陈仁善还在想着如何安排好明王,不然他也不好不陪着,便漫不经心的道,“人不需多,带上几个衙役就好…”

此话一出,秦夏更是兴奋,衙役啊…那可比带家丁更威风!只是,秦夏瞄了眼陈仁善,眼神闪了闪,若是遇上秦星,他被勾走了该如何才好…一时也陷入了苦恼…

第二日一早,陈仁善早早的便去明王那里请安!伺候早膳,忙前忙后,那是殷切至极!

红袖冷眼看着,红唇轻启,“哟,陈老板这红光满面的,可是又做了什么大生意了?!还是又得了美人儿?!”

陈仁善笑意掩不住,想到那秦夏,再想到即将要得手的番椒,不可谓不是双喜啊…这眼睛笑成了一条缝,觉得在明王面前不太妥,将笑意收敛了下,眼珠子转了转,才恭敬的道,“小人确实是得了一桩大生意,只是,遇到些小麻烦…”

红袖轻瞟了眼赫连明晨,语带不屑,“陈老板在这青州还有麻烦?”

陈仁善脑门滴汗,这女人可还真敢说,这可是明王在面前…连忙道,“红袖姑娘说笑了,在下也就是区区一商人,哪儿有什么本事!麻烦总会是有的!”

红袖不想搭理他,转身去给赫连明晨盛粥!

赫连明晨心里明白的很,这陈仁善在自己面前说这番话,无非是想让自己开口,好仗着自己的势去解决他所谓的麻烦!瞟了眼面前恭敬的陈仁善,他一点儿也瞧不上这个谄媚的小商人,他住到陈府来,一是给陈开富长脸,这小小的府尹陈开富他虽然还不放在眼里,但母后临走的交代他还是不能忤逆的!他明王府几乎三分之二的财产都来自他这个名义上的岳父!二来,他可不想主动去见那个为了女人而躲到这个穷地方的舅舅,若说他瞧不起陈仁善,那他更瞧不上那个舅舅!心思转了转,开口道,“有时候,麻烦是因为我们自己把事情弄麻烦了,若想不麻烦,最简单,斩草除根。”

四个字一出,陈仁善一惊,随即又兴奋起来,这明王等于是在给自己特赦令啊…对啊,斩草除根,几个小小的村民而已,除了又如何!这番椒做起来,他就是南璃唯一的商户,到时候再请堂叔去京城走动走动,做做皇商又如何…陈仁善心里激动起来,压抑着狂喜的心,小心给赫连明晨布菜,“殿下教训的对,是小人没用了…谢殿下指点…”

赫连明晨拿手巾擦擦嘴,漫不经心的道,“你表妹在京里开销也大,来往都是些达官贵人的夫人小姐…你有空多去看看她!”

陈仁善的脑子大用处没有,可这种话听到耳朵里,立刻便回过味儿来,忙不迭的道,“殿下放心,小人一定多多去看陈王妃…”陈仁善此刻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可不认为这明王是在邀请他去明王府做客…看来,这番椒的生意,必须要拿下…想来叔叔和堂叔也都是赞成的!若是这个生意做成,独家经营的利润该是只比倒卖那马匹要高…。更重要,风险也小…

红袖听在耳里,记在心里,默默喝了两口粥,虽不知道这陈仁善在打什么主意,但还是道,“铲草除根怕也是不容易,听说贤王爷到了青州,再怎么说那也是青州的封王,在他的地盘上,还是收敛些…”

赫连明晨轻嗤一声,不屑的道,“一个无用的贤王而已,何惧?!”

这话一出,陈仁善更是如吃了定心丸般心情舒畅起来!早膳用完,陈仁善刚想带着赫连明晨去看看清水的山水,还没走出院子,明王身边的侍卫脚步匆匆的进来,走到赫连明晨身边,在他耳朵边轻声说了几句,赫连明晨听完,嘴角扬起笑,似心情颇好,晃了晃脑袋,对陈仁善道,“几日你不用陪着本王了,本王去会一会我那情种舅舅…”

陈仁善正求之不得,他迫不及待要去清水村走一趟!“殿下若是需要小人,随时召唤!”

赫连明晨摆摆手,带着红袖大步走出去!

陈仁善将明晨送出府,转身进院子,想了想,又给身边的长随道,“你去镇衙门,找丁大人要两个衙役,顺便去趟张记调味铺子,看看张恒在不在,让他来一趟!”长随应声而去!陈仁善让张恒来,主要是他不认识那玩意儿啊,带上张恒,正好也瞧瞧那东西是怎么个种法儿!安排好,哼着小曲儿进了内院!

此刻秦夏也兴奋着,姑父一大早使了人进来问话儿,她正好问了问清水村的情况,得知秦星这几日不在家,她这心里就落了一块大石头,她一直担心万一陈仁善去了清水村看到秦星,就凭他那么宝贝那方手帕,怕也是不会帮她对付她们家了!现在秦星不在家,那是更好…等她回来,发现什么都晚了,哈哈哈…。兀自笑得开心,没看到陈仁善进来。

陈仁善瞧秦夏笑得开心,心情颇好的问道,“我的小美人儿这是什么事儿这么开心!?”

秦夏收了收高兴的情绪,迎过去,“奴家是替老爷高兴,姑父一大早送信来,说这番椒啊,这几日就可以收了…”

陈仁善掐了秦夏一把,“用完早饭,我们就出发!陪你回娘家,哈哈…”

长随回来说张恒不在家,陈仁善想着以后再带他去也是一样的!便带着秦夏,还有两个家丁,两个衙役坐着马车耀武扬威的进了清水村!这一进村,确实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秦老爷子更是带了全家老小来迎接…

秦夏眼里的得意自然是不用刻意表现就让人一览无遗!秦刘氏瞧见气色红润,越发水灵的闺女,这心里的喜气就关不住!再看这女婿虽年纪大了些,但相貌不差,一身的绸缎,也贵气!不仅坐着马车回来,还带着家丁衙役,这心里的自豪就蹭蹭的往外冒。站到秦夏身边,扶着她的手,与有荣焉,“夏儿,你可还好!?”

秦夏笑得温婉,“娘放心,我好的很,老爷他,对我也好…”

秦罗氏瞧见秦夏穿金戴银的模样,那是呼天抢地的奔过来,“我的夏儿啊,奶可想死你了…”

秦夏盈盈笑着,转身让家丁将车上给家人带的东西都拎下来,那一大盒一小盒的礼品,可是让不少人都看红了眼睛!

秦夏看着村里大半的人都来看热闹,这得意的尾巴更是翘的高高的!和众人嘘寒问暖,真像是荣归故里的模样…在人群里看了下,没瞧见秦星那一家子,眼神暗了暗,不动声色的继续寒暄。

江成义谄媚的笑着窜到陈仁善身边,此刻陈仁善已经很不耐烦,他来可不是走亲访友的,是来办正事儿的!瞧见江成义过来,没好气的道,“种番椒的是哪家?!”

江成义一愣,番椒?番椒是啥玩意儿?

秦夏有偷摸注意着陈仁善的动静,一看要露陷儿,赶紧走到他身边去,江成义确实是不知道番椒的,他让秦夏搭线,也是想从陈仁善手里捞点赚钱的营生,他压根不知道什么番椒…“老爷,这番椒就在我三婶儿家呢,我们先回家,一会儿就去…”说完拉着陈仁善就走。

秦老爷子连忙端出长辈的架势道,“是是,是,屋里坐…”

陈仁善挥挥手,“坐什么坐,不坐了,快带我去看那番椒!”

秦夏虽然暗恼这陈仁善不给自己面子,但还是讨好道,“好好好…我这就带你去…”转身向秦刘氏使了个眼色,秦刘氏虽也不大满,但毕竟那是自己的亲闺女,便拦下了还要说话的秦老爷子和亲罗氏!

秦夏领着陈仁善往秦星家走去。

陈仁善斜眼看了眼秦夏,“这番椒的事儿,不是你姑父告诉你的吧?”

秦夏愣了下,也不隐瞒,“我姑父他不知懂啊,奴家也是在府里听到下人们说这番椒如何如何好吃,还说什么南璃没有…所以…”

陈仁善心里有了数,估摸着秦夏和这家种番椒的人有些牵扯,也不点破,他们有什么过节牵扯都与他无关,他要的,是那可以横霸南璃的番椒!

秦夏心里自然不知道陈仁善怎么想,挽着陈仁善的胳膊,趾高气昂的进了秦家院子!

院子里秦月和秦柳氏正在晾衣服,古力和秦钰在从水井里打水上来,秦怜在一边帮忙递桶,神色都不太好,这会儿他们都在担心秦星,已经几日没回来了,心里都着急!都忙着想把手上的事儿忙完去镇上找辛掌柜打听打听!

秦夏瞧着这气派的小院,眼孔缩了缩,“三婶儿忙着呢?!”

听到秦夏的声音,秦柳氏他们都愣了一下,回头看到秦夏挽着一个男人进来,先是惊了下,而后一阵慌乱,这男人,不用说,就是陈仁善了!而且秦钰和古力已经是一副警惕的模样盯着陈仁善!

陈仁善假惺惺的笑的仁厚,“这位大婶儿…”话没完,瞧见秦月,那模样不比身边的秦夏差,温婉端庄的模样更盛,这秦夏刻意做作出来的温婉在秦月自然流露出的端庄前一比较,立见高!眼神连连闪烁,在看到秦怜之后,更是惊为天人,原来这还是个美人窝呢…。

秦月瞧着陈仁善不怀好意的眼光,往秦柳氏身后躲了躲。秦柳氏正担心着秦星,心里憋着一股气,此刻见到这传说中的清水一霸,虽也有些害怕,但想到星儿下落不明,这心里的气就撒了出来,毫不客气的道,“你们到我家里做什么!?”

古力走到秦怜身前,把秦怜往身后藏了藏!

陈仁善转了转心思,笑眯眯的道,“三婶儿,我是陈仁善!”

秦柳氏哼了哼,“那又怎么样!?我不认识你,你到我家里做什么?”

秦夏恼怒,“三婶儿,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和夫君好意来看你们,你怎么这种态度!?”

秦柳氏瞥了眼秦夏,花枝招展的模样,果然是嫁到了富贵人家,不屑的撇撇嘴,“那还真是对不住了,我们忙得很,没空招待你们!你们回去吧!”

秦夏气急,上前就要呵斥!被陈仁善拦住,秦夏不解,看过去,见陈仁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秦月,又去扫秦怜,心里暗骂,“一窝子贱蹄子,狐媚子…”

陈仁善道,“三婶儿是吧,您不要误会,我来主要是听说您家里有番椒…我是来和您谈生意的!”

秦柳氏疑惑,可秦星不在家,谈不成,而且就算秦星在家里,也是不会把番椒卖给他!当下摆摆手,“不用说了,我们不卖!你们哪里来哪里回吧!”

陈仁善忍不住了,“您不考虑考虑?!”

秦柳氏语气更是不好,“不考虑!”

陈仁善脸色一沉,“我劝您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秦夏见陈仁善生气了,心下一喜,“三婶儿,我们老爷的名字您以前可能没听过吧…您啊,可别犯倔,对大家都不好,您瞧着身后这两位衙役,他们可是代表的官府…”

秦柳氏看到两个身着官服的衙役,瞳孔缩了下,民不与官斗,自古就有的话,可想到自己的星儿连去了几天,玉芊也跟着音讯都没有,这心里的一点胆怯都没有了,恶狠狠的道,“那就让官府把我抓去算了!”

秦月和秦钰秦怜古力都惊了下,迅速站到秦柳氏身边去!

秦钰大声道,“我们又没做什么坏事,为何要抓到官府去…”

秦月沉下害怕的情绪,“就算官府,也要讲道理,我们没有捉伤天害理的事儿,谁也不能抓我娘!”

陈仁善看着秦月沉下的笑脸儿,这美人儿就是美人儿啊,就连生气,就这么好看…看着面前一家子恶狠狠的盯着自己的模样,陈仁善忍不住笑了,跟官府讲道理…但他此刻有了别的想法,不想再说些别的,深深的看了眼这一家子,转身出了院子!

秦夏不可置信的看着出去的陈仁善,跺了跺脚,转身狠狠的对秦柳氏他们道,“你们自求多福吧!”说罢,转身去追陈仁善!气喘吁吁的追上已经走到大柳树下的陈仁善,不解的道,“老爷,那番椒不要了!?”

陈仁善看了秦夏一眼,转身对一直等在柳树下江成义道,“你不是一直让我给你点生意做吗?机会来了……”朝秦夏挥了挥手,示意她上马车等自己,而后和江成义在一边儿嘱咐了几句!江成义连连点头,又拍着胸脯信誓旦旦!

回镇上的马车上,秦夏不解的看着陈仁善,“老爷,你为何要把这事儿交给我姑父去做?!”

陈仁善闭着眼睛养神,脑海里不时的闪过秦月的面容和秦怜那倾城的模样!让江成义出面,一是不想坏了自己的在秦月秦怜面前的印象。二来,看他们那一家子不妥协的模样,指不定要闹起来才搞得定这事儿,堂叔说了,要自己收敛些,所以这种事情让江成义办更好!

见陈仁善不理会自己,秦夏依偎过去,轻声细语的道,“老爷,奴家也是担心我姑父做不好这事儿…”

陈仁善斜着眼睛看了眼怀里似没长骨头的秦夏,“若连这点事儿都办不好,以后爷可不放心再给他生意做!”

这边江成义哼着小曲儿回了秦家老宅,一进院子,秦连枝上前,“可有好消息?!”

江成义得意的道,“就等着发财吧…”一边儿往屋里走,一边道,“想不到你三嫂家还有那么值钱的玩意儿!”这时候他这心里也是有些不是滋味儿,这事儿怎么就先被陈仁善给知道了呢?!若是他先知道,这发财的事儿,可就是自己的了!啧了几声,摇摇头!

秦连枝看江成义又是高兴又是摇头的,不禁有些急,“到底成不成啊?!”

江成义看看秦连枝,想起陈仁善交代的话,忍不住道,“你们秦家还真是出美人儿咧…。”

秦连枝没听出话里别的意思,以为是江成义在夸他,笑骂道,“你个死鬼,跟你说正事儿呢!”

江成义这会儿脑子里想起的是秦怜那小模样儿,还想着等自己发了财,等几年这丫头长大,自己收了呢,可惜啊…。忍不住砸砸嘴,满脸的遗憾…

秦连枝见江成义不理会自己,上前给了他一拳,“跟你说话呢,陈仁善给你说啥了!?”

江成义摆摆手,明显不想跟她说,“妇道人家,哪儿来这么多事,快去做午饭去,我饿了!”

秦连枝恨恨的看了江成义一眼,嘀嘀咕咕的出了屋子…

江成义坐在屋里,眼里的精光闪烁…。

------题外话------

昨天真是不好意思!回家有些晚,娃儿又黏着我,三更没能弄成!请谅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