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遭遇绑架 (二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仁善和秦夏在暗香茶楼一直等到天色渐暗,也没等到江成义的好消息!

秦夏隐隐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可又说不上,按说姑父带着七八个衙役,还有两个陈府护院,不至于搞不定那一家子人把番椒弄回来啊…心头有些忐忑起来!她倒不是怕别的,就怕时间拖长了夜长梦多,有变数!她要的只是狠狠打击秦星那一家,而秦星不在家的时候下手显然是最好的时机!

陈仁善心态有些恼,他是不觉得会有什么变数的,几个乡下,还有搞不定的!?除了那两个美人儿,其他的,他可是说了,能除根就不要留麻烦。陈仁善的眼睛虚了虚,暗骂江成义办事不行,这都一日的时间了,说书的都换了一班了,还没来,真是扫兴!站起身,袖子一甩,径直下楼!

秦夏见陈仁善似恼怒了,也不敢多说,巴巴儿的跟着下楼!

两人刚到茶楼门口,早上去清水村的其中一个护院着急忙慌的赶来了。

陈仁善一见这一身狼狈的护院家丁,暗道不好!果然,家丁神色慌张,说话结结巴巴的,“老…。老爷,不好了!”

秦夏这心里是咯噔一下,快速问道,“是不是秦星回来了!?”

家丁一愣,没弄清楚秦夏说的啥,看着秦夏一时间忘了要说啥!

陈仁善不耐烦的扫了秦夏一眼,对家丁道,“什么就不好了?!老子好好的在这里呢,你乱说个啥!”

家丁反应过来,连忙又道,“老爷,不是的!是这么回事,今儿个早上我和陈丁按您的吩咐带着从丁大人那里要来的八个兄弟一起去了清水村找江老板!到了那里,刚好正午,江老板非要我们吃了酒再去…结果,结果,我们就吃了些酒,然后才去了那家…”

陈仁善听得不耐,手一挥,提起就是一脚向家丁踢过去!“能不能说点有用的!”

家丁忙不迭的又道,“本来我是先去看了看的,家里只有三个女人,老爷您不是说除了两个女娃子,其他的都不用管吗?我们想着那俩女娃子反正也跑不了,就直接在江老板的带领下去菜园子里弄那个番椒,结果,那三个女人居然个个有两下子,硬是不让我们去碰那番椒!于是,我们就打起来了…”

陈仁善听得目瞪口呆,“你们,和三个女人打起来了?!”不敢置信的看着家丁,“你们十来个人和三个女人打到现在?!”

秦夏这时心里却是又气又急,家丁的话她听明白了,什么叫除了两个女娃子其他的不用管?!这陈仁善想做什么?!就算他想把秦月弄回来,可秦怜那蹄子才十岁啊…秦夏一阵晕眩,心里恨得牙痒痒的!却又不知道该恨谁,只能又把这帐算到秦星头上!

家丁见陈仁善的瞪眼的模样,连连摆手,“不是不是!我们不敢对那两个女娃子怎样,可那农妇实在是厉害,拿着菜刀就是一阵乱砍,吓得我们只能僵持不动。后来眼看着天色不早,江老板便和我们商量,干脆先绑了那两个女娃子,等他们自己乱了,我们再趁天黑去弄那番椒!”

陈仁善啐了一口痰在地上,恶狠狠的道,“我养你们何用!连几个女人都对付不了!”说罢又盯着家丁,“绑来的人呢?!”

家丁哭丧着脸,“人…人…是绑了,可…可我们刚把人抗出院子,准备上马车回来,突然回去了两个男娃子,结果,又打起来了…然后…”

陈仁善大吼一声,“然后咋了!”

家丁眼睛一闭,“然后咱们的人扛着那两个女娃子被逼上了清水村后的山上…我见势不对,这才趁乱跑回来给您报个信儿!”

秦夏皱着眉头,“你是说秦月和秦怜被你们抗上了山!?”

家丁虽然不知道秦月秦怜是谁,但大约应该就是那两个女娃子…下意识的点点头!

陈仁善骂一句,“废物”,说罢便要上马去清水村。

秦夏眼珠子一转,拉住陈仁善,“老爷,您等等!”

陈仁善火急火燎的瞪了秦夏一眼,“等个屁啊!再等黄花菜都凉了!”

秦夏紧紧拉住陈仁善,“老爷,您这时候不能去!”走到陈仁善身边,轻声道,“您这时候去,岂不是明着告诉所有人,这事儿是您的主意!?现在已经闹成了这样,索性让那江成义弄到底!也免得再把您给搅进去!”

陈仁善哼了一声,“在这清水,老子还怕谁不成!”

秦夏耐着性子道,“老爷,这种时候,您还是避着的好!那江成义若是能将此事办好,那更好!若是办不好,那也一并让他兜着,您又何必上赶着去出这个头?!”

陈仁善急着走的身子就慢下来,细细思索了一番!他是想要那两个女娃子不错,可他更想那批番椒,还有种番椒的法子!若是江成义最后还是把这事儿办成了,那肯定皆大欢喜,若是办不成,…。那还真是一大麻烦事!这会儿都已经僵持到山上去了,怕是弄不好会出大事,自己这会儿要是去了,说不定还真是会惹上一身骚!回转过身子,拍拍秦夏的脸,“那你说现在咋办!?”

秦夏心下微喜,“依奴家所见,让陈丙再带十来个人去,如此,还怕对付不了那几个人村民?!但不能带咱们府上的,伤了死了也没啥,跟您也没多大关系,大不了花些银子的事儿!”

陈仁善脸上便露出笑来,捏了秦夏的脸一把,“真看不出来啊,你这脑子转的还挺快!”

秦夏装作不好意思,“奴家这还不是为了老爷嘛!”

陈仁善便招招手,将家丁陈丙招到跟前,小声的吩咐了几句。说罢又大模大样的转身回了茶楼!

前面的秦夏一句都没听清,因为身后茶楼的喝彩声将陈仁善的说话声给淹没了,但最后一句她听见了,“务必将那两个女娃子完好无损的带回来…”秦夏眼神一暗,心里恼的不行,眼瞧陈仁善进了茶楼,她一把拉住陈丙,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在直了眼睛的陈丙眼前晃了晃,轻声道,“不管你用什么法子,让那两个女娃子回不来!若是办成了,还有一锭…”

陈丙盯着秦夏手里的金子,咽了咽口水,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多银子…更何况是锭金子…可是…。陈丙偏头看了看茶楼,已经看不到老爷的影子,又看了看拿锭金子,迟疑的道,“夏姨娘的意思是?”

秦夏也不罗嗦,“等你们上了山,乱起来,那山上黑灯瞎火的,伤了死了,岂不是太正常!?”

陈丙默了一会儿,心一横,伸手就去拿金子!

秦夏手往后一让,冷声道,“记好,要么死,要么伤!”

陈丙点点头,拿过秦星手上的金子,转身迅速离去!

秦夏慢悠悠的转身进茶楼…

暗香茶楼的另一个雅间里,一个女子指了指进来的秦夏,对身边的一老一少两个女人道,“喏,就是她…”

年纪轻些的女子正是潇湘坊的王白凤!转头去看了看,浑不在意的笑嗔了站着的女子一句,“腊梅,你越来越多事了!”

腊梅自顾坐下,倒了杯茶,“我才不是多事。我是瞧着那陈不善又像是在祸害人,有些抱不平!”顿了顿,又道,“老夫人,我觉得要是让姑爷来咱们青州做个官就好了,一定将这些祸害都给除了!”

正听书听得津津有味的右相夫人笑着道,“我可没那么大本事,不过,若是你们家小姐开口应该是问题不大的”

王白凤心思动了动,“娘,您不反对夫君他出来做官?!”

右相夫人端着茶杯,叹了口气,“都说知子莫若母,我又如何不知道谦儿他其实也是有抱负有热血的…只是…。唉!不说了,不说了…”说罢,摆摆手,低头去喝茶!

王白凤心里一喜,便想将贤王找谦哥的事儿说给娘听,但想了想,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回去了再说!于是,不再说什么。只是问腊梅,“你说这陈不善又祸害谁来着?!”

腊梅撇撇嘴,“那我倒是没听清,我刚下楼去把茶楼掌柜送给老夫人的茶叶放到马车上去,刚好听见他们在楼下说什么,打起来了,又说什么弄到山上去了…。”皱着眉头道,“对了,好像是说什么清水村,还说秦什么的,什么女娃子的…茶楼喝彩声太大,没听全!”

王白凤脸色一沉,清水村,秦…暗道不好!连忙站起来,右相夫人吓了一跳,“凤儿,你这是怎么了?!”

王白凤便道,“娘,秦怜她们就住清水村!”

腊梅连连点头,“对对对,就说秦怜什么,还有秦月…”

右相夫人也赶忙站起来,抓起王白凤的手,“走,咱们去看看!”

王白凤便和右相夫人一同急急往外走,腊梅连忙跟上,“老夫人,小姐,您们这是往哪儿去啊!”

到了楼下,王白凤觉得带着娘一起不妥,清水村不近,就算是马车也得大半个时辰,刚想开口劝娘先回去,右相夫人已经上了马车,催促王白凤,“风儿,快上来,别耽误了!”

王白凤无奈,只好转身对腊梅道,“你回去找姑爷,告诉他我们去了清水村,让他喊上程树,赶紧来!”说罢不等腊梅说话,也上了马车!吩咐了赶马车的张叔去清水村!

------题外话------

二更到…争分夺秒,生怕晚了来不及了!

唉…。没有三更了,咱们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