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山崖惊魂 (一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进入清水镇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一直赶路几个时辰的秦星一点歇一会儿的心思也没有。

瞧着秦星不要命的赶路,明轩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星儿…”

秦星回头,心知明轩要说什么,摆摆手,“我没事儿…!”

明轩不再多说,飞身而起,将秦星一把揽到怀里,又回到自己的黑煞背上!

秦星身子失重,吓了一跳,发现自己落入明轩的怀里,松了口气。

玉芊发现秦星离开了秦棕,吓得伏在马背上惊叫,“星儿,星儿…。”

秦星刚想开口,明轩沉声道,“她迟早要学会骑马的,不如就现在!”

秦星便不说别的,高声道,“抓紧缰绳,身子坐起来…”

玉芊在秦棕背上回头去瞄秦星,看赫连明轩不打算放人的样子,只得认命的按秦星说的去做!小心翼翼的去抓缰绳,颤颤巍巍的坐正身子…秦棕高声嘶吼了一声,安静下来!

明轩将秦星紧紧搂在怀里,“他们不会有事的,你不要太担心!你绷的太紧了!”

秦星看玉芊在慢慢适应,缓缓转回身子,抱紧明轩的腰,“我很害怕,你不知道,我…。”

明轩一手抚了抚秦星的脸,“我懂…”

秦星叹口气,将头埋进明轩的怀里,他根本就不懂啊…她一个孤儿,死了又活过来,不仅有了娘,还有了姐妹兄弟,这种感觉,他怎么可能懂…

明轩听到秦星的叹气声,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轻声道,“从小,父皇在我心里一直都只是只能远远看上一眼而不能走近的神邸,父亲这个词语,更是只能深埋于心…我的母妃…她爱父皇胜过我…我和她一起生活的几年里,除了看见她的忧愁,我几乎很难看到她的笑脸…星儿,你不知道,当我第一次在那个午后,看见你那么明媚的笑脸,我好羡慕,也好…喜欢!”

听着明轩近乎呢喃的话语,心里一阵酸酸软软,心疼划过心房,依偎的更紧了些,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明轩揽住秦星,黑煞速度很快,为了配合玉芊,稍微放慢了些!“后来母妃去世了,却有了明瑶,她很像母妃,像极了她!她成了我唯一的亲人,所以,我筹划了很久,要带她离开京城过上安稳平淡的日子!”

秦星贴着明轩的胸口,淡淡的冷清气息让她鼻子有些发酸!本应该富贵无比的皇子,却连平民百姓家的一点点亲情都得不到~“你的父皇和母妃都是爱你的…只是那种环境里,不允许他们有更多的情感…以后,我的亲人就是你的亲人…明瑶也会是我的妹妹,我会疼她…”

听着秦星的安慰,明轩胸口的柔情似要溢出来,半晌,才重重的答一声,“嗯!”

秦星抱着明轩精瘦的腰,不想再说这个比较压抑的话题,于是嫌弃的道,“你太瘦了,得多吃点…”

明轩低头看了看怀里嫌弃表情的秦星,微微笑着,凑近秦星道,“你做,我就吃。”

秦星自然是点头,“好!”偏头,看了看四周,已经到了临水,很快就到了。长舒了口气。

远远的,看到村里那棵大柳树的时候,明轩速度慢下来,秦星将身子放正,心里不知怎么又紧张起来!

“星儿,你瞧,我会骑马了!”玉芊拉着秦棕的缰绳,虽然速度还跑不起来,但至少已经会骑了,拍怕秦棕的头,高兴的道,“秦棕,谢谢你给面子啊,没把我甩下去!明儿个我给你弄新鲜又水嫩的草给你吃…”

玉芊正在高兴,秦星的心却提了起来,因为刚过大柳树,她一眼就看到了家门口的火把,还有一辆马车,正在下来人!

明轩也瞧见了,腿一夹,黑煞几步蹿过去!

明轩抱着秦星飞身下马!正在下马车的右相夫人和王白凤听到马蹄声,同时愣了下!等王白凤看清秦星,扶着右相夫人站稳后,连忙跑过去,一把抓起也正在愣怔的秦星的手,“星儿,怜儿他们呢?!”

秦星心里一惊,“凤姨?老夫人?您们怎么来了?!怜儿?您来找怜儿?!”

右相夫人也走过来,等看清赫连明轩,一惊,连忙拉着王白凤跪地行礼,“民妇拜见贤王殿下。”

明轩虚扶了一把,“老夫人不必多礼…王掌柜也不必如此…”对于右相夫人自称民妇,明轩没有多说,没个人的选择不一样。看着老夫人气色红润,精神抖擞的样子,或许,这右相夫人根本就不想回京去了!

王白凤倒是没有很惊讶,但是看到明轩和秦星在一起,心里倒是有许多问号,只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只是急着道,“你们家在哪儿?我听说陈不善绑了秦月和怜儿,急着赶来的!”

秦星听罢,脑子里一轰,什么都听不见了,拔腿就往屋里冲,院子门大开,秦星急吼吼的冲进去,“娘,大姐…。钰儿…。”没有一个人回答,屋里黑灯瞎火。

明轩冲进去,“星儿,快,跟我走!”说罢,拉起秦星的手,便出了院子,只往后山跑。

明轩速度快,秦星居然勉强也能跟上!

“听王掌柜说,有人讲她们带上了山…”明轩一边给秦星解释,一边带着秦星上山!

秦星一听,双腿发软,带上山?带上山是什么意思!

明轩干脆一把捞起秦星,抱在怀里,使出轻功,“星儿,你不要害怕,有我在!你的家人们需要你!”

秦星看着明轩的眼睛,那眼里的担忧让她精神一振!是啊,她怎么能害怕,她的娘亲和家人们都需要她!若是她都怕了,那他们该怎么办!?靠向明轩,他身上的气息让她心安!手握成拳,眼睛坚定,“我不害怕!”

此刻,秦柳氏头发乱糟糟的,眼睛血红,手里握着一把菜刀,盯着前方八九个人,他们将秦月和秦怜绑在崖边的树上,那似不堪重负的树枝让秦柳氏的心脏似要停顿!

秦钰像只小豹子般,举着手里的弹弓,随时注意他们的动静。他紧紧提起的心让他止不住的有些发抖,二姐之前就是从这里摔下去的,被秦良他们推下去,浑身是血的样子让他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噩梦!他很害怕,可是二姐说了,他是家里的男子汉,是顶梁柱,不能害怕!尽管胳膊上的伤口还在流血,但他不觉得疼…

古力拿着一把弯刀,眼里渗出的杀机让站在秦月和秦怜边上的几个衙役不敢随意动弹!他的衣服裤子上都有血渗出来,但他丝毫不在意,他手里有一把针。他已经弄伤了几个,但他不介意再弄伤几个,甚至他很想杀了他们!他看着秦怜那小身板在树枝上摇摇晃晃,他恨不得举起刀一个个砍了那些人!可秦怜在没被堵上嘴之前说的话,他不敢不听。“力哥哥,别杀人,会做噩梦…”他一点儿也不怕做噩梦,可他怕吓着秦怜!

崖边站着的衙役们,都又急又恨,没想到这几个村民如此难对付!陈丁看看已经不是被伤了脑袋就是被伤了胳膊,还有的都不知道伤哪儿的躺在地上的衙役,心里又慌又乱,回身看了看缩在绑秦月和秦怜的树后的江成义,“江老板,这可如何是好!?”

江成义猫在后面,手拉着两根绑着秦月和秦怜的绳子,强硬道,“他们不敢过来的,一过来,我手里的绳子一松,这两个女娃子就掉下去了!”

秦柳氏听着江成义的话,心里心惊肉跳,“江成义,你这个混蛋,我一定会杀了你的!你这个吃里扒外的混蛋,小人!”

躲在树后的江成义满脸的不在乎,脸上被秦柳氏抓伤了的地方还疼的厉害,扯了扯嘴角,不做声!

古力和秦钰不敢擅自动,他们盯着绑着秦月和秦怜的树,江成义躲在那个后面不出来,他们也着急!他们知道,这其中有个人又去找人去了,若是等再多来些人,他们就不一定能拦得住了!他们也想下山去找人来帮忙,可又不敢走!

秦钰暗恨自己今日不该和力哥哥去镇上找辛掌柜问姐姐的下落!本来娘她们也去的,可村长爷爷做寿,村里人都去祝寿去了,娘和大姐二姐便留在家里!没想到…秦钰眼神狠狠的盯着眼前的人,不管怎样,就算是拼死,也不能让他们把大姐和三姐弄走了!

古力想起一头撞死的巧姐姐,眼睛变的通红,也暗暗下决心,拼着一死,也不可以让他们带走秦怜!

就在这时,从山的另一边,又蹿出来十来个人,秦柳氏们心里一慌,手里拿着的刀都紧了紧。

秦钰眼尖的看着其中一个就是跑了的陈丙!还有十来个衣着破烂的像流浪汉的男人。其中一个看到秦柳氏,嬉笑着道,“哟,还有个婆娘呢!”

秦柳氏一阵羞恼,将手里的菜刀握紧,神色镇静,并不理会他们的嬉笑!

陈丙一瞧眼前的场景,再看了看吊在树枝上的秦月和秦怜,眼神闪了闪,走到陈丁面前小声说了几句,陈丁瞧了眼陈丙,又抬头看了看绑在树上的两个女娃子,再扫了眼像只缩头乌龟般躲在树后的江成义,对着陈丙点点头!

陈丁高声道,“你们快些让开,这两个人我们是一定要带走的,你们若是再拦着,我们就不客气了!”帮手多了些,陈丁说话的底气也足了!

江成义更是得意的大声喊道,“兄弟们,不用客气,给我狠狠地打,死了算我的!”

陈丁和陈丙相互点了下头,陈丙大声道,冲过去!说罢朝秦钰他们就冲过去,之前没伤的衙役,还有刚来的十几个流浪汉便一拥而上!

明轩和秦星上了山,却没看到人。明轩便抱着秦星站上了树梢,这一上树,就看到了火把的亮光!秦星心里一紧,仔细看去,那个地方她知道,她曾经摔下去的地方,很高,乱石很多!“快,他们在那里!”

明轩应声而下!刚到跟前,秦星被眼前的景象怒的发狂。那十几个和秦柳氏秦钰古力缠打在一起的人,让秦星动了杀机!上前就要冲过去!明轩拦住她,迎上她不解的眼神,轻声道,“我来…”轻轻挥出一掌,掌风扫过一大片。

秦星大喊一声,“娘”,人跟着冲过去。

秦钰和古力听到秦星的声音,大喜,回过头,就大喊,“二姐,”“星儿…”

秦柳氏更是喜极而泣,大声道,“星儿,快救月儿,救怜儿…”

一时间,陈丙带着的二十多个人,乱了阵脚,他们不是害怕秦星,秦星看起来再有杀机,可她毕竟是个女人。他们怕是的赫连明轩,他那越是轻描淡写,越是让人害怕的眼神让他们慢慢后退!

秦星将秦柳氏安顿到一边,安抚道,“娘,您别担心,我去救大姐她们!”

秦柳氏自知自己也起不了太多作用,含着眼泪,“你也小心些!”

秦星点点头,走到明轩身边,和他一起慢慢往前逼近,而衙门则慢慢往后面树那边退!

“二姐,江成义手里的绳子一松,大姐她们就掉下去了!”秦钰盯着那一排人,轻声和秦星道!

秦星眼睛眯了眯,这才看到远处崖边吊着的两个身影,在夜风里晃来晃去!眼神锋利的扫过前面的人,这些人,一个都逃不脱!掏出怀里的匕首,就要上前!

明轩拉着她,“别脏了你的手!”说罢,一手背在身后,一手运气,眼神淡淡的扫了眼前的一排人,眼神一黯,手挥出去,纷纷倒地吐血…

古力瞧着前面的人倒了一大片,马上丢掉手里的刀,就要冲过去,他要快点把秦怜弄下来。

就在这时,江成义大声道,“你…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放绳子了…”他这时候才感觉到害怕了,那个一出手就让一排人都倒地吐血的男人太可怕了!

古力停住,他不敢再上前,他怕江成义真的松了手!

秦星也停住,江成义!江成义…。秦星盯着树后那个缩着的身影,看了看距离,她不敢冒然出手,怕来不及接住大姐和秦怜!

还有几个没有受伤的衙役慢慢的往后退,其中一个大着胆子道,“你们是何人?!竟敢阻拦官府办公!”

秦星怒极而笑,“官府办公?!你们今日伤了我的家人,我要你们加倍的还回来!”

衙役勉强站定,“你…你大胆!这些人家里种着不经官府允许的外来物,我们奉大人之命前来销毁的!”

秦星眼睛一眯,原来是番椒惹出来的吗!?可又为何要绑住大姐和秦怜,这作劣的借口还真是让人好笑!不想和他们废话,用匕首指着他们,一字一句得到,“不想死,就放下她们!否则,我会送你们去地狱…”冰冷的声音,让几个衙役心里打了退堂鼓,左右相互看了眼,就要放弃抵抗。

陈丙默默的往后退到树边,看衙役们想要放弃抵抗,大声道,“就算我们不抵抗,也会死的。”说罢趁衙役们正犹豫不决之时,扑向江成义,江成义正拽着手里的绳子紧张的盯着秦星和赫连明轩,被陈丙一扑,失去重心,手里的绳子一松…

“大姐。”

“怜儿…”

随着一声高喊,明轩,秦星,古力同一时间飞身而动。

几个衙役也在同一时间想要搏上一把,一拥而上扑向赫连明轩,明轩眼神一沉,一个使劲,将几个衙役震飞出去…

秦星和古力同一时间扑到树边,秦星飞扑出去,一把拽住了一根绳子!

古力去拽另一根却没拽住,眼看秦怜快速落下,古力的心提到嗓子眼儿,情急之下,大喊一声,“怜儿!”身子跟着窜出去,一把抱住秦怜,一同摔下山去…。

------题外话------

这一更写的好难受,怎么都觉得描述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