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惊喜交加 (二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力那一声惊天动地的“怜儿”,惊呆了秦柳氏秦星还有秦钰,也让刚刚爬上来的王白凤心里一颤!拽着张谦的手就往崖边跑去!

秦柳氏丢掉手里的菜刀,快速冲过去,嘶喊道,“怜儿,力儿…”

明轩飞起将秦月放下,程树急吼吼的一个箭步冲过来,语气焦急,“月儿,月儿…”

秦星一个纵身,快速往山下滑去,明轩心下一紧,飞身掠下,一把抱起秦星,踩着树巅快速往山下去!

古力抱着秦怜,将她紧紧护在怀里,从山上翻滚而下,乱石打在他的背上,发出痛苦的闷哼声!

秦怜已没有多少力气,掉在树上许久,已经快要让她脱力,模模糊糊听到古力的隐忍的声音,眼泪刷的就流下来,“力哥哥,力哥哥…”

古力感觉到四肢快要散架,全身疼痛的快没有知觉,胸腔里一股腥味直往口腔里蹿,但他怕吓着秦怜,硬忍着,此刻听到秦怜的哭声,一急,便开口道,“怜儿,你莫哭,我没事儿…”

秦怜却是哭的越发伤心!

像似过了许久,天地才不再晕眩。当感觉到身子不再翻滚,古力轻轻动了动胳膊和腿,一阵钻心的痛让他晕厥过去…

晕过去之前,他朦胧看到父亲和娘亲温柔的笑,盈盈的看着他不说话!古力也想笑一笑,可一眨眼便只有秦怜哭的像个泪人似的脸…他好想去帮她擦掉眼泪啊,可他却怎么也抬不起手…眼前渐渐的模糊,耳边也渐渐的听不到秦怜哭着喊“力哥哥…。”

当古力再次醒来的时候,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到他的被子上。

他感觉到有些口渴,轻轻动了动手,发现手臂上缠的白色的纱布,还用木板夹着,他皱了邹眉头,这是怎么回事…又动了动腿,疼…轻轻嘶了一声…

“力哥哥,你醒了?!”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古力偏头去看,秦怜惊喜的小脸在面前放大,看到秦怜的带有笑容的脸,似乎疼痛都减轻了不少!

“力哥哥,你真的醒啦!我去喊二姐他们!”另一道声音响起,是秦钰,他迅速往外跑去!

秦怜趴到古力床边,眨着眼睛道,“力哥哥,你饿吗?你还疼吗?你想喝水吗?!”

古力看着秦怜不停说话的小嘴儿,忍不住笑了笑,这丫头什么时候话这么多了…动了动手,想比划,又动不了,脑海里不自觉的就开口道,“我不饿,也不疼,但想喝水…”

秦怜就高兴的站起来,转身去倒放在一边的水,“我就知道你醒了会要喝水…”话未说完,一脸震惊又惊喜的转头看着古力,轻声且小心翼翼的道“力哥哥,你是说,你要喝水吗?!”

古力失笑,“怜儿,你明明听到了还装没听到。…”

秦怜一下子激动的泪流满面,“力哥哥…”

古力一阵慌乱,“怜儿,你怎么了?你别哭,别哭,我不说你就是…”

“力哥哥,力哥哥…”秦怜边笑边哭,又边停不住眼泪,“力哥哥,你会说话了,会说话了…。你真的会说话,原来是真的啊…我就知道我没有听错…”

古力愣住,脑子里反复响着秦怜的你会说话了,你会说话了,呆呆愣愣看着屋顶,一时忘了反应…

秦柳氏秦星她们推门进来,就是这样一幅场景,秦怜哭的像个泪人,古力呆愣的看着屋顶!

秦柳氏几步过去,“力儿他怎么了?!”

秦钰也连忙过去,皱着眉头道,“刚才力哥哥还醒了的…”

秦怜听见娘亲的声音,站起来抓住秦柳氏的手,又是哭,又是笑,“娘,二姐,我们昨天没听错,没听错,力哥哥真的会说话了!”

秦柳氏惊喜的转身去看古力,古力慢悠悠的偏头看向一脸惊喜的秦柳氏,嘴唇动了动,却开不了口。

秦星走过去,轻声道,“古力,你试试看,不要着急,慢慢说。”

古力嘴唇又动了动,还是开不了…

秦怜急了,扑到古力身上边,“力哥哥,你会说话,你真的会说,你说说看…”

秦星扶住秦怜,“怜儿,你别急,让他慢慢来…”转头看了看似很艰难的古力,便对秦怜道,“怜儿,刚才你力哥哥给你说的什么?你再和他说一遍。”

秦怜愣了下,连忙点头,趴到古力身边,“力哥哥,你饿吗?你还疼吗?你想喝水吗?”

古力深吸一口气,“我想喝水…”

话一出口,秦柳氏也激动的泪流满面,秦钰更是一蹦三尺高,“力哥哥真的会说话啦!”

秦星转身对兴奋的秦钰道,“快去,将你赫连大哥叫进来!”

秦钰便匆匆出去!

不一会儿,明轩进来,身后还跟着张谦,王白凤及右相夫人!

秦星没理会张谦和王白凤,只是拉过明轩,“你快看看,他突然就会说话了…”秦星昨日才知道赫连明轩居然也会医术!

明轩过去示意古力张开嘴巴,仔细看了看,皱了皱眉,道,“他的声带并未受损,喉头也没有其他异样,这突然会说话了,我也弄不清原因!不过,既然能开口说话,总是好事!”

古力还沉浸在自己会开口说话的巨大惊喜中,呐呐的看着秦柳氏,“娘,我真的会说话了?!”

秦柳氏擦擦眼泪,笑中带泪道,“是的,是的!我的力儿会说话了!”

古力又道,“星儿,钰儿,我会说话了!?”顿了顿,又看向还挂着两行泪的秦怜,微微带了点笑,“怜儿,我会说话了!”

秦怜含着一包泪,连连点头!古力扫了一圈,没看见秦月,担心起来,“大姐呢!?”

秦柳氏安慰道,“大姐没事儿,就是有些虚,程家伯母和树哥哥在陪着她!”

古力又看了看明轩,“赫连大哥…”

明轩笑着朝他点点头!

当古力看向门口站着的三个红着眼眶,神色复杂,又激动,且又踌躇着不敢上前的三个人时,微微皱了皱眉头,等看清其中一个是书院的张先生,不禁露出个笑容道,“张先生,我会说话了,可以好好念书了!”

王白凤看到古力露出的笑容,霎时泪崩,不管不顾的冲过去,她再也顾不了许多,之前商量好的什么慢慢来,什么让古力慢慢接受她,什么不要吓着古力,她都统统管不了了!这是她的儿子,以为再也回不来的儿子!她冲过去,眼含着泪水,看着古力,却就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右相夫人也满面泪痕跟着踉跄着冲过去,抓起古力的手,就不停的道,“我的孙儿,对不起,对不起…”

古力确实吓到了,他一时给吓懵了!

张谦神色复杂的摇了摇头,轻叹口气,也走上前,满脸慈爱的看着古力!

秦星要开口说什么,明轩将她拦住,“古力已经大了,他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秦星叹了口气,这可真是狗血的剧情啊…她怎么都想不到,古力居然是当今右相的孙子,却又被自己的亲爷爷给害的流落民间十几年…这权势利益真的就这么好吗!?

昨日将晕厥过去的古力弄回来的时候,都被他浑身的血吓到了,特别是秦柳氏,曾经和古力一模一样的秦星就让她吓了个半死,现在又是古力!

张谦将古力抱进他的房里,帮着明轩和请来的胡大夫检查了他全身,左胳膊和左腿都摔断了。秦星在门外告诉了明轩如何上夹板的方法,明轩按照秦星的法子给他固定好!

而后,明轩在古力脖子上挂着的一个有些破裂的小小的像个小匣子似的挂件里发现了露出一小截的一张小信笺。而张谦在帮古力擦拭身子的时候,发现了古力后背中心一颗殷红的痣…

跟着一同回来的王白凤在看到紧闭双眼的古力后,那张脸让她的心跳突然加快,那身上的血刺痛的了她的眼睛,让她不自觉的泪流…。她心慌的坐在秦家会客厅的沙发上,手脚冰凉!

没有跟着一起上山的右相夫人紧握着王白凤的手,安慰她道,“怜儿没事儿,没事儿…”

王白凤泪眼看着右相夫人,缓声道,“娘,古力那孩子…”

话没完,张谦快速出来,手里拿着明轩发现的那张信笺,神色激动复杂,匆匆走到王白凤和右相夫人身边,镇定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我想,我们找到儿子了!”

话一出,右相夫人愣住!

王白凤却是急急的抓住张谦的手,“是那个叫古力的孩子,对不对?!对不对!?”

张谦惊讶的看着王白凤,“你是如何知道!?”

王白凤站起来就往后院冲,“我的儿啊…”一声哭喊,痛了张谦的心,也惊了秦柳氏们的心!

张谦扶住王白凤的肩,将她按回到沙发上!“你先听我说完,我们还是要从长计议,别吓着那孩子,也别弄错了!”

王白凤又是哭又是笑,“不会错,错不了,我确定,那就是我的儿子!”

右相夫人这才反应过来,也急急的抓住张谦,“你是说,找到孙子了?!”

张谦看看夫人,又看看母亲,叹口气,“大概错不了!”

秦柳氏在房里安顿好秦月,听到外面的声音,和秦怜,秦星一起走到会客厅来!

秦星看见站在会客厅门口的明轩,小声问道,“怎么回事?!”

明轩轻轻摇了摇头,看了张谦一眼,对秦星道,“古力有可能是他们十几年前遗失的儿子!”

秦星呆住,看着王白凤和右相夫人伤心欲绝的模样,还有神色激动的张谦,忍不住道,“你们怎么能肯定古力是你们的儿子?!据我所知,他的父亲很早死了,他的母亲两个月前也去世了!”

王白凤满面泪流,咬着唇,摇头…

张谦这才缓缓道,“古力那孩子后背的胎记,和我家娘子背后的痣一模一样,颜色,位置,分毫不差!”

秦星摇头,“那也不能说明什么…”

眼看王白凤急了,秦柳氏叫了声星儿,而后摇摇头!

秦星则不管这么多,道,“不能因为这一颗痣,还有他们觉得的像,就凭白的让古力喊他们爹娘啊!”秦星是有些替古力鸣不平的,古力在这清水镇吃苦乞讨了两年,他们却都没有发现他,现在却来说古力是他们的儿子,秦星这心里总觉得一口气不顺!

秦怜也跟着道,“力哥哥吃了这么多苦,你们以前怎么不找他…!”秦柳氏拉住秦怜,不让她再说!

明轩无奈的看了看秦星,这丫头,总是这样一幅善恶分明的模样,真是让人恨不起来,又气的厉害!轻声在她身边道,“这其中有些隐情,我稍后再给你说…”

秦星便撇了撇嘴,不再做声!

张谦毫不在意秦星话里的刺儿,也不怪秦怜的指责,他反而很欣喜,自己的儿子能的这样一家子人维护!便站起来,长长的叹了口气,将手里的信笺递给秦星,“秦姑娘,你看看这信笺,你就明白了!”

------题外话------

好想睡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