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如此身世 (三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回身看看明轩,明轩点点头。秦星便疑惑着伸手接过信笺,泛黄的信笺上的蝇头小字已经有微微模糊的迹象,虽然看的吃力,但不影响秦星通顺的看下去!

“古力吾儿,为父惭愧,不配为父!在下谭武,实为大内侍卫!受命于人,欲取你命!在下与樊娘子非你亲生父母,因不忍残害于你,将你带出京城四处躲避,四处漂泊!现在想来,愧对于你!你生父乃右相府大少爷张谦,母乃京城富商之女王白凤!吾儿本不哑,若你看到此信,请不要憎恨于在下!因为在下天生哑疾,为了掩人耳目,只得与你娘相商,从不教你说话!时日一久,你便不再开口!看到此信后,望你能开口叫声娘!樊娘子心善,你且善待于她!不教你武,是实在不想让你卷入任何纷争,平淡过完这一生便好!在下在打造这一小匣子之时,既想让你早日看到此信,又担心你太早看到此信!内心纠结矛盾至极!吾儿古力,为父羞愧!如若有机缘,便去寻你的生身父母罢!望吾儿不要仇恨,一生平安!”落款在五年前!

看完并不太长的一封短信,秦星震惊半晌,再去看张谦的眼神带了几分揾怒,“连妻儿的都保护不了,你妄为夫,妄为父!”

张谦一呆,随即痛苦的苦笑,“秦姑娘所言…甚是!”

“你们准备直接去告诉古力,他是你们的儿子!?还是说,你们打算直接将他带回去!?”秦星盯着张谦,带着几分薄怒!在眼皮底下被人把孩子带走了,一走还这么多年,真是不可原谅!

张谦回头看着双眼红肿的夫人还有急切的母亲,回身对秦星道,“秦姑娘,不妨直说!”

秦星看着这一家子悲痛又激动的神色,叹了口气,“那好,我就直说了!古力虽然看起来很坚强,实际很敏感!他一直把这个谭伺卫和樊娘子视作亲生父母,在失去樊娘子后,曾一度要以命相拼,为樊娘子报仇!若不是我许诺他会助他,只怕是…”秦星注意到王白凤眼里的震惊和伤痕,停了停又道,“所以,你们现在突然说是他的父母,我担心他会一时受不了!。”

张谦思索了片刻,点点头,“秦姑娘说的有道理…”说罢转身走到王白凤和右相夫人身边,握住两个女人的手,郑重的道,“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都以为他已经不在人世了,可是,老天垂怜,又让我们一家人重逢,这已经是格外的恩赐了!我想,我们不能再奢求太多…”一个大男人,说着说着,也红了眼眶!

王白凤哇的一声哭出来,“夫君,你是不想让我认回他吗?!”

秦星看着王白凤哭的撕心裂肺,忍不住道,“我的意思是,你们可以慢慢来,反正他和钰儿马上要去书院,你们完全可以慢慢的渗透到他的生活中去,让他慢慢的自己去察觉,去感知…而不是这样一下子灌输到他的认知里去!”

张谦看向王白凤点点头,又看向母亲,“娘…。”

右相夫人眼含泪水,点点头,“我听你们的…”

王白凤泪流满的看着张谦,“可是,夫君…”王白凤想到古力这些年受的苦,乞讨啊…他居然靠乞讨为生。心里一抽一抽的疼痛几欲让她无法呼吸…

张谦拥住似要喘不过气的王白凤,“凤儿,他就在我们身边,我们好好弥补他,好好疼她…”

王白凤倒在张谦怀里,慢慢的冷静下来。张谦安抚好王白凤,一致商量好先不告诉古力…

秦星慢慢坐到一边儿,又看了一遍手上的信笺,暗自摇摇头,这高门大院里,真是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看了几眼张谦与王白凤,动了动嘴唇,却又说不出话来…

张谦看到了欲言又止的秦星,拍了拍王白凤的肩,看向秦星,“秦姑娘,此话,说来话长…。”

秦星本不欲打探别人的家事,但见张谦的样子,似乎也有不吐不快的情绪,便默不作声,等张谦说下去!

张谦略整理了下思绪,缓缓讲起了十几年前的事情原委…。

等张谦讲完,秦星一时更是怒其无用,狠狠的说一句,“果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

这话重重落到张谦心上,更是让张谦羞愧的无地自容!

明轩虽然对张家的事情有些了解,此刻听完,却也只能是无言的叹息,想到宫里那位皇后娘娘,眼神暗了暗,轻嗤了一声,“咱们的右相大人还真是糊涂的很!”

秦柳氏和秦怜则已经是完全呆住,这什么右相,什么皇后的,听的她们是心惊肉跳,看着眼前的几位,变的不自在起来!同情王白凤,又同情古力,却就是呐呐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这右相的亲孙子还叫了自己这么些日子的娘,这可真是…

王白凤却是拉住了秦柳氏的手,未语泪先流,“柳姐姐…。”

秦柳氏也是做娘的人,如何会不懂王白凤的心,只是现在知道她是右相府的媳妇儿,不知道该如何相处…这是说话不好,不说话也不好…

秦星看娘亲不自在的紧,开口道,“娘,古力现在是您的儿子,也好歹叫了您这么些日子的娘,而这是古力的亲生父母,你们也算是干亲了…”

一句话,秦柳氏豁然开朗,这是在清水村,在自己家,没有什么右相,也没有什么皇室,只有古力,王白凤!想通了,便拍怕王白凤的手,劝道,“古力这孩子懂事,也聪明,咱们慢慢来,他知道你们对他好,慢慢会察觉的!”

王白凤含着泪点点头,“我就是想着心痛,我的孩子,吃了这么多苦…我这做娘的心里。不是个滋味!”

秦柳氏也红了眼眶,“我懂,我都懂,咱们都是做娘的人,我如何不懂!”

两个女人相互安慰一阵,又扶着老夫人去看了看还在昏迷着的古力!秦钰一直守在床边寸步不离!

众人得到明轩说无碍后,才放下了心!

看着古力的脸,右相夫人激动万分,握住王白凤的手,“凤儿,他就是我的孙子,就是!这张脸,和谦儿小时候一模一样!”

王白凤爱怜的看着古力,笑着流泪,“是的,娘,是的!他就是我的儿子,您的孙子!”

张谦深深的看了眼古力,血缘,是什么时候都改变不了的,从看到这孩子第一眼起的那时候,他就情不自禁的想对他好,如今想来,这骨子里的父子天性是怎么也掩藏不了的!

明轩和秦星一起出了门,站在院子里看着屋里神色激动张家人。

秦星感叹道,“真是没想到,古力原来有这么离奇的身世…怪不得我总觉得古力笑起来的样子在哪儿见过!…”停了停,“原来是像王掌柜,笑起来挺好看的!”

明轩将秦星的身子扳过来,看向自己,“比我还好看么!”

秦星笑着白了明轩一眼,“你能正经些吗?!”

明轩看着秦星的眼睛,“我如何不正经了…”

秦星上下扫了明轩一眼,笑道,“我看你哪哪儿都不正经。”

明轩凑近秦星,轻声道,“可是,我都没有用那一招!”

秦星脸色一红,拍了明轩一巴掌,正要恼,被从古力屋子里出来的秦柳氏撞了个正着…“星儿,你打明轩做什么!?今儿明轩帮了大忙了,你可不要欺负他!”

秦星又急又恼,瞪了明轩一眼,“我哪儿有欺负他…”

明轩一本正经站好,认真的道,“伯母说的话你要听!怎么能随便欺负我?!”

秦柳氏走出来,跟着道,“可不是!你别见明轩好说话,就可劲儿欺负他,这样可不好!”

明轩笑而不语,看着秦星越发恼的样子,心情愉悦至极!

秦星瞪了明轩一眼,转身回自己房去,“你今日睡沙发!…”

明轩看着秦星离去的背影,笑声情不自禁的溢出来!

秦柳氏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对明轩道,“她就是小孩子脾气,你可别见气,伯母给你铺床!咱不睡沙发!”到这时,秦柳氏还依然不知道面前这看起来极好脾气的人是贤王赫连明轩!

秦柳氏将众人都安顿好,包括留下来的张家人,把自己的屋子留给了右相夫人和王白凤,又去看了看睡着的秦月,瞧见玉芊和程树一直陪着月儿,她放心的进了秦星的屋子。

秦柳氏还有好多话要问秦星,这几日秦星去了哪儿,她这个做娘的,还一无所知!星儿和明轩之间的那点小心思,她是过来人,有何不明白的!她不反对,也看好明轩这孩子,可她就觉得这明轩似不是一般人家,今日在山上,他出手的那几下子,都把她吓呆了!后来上山的两个小伙子三两下就将那些衙役捆了个结实,看的出来,也不是一般人…她有些担心,明轩家中太富贵,怕星儿受委屈!

母女俩躺在一个被窝里,轻声说着话,秦星已经好几日没睡好觉,娘亲在身边的安心更是让她昏昏欲睡…

“星儿,你可是真的喜欢明轩?”

“嗯…”

“那他呢,他喜欢你吗?!”秦柳氏觉得秦星若是一厢情愿也不大好!

“嗯…”

秦柳氏放了心,又道,“他家里有些什么人?你们说过吗?!”

“嗯…”

后知后觉的秦柳氏总算是察觉到了不对劲,偏头一看,秦星闭着眼睛已经神游去了。秦柳氏被气笑,拉了拉薄被,“这孩子…”

------题外话------

三更到…老命已挂,眼睛已快睁不开!

今天散了吧,明天咱们再见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