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秦赫连氏 (一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力确实被王白凤悲痛欲绝的模样和右相夫人愧疚慈爱的模样吓到了,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两个人,不知所措,虽然看的出来她们没有恶意,可自己并不认识她们啊!而张先生眼里的慈爱更是让他摸不着头脑!

古力愣怔的抬起头去看秦柳氏,秦柳氏动了动嘴,却还是都化作一抹温柔的笑。

秦怜看着古力发懵的样子,思索了半晌,忍不住开口道,“力哥哥,这是我的师傅,凤姨,还有奶奶,你知道吗?她们居然和你跟钰儿的老师是一家人呢!奶奶是张先生的娘,凤姨是张先生的妻子!她们啊,都被你昨天浑身是血的模样吓着了。”

古力松了一口气,缓缓开口,“两位夫人,你们不要担心了,我不疼了,古力。已经。没事了”又看向张谦,“张先生,…我真的没事儿了…”

张谦不自觉的红了眼眶,点点头!去扶哭的越发不能自已的王白凤!

王白凤这心里此刻更是像刀割一般,听着自己的儿子叫自己夫人…还有比这更难受的事情吗?感受到张谦捏自己的肩膀的力道,睁着被泪迷住的眼睛,看着眼前这张俊秀的脸,看他一脸懵懂,却还是带着笑安慰自己,王白凤的泪刷刷往下流,心里却没有了之前的那股不管不顾的冲动,秦怜的一番话让她的心里已经冷静了许多!叫自己夫人又如何,多少个看不到摸不着的日子都过来了,现在他就在眼前,又有什么难的!平静了下心绪,胡乱的擦了擦泪,红肿的眼睛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力儿真是个勇敢的男子汉!”

右相夫人虽然也很想认回自己的亲孙子,可她心里明白,这事儿不急!也急急道,“力儿是个好孩子!”

古力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腼腆的看了眼秦柳氏,笑道,“两位夫人谬赞了…”

秦柳氏欣慰的摸摸秦怜的头,又看向古力,“力儿,这是凤姨,怜儿的师傅,还有这位老夫人,很喜欢孩子,以后,你也随怜儿叫!你大姐,还有星儿她们都是如此称呼的!”

古力便点点头,规规矩矩的叫了声,“凤姨好,奶奶好…”

王白凤的泪一下子又崩出来,右相夫人听到这一声奶奶,也是老泪纵横止不住…

古力慌忙道,“凤姨,您别哭了,我真的不疼!奶娘,您也不要担心,我真的没事儿了…”

感觉有些应付不来,古力求助的看向秦怜!

秦怜吸吸鼻子,走过去扶住老夫人,“奶奶,您好偏心啊,怜儿叫您奶奶那天,您可没有这么激动呢!”又看着王白凤道,“凤姨也偏心…怜儿感觉您更疼力哥哥。”

王白凤便忍不住又哭又笑,“凤姨一起疼,一起疼…”

老夫人更是泪眼朦胧,“奶奶这是高兴…。”

钰儿什么都不知道,但看到这种情况,也挤过去,看看王白凤,又看看右相夫人,“我也可以叫凤姨,叫奶奶吗?!”

右相夫人连连点头,“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秦钰便高高兴兴的叫了声,“奶奶。”

右相夫人忙不迭的应着,“哎。”一时看看古力,又看看秦钰,再看看秦怜,感觉都快看不过来一样,鼻尖一酸,忍不住道,“想不到我临老临老,还有了这么多孙子孙女…老婆子我死而无憾了。”

王白凤止住泪,转身去拉右相夫人的手,她一直沉浸在自己大喜大悲的情绪里,却忽视了张谦的娘其实这么多年也是日夜在想念孙子,日夜在愧疚的…“娘,以后日子还长着呢,您就好好享受天伦之乐!”

右相夫人摸摸王白凤的头,“凤儿,这些年,你受苦了…”

秦星受不了这样心酸的场景,和明轩一起出了屋子,走到会客厅!

两人坐到沙发上,明轩神色认真的对秦星道,“陈不善你打算如何?还有你姑父!”

秦星拿水杯的手顿了下,眼睛眯了眯,“我不是心善之人,我也不想惹麻烦!可遇上麻烦,我也不惧!”

明轩点点头,“我会处理好!”

秦星看着明轩认真的脸,满脸杀机,一字一句的道,“我想让他们统统下地狱!”

江成义那个胆小鬼,秦星还只弄断了他一条腿,就把什么都交代了!想到陈不善那龌龊的心思,居然想把大姐和秦怜绑进他的府上去!还要对其他人斩草除根,她就一阵后怕,若不是这几个月她一直盯着他们锻炼,学太极,教秦钰和古力搏斗,昨天的后果将…。秦星一想起,就不寒而栗,她不敢想象,若是被江成义得逞了,她会如何发狂!眼神微暗,陈不善,秦夏,江成义,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明轩握住秦星的手,“星儿…”

秦星盯着明轩的眼睛,“你不要拦我!”

明轩捋了捋秦星耳边掉下的发丝,轻轻捏了捏她的手,柔声道,“我不拦你!可你相信我,把一切都交给我!你的手,不要沾上那些肮脏的血腥…”

秦星忽然的鼻子有些微酸!明轩的那句一切交给我,让她心里泛起无数的涟漪,又软又酸!

从来,她都是独自往前冲,有任何事,都是自己扛!从前执行任务,都是抢里炮里独自完成。来到这里,一开始软弱的娘亲,温厚的大姐,还有需要照顾的妹妹和弟弟,她自然的承担起了扛起整个家的重任…。

现在,有双温暖手,握住自己,还要承担起自己的一切,她看着眼前的人,深邃的眼睛里是不悔的深情,就那么温柔的看着自己,那眼里满满的全是自己!

忽然,秦星心里的杀机就淡了,自己的双手在前世都已经沾满了血腥,这一世,让她做个不太好的好人吧!明轩那么好的人,自己又怎么舍得让他又为了自己而满身杀戮!而且,有些人,直接杀了,算是便宜了吧?!生不如死才是给他们最好的回报!

秦星回握住明轩的手,“明轩,这是我和陈不善之间的恩怨,我要自己处理!”看着明轩要开口,秦星又道,“你放心,我不会莽撞!我也不会让自己沾上血腥!可你要知道,这个世上,死其实是最简单的!生不如死,才让人印象深刻!”说罢,看着自己的手,“这双手,不会拿起刀剑去杀人。可是,他们想要夺走我最在意的家人,我就有的是法子让他们失去他们最在意的…无论是财富,还是人!”

明轩心里一震,他一直都知道,秦星不是一般的农家女,她心智坚韧,充满智慧,爱憎分明,却又执拗的很,从昨天回来以后他一直放心不下,生怕她一个冲动,杀进陈府…

他倒不是怕会有麻烦,有他在,秦星也不会有危险,他担心的是,残忍的杀戮之后,她是不是就畅快了,是不是就能忘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所以,他将事情揽到自己身上,他的手已经染了血腥,也不在乎再多一些!可现在秦星的表现让他惊喜,这个女人,会分析,不冲动,不莽撞,果断干脆,还能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去打击敌人…虽然他更想她能多依赖他一些,但他也更想她能在自己不在她身边的时候好好的保护好自己!紧握住秦星的双手,看着她的眼睛,“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在你身边!”

秦星认真的点点头,被明轩眼睛里的星辰蛊惑,似要被吸进去…她撇下眼睛,轻咳一声,故作镇定的转身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又去找被子给赫连明轩倒水。

明轩一把拿过秦星的杯子,给自己倒了杯水,不客气的就喝起来!

“这是我的杯子!”秦星低头嘀咕!

赫连明轩端着杯子,凑到秦星眼前,轻声道,“人都是我的,用你的杯子还不许?!”

秦星抬头瞪着赫连明轩,“你还真是不客气!什么叫人是你的?昨儿晚上的帐还没算呢!敢和我娘告状说我欺负你,我看你还真是欠揍!”说罢,挥拳上去!

明轩身子轻轻一让,轻易避过秦星挥出的拳头!

秦星站起来,又换一手,继续上前,两人你来我往,明轩左右避着,看着秦星出拳的速度,还有避让的灵活,都让他叹服,这丫头在哪里学的这么刁钻的身手!

而秦星则是越来越兴奋,像明轩这样的高手让她来练手,真是太好不过了,绝对是事半功倍!手下越发的狠辣起来!

明轩心知秦星有意想练手,也不多说,配合就是!

等秦星小脸泛着红润的光泽,汗水如经营的水晶滴下时,明轩一个转身,轻而易举的将秦星拥到怀里!

秦星动了几下都动弹不得,瞧着明轩得意的眼神,微微一笑,也不反抗,一个抬腿,屈膝,朝着明轩的要害部位而去!

明轩察觉到秦星的动作,松开手臂,往后一退,哭笑不得,“星儿,你想谋害亲夫!”

秦星得意的仰了仰头,转身去喝水,“兵不厌诈!只要能出困境,又何必在意使用什么方法!”

明轩赞赏的点点头,走到秦星身边,“你说的很对,可是,对象不能弄错了!”

秦星刚想开口反驳他,门外传来匆忙的脚步声!

秦星走到屋门口,明轩在后面慢悠悠的跟上!

“星儿,怎么回事啊?!听说昨天月儿和怜儿出事了?!”来人是程寡妇,程琴,还有程媛媛,和隔壁的李婶儿,李小琴!

秦星想到昨天晚上的事儿,眼里闪过一道暗芒,而后笑了笑,“没出啥事儿,已经没事了!就是古力受了些伤,不过现在也没事儿了!”

程琴和李婶儿同时看到了秦星身后跟着的男子,俊美的脸,不怒自威的模样,一身的绸缎贵气无比!不禁愣了愣。李婶儿迟疑的道,“星儿这是?”

程琴快人快语,瞧着这男子和秦星站在一起的画面,笑道,“星儿,莫非这位就是你说的你未嫁,他未娶的那位?!”

程媛媛和李小琴在见到陌生男子之后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却又忍不住想去再看一眼,毕竟这么俊美好看的男子从前从未见过…

秦星瞥到程媛媛和李小琴的模样,又听到程琴的话,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不想多解释了,直接道,“程婶儿果然好眼力!他便是我说的那位了!”

明轩听秦星的话,心里的喜气直接反应到眼睛里,看着秦星的眼神,不自觉的柔了又柔!

程琴笑着点点头,“嗯,是不错!是不错!”

李婶儿也跟着笑,“哎,你娘这下可不用再着急你的婚事了!”

程琴挥着手,“是啊!小伙子,婶儿就等着喝喜酒啦!”

明轩笑着看了眼已经呆着的秦星,笑眼闪烁,“各位婶婶抬爱,一定请各位喝喜酒!”

秦星哑然,无奈的看了眼已经进门去找秦柳氏的程琴和李婶儿,翻了个白眼,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

陈媛媛跑到秦星身边,“星丫头,真有你的,速度可真够快的啊!”说完便往后院跑去,去看秦月!

秦星正无奈,李小琴也扭捏的道了一声,“星儿,恭喜你了…”

秦星白眼一翻,“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明轩心情颇好,看着咬牙切齿的秦星,无辜的道,“我可什么都没说…”

秦星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想搭理他!

赫连明轩笑意藏不住,慢悠悠踱步到秦星跟前,“秦姑娘,既然你未嫁,我未娶,你打算什么时候做赫连秦氏?!”

秦星斜着眼看明轩,“你确定是赫连秦氏,而不是秦赫连氏…”

明轩呆愣了一瞬,笑起来,深情的道,“不管什么氏,我都欢喜!”

秦星摆摆手,臭屁的道,“我考虑考虑吧!”

明轩捉住秦星的手,“我会耐心的等着!”

秦星被明轩眼里的认真和深情感染到,却还是撇了撇嘴,“太快了,我们都还没谈恋爱,你也还没求婚,不行…”说罢,更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又点点头,“不行!”

明轩一脸虚心就教的样子,“谈恋爱是做什么?求婚又是如何!?”

秦星偏头看着明轩的样子,“我说出来有什么意思,你自己去琢磨吧…”

秦钰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姐夫,我知道,我告诉你…”

------题外话------

大家周末愉快…

除了看小说,也要好好陪家人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