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皆大欢喜 (二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钰正和赫连明轩做着“交易”要他教自己武功,自己就把二姐说的“谈恋爱”和“求婚”教给他时,院子里又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秦罗氏和秦连枝!秦星眯着眼睛看着两个气势汹汹的进院子的女人,她可不认为这两个人是来看望家里的伤员的!

秦钰眼尖的看见进院子的两个女人,冲到秦星面前,扬起下巴,冷着小脸,那模样看起来还确实挺吓人的,“你们来做什么?!给我滚出去!”

秦罗氏拐杖一杵,眼一瞪,“你个小崽子,不孝子孙!让你娘给我滚出来!”

秦星慢悠悠的看了眼秦连枝,秦连枝还没见识过秦星的厉害,只知道秦柳氏疯起来很可怕!可这会儿也管不了了,自家相公被秦星弄断了腿了,这时候她就是来找秦星算账的!被秦星这么扫了一眼,冲上去就指着秦星骂,“秦星,你这个贱蹄子,王八蛋,你凭啥弄断你姑父的腿,我今儿个非弄断你的腿!”

秦星还没开口,秦钰也还没动作,明轩眼一沉,掌风挥出去,三成的力,将秦连枝扫出了院子,重重的落到地上!眼神凌厉的盯着吓傻的秦罗氏,“滚出去…”

秦连枝落到地上,半晌爬坐起来,一口腥甜冲上来,嘴角溢出血,阴狠着看向一脸不善的赫连明轩!兀自强硬道,“你…你是何人,我们的家事,你…掺和什么!”

赫连明轩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往前走了两步,漫不经心的动了动手腕,“这一掌似乎轻了些…”

冰冷的声音传到秦连枝耳朵里,让她从脚底升起一股寒意,动了动身子,“我…我…”我了半天,一个字也没出来,一个使劲儿,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胸口,喊了声,“娘,我去喊人!”而后快速离开。

秦罗氏反应过来,才发现秦连枝已经跑了!她这时候才后悔不该受到秦连枝一锭银子的诱惑,而答应来找秦星!她在秦星手上吃过亏,也见识过秦柳氏的狠劲儿,她实在是不想再招惹这一家子,可秦连枝说的天花乱坠,又想到秦夏如今的富贵,还有啥好怕的,这便耀武扬威的来了,哪晓得,这又是从哪儿冒出来一个厉害角色…。

秦罗氏兀自镇定,瞧着这男人一身的绸缎,一身的贵气,刚才他出手的那一掌她没看清,但秦连枝嘴角的血她看到了,盯着明轩,敢怒而不敢言!握着拐杖的手微微发颤!

秦星瞥了眼秦罗氏,丝毫不把她放在眼里,但这种有人帮忙出头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心情颇好,懒得理会想走不甘,想开口又不敢的秦罗氏!“钰儿,把吊在井里的肉取上来,晚上咱们做好吃的!”

秦钰从昨天看到明轩挥出的几掌还有使出的轻功之后,就把对二姐的崇拜都转到明轩身上去了!刚才又见识了明轩的厉害,心里更是叹服的双眼冒星星!此刻听二姐一说,连忙道,“对,对,做好吃的,做好吃的给姐夫吃!”

明轩看着秦星笑语盈盈的模样,忍不住挑了挑眉,感觉到秦星的好心情,他也忍不住嘴角翘起!

秦罗氏瞧他们三人把自己当做空气,心里恼的很,又见秦星看着那个男子笑的似朵花儿,暗里呸了一口,恨声道,“狐媚子,贱蹄子…”

声音虽小,但秦星和明轩都听见了,同时看向秦罗氏,同样的锋利的眼神,同样轻描淡写的表情,秦罗氏心头狠狠一跳!

秦星慢悠悠的似谈论天气般悠闲的道,“我劝你赶紧回去,趁我还没想好如何让你们生不如死之前,好好享受你现在的日子…否则,别怪我没提醒你…”

秦罗氏看着秦星盯着自己的眼神,虽然烈日在头顶上,却从心里感觉到凉飕飕的!

“你这个不孝子孙,怎么能如此和长辈说话!?”一声怒吼从院外传来!

秦星翻了个白眼,又是这一句!这秦老爷子除了端着长辈的架势,还能说点别的吗?!

秦罗氏却是像有了救生符,连忙几步蹿到秦老爷子身边,眼神恶毒的看着秦星,“不知羞耻的狐媚子,青天白日的与男子调笑,真是丢老秦家的脸!”

明轩眼神一暗,上前一步,秦星拦着他,轻飘飘的看着秦罗氏,“我真真儿是一分钟也不想冠上秦这个姓氏!”随即又扫了眼秦老爷子,还有身后捂着胸口,防备的看着秦星的秦连枝,这秦老爷子就是秦连枝搬来的救兵!

秦星不知道的是,秦连枝也不想只搬来秦老爷子,可秦胡氏秦刘氏都不愿意跟她一起来,秦老爷子本也不愿意来的,却又拉不下面子!只得硬着头皮来一趟…只是这一走进院子,身子就不由得紧了,在这个院子里吃的亏他还记忆犹新!

秦钰看着这三个人,皱了皱眉,“你们若是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了!”他真是一点儿也不想看着这几个人!

“放肆!”秦老爷子眼睛“我是你爷爷!怎么能这么和我说话!”

“我的孩子们没有爷爷,也没有奶奶,请不要再乱攀亲!”听到外面声音的秦柳氏沉着脸走出来,盯着秦连枝的眼神恨不得吃了她!江成义那个王八蛋,断一条腿不足以让她泄愤!

身后跟着一起出来张谦和右相夫人看着院子里的人,皱了皱眉,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但让一向温婉软弱的秦柳氏说出这种话来,这些人一定是相当可恶了!

程琴和李婶儿她们也一起出来,刚才听了秦柳氏说了昨日发生的事情,心里的愤怒大于震惊!要知道她们家也都是种了番椒的,那这江成义岂不是都要祸害一遍!?程琴叉起腰,“我说秦老爷子,你一大把年纪了,还要脸不要脸!那江成义坏事做绝,连自己侄女都不放过,可说是禽兽都不如!你们还有脸找上门来!我呸!”

李婶儿这些日子也受了程琴和秦柳氏的影响,性子泼了几分,“一家子不要脸的德性!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关起门去恶心自己就算了,还非得巴巴儿的出来作恶,也不嫌磕碜!”

秦罗氏被她们一人一句说的气急败坏,她怕刚才出手的赫连明轩,怕秦星,可她不怕这程琴和李氏!长嘴就骂回去,“你们是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一个生不出崽子的扫把星,一个一家子穷酸货的贱人,也只有你们才会和秦柳氏这个克夫的扫把星混在一起!”骂完还不解气,又叉起腰指着院子里的人道,“你们这些人,也不打听打听,我可是镇上陈仁善的奶奶!就是青山县令,那也得叫我一声亲家奶奶!你们这些下贱的人,敢这么和我说话,我看你们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秦星嗤了一声,这秦老婆子也真是脑洞大开,她到底是哪儿来的底气,说青山县令也要叫她一声亲家奶奶的…。嫌恶的看了她一眼,话都不想搭!

院子里的人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秦罗氏骂的起劲儿,秦罗氏却以为他们都是怕了,暗自得意,稍停,稍停,瞪向秦柳氏,“秦柳氏,你这个天杀的毒妇,敢伤了我女婿,我一定要你抵命!”

右相夫人一生没听过这么恶毒的话,也没见过这么泼的人,忍不住皱了眉头,“这位老太太,你这话骂的可真难听!”

秦罗氏瞧着眼前的妇人,发髻挽在脑后,一身的褂子,一个相貌堂堂的男子扶着她,自然的流露出一身的威仪!缩了缩脖子,想到秦夏,又底气十足,强硬的道,“你是哪路货色!我教训我家儿媳,管你何事?狗拿耗子!”

右相夫人陡然听到这种粗鄙的话,脸涨的红了红,秦柳氏歉意的上前扶住右相夫人,满眼的羞愧!

右相夫人轻轻拍拍秦柳氏的手,恢复了神色,沉下脸,“这位老太太,湘云是我闺女,你说关不关我事!”

秦柳氏也愣住,这…这可是右相夫人。其他人也都愣了下,秦罗氏更是疑惑的仔细看向右相夫人,“你…你当真是她娘?!”说罢,一拍大腿,“你少糊弄我!这贱人的娘早就死翘翘了,你当我不知道!”

秦柳氏气极,右相夫人安慰的捏了捏秦柳氏的手,“我是她干娘!从今日起,柳湘云就是我梁柔的闺女!”

张谦看了看母亲认真的神色,不像是一时兴起,应该是认真的了,轻笑着,像秦柳氏行了一礼,“姐姐在上,受小弟一拜!”

秦柳氏慌忙去扶张谦,呐呐的,不知该如何是好,若是不知道身份,她自是欣喜的认下了,可现在知道他们的身份,她怎么好攀这门亲…

右相夫人心知秦柳氏的顾忌,笑着看秦柳氏,“湘云,莫非你嫌弃老婆子?虽然老婆子无权无势,可做娘的资本还是有的!既然你的亲娘也不在了,以后,就把老婆子当做娘吧!让娘来疼你!”

秦柳氏眼眶就红了,从嫁到秦家这么几十年,不仅没有再享受到自己亲生母亲的疼爱,更不提婆婆秦罗氏的疼爱,此刻看到右相夫人眼里的怜爱,心里一感动,张口就是一声“娘…”

右相夫人含着泪点点头,转身对张谦道,“这是你姐,以后,你就是怜儿他们的舅舅。你要好好照顾他们!”说罢,又喜极,“我一生没有闺女,没想到,现在不仅有孙子孙女,还有闺女…谦儿,娘谢谢你,谢谢你带娘来清水…”

张谦笑着点头,“以后,我就是他们的亲舅舅!”

程琴和李婶儿自是替秦柳氏高兴不已,有女婿,还有了娘家,以后,这秦家老宅再想找麻烦,也得掂量掂量才是!

秦星看看娘喜极而泣的模样,轻轻叹了口气,她太懂秦柳氏的心情,大约就是和自己最开始到这里遇到秦柳氏的心情一样吧,那种感觉,只有自己亲生体验过才知道!她转过头,对明轩道,“娘高兴,我也很高兴!”

明轩点点头,柔声道,“星儿高兴,我也高兴!”

秦星弯了弯眼睛,余光扫到秦老爷子三人还直直的矗立在院子里,这种温情的时候,这三个人可真是够扫兴的!可因为他们的出现,让娘认了一个娘,她心情好,不想计较了,于是,对明轩使了个眼色!

明轩会意,趁众人都沉浸在秦柳氏刚认下了娘和弟弟的喜悦里,手心运气,手腕一动,掌风将院子里的三人像扫垃圾一样扫了出去!而后,砰的一声,院门关上!

秦星满意的给了明轩一个赞赏的眼神!

待众人反应过来,只看到还在微微摇晃的院门…谁也没去在意那三个人是怎么出去的,相拥着进了会客厅!

晚饭的时候,秦家热闹极了,摆了两大桌!

李婶儿带着李小琴回去做饭去了!但程琴和媛媛留下来帮忙,秀秀也来了!还有程树和程家伯母!

秦月也起了身,她没有受伤,只是受惊太狠,她已经定了亲,太知道陈不善那赤裸裸的眼神意味着什么!余悸难消,才在得救之后虚弱无比!

古力非要起来和大伙儿一起吃饭,拗不过他,给他弄了个大椅子,明轩和张谦把他抬了出来,秦星琢磨着请长青叔给他弄个轮椅!

饭桌上,秦柳氏又郑重的给右相夫人梁氏敬茶,在大家的见证下,满眼含泪的喊了几声娘!

张谦又带着王白凤恭敬的给秦柳氏敬茶,秦柳氏又喜又激动,让孩子们纷纷叫外婆,叫舅舅舅母!

古力叫外婆舅舅舅母的时候,王白凤明显的愣怔了一下,随即叹了口气,还是应了!

秦怜用小鹿般的眸子盈盈的看着古力,“力哥哥,你可不能叫外婆,你还是要叫奶奶!”

古力笑着道,“那为啥?”

秦怜眨了眨眼睛,“因为你是娘的干儿子啊…”

玉芊摇晃着脑袋,“那岂不是我也不能叫外婆?!”

秦怜有些接不下去了,她是有心不想让老夫人难过…

右相夫人挥挥手,“外婆奶奶,我都喜欢!”她想的通,能找回孙子,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叫什么,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只是白凤怕是…右相夫人担忧的看了眼王白凤,轻轻拍了拍她的手!

王白凤安慰的朝右相夫人笑了笑,轻声道,“娘,我也想的通!这已经是目前最好的了!我相信有一天,他会叫我娘的!”

这对婆媳之间的互动别人没注意到,但秦柳氏和秦星注意到了!

秦柳氏笑着看胳膊和腿都包着的古力,“力儿,不如,你也认凤姨为干娘吧!”

话一出,古力愣住,王白凤却是期待的看着古力!

秦星心里明白,秦柳氏是做娘的人,她能体会到王白凤的心,有心想帮她一把!于是,秦星也开口,“古力,我觉得也可以,多一个人疼你,多好!娘和舅母可不同!”

秦星都开了口,众人也都纷纷开口。

程琴一惊一乍道,“咳,你们还别说,咱们古力啊,和这位王掌柜还有几分母子像呢!我看,这干娘能认!”

秦星暗道,“这程婶子眼睛还真厉害…”不过,也确实挺像的,笑起来更像!

王白凤神色一激动,张谦也满含期待。

明轩瞧秦星都开了口,也慢悠悠的对古力道,“秦怜做了王掌柜和张先生的外甥女,亲上加亲,自然是更亲,我看这干爹干娘,认得…”

八竿子打不着的话,听的众人一头雾水,可秦星听明白了,深深的看了眼古力!又瞧了瞧笑意盈盈的看着古力的秦怜!

古力更是听明白了,不再犹豫,张口就道,“奶奶!干爹,干娘!”

王白凤这泪啊,就又崩不住了,悬着的心一松,泪就齐刷刷的像断了线的珠子!干爹干娘都叫了,喊爹喊娘的那一刻也不会太远!

右相夫人抓着秦柳氏的手,热泪滚滚!

张谦一边心疼的替王白凤擦泪,一边答应着古力。“娘子,别哭了,这是高兴的事儿,是喜事儿。”

王白凤便又是泪又是笑的连连点头。

程琴一拍巴掌,“今儿可真是个好日子,古力不哑了,还认了干爹干娘!我的柳妹子有了娘家,可谓是三喜啊!”

众人便都笑起来…

秦星却注意到程树虽然在笑却还是担忧的表情,还有程家伯母忧愁的双眼。想必是还在为秦月昨日遇到的事情心有余悸!看了看自家大姐虚弱的笑容,心里有了计较,趁众人都在相互招呼着用饭的时候,走到秦柳氏身边商量,让程树和大姐的婚事提前!

秦柳氏只略想了想便同意了,反正他们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也不讲究那些什么规矩啥的,她的闺女自然是她说了算!

于是在饭桌上,秦柳氏和程家母亲一商量,说把两个孩子的婚事提前,程母立即开心的没法儿言语!当下便同意了!程树也满脸激动的神色!秦柳氏便当着众人的面,宣布把两个孩子的婚事提前!

大家又是一阵欢呼,纷纷道喜…

秦月羞红了脸,默不作声!

众人便七嘴八舌的商量哪天比较好…

秦星和明轩悄悄出了厨房,坐到井边看天上的月亮,当头一轮满月,散发着温柔而明亮的光!

秦星满脸笑意,偏头看向明轩,叹道,“真好…。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明轩瞧着月光下秦星俏生生的脸,轻轻抬起她的下巴,覆上她的唇,“嗯,我也觉得是个好日子…”

------题外话------

二更到!

七妈好喜欢这种大团圆的时候…

温馨过后,硝烟四起啰…

今天看完就散了吧,咱们明天再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