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短暂离别 (二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轩闻言失笑,无奈的看着连眉都扬起的秦星,眼神宠溺的看着她,“多谢星儿垂爱…”

林一,林十,红衣惊讶的看着明轩,再看看那自信,张扬的秦星,都暗想,往后主子怕是要被秦姑娘给压的死死的了…

明轩轻叹口气,将秦星落下的发丝捋到脑后,“我现在要赶回青州,有些事情要处理!布匹我已安排人给你送到清水,酒楼的事情,让辛修良去操心,你不要太操劳。”

秦星微愣,反应过来,“你现在要回青州?!”

明轩点点头,“嗯,马上就走!”

秦星急忙道,“可是…。”看了看边上的林一林十他们,停住。

林一林十红衣非常自觉的牵着马离远了些!

秦星这才道,“可是都这么晚了…明日再走不行吗?!”

明轩眉眼染笑,“星儿这是不舍?!”

秦星瞪了他一眼,大大方方的承认,“就是啊!”

明轩没想到秦星居然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一把将她揽入怀里,轻声叹息,“怪不得古语有云,美人祸国…”

秦星哭笑不得,一把推开明轩,“什么美人,什么祸国的…我只是…。”好吧,好像也是挺舍不得…

明轩看着秦星,柔声道,“等着我,我很快回来!”又如临行的丈夫仔细叮嘱,“红衣和林十身手都不错,有什么事情要办,你大可放心让他们去做!陈仁善和江成义那里,你先不必理会!遇到任何事情,都不要担心,有我…”

秦星听着明轩的叮嘱,心里酸酸软软的,鼻腔也酸酸的,轻锤了他一拳,“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说这么多做什么…”

明轩握住秦星打过来的拳,放到胸口,盯着秦星的眼睛,“星儿,我从未和任何女子相处过,也不知道该如何做才能让你欢心,只希望,能给你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安排…只是现在,还有太多的不稳定因素,你等着我,我会尽快将所有解决好!”

秦星的心里温情流动,也看着赫连明轩的眼睛,点点头,“不管面对什么,我都和你一起…”

直到明轩和林一离开很久,秦星还站在河边看着明轩离去的方向,不动也不说话!

她从来不知道,喜欢上一个人是这种样子的,喜他所喜,悲他所悲!会因为他一句话而气的跺脚,也可以因为他的一句话而欢喜半日,还会因为他短暂的离开而心生不舍…

秦星苦恼的摇摇头,看向河里的流水,她这一世,算是无憾了吧…

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看看天上的月亮,眼神闪了闪,成衣店,酒楼,家具餐具卖场…想了想,她转身朝林十道,“你盯了陈不善多久?!”

本来秦星一直没说话,林十和红衣也站在一边儿沉默着,突然听到秦星的话,赶紧反应过来,“时间不长,姑娘是是想要问…?!”

秦星点头,“你可知道陈不善都做些什么生意?!”

林十点点头,“这个属下知道,陈家一开始是以倒卖为主。后来陈…陈不善接手之后,经营的就多了些!”

秦星思索了一会才道,“你明日将陈不善所有的生意给我列个单子出来…另外,查一查江成义的背后的江家是个什么情况!”

林十抱拳,“是,秦姑娘!”

秦星摆摆手,“在我面前你不必如此!”话刚落,玉芊的声音传出来,“秦星,秦星…”

秦星对林十和红衣道,“咱们回去吧!”而后才答应玉芊。

等秦星带着林十和红衣进了院子,玉芊一把拉住秦星,“你野到哪儿去了?!赫连明轩呢?!”看到秦星身后的林十和红衣,林十她认识,红衣没见过,便问,“这个姑娘是?”

红衣笑盈盈的行了个礼,“红衣见过姑娘!”

玉芊瞪大眼睛,秦星拉着玉芊进屋,“一会儿再给你说!日子商量好了吗!”

玉芊便不再问,“就是日子商量好了,喊你们进来定下来嘛!”

秦星将林十和红衣带进厨房,正热闹的众人都停下来!

林十和红衣大大方方的行了个礼,“林十,红衣,见过各位!”

秦柳氏走过来拉住秦星,这林十她见过,是明轩身边的,昨日晚上就是他和另一个小伙子一起将那些衙役和家丁弄走了!这旁边模样可人的姑娘,可真好看…偏头看了看,没见着赫连明轩,“星儿,明轩那孩子呢!?”

秦星轻声道,“青州有事,他赶着回去了!”

秦柳氏皱着眉头,“何事这么急,大晚上的赶路!”

秦星摇头不想多说,“他有急事,忙着呢!”而后道,“娘,这两人暂时住在咱们家!这位是林十,那位是红衣。”其他的没多说,再对林十和红衣道,“这是我娘…”又将其他人都一一介绍了一番!

林十和红衣恭敬的道,“见过夫人…”

秦柳氏吓了一跳,连连摆手,“我可不是什么夫人,叫我柳婶子!”

林十和红衣齐齐看向秦星,秦星点点头!

两人便又一致的道,“见过柳婶儿…”

秦家其他人虽然疑惑但也没多问!

程琴也不是多事之人,更不会过问!

程家母子沉浸在婚事提前的喜悦里,也没多在意此事!

张谦却是了然的笑了,这贤王殿下,心思倒是细腻…。右相夫人和王白凤也自是心里有数!

热闹了一阵儿,最后才说婚事就定在下月十八!秦星心下一算,确实挺快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样子!感叹不已,大姐这嫁出去了,以后家里就少一个人了!

一直热闹到夜半,才都散去!

张谦和王白凤再多不舍,却也不能总住在秦家,右相夫人却是一脸的开心,“你们俩走吧,我不走了,我就住这里。和我的孙子孙女们在一起!”

张谦和王白凤知道母亲喜欢孩子,便也不多说,母亲在这里,也多了一重来清水村看古力的理由!

秦柳氏自是欢喜的,高高兴兴的留下右相夫人!

程家母子迫不及待要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程父,便坐着张谦他们的马车一同回去了!

秦柳氏将秦怜的屋子整理了一下,右相夫人便歇下了,到底是年纪来了,这一喜一悲了一日,又热闹了半夜,这会儿实在是撑不住了!

等都收拾好,秦星才对家人们道,“林十和红衣是明轩留下来的,他们都有武功在身,以免再有像昨日那样的事情!”

秦柳氏感慨道,“这孩子有心了!”

秦钰双眼亮晶晶的跑到林十身边,“林哥哥,你可以教我武功吗?!”

秦星无奈的看着秦钰,“钰儿,你别见到个人就要教你武功好不好!”

秦钰颇有些委屈的道,“可是,到现在也没有一个人能教我…”

林十连忙道,“林十明日就开始教秦公子!”

秦钰捂着嘴,笑的像只狐狸,“我可不是什么公子!你叫我秦钰啊!你说的啊,明日开始教我练武…”

林十点头!

秦星对林十和红衣道,“我的家人都很随和,你们也不必太过拘谨!都叫名字就可以了!”

红衣和林十点头!

秦柳氏将之前留出来的会客厅边的杂物房收拾好,林十便安顿下来!

又将厨房旁还没用上的火炕收拾好,红衣便住了进去!一切安顿好,秦柳氏带着秦怜回了自己的屋子!

秦星随后跟进去,将之前在芽庄买的小铺子和小宅子的地契交给已经躺上床的秦柳氏!“娘,这是给大姐陪嫁的,咱们生意还没做起来,暂时就这么多了…这里还有五百两银子,也给大姐做陪嫁!我是想着,这些就不要明面上给,免得程家有压力!”

秦柳氏看着手里的房契地契,还有银票,“星儿…”

秦星拦着秦柳氏要说的话,“娘,您别多说,我知道您要说什么,可秦月是我大姐,我们是一家人,又何必说这些听着见外的话!。”

秦怜在秦柳氏身后露出一个脑袋,“二姐,我也要努力挣银子,给二姐办陪嫁!”

秦星失笑,“怜儿,我发现你真是胆儿越来越大了,还敢打趣你二姐!”

秦怜眨眨眼睛,“我听钰哥儿说了…他说姐夫要向你求婚呢…”

秦星脸稍稍红了下,瞪了秦怜一眼,“你们两个小家伙,知道什么!”

秦怜便吐吐舌头,躺回去…

秦柳氏满脸欣慰的看着秦星,“星儿,娘以前总想着,我的二姑娘啊,以后可怎么办,不说话不理人的,可怎么嫁的出去…如今。可真好,娘高兴…”

秦怜又冒出头来,“我也高兴,我喜欢现在的二姐…”以前的二姐虽然也疼自己,可总阴沉脸不说话,怪吓人!

秦星便也笑着道,“我也喜欢现在的怜儿…”秦怜这些日子的表情让秦柳氏和秦星都很欣慰,特别是这两日,在经历那么可怕的绑架之后,还能有这么好的心性,还能去照顾古力,安慰张家人,帮忙在中间穿针引线,都让秦柳氏和秦星惊喜不已!

秦柳氏怜爱的看看笑眯眯的秦怜,又看看坐在床边的秦星,“看到你们现在这个样子,娘很满足。很高兴!”

秦星握住秦柳氏的手,“娘现在这样,我也很高兴!”

秦怜便又兴奋的坐起来,“现在的娘太厉害了…我以后也要向娘学习…”

被闺女夸赞了,秦柳氏有些不好意思,却又觉得欣慰,叹口气,“娘以前太软弱,才让你们受欺负,以后啊,娘要变的更厉害!”

秦星从秦柳氏房里出来,抬头看了看月亮,不知道,明轩到哪儿了…。

此刻的明轩到了青山县,安置鹰部的沿溪村。那条溪因山洪而变成了河,从村边上经过…

明轩到了铁黑鹰所在的房舍,房子已经修葺过,住人没有没有问题。明轩进了房舍,黑鹰匆忙出来,一间明轩便行礼,“属下参加贤王殿下…”

明轩摆摆手,“不必如此!本王来是有事相问!”

不多时,铁鹰也从另一处房子匆忙过来,张口就道,“王爷,青阳那边…”

明轩扬手,“无碍,如今已经安顿好…”

铁鹰神色一松,“那便好,那便好!”说罢屈膝一跪,“此事都怪属下未有提前查明,一时大意…”

明轩摇头,“起来说话!他们隐藏太深,又有官府做应,查也是查不出的!”

铁鹰站起来,和黑鹰站到一处,明轩示意他们坐下,这才恭敬的坐在下首!

明轩这才道,“我得到消息,青州军队的马匹有异,于是前来问问两位,对军队马匹可以了解”

黑鹰和铁鹰对看一眼,黑鹰才道,“至从鹰主…哦,不,林大人卸任以后,对于官府的事情,我们就都不太清楚了!但在那之前,青州每年到的战马,都是由我们送到军队去的!王爷说的有异,是何意?!”

明轩眉头微皱,“为何由青州府送到军队,不是直接由朝廷的人送到?”

铁鹰道,“每年的战马到了青州府以后,都会修整上几日,将马匹筛选,优质的便送去长崎,那边需要的战马要最好的,那边临边界,军队人数也最多,自然要最优异的马匹!其次才是江淮,然后才是各地少量驻兵!这都是林大人定下的,我们也觉得如此是最好!只是朝廷下来的人,往往已疲累不堪,便不愿再如此细致的去筛选,分送。所以,林大人便让我们前去…”

明轩了然的点点头,外公有征战经验,对战马自然也很是看重,如此筛选下来,更能让每匹马都发挥最大的价值!沉吟片刻才道,“年岁大,且有伤的战马如何处理?!”

铁鹰想了下才道,“属下只记得当年林大人在征战之时,那些年岁大了的战马都是送到军队马匹饲养的地方,喂养至老!”

黑鹰也道,“是的,林大人曾经说过,战马也是战友,年岁高了,不能继续上战场,就应该让他们安享最后的日子!”

明轩眼睛眯了眯,心中大约有了数…不再多留,站起身,便走!

黑鹰和铁鹰送至门外,“王爷,如今鹰部都已归位,是否安排属下们做些合适的事情才好,属下虽然老了,可还有很多年轻人,他们都有一身的热血和抱负!”

明轩转身,点点头,“再过几日,本王会做出安排!”说罢,和林一骑马绝尘而去!

------题外话------

写不出来了,明日再见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