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夜探老宅 (二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饭刚过,林十回来了,刚想开口说办的事儿,秦星摆摆手,“先吃饭…”

秦柳氏又端出饭菜,热上了,林十这才道,“属下…”刚起个头,想起秦星说的话,又道,“我去镇上找了张恒,然后和他一起去陈仁善的铺面附近看了看…还真没想到,居然有好几家都有不想做的打算…”

秦星点点头,牙庄老板曾经说过,在陈仁善铺子边上的店铺,大多都赚不了什么钱,除非是和他做不一样的营生,但一般店铺都是扎堆儿,就算不一样,只要生意稍好些,这陈不善就要时不时的去“坐”上一“坐”,搞得那些小本生意的老板们也心慌不安!

秦星拿过林十递过来的那张单子,林十指了指单子上几处地方的位置,又大致说了说…秦星摆摆手,“你先去吃饭,我研究研究!”

等林十吃饭去了,秦星沉下心仔细看着单子,米铺,秦星做了个记号,后面林十记下的附近有铺面,秦星默了默,打上一道勾!后面布庄,秦星毫不犹豫打上勾。客栈,酒楼,秦星打上两个圈圈…赌场,秦星划掉!妓院,秦星又打了个问号…。

“姑娘,你这横线圈圈的是些啥意思啊?”红衣给秦星倒了一杯水放到茶几上,瞧着秦星一点一点的,觉得奇怪。

秦星一笑,“这是我马上要忙起来的事儿。”

红衣惊道,“姑娘要开妓院?!”

这一惊,把正从厨房出来的秦柳氏,还有和秦怜一起给古力弄了饭食出来的右相夫人!另外本就在会客厅说悄悄话的秦月和玉芊也吓了一跳!都齐刷刷的看向秦星!

秦星刚喝下一口水,听到红衣的话,扑哧一声,都给噗了出来。

红衣手忙脚乱的把茶几上一通收拾,“姑娘,你没事儿吧!”

秦星将嘴擦干,苦笑不得,“红衣,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要开妓院了?!”

红衣呐呐的指着秦星打问号的地方,“姑娘不是说这都是你马上要做的事儿吗!?”

秦星看看面前幸免于难的清单,才无奈的道,“我只是…”这还真一时半会儿的说不清楚!看向边上一脸不赞同的秦柳氏,“娘,没这事儿…”

秦柳氏这才开口道,“星儿啊,你做啥娘都不反对,但这…这…妓院,咱可不行…一个姑娘家的,做那生意,多不好!”

秦星摇晃着头,虽然她没想过做这生意,但也不完全赞同秦柳氏说的话,“娘,这啊,您就想错了!其实,这妓院啊,也不一定要说是妓院啊,有很多没法子生存的姑娘家们,她们无父无母,但有技艺,凭着技艺吃饭,也不是什么坏事!”

秦柳氏直摇头,“你可别想糊弄我,那些妓院里,逼良为娼的事儿还少了?!啥凭着技艺吃饭,那些地方才不管你技艺不技艺的…”

右相夫人笑着摇摇头,“湘云啊,这你就说错了,要说那有些妓院,有你说的那种情况,但也不是所有的都那样,星儿说的那种啊,叫卖艺不卖身…”

秦柳氏眨眨眼睛,“还真这样啊?可,那些常说的…。”

秦星拦住秦柳氏,“娘,刚才外婆也说了,有是有,但是不是所有都那样!有些好的地方,不仅不会逼那些女子,反而会保护好那些姑娘们!”

秦柳氏这才松了口气,“这么说来,这事儿不但不是个坏事,还是个大好事儿!?那星儿,若真是这么回事儿,娘不反对了!”

秦星笑起来,“娘,就算我想做这事儿来着,也做不了啊!哪儿去寻那么多姑娘去…”

红衣在一边想说啥,动了动唇,又不做声了!

秦柳氏也笑,“也是!毕竟也不好听,不做是最好!娘啊,希望姑娘们都有爹娘爱,公婆疼…”

右相夫人便也跟着笑,这一茬便算是过去了…

乡村的夜总是静的早一些,才戌时,就只能听到偶尔的狗吠,和蛙鸣。月光被蒙上了一层细纱。

秦家院子里也都安静下来,各自回了房。

不多时,秦星一身黑衣,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又轻手轻脚的打开会客厅的门儿,身子一闪,刚想打大门,红衣快速出来,“姑娘,你这是去哪儿?”

林十听到动静也快速出来,“秦姑娘,这么晚您这是?!”

秦星看了这两人一眼,又回身看了看,怕吵醒秦柳氏她们,又免不得一阵说叨,招招手,闪身到了外面院子!

林十和红衣跟着出来,疑惑的看着一身黑衣的秦星。这身黑衣做出来的时候,秦柳氏唠叨了很久,说她一个姑娘家穿啥黑色的,也幸亏秦星平时从来不穿…。

“姑娘,这大夜里,你这是要去哪儿?!”红衣瞧着秦星新奇的装扮,若是不露脸,在这夜里还真是看不到人在哪儿!

秦星掏出黑色的蒙面巾把脸蒙住,只露出一双眼。“我出去办点儿事,你们先回去睡!”

这一蒙上脸,林十和红衣更是面面相觑!但听秦星说出去办事儿,红衣连忙拦住秦星,“姑娘,四爷交代了,不管什么时候,红衣一定不能离开你身边儿!又什么事儿你让红衣去!”

林十也道,“秦姑娘,有什么事儿,你让我去,我一定办妥!”

秦星摇摇头,“不行,你们俩办不好!再则,这事是我的家事儿,我得亲自去!”说罢便去开院子门!

林十和红衣快速跟上,秦星瞥了一眼后面跟着的两人,也懒得多说了,快速往村子里去!

林十和红衣暗暗惊讶,这一身黑衣的秦星在月光下,只能看到快速移动的影子,若不细看,还真看不清是个人在晃动!

秦星脚步奇快,往速往秦家老宅而去!眼看到了老宅墙根下,秦星突然加快速度冲过去,脚下踩上墙根下的柴火,身子一跃而起,上了墙头,转眼,身影便消失在林十和红衣视线里!两人对看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来不及多想,迅速窜过去,足尖跃起,上了院墙!

两人四下里一搜索,跃下,落到院子里,轻手轻脚的搜寻秦星!

此时的秦星已经摸进了秦老爷子和秦罗氏的屋里!冰冷的匕首惊醒了秦罗氏,迷蒙着眼一睁开,对上秦星露出的双眼,惊骇的倒抽一口气,迅速清醒过来,嘴唇哆嗦着,话不成句,“你…你…你…”

秦星也不开口,在秦罗氏脸上轻轻滑动,那冰凉的触感,再加上秦星冰冷的双眼,秦罗氏这心里的寒意嗖嗖的直往上蹿。“你…你。是谁…。我…我没…银子。”

秦星在心里嗤了嗤,还真是什么时候不忘惦记她那点银子!压低声音,“若是再让我知道你们去找秦星那一家子的麻烦,小心我割了你的耳朵…”说罢,冰冷的匕首便挪到了秦罗氏的耳朵处。

那冰凉凉的匕首贴着秦罗氏的耳边,她哆哆嗦嗦了半天,才带着哭腔道,“我…我…没找…麻烦…”

秦星见好就收,手起刀落,割了秦罗氏一缕头发,利落的起身,身子一跃,从窗户窜了出去!纷纷扬扬的头发落下,秦罗氏吓得失了声,只能不停的用身子去撞一边死猪似的秦老爷子,可撞了半天也没反应,秦罗氏的泪唰的流下来,却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秦罗氏哪里知道这秦老爷子不是睡得死,而是在秦星一进去就一手刀给劈晕了过去。

秦胡氏和秦刘氏这日夜里也和秦罗氏一样,被人剪去了一缕头发,被吓破了胆!

江成义和秦连枝两口子更惨!江成义本来已恢复一日的断腿,又被狠狠插了一刀,而秦连枝的头发更是被绞了一大把走了…江成义的嚎叫声响起的时候,林十和红衣终于发现了秦星的身影!

听到江成义的嚎叫声的时候,两人再次相互看一眼,深深觉得,他们现在的主子真是够狠…

第二日早,秦星没事儿人似的一样早起,在林十复杂的神色里做着热身运动!

而红衣则是对秦星完全诚服了,红衣自小被红鹰收养,从没离开过红鹰身边,性子单纯,但她打小佩服有本事的人,她觉得秦星就是有本事的人!笑眯眯的跟在秦星身后学她做热身!

“姑娘,你昨儿晚上把那家子给吓的够呛吧…姑娘,最后那人嚎叫的可真够惨的…。姑娘,你那身黑色的衣服给我也弄一身儿吧…。”红衣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秦星回头看了眼满脸兴奋的红衣,这丫头前几日没看出来话这么多啊。不过还是点点头,又扫了眼林十,暗想,等成衣店做起来,给他们一人弄一套,给林一他们也各一套…想到林一,自然想到明轩,眼睛闪了下,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这一早上,秦家小院里和往常一样,却又和往常不一样,因为练太极的队伍里又多了一个人,右相夫人梁柔!

秦星带着秦钰和红衣林十跑步回来,便看到右相夫人一招一式,像模像样的!秦星过去指点了几处,便笑道,“外婆,看不出您也是个练把式啊…。”

收势,吐气,一套做完,右相夫人才无奈的道,“我个老太婆,还练个啥!这不是你娘非说这能强身健体,非要我一起练嘛!”

秦星点点头,“外婆,等您练上一些日子,您就知道好处了!您瞧我娘,以往她连水都提不了几桶,现在,您瞧,一个打三个,毫不费劲!”

秦柳氏便得意道,“那可不!娘,您瞧我,如今可也是有身手的人了!”

秦家小院里其乐融融,秦家老宅里却是愁雾笼罩。一直到太阳升起老高,早饭都没人做!秦老爷子悠悠的醒来时,秦罗氏瞪着眼珠子看着秦老爷子,恨不得生吃了他!

“老婆子,你这是咋了!?咋这样瞪着我?哎哟,我今儿头咋这重…”念念叨叨的下了床,摸着沉重的颈项,寻思是不是睡落枕了还是咋样!等念叨完,回身,发现老伴儿还缩在炕角儿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那眼珠子怪渗人。“你这是咋了?咋这样盯着我,大早上的,吓人!”

说罢,也不理她,径直出了屋!

等秦老爷子屋里转了一圈,发现就他们几个大老爷们儿起来了,秦冬正笨手笨脚的在厨房生火,秦飞在一旁帮忙,老二秦发业在炕上手脚忙乱的做早饭!

秦老爷子眼一瞪,“老二,你媳妇儿了?!”又问守在门口等早饭的秦良,“良哥儿,你娘呢?!这都什么时辰了?!”

秦良缩了缩肩膀,一声不吭!

秦发业嘴动了动,也没说出半个字来。

秦老爷子到院子里,大嗓门子吼了一声,“这都啥时辰了,都还不给我滚起来!”

应声而出的是秦连枝,那一头短发,吓了秦老爷子一跳,“连枝,你这…这头发…”

秦连枝嚎哭着道,“爹,爹,快去找胡大夫,成义,成义他疼晕过去了!”

秦老爷子急吼吼的边往江成义的屋子里去,边冲秦良道,“快去喊胡大夫…”瞧着秦良不愿意动,又冲秦飞道,“飞哥儿,你去!”

秦飞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去了!他不喜这个姑父,也不喜欢姑!都说大姐嫁的好,可他一点而也不觉得好!他都从大哥秦震那里听说了!秦震说他有个好姐夫,可他一点儿也不想有个这样的姐夫!恨恨的边想心思,还是慢悠悠的去寻那胡大夫!

这日秦家老宅几个女人在一个屋里一合计,寻思这绞了她们头发的,一定是住在秦星家的那个红衣!

秦连枝恨得牙痒痒,可又不敢再去秦家小院儿,只得怂恿二嫂秦刘氏,“二嫂,您去找秦夏,把这事儿给她说说,再让她给陈老板说说,秦柳氏这也太嚣张了!难不成咱们就这么被绞了头发!”这一个女人没了头发,真是没脸出门儿了!

秦罗氏和秦胡氏也看着秦刘氏连连点头!对于江成义做的这事儿她们都是不知道的,江成义回来一个字也没敢说,只说是被秦星推下了山,腿摔断了!其他的事儿,一个字也不敢多说!

秦刘氏踌躇了半晌,不太愿意去,自己闺女虽然看样子似得了陈老板的心,但那日看陈老板的样子,并没有多看重自家闺女,但架不住这家里几个女人的劝说,对上那希冀的眼神,心里那点儿虚荣作祟,一个冲动便点头答应了!

------题外话------

周一啊周一,事儿太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