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小镇打架 (一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带着红衣去镇上的时候,秦刘氏也出发了,她穿上了平日觉得最好的褂子,提着一篮子鸡蛋走着路往镇上赶,这会儿老刘头的牛车早出发了,她没能赶上,只能靠走路!

秦星带着红衣直奔镇东的宅子,林十说昨日布匹都已经从青州运到了宅子。秦星打开大门,大厅的地上果然堆放着几十匹各样的布匹!清点了一下,按自己的想法,最开始的一批成衣是没问题了,心下一喜。

一边分拣各种布匹,一边暗想今日家里的番椒摘完之后,就统统送进醉鱼轩,其他的晒干的事儿,便由辛掌柜去操心,那陈不善若是想要,便去找辛掌柜罢!

布匹清点完,又马不停蹄的赶去酒楼,那一大面的玻璃在阳光下看得秦星眼睛直晃,却也吸引了更多的人驻足!

清水楼三个大字苍劲有力,在阳光下格外的气势磅礴!

秦星满意的虚了虚眼睛,又进去四周看了看,除了订的新的餐桌和餐椅还没送到以外,其他的都弄好了,柜台也按她的想法,改成了她在前世常见的长柜台!

“姑娘,这透明的是啥玩意儿啊,可真稀奇!”红衣看够了西洋镜,脸晒的通红,跑进酒楼。

秦星也懒得去解释,转身带着红衣去醉鱼轩,镇内白日里主街道是不能骑马的,她们两人便步行!路过大市场,秦星心里一动,去陈不善的米铺边上晃了晃,还真看到了林十说的那处不想做了的铺面!面积还不小!看门框门匾的陈旧,应该有些年头了!秦星带着红衣进去随意看了看,小伙计有气无力的趴在柜台上,眼皮都不抬一下!

秦星四周扫了一圈,铺子内挺宽敞,各种大米,面,都乱七八糟的摆着,杂乱无章!

秦星慢悠悠的走到柜台边,敲了敲柜面,“这米都不卖了吗?!”

小伙计抬起头看了眼前两个姑娘一眼,慢吞吞的道,“卖啊…姑娘要买多少…?”

话刚落,外面传来吆喝声,“哟,生意不错啊…”

两个地痞模样的男子吊着眼睛抖着胳膊进了铺子,秦星斜了他们一眼,再看小伙计,已经没了人…。秦星叹了口气,唉,被别人都欺负到店里来了,还要躲,这生意又怎么做的下去!不再逗留,出了铺子,回头看了看,心里有了计较…

“红衣,你知道鹰部吗!?”秦星和红衣出了铺子继续往醉鱼轩走!

“知道啊!我师傅就是红鹰掌使!另外还有白鹰掌使,黑鹰掌使,铁鹰掌使!”红衣提起这几个掌使大人,眼里的兴奋掩饰不住!

秦星摆摆手,“这些我都知道,我是想问你,这鹰部的人都是些什么人!”

红衣撅了撅嘴巴,“和我一样啊,不是孤儿就是被林大人从战场上救下来的…还有一些被生活所迫犯了错的…不过,他们都是好人…比大多数人都好…”

秦星点头,“你们都会认字吗?是不是很多人都会功夫!?”

红衣皱了皱眉,“字是识得的,只不过也就是皮毛!至于功夫嘛,那是肯定的呀!不过,我师傅门下都是女弟子,身手肯定是不如黑鹰掌使他们门下的!而且林大人觉得女子还是要有些持家的本事,毕竟要嫁人的嘛!”顿了顿,又道,“虽然身手不是特别好,但是比起红衣,还是厉害些的!”提起自己的师姐们,红衣颇为自豪!

“那你们这些年以何为生?!”秦星听明轩提起过,在解散前,这些人都依附于林老爷子,解散后,各自谋生去了!

红衣脸上的笑容没了,“有很多师姐都去了大户人家做丫鬟,还有的靠做些绣活,另外…。另外的便入了青楼…”

秦星了然的点点头,这个时代对女子本就过分苛责,谋生是极其的不易!林老爷子的初衷没错,却还是犯了一个大错,他没有想到,这个封建的社会,女子比男子要生活下去会艰难的多!心下有些感慨,但心中也有了个计划!偏头对还在有些郁色的红衣道,“红衣,若是把你那些师姐都弄回青州来,她们会愿意吗?!”

红衣惊喜的看着秦星,“姑娘,你可当真!?”

秦星转身继续走,淡然的道,“我从不说些无用的假话!”

红衣急急的去拉秦星的衣袖,秦星不着痕迹的避过,红衣也不在意,急急的道,“姑娘,我的师姐们,做梦都想回青州,她们和我一样,在这里长大,吃这里的面,喝这里的水…师傅大病以后,我们都绝望了…若不是有红袖姐姐,只怕好多姐姐们都不在了…”

秦星点点头,“你们现在大约还有多少人!?”

“我临走的时候,师傅把在京城的师姐们都找回来了,大约只有三十多个人了…有些姐姐们失去了消息,有些做了别人的小妾,还有些,再也回不来了…”红衣的声音里带了些哭腔…

秦星叹口气,这红衣从见到她那天气,脸上就一直笑眯眯的,这会儿陡然见她这幅模样,秦星有些于心不忍。轻拍了红衣一下,“没事,你有没有办法联系上你师傅?若是能的话,请她们来青州,我有法子让她们生活!”秦星觉得她的心真是越来越软了!没有一刀了解了江成义她已经觉得快不认识自己了,现在看着刚接触几日的红衣哭居然还动了恻隐之心…

“姑娘,我能,姑娘,你真好…你是大好人…。”红衣又是哭又是笑的去抓秦星的手,却还是没抓住,抹了一把泪,看着秦星,“姑娘,你是要开那个不卖身的青楼吗!?我跟你说,我家红莹姐姐唱歌可好听了,还有红英姐姐,她跳的舞最好看了,…还有…。”

秦星心思一动,认真的看着红衣,“你是说你的师姐们都有技艺?!”

红衣连连点头,脸上泛起自豪,“我师傅,从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可是遇上征战,不仅失去了家人,连家也没了…幸好遇到了林大人,把她带到了青州…”说罢,又有些遗憾,“红衣也想学来着,可惜,啥也没学会,只学了这一身的武艺…”

秦星笑着道,“女子有武艺在身,比有那些技艺更重要!”在这种时代,琴棋书画什么的,能做什么呢?还不如有一身保命的武艺来的好!

红衣听了秦星的话,便笑着点点头,“到了京城以后,师傅也这么说,说早知道如此,就盯着师姐们多练功的…”

秦星挑了挑眉,心情颇好,“那你尽快与你师傅联系吧!”

红衣有些为难的道,“林一大哥说若是有什么事情要传信,就去找张恒师兄,可红衣不知道师兄在哪儿?!”

秦星点头,“我知道,一会儿带你去!”秦星边走,边思索,应该去张恒安置的鹰部那里去看看,该利用起来的,就利用起来,现在明轩那里也差人手,自己这边也差人,若是都能善用,也算了却了林老爷子和明轩的一桩心事!

秦星一路思索,红衣一路叽叽喳喳兴奋的很。不觉间走到了潇湘坊门口,偏头一看,没瞧见王白凤,倒是看到了两个熟人!一个秦夏,一个秦刘氏…。

秦刘氏此刻正两眼放光的打量绣坊内的绣品,满脸的欢喜。

秦星撇了一眼,不加理会,秦夏迟早会收拾,但现在事儿多,还真顾不上她!哪知刚走了两步,身后传来秦夏不高不低不阴不阳的声音,“哟,这不是秦星嘛…这是上哪儿啊?!”

秦星眼神一暗,这人可还真是不自觉!摆明了暂时放过她,还送上门来!慢悠悠的转身,斜着眼看向秦夏,又扫了眼一边瞧见红衣就往后缩的秦刘氏,暗自好笑,就那么盯着面前的母女俩,也不说话!

秦刘氏心里直打鼓,这还没得及给自家闺女说昨儿个晚上的事儿呢,本来到了陈府的,可连门都没让进,这心里正不痛快,却又被秦夏给带到了这里来,一看这满屋的价值不菲的绣品,那还有啥不痛快的!正打算好好挑一挑,听秦夏喊秦星的名字,吓了一跳,等回身真的看到秦星和红衣一起,这头皮不自觉的有些发紧!她现在是真的怕了秦柳氏这一窝子了,个个像失心疯似的,吓死人,现在又来了个什么红衣,大半夜的还能进了他们屋子,她更是心里怕的不行!就怕哪天被这红衣也像对付秦连枝一样,绞去头发…

秦夏瞧着秦星还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什么时候都像高自己一等的样子,这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又想到陈仁善整日的抱着秦星的那块帕子宝贝的很,这看到秦星后冒出的火蹭蹭的就往上冒,认为秦星不在家里好好呆着,出来在镇上晃,就是为了找陈仁善的!当下便口不择言,“秦星,你要不要脸啊,你这是想做啥啊?!又上镇上来勾搭男人!?”

红衣听着这不客气的恶心话,上前就要去教训秦夏!这可是鹰主,贤王殿下心尖上的人,怎么能让她如此诋毁?!

秦星拦住红衣,这是她的家事,还不需要别人来帮忙!慢慢的盯着秦夏的脸,一个箭步上去,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五个手指印,清晰的印在秦夏白嫩的脸上!脚步一错,又退出了好远!

秦夏不可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盯着秦星,她居然打自己,她怎么敢!朝身后的四个已经懵了的家丁就吼,“你们是死人吗?!还不给我打!?”这四个家丁是她哄了陈仁善好久才允许她带出来的…

四个家丁相互看一眼,虽然他们都没有看清这叫秦星的是如何出的手,但终归是个女子,四个大男人,还怕打不过!?抡起拳头便冲了上去!

秦夏眼神阴鹜的盯着秦星,她一定要在这大街上剥了这贱蹄子的衣服,让她再也无脸到镇上来勾搭男人!秦刘氏躲在秦夏身后,拉拉她的袖子,想劝她赶紧走,她担心的是这四个男人也不是红衣的对手…。可秦夏此刻那里顾的了她娘,她在想着一会儿要怎样将秦星踩到脚底下狠狠的羞辱她!

秦星冷笑了一声,嘴角噙着一丝不在意,拦住要上前的红衣,等四个家丁冲上来,身子一动,扬手化掌,虽然没有内力,灌注的力量不够,但是对付四个家丁,是绰绰有余了。左勾拳,右出掌,只当是练手了,可惜没有明轩的身手好…嗯,还是明轩陪着自己练手更好!想到赫连明轩,秦星嘴角翘了翘,下手却是更狠!

秦夏目瞪口呆的看着秦星一个人几乎打的那四个家丁毫无还手之力,不可置信的大吼,“你们一群饭桶,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

此刻秦刘氏更是心下大惊,盯着被四个家丁围困还游刃有余的秦星,一个不敢置信的念头划过,莫非进了屋子的人是秦星!?!

王白凤从后院出来的时候,就发现门口围了一群人,还夹杂着吼声,不在意的摇摇头,她向来不喜这种热闹!转身对身后跟着的男子到,“明王殿下,既然我家夫君不在,您就先回去吧…民妇就不送了!”

赫连明晨噙着一丝笑,“舅母,本王可是专程来了第二次了,舅舅真的就不见本王?!”

王白凤淡然一笑,“我家夫君如今只是个教书匠,哪里值得明王殿下再三拜访,您可真是折煞了我家夫君了!”

赫连明晨撇了下眼睛,“舅母可是还在生本王母后的气?!”

王白凤愣一瞬,笑的轻描淡写,“皇后娘娘乃国母,我们一介草民,哪里敢生皇后娘娘的气!明王说笑了!”

赫连明晨见这名义上的舅母油盐不进的样子,懒得再继续说,稍稍有了点不耐烦,“那本王下次再来拜访!”说罢衣袖一摆,往外走去!

王白凤舒了口气,“恭送明王殿下…。”将明王送至门口,正要往进绣坊,却忽然眼尖的撇到被围观打架的女子正是秦星,不禁大惊,“星儿?!”

赫连明晨停住本要离开的身子,对于这种小镇上泼妇打架的戏码他一点儿也没有兴趣,但听到王白凤的低呼,带着些玩味转身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