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狗拿耗子 (二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察觉到有异样的眼神可看自己,秦星暗了下眼神,寻了个时机,看过去,又看到那一双带着玩味的眸子,那似笑非笑的神情,让秦星不喜!等她认出这眼神的主人就是看到她下毒,又和陈不善一同离去的男子时,更是心下不喜!手下速度加快,四个家丁都翻到在地!

王白凤匆忙跑过去,“星儿,你如何?!”

秦星拍拍手,对王白凤笑着道,“凤姨,我没事儿!今儿不多说了,改天再来看您!”说罢转身就要离去!

秦夏哪里肯甘心,拾起路边不知道谁丢下的一根短粗的木棍子就朝秦星的后背砸去!

在众人的惊呼声,秦星听风辨音,转身要避,一个身影掠过,直直的挡在自己身前,握住了飞过来的棍子!

一身锦色绸缎,黑发用玉簪束于发顶,耳旁垂下两缕头发,似在显示他的风流不羁。手里把玩着棍子,盯着转身过来的秦星,嘴角噙起一抹兴味的笑意,却也不说话!

秦星转身淡然的看了一眼,并不说话,转身又走!

赫连明晨倒是越发的觉得这个女子有些意思,姿色倒是并不见有多出众,和京城的那些莺莺燕燕们相比,逊色不少,但这样一个女子,不仅敢对辽人下手,还当街打翻了四个男人…。赫连明晨笑意不达眼底,玩世不恭的样子道,“姑娘对救了你的人就是如此相待吗?!”

秦星不理会,继续往前…这种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王白凤看着赫连明晨的样子,皱了皱眉头!她可不认为她这个眼高于顶的“外甥”看上星丫头了。

赫连明晨眼见秦星头都不回,高声道,“姑娘,不是都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吗!?可你这头都不回的走了,不太好吧…”

秦星回过身,盯着眼前的男子,“这位公子,我并不觉得你救了我,而我也不需要你相救!劝你以后别狗拿耗子…”

话一出,赫连明晨噙着笑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龟裂…他身边的伺卫风行便要上前教训秦星!赫连明晨拦住伺卫,挥挥手,让他下去!“姑娘说话好生风趣!”

风行看了秦星一眼,退到一边,直觉里这个女子不简单!他亲眼瞧见她一个人,却将两个大个儿辽人弄翻了!虽然是被事先下了药,但作为一个农家女,自然是不简单的…充满警惕的盯着秦星!

秦星浑不在意的扫了风行一眼,看向赫连明晨,还是一样的充满玩味的表情,不想再浪费时间,沉下脸,“公子如没有其他的事,恕不奉陪了!”

赫连明晨还没答话,身后传来秦夏的声音,“秦星,你这个不知所谓的狐媚子,当街就敢勾搭男人,你可真是丢人现眼到极点!”秦夏没有看清前面男子的模样,但看身形,衣衫,便知该是富贵人家的公子,自己打过去的棍子被他半路截了,又听这男人居然说什么要秦星以身相许,这心里是又恼又妒忌!

赫连明晨眼一沉,转身看向秦夏,这一看去,秦夏的脸上更是一丝恼怒闪过!这公子一身昂贵的衣衫,又风度翩翩贵不可言,更重要,长相俊朗无比!若是从前,秦夏便也罢了,可现如今,她可是陈府的姨娘,在这青水镇,她还怕谁?!只要看上秦星的男人,都是她的敌人!眼神阴毒的盯了眼秦星,又看向赫连明晨,“这位公子莫不是眼神不好?!错把婊子当烈女?!那你这眼光也太差了吧!?”

秦星听这话,眼神一闪,秦夏好似并不识得眼前的男人…秦星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开口道,“秦夏,你可不要乱喷,这位公子何其无辜,你怎么能如此说他!得罪了贵人,你怕是担待不起!”

赫连明晨到听秦星的话,眼神闪了闪,噙着笑,却不开口!

秦夏仿似听到了什么大笑话般,“哈…秦星,你怕是压根不清楚你面前现在站着是谁吧?!你也不仔细去打听打听,我家老爷在这清水镇,乃至青州,俱过谁?!”想起前几日身边丫头提起三皇子明王住在府里,又得意几分,傲慢的道,“就算是明王,我们老爷又什么时候怕过?!”

秦星皱了皱眉,明王?难道…。仔细扫了眼眼前的男人,那侧着的眼角,确实有几分相似…。再看隔了几步的王白凤向自己摇头使眼色,心里瞬间就明白了!没来由的,更是对这个赫连明晨多了几分厌恶!“秦夏,你可真是好大的口气,莫非,那明王还得看你家老爷的脸色!?”

秦夏听此言,脸上闪过一丝踌躇,这话她还是不敢说的,可一看秦星那讽刺的表情,还有周围人的指指点点,以及那贵公子探究的表情,脑子一热,挺了挺胸,“那还用问!如今那明王可就住在我们陈府!”

话一出,秦星满意的看到赫连明晨一直似笑非笑的脸上闪过一丝恼怒,斜着眼撇了眼秦夏那个草包,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就走…

等赫连明晨转身去看怎么还不说话的秦星时,才发现她已走出很远了…顿时失笑的摇摇头,利用了自己半晌,居然招呼都不打一个便走了…这个女子,叫秦星?!

王白凤担忧的看了眼远去的秦星,再看看赫连明晨的表情,心下有些忐忑,看的出来,贤王对秦星在意的很,只是这赫连明晨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都各自心思迥异,秦夏扬着迎着巴掌印的脸却在洋洋自得…秦星那不发一言就转身而去的样子落在她眼里,那就是“落荒而逃”…得意的挑了一眼还在原地的贵公子,端着一丝贵夫人的范儿,“苦口婆心”道,“这位公子,我看啊,你这眼光还真是不咋地…哈哈…”扬声笑起来的脸上,五根手指印显得狰狞无比!

赫连明晨瞥了眼那可笑的女人,暗嗤了一声,转身离去!

秦夏脸上的笑止不住,转身去拉傻了的秦刘氏,“娘,我们去给你选绣品…”虽然今天挨了秦星一巴掌,但让她在众人面前特别是那个贵公子面前“落荒而逃”,她还是挺开心的!扫了眼缩在门口一直不说话的四个家丁,暗想得把他们换了,太不中用了!

秦星带着红衣离开潇湘坊,只一盏茶的功夫,便到了醉鱼轩!一进醉鱼轩,东子便迎了出来,“秦姑娘,你可算是来了!”在看到红衣的时候,呆了下,“这位姑娘是?”

红衣大大方方的道,“哦,我是姑娘的婢女,叫红衣!”

秦星不赞同的转身对红衣道,“你不是我的什么婢女!”而后又对东子道,“她叫红衣!”其他的也不多说,继续道,“你们家掌柜的呢?”

东子连忙道,“哎哟,你可不是不知道,这几日把掌柜的愁坏了,那清水楼都整修好了,只等桌子椅子进去,就能开张了,哪晓得,伙计都被那陈不善的酒楼给挖走了…”东子连连摇头,“掌柜的都上火了,日日去牙庄,看有没有合适的人…。”

秦星稍一想,便对东子道,“你去把你们掌柜的找回来,我有事和他商量!”

东子便应声哎,往外走!刚走了几步,辛掌柜火急火燎的回来了!瞧见秦星,眼睛一亮,“秦姑娘啊,你可来的正是时候,这清水楼的伙计…”

秦星摆摆手,“东子已经给我说了,我也正好有事和您商量。”

辛掌柜便引着秦星和红衣上了二楼雅间,刚一坐下,便恨恨的道,“在这清水,这么些年,我做鱼楼,那陈不善做酒楼,也相安无事!可现在他知道我要做酒楼,便使起了阴招,实在是招人恨!若不是东家不想太张扬,我是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

秦星看辛掌柜一脸愤恨的模样,笑了笑,“掌柜的,其实您应该感到庆幸!若是酒楼开了业,那陈不善再来使阴招,咱们可就更被动了!现如今还没开始,一切还来得及!”

辛掌柜摸了摸上火的嘴,“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人牙子那边一个伙计都没有!”

秦星皱了皱眉,人牙子那里是专门买卖那些自卖自身,或者被原先主家卖了的奴才们的,居然没有卖的,总觉得哪里奇怪,却又说不上来!想到自己找辛掌柜的目的,便直接道,“我倒是觉得,这伙计啊,还是用信得过的人,比较好!”

辛掌柜赞同的点点头,“那是自然,可这一时半会儿的,哪儿去找这么多信的过的人!?”

秦星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这事儿还是要先和明轩商量一下,再做决定!便卖了个关子,“辛掌柜安排好酒楼其他事情便好,伙计的事儿,我来办!月底,咱们开张就是!”

辛掌柜大喜过望,和秦星接触了这些日子,知道她不是随便说瞎话的人,心里松了一大口气,这才注意到红衣。

红衣笑着行了一礼,“掌柜的好,我是…。我是我们姑娘的…丫鬟…我叫红衣!”她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自己,既然鹰主让自己跟着姑娘,照顾她,那就是姑娘的丫鬟了!

秦星无奈的看了眼红衣,“姐妹,是姐妹!”

红衣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嘀咕道,“那哪儿成…被师傅知道,要说我没规矩了…”

秦星无奈,只得随她去,在这种封建社会里,某种思想一旦根深蒂固,是很难根除的!

和辛掌柜谈了一会儿,又请他帮忙找人去把给大姐的宅子和铺子整修,辛掌柜满口答应!从醉鱼轩出来,秦星带着红衣去了菜市场,找张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