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计划顺利 (一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在张记见到张恒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张恒对自己多了几分恭敬!她倒是无所谓,也并不在意,只是红衣兴奋的很,见到张恒就冲过去,“师兄,你快帮我给师傅写封信!”

张恒摸不着头脑,秦星看了看周围,铺子里买调料的人多,便示意张恒找个说话的位置!

三人去了后院,红衣霹雳巴拉将给师傅写信的意图一说,得知秦星有法子让鹰部这些人能养活自己,张恒也神色激动起来,这些年,他也撑得实在是辛苦…不禁有些动容的道,“这些人,虽然都有能力,也有心,却大多找不到合适的营生,若是姑娘有法子,那真是太好不过了!”

秦星摆摆手,“你们也先别高兴的太早,我这法子,也不一定他们就愿意!”

红衣连忙道,“”姑娘,只要能养活自己,又能在青州,做什么都愿意!”

看着红衣一脸认真的模样,秦星笑了笑,“那也得你们主子同意才行!”

张恒和红衣便同时笑了,红衣闪着眼睛,“主子可说了,什么事儿都听姑娘的!”

秦星想起赫连明轩临走的嘱咐,敛了敛眼神,这才走了一日,怎么感觉似好些日子了呢…

红衣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秦星只瞄见张恒写了寥寥几句话,暗自好笑!临走,张恒忽然道,“昨日林十来说姑娘要谋陈不善铺子边上的铺面!?”

秦星一拍脑门,差点忘了大事,赶忙又坐回去,“是的,这事儿,要快!若是合适,不必问我,你直接做主便好!”而后又主要说了米铺边上那处,让张恒尽管谈妥!

张恒迟疑了下,不解的道,“姑娘为何要在陈不善边上开铺子?”

秦星老神在在的笑了笑,“不然如何打击到他!?”

张恒微惊,随即又了然,陈不善指使人去秦星家做的事儿林十给他说了,不禁又看了眼秦星,还真是瑕疵必报的性子!不过,任谁都欺负到自己家去了,都不可能放过吧!而且陈不善那小子在清水镇也横的够久了…笑了笑,“好,我去办!”

秦星也不客气,带着红衣便走了!

两人在菜市场选了几根大骨,打算回去熬些汤,给古力补补!暗暗思量,若是娘她们到镇上来开始做衣服了,那古力该怎么办呢…或许王白凤会很乐意古力住到她家去的!打定主意,趁天色还早,和红衣两人往清水村赶!

这头,秦刘氏抱着秦夏给她选的衣服,乐颠颠儿的上了老刘头的牛车,等秦夏走了,才想起啥事儿也没说。想到白日的事情,心里有些忐忑,总觉得秦星最后那几句话有些怪怪的,可又说不上来!不再多想,紧紧抱着怀里的东西,坐到牛车最里面去闭目养神!边想着如何回去不让其他人看到她抱着的东西…

秦夏带着四个家丁回到陈府,她是不能走正门的,能让她自由出入,已经是陈不善对她的特别恩宠了。秦夏站在侧门边,狠狠的盯了一会儿,暗暗发誓,迟早把常氏那个贱人赶出去…

刚转身,有个丫鬟匆匆过来,“夏姨娘,奴婢等您好一会儿了,老爷让您去前厅呢…”

秦夏瞧了眼小丫鬟恭敬的模样,傲慢的向前厅走去,这府里,现在除了常氏就是自己了,也算她们这些丫头片子有眼力界儿!

等秦夏袅袅婷婷的走进前厅,盈盈一拜时,低着头的余光发现前面上首有一双陌生男子的脚,不免有些讶异,抬起头,这一瞧,心下大骇!这上首坐着的正是白日见着的贵公子!此刻正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

秦夏脑子一轰,这才后知后觉….“老…老爷….”

陈不善站起身子,往前几步,朝秦夏就是一脚,秦夏跌到在地!陈常氏假意去拉着陈不善,“老爷,妹妹也不是有心的,你就绕了她吧…”

陈不善一把推开陈常氏,她也乐得借机退后了好几步!

“你这个贱人!在明王殿下造次!你….你…谁给你的胆!”陈不善确实气极了,自然有人回来把在潇湘坊发生的事儿一字一句的说给他听!当他知道这秦夏在明王面前大放厥词说自己连明王也不怕的时候,他这心里,顿时就有要杀了秦夏的念头!这个蠢妇,甚至还把明王住到陈府的事儿也说了出去,他更是恨的七窍生烟!忐忑的等着赫连明晨回了陈府,却意外的发现他似并未生气的模样,有些疑惑,但样子还是要做全的,又是伏低做小,又是讨好卖乖,这才又使人等着秦夏回来,当着明王的面儿,给了她一脚!

这一脚,踢倒了秦夏,却让她脑子一下子清醒了,她现在若还不知道这位贵公子的身份的话那她真是白活了这么些年了!愣愣的看着坐在上首,始终似噙着一抹笑的明王!心里顿时恨死了那秦星,她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可,这明王是怎么回事?她为何要帮秦星那蹄子截下她打过去的木棍?!秦星的出言不敬也不追究?秦夏的脑子里飞快的转动起来…

“你个贱人,从今天起,给我不准出府一步!”顿了顿,又对一边儿杵着的几个丫鬟道,“这个贱人给我关进柴房,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来!”

陈仁善还在骂着什么,秦夏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她心在所想的是,明王难道也看上那贱蹄子了?不行,不行,若是那样的话,那自己岂不是一辈子翻不了身!?秦夏被自己的想法吓的瞪大了眼睛,去看日日与自己纠缠而此刻却一脸狰狞的责骂自己的陈仁善,还有一旁幸灾乐祸的笑着的陈常氏,目光又回到赫连明晨的身上,那浑身的贵气模样,还有俊朗的面容…被几个丫鬟拉着的秦夏晃了晃神,打定了主意!不哭也不闹了,恭敬有礼的行了一礼,“贱婢告退…”

这会儿的秦夏倒是让赫连明晨刮目了几分,原本以为她会大哭大闹,说是上了当…没想到就这么轻易的下去了,闪了闪眼神,他还想问问关于那叫秦星的农家女的事儿呢…撇了撇嘴,无聊的站起来,挥了挥衣袖!

陈不善赶紧走过去,“殿下,您看这么处罚这个贱妇您可还满意?!”

赫连明晨依旧噙着笑,故作惋惜的摇摇头,“唉,这么一个美人儿,关进了柴房,可真是暴殄天物啊…”说罢哈哈大笑的出了前厅!

陈不善一呆,拿不准这明王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只得回身去看看身后的陈常氏,陈常氏也是一头雾水!陈仁善瞪了陈常氏一眼,嫌弃的也出了前厅!剩下陈常氏撇了撇嘴,随即又高兴起来,那个小妖精终于被关了柴房,先饿她个几天,饿死最好!

秦星和红衣到家的时候,太阳刚刚好下山!秦柳氏在厨房做饭,秦月和玉芊秦怜在整理刚摘回来的辣椒!瞧见秦星和红衣回来,玉芊手里抓着一把番椒晃着,“秦星,这番椒今儿就都摘完了,然后咋办!?”

秦星挥挥手,“先就这样放着,一会儿再说。”说罢径直进了厨房!

玉芊瞧秦星抱着一个包袱进了厨房,连忙问正把马匹往马鹏牵的红衣,“红衣,你家姑娘是不是买啥好吃的了?!”

红衣愣了愣,点头又摇头,“我不知道…”她确实是不知道的,她不知道那几根大骨头是不是好吃的,也不知道那一堆没用的肉皮是不是好吃的…

玉芊被红衣的点头又摇头急上了,丢掉手里的辣椒就进了厨房!

红衣目瞪口呆的看着玉芊急匆匆的往厨房跑,秦月无奈的笑着对红衣道,“你别理她…星儿说了,她就是一吃货…”

红衣呐呐的不耻下问,“大姑娘,这吃货是个什么货?!”

秦月和秦怜同时笑起来,秦怜笑着道,“吃货就是看见好吃的就想吃的货…”

红衣听完,突然来一句,“那我也是吃货…”而后一阵疯似得的也进了厨房!

吃过晚饭,秦星才宣布第二日要去镇上开始做成衣了!秦柳氏又是忐忑又是高兴…秦星把想把古力暂时送到王白凤家的事儿一说,右相夫人乐不开支,“好好,好,我老婆子正好在家里照顾他!”说罢又看向秦怜,“怜儿也正好可以开始跟着你凤姨学艺了…”

安排好家里的事儿,秦柳氏和秦星便去说好做活儿的那几家去一一通知!让她们把番椒也一并弄好,第二日直接带到镇上去!

因为都是提前都说好了随时开工的,所以秦柳氏去一说,都纷纷答应了!其她人都通知了后,秦柳氏带着秦星到了村长家,去通知长青媳妇儿!秦星也正好要找长青问家具厂的事儿,这去了趟青阳,又被家里的事儿一耽误,已经过去好几日了,不知道长青叔都谈好没有!而且,她还想和村长商量点事儿!

进了院子,秦柳氏带着秦星径直去了正屋,村长家刚吃过晚饭,长青媳妇正在收拾碗筷,李罗氏端着一碗饭,还在哄着那小座小山似的李壮壮吃饭!

瞧见秦柳氏和秦星进屋,长青媳妇儿李田氏连忙拉了椅子让秦柳氏坐!又对秦星道,“你长青叔都找了你好几次了!”

秦星找了一圈没看到长青叔,还是恭敬的喊了声村长爷爷!才问李田氏,“长青叔呢!?”

李田氏边收拾碗筷,边道,“好像是说哪个酒搂新订了不少桌子椅子,正日夜赶工呢,已经连续好几日没回来了!”顿了顿,又道,“不过,他交代若是你来了,让我拿个东西给你!”说罢放下手里收拾的碗筷去了里屋!

秦柳氏在一边儿和村长老两口说话儿,秦星和田氏你来我往也说的热闹,没人理会的李罗氏心下不痛快,戳了戳李壮壮的脑门子,“你以后啊,可别学着有些人,眼睛明明带着当瞎的..”

李壮壮撇了撇嘴,就要哭,被李罗氏一瞪,又咽回去!

村长老两口对这个大媳妇儿实在是不喜,可他们都不是刻薄的人,也只能装作没听到的!

若是从前,秦柳氏怕是也还是要客气上几句,可现在,也只是笑了笑,没搭理!

秦星更是懒得理会,暗想李田氏拿什么给自己!当李田氏将秦星之前交给李长青的那一叠收购计划递过来的时候,秦星想着估计是没谈拢!结果打开一看,里面在一些条款后面做了一些补充,最重要的是,要妥善安置木匠坊的一些老师傅们,秦星大喜过望,又解决了一件大事!将收购计划拿好,迅速把来的目的一说,李田氏看了看村长公公和婆婆,见他们俩都笑着点头,当下便道好!

李罗氏将手里的碗重重一放,“星丫头,你打算给壮他二婶儿多少银子的工钱啊?”

秦星不搭理她,径直对李田氏道,“婶子,那明儿个一早,在我家门口集合,您别迟到了!”

李罗氏声音高起来,“星丫头,我问你多少工钱啊!少了可不成!我们一家子要养活呢!”

秦星觉得还真是够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刚想说话,李村长道,“家里少你吃还是少你喝了!?老二媳妇挣的就是老二媳妇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李罗氏一听,这可不得了,“啥?她挣的银子是她自己的?!那她去挣银子了,家里活儿谁干!?”

“这些年长青的工钱都是交给家里了,所以,这次老二媳妇挣的,就他们自己收着!”村长老伴儿一脸的理所应当!

李罗氏不干了,“那凭啥?那我也去做活儿!挣的银子自己得!”

李村长重重的哼了一声,“行啊,只要有活儿,你去做!银子我们一分不要你的!”也不怪李村长说这话,这李罗氏平日里是能偷懒就偷懒,哪里是做活儿的人!村长老两口也总是想着家里太平就好,老二媳妇勤快,多做了,也就算了!可这次,若不是他们往日里也睁一只闭一只眼的,老二媳妇的孩子咋会被老大媳妇儿给折腾没呢!?所以他们老两口也确实是恼了,长青说要搬出去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多言,默许了!

李罗氏听了公公的这话,脖子缩了缩,她倒是想去做活儿来着,可哪儿有轻松又工钱高的活儿啊…还是家里舒服…可现在李田氏要出去做活儿,那家里的事儿不都是她一个人的了?那不行,她可不干!“爹,您这心可偏的太狠了,凭啥老二媳妇儿去做活儿银子自己得,而我就要在家里辛苦?!”

村长老伴儿一脸痛心,“这么些年,从老二媳妇进了门,你做过一顿饭没?!平日里我们又说过你没有?!你咋这么不讲良心咧?!”

李罗氏自是知道的,可,就是不甘心!却又不知道该咋说!只好暂时闭了嘴!

秦柳氏也不好插嘴,便一直坐那儿似没听见,倒是村长老伴儿歉意的道,“老三媳妇儿,让你见笑了…”

秦星一直在细看那份收购计划上的补充,想不到那木匠坊的钱老板还是个心思细腻之人!补充的都是细节问题!没听见李罗氏的声音了,秦星这才抬起头,对村长道,“村长爷爷,我有个想法,您看成不成?!”

李村长呵呵一笑,“星丫头现在是越来越能干了!我可是听说了,你分给王家李家种的那个番椒值老钱了…”

秦星有些尴尬的摆摆手,没有分给村长家,主要是因为李罗氏太讨厌了!

李村长了然的笑了笑,“星丫头,你有啥想法,说说看!”

秦星也不扭捏,张口道,“村长爷爷,是这样的,这第一批的番椒已经收了,既然已经种成功了,那就说明咱们这里是可以种植的!所以,我想大面积来种!”

李村长看秦星停住了,便道,“你可是想又买田地?!”

秦星笑着摇头,“我们家没那么多人种!所以我才想跟您商量,请您出门,征集村里向阳的地,全部种番椒!关于怎么种植,会有人教,但养护要自己负责,争取把咱们村弄成南璃第一个番椒村!”

听完秦星一番话,李村长神色激动起来,番椒村啊!他这几日可是听说了,这番椒在醉鱼轩还有青州都卖的非常火…若是村里都能种起来,那村里的人就再也不会有吃不饱的了!当下便拍了板,“星丫头,要征集多少地?!”

秦星默了默,“越多越好,但是一定要阳光充足的地!另外,每户种植之前,要签一个合同,就是所有的番椒,只能卖给我,不可以往外卖!”

李村长点头,“那是肯定的。而且就算是要往外卖,那也搞不懂啊!”

秦星便遵循丑话说在前的道理,“村长爷爷,那您可别急着打包票,若是咱们村真的成了番椒大村,肯定会有其他商户来买!这番椒在南璃可是独一份儿,往后我不敢说,但现在,整个南璃,除了咱们村儿,没有其他地方有!您应该听说了,您做寿那天,我家出了事儿,祸端就是这番椒!”

秦星家出事儿李村长后来听说了,也就是那时才知道这番椒值钱的很!“那日也是巧,村里的人都来我家吃酒席了,当时没一个人知道你们家出了事,要不然也不能让古力那孩子遭那罪!”村长奶奶有些痛心!她昨儿个去瞧过古力了,那孩子绑着纱布,笑呵呵叫自己奶奶的模样,可让人疼了!

秦柳氏轻叹口气,狠狠的道,“被贼惦记上了,那也是没法子的事儿!”家里没往外说是秦月和秦怜被绑了,毕竟是两个大姑娘,不太光彩!也没说是出了什么事儿,只说是有人惦记她们家种的番椒,趁家里没人偷来了!

秦星接口道,“村长爷爷,您在征集地的时候,也要和大伙儿都说一声这事儿,不愿意种的,咱们不强求!”

李村长摆摆手,瞪着眼,“那我倒是看看,谁这么大胆子,敢和咱们整个清水村作对!咱们家家户户都种,我看他就把我们这多人都给打咯!一点王法都没有了我就不信!听说咱们青州也有封王了,不行我就去青州府告状!”

提起青州的封王,秦星眼睛染上笑,点点头,附和道,“对,大不了,咱们上青州,去告状!”

村长爷爷便自豪的笑起来!

秦星又道,“虽然都只能卖给我,但是价钱大家肯定放心,我绝对不会乱压价!而且,第一年的番椒利润,我会拿出一部分来把村里的学堂重建一下!”

李村长坐不住了,腾的站起来,苍老的双眼迸发出明亮的光,“星丫头,那你可就真是帮了村里太大的忙了…”那村里的学堂是一日不如一日,可村民自己都穷的叮当响,又哪儿有多余的闲钱去修葺学堂!一到下雨刮风,就只能停课,冬日里更是没法子…如今听秦星这么说,李村长真是百感交集,只能不停的道谢,恨不得明日这番椒就能种出来!

秦柳氏也激动,却又有些意外,因为从没听秦星提起过!眨着眼睛惊喜的看向秦星!那村里的学堂,是秦兴业在那里教过书的地方,若是能重建一下,孩子他爹在天上也会高兴吧!

秦星却没有想那么多,她只是觉得把学堂重建一下,也不是很困难的事儿!而且,她的目的也达到了,陈不善这么想要这番椒,她就彻底让他的希望破灭,她会慢慢的将这番椒种满各地,有本事,他就挨家挨户的去打击!可是,她知道,一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但若是集合整个村子的力量,那陈不善也得掂量掂量吧!

李村长激动过后,又道,“那老宅那里….”他听说李大根收螃蟹不收老宅的,就是秦星明说了的!

秦星一挥手,“种啊,只要他们愿意签我刚才说的合约!就可以种!这个合约的事情,您一定要说清楚,那可是会经过官府的,若是不按合约来,打官司,吃牢饭,可别怪我秦星翻脸…”

李村长一愣,虽然觉得不会出现自己外卖的情况,但听说打官司吃牢饭的,好像还是挺严重的!

秦星瞧村长吓着的模样,才道,“村长爷爷,这合约,约束的是我们双方,若是大家伙儿种出来了,我不收,那我也是要赔偿,甚至吃牢饭的!所以,这是一个相互的!就像二婶子马上去我家店里做活儿,也是同样要签一份合约的,所以,这是很正常的,只要按合约来,对大家都是有好处的!”

李村长这才恍然大悟,想了想,确实是有好处,而且只要不出幺蛾子,也没啥大事!当下点点头,“那行,这合约啊,你准备好,我明儿个就和里正去村里挨家问!”

秦星点点头,“是的,您抓紧时间,若是快的话,今年还可以再种上一季秋番椒!”秦星记得从前在乡下吃到的秋辣椒比一般的辣椒都要辣些!

李村长一听,当下便坐不住了,“那我现在就去刘老头那里,和他合计合计!”

秦柳氏便也站起来,告辞了村长老伴儿和李田氏,却是和李罗氏还是招呼也没打!李罗氏此时也没那多心思管她们打不打招呼了,她在想这番椒若是种出来,该是不少银子,正琢磨着要把家里的地都弄出来种上番椒!

秦柳氏和秦星走在回家的路上,秦柳氏不解,“星儿,你咋突然让整个村子的人都种番椒了?!而且为何也让老宅的人种?!”

秦星轻笑,“娘,这番椒是个好东西,老宅的人自然也是知道的。陈仁善那么想要,不就是因为种的少吗?而又觉得我们一家,好对付!可现在,咱们把整个村子的人都召集起来种番椒。他要是再打这番椒的主意,那可就不是一家的利益了,而是一个村子的利益!而且,我也想看看,在利益和秦夏面前,老宅的人会如何取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