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开工大吉 (一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刚蒙蒙亮,秦星一家子便起来了,没有和往常一样锻炼,而是都在各自收拾去镇上的物件,等都收好,头天就约好的老刘头的牛车也慢悠悠的到了门口。

刚把古力合力抬上牛车,程琴带着媛媛便来了,秀秀暂时交给了隔壁的李婶儿!

秀秀细声细气的对已经迫不及待上了林十的马的秦钰道,“钰哥哥,你以后是不是就不回来了?”

秦钰头一扬,“咋不回来?这里可是我的家啊!我又不搬家!不过,等我考上了状元,我才回来!”

秀秀小脸儿一阵失望,却又很快高兴起来,“好,钰哥哥加油!秀秀也会加油的!”

秦星带着玉芊,红衣带着秦怜,林十带着秦钰,其她人都坐牛车!

秦星们先行到了镇上,一同到了成衣铺子。将先行带来的行李放到后院,用来准备做宿舍的厢房秦星还没整理,打算暂时做工作间,将木匠坊送来的几张工作台合拢,围成了一个圆形的工作间,想着以后若是慢慢量产了,还得建个厂子,如今,就这样吧…

打扫卫生,收拾板凳桌椅,一通忙活下来,日头又升了老高!可秦柳氏她们还没到!秦星皱了皱眉头,便打发林十去买辆马车,这靠牛车晃晃悠悠的实在是太慢了!

林十便揣着银子走了,顺便把秦怜和秦钰也一起送去了潇湘坊。

等秦柳氏她们浩浩荡荡的到了镇东的时候,林十的马车都已经买回来了!

按秦星的吩咐,买的马车实用为主!将马车停到后院,以前富户都有马车,所以宅子后也有停马车的位置,倒是方便的很!

秦月将秦柳氏她们带进工作间,大家都新奇的很,左看看,又摸摸,李小琴和程媛媛更是兴奋的很…对那面明晃晃的玻璃更是叹为观止,啧啧称赞!

长青媳妇李田氏,王虎媳妇儿李香秀,到底是成了婚的,还是压的住性子的,虽然也兴奋好奇,但还是收敛着!

程琴将身上的小包袱放下,快嘴快语,“星儿,你看咱们要怎么做?咱们就还是做起来吧!这今日都已经耽误半晌了。”

秦星笑着道,“婶儿,不急这一会儿,我啊,先给大家说几点事儿!”边说边拿出头天准备的“合约!”“婶儿,还有姐姐们,这是一份合约!上面详细的写了你们的工钱多少,什么时候发工钱,还有一些你们应得的权益,这上面的写的很清楚,你们先看看呗!”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这个合约是个啥玩意儿!

李田氏头天听秦星已经说过了,便笑着道,“星儿,你就跟咱们说说,这都写了些啥,我们也弄不懂,反正又都不是外人不是,我们都信你!”其他人也纷纷跟着点头!

秦星一想也是,便直接道,“那我就说几条重要的!第一,你们工钱最开始是六百文一个月,我娘之前应该都给你们说了!”停下来看大伙都点了头,便又道:“早上辰时开工,中午休息一个时辰,然后申时放工!一个月休息四日…”秦星顿了顿,现在没有星期几的说法,这休息日咋定嘞!想了想便道,“每六天,休息一天…”

话音刚落,程琴便道,“星丫头,你可别因为咱们都是乡亲,就给咱们这么好的待遇,婶子可没听说这么高的工钱还能休息的…而且还干六天就休一天,那岂不是一月里只干活儿二十六天!?”其他人也是觉得秦星是不是弄错了!

秦星笑着摇摇头,“婶子,您放心,以后,咱们做大了,和别人签合同,也是如此!这工钱每个月的二十八日那天统一发放!还有,除了工钱,若是客人指定您其中的哪一个做衣服,那做的那件衣服利润的一成都是她的!”

程媛媛惊道,“可是客人怎么会指定让我做衣服呢!?”

秦星扬起眉,笑着道,“那就要各位好好做了啊!以后我们会有一项服务叫私人订制,各位做出来的衣服都会上展架,客人看中谁的手艺,指定谁来做,谁就负责做这件衣服…”

程琴都惊的张大了嘴巴,秦柳氏也是头一次听这样的说法,都觉得新奇极了!“星儿,你这些新奇的想法儿都是哪儿的啊!”

秦星轻闪了下眼睛,胡乱的道,“都是从书上瞧来的…”

众人都知道秦信业以前总是带很多书回家给几个孩子看,所以对这个说法,大家都觉得很正常!

李小琴连忙催促道,“那咱么快开始吧…”

秦星拦住摩拳擦掌的李小琴,“小琴姐,听我把话说完!刚才说的是你们的权益,但是还有我的呢!所以,这上面也写了,所有的成衣设计图,都是不可以带出去的,而且对于成衣铺子的一切都要遵守保密协议,就算是自己家人,也不可以说!这样,是为了杜绝效仿!”

程琴点点头,“那是应该的,我们肯定不会说!”

秦星便举起手里的合约,“这上面都写明了,不管是你们,还是我,若是违反了这上面的约定,咱们就要赔偿,或者吃牢饭!”

众人都坦然的接过秦星手里的合约,毫不犹豫的写了自己的名字!对于她们来说,这还真不存在违反规定啥的!这么好的条件待遇,还闹些幺蛾子出来,那不是自己找抽!?

秦星发现,她们居然都还会写字。惊喜的道,“若是你们有想法,也可以自己设计衣服的样子…设计稿被录用的,有重酬!”

众人又是一阵欣喜!特别是程媛媛和李小琴,哪个少女不想穿的美美的?!可以自己设计衣服,这可真是比工钱更吸引人!

秦星将签好字的合约收起来,又对程琴道,“婶子,我是想把这里的事儿就先交给您负责,我每月多给您两百文工钱,您看可以吗?!”

程琴摆摆手,“交给我就交给我,但不用你多给工钱…”

秦星认真的对程琴道,“以后咱们的成衣铺子肯定是要做大的,所以一切都要有规矩有制度,不能靠着情谊和义气来做活儿!若是铺子上出了事,我肯定也是先找您问责!”

程琴看了众人一眼,看到秦柳氏鼓励的眼光,便一拍巴掌,“那行!婶儿要是哪里做不好,你可一定要说!”

秦星点点头,又对其他人道,“若是不愿意住这里的,可以早上来,晚上走,咱有马车接送!若是愿意住这里的,咱们这里也有住的地儿。”

李小琴程媛媛当即表示要住在这里!这两个姑娘,打小在村儿里长大,这一旦到了镇上,哪个还想再回去!?

李田氏默了一会儿,轻声道,“我等会儿去找长青问问,看他如何说。”她也是不想再回去的,一看到大嫂就想起她那掉了的孩子,心里就不痛快,可家里毕竟还有公婆,所以还是要问问相公再决定!

李香秀家里还有相公和公公,便表示和程琴一起回去,秦柳氏也惦记着家里的小鸡们,也要回去住,如此一安排好,便按照秦星给的图样,开始忙碌起来!将那两个人形模特往屋里一放,这成衣铺子就算开工了!

秦星在门口看了一会,剪裁,画线,都是平日里做惯了,手脚都奇快。

秦星舒了口气,琢磨着还要寻上两个人才行,一个做饭打杂的婆子,一个以后从村里接送人,给客人送衣服的驾车的人!

秦星正坐在大厅的柜台后琢磨这事儿的时候,张恒来了,还带了两个人!这两个人秦星一眼就认出来,白家夫妇!惊讶的迎出来。

白家夫妇见到秦星,便噗通一声跪下去,“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

秦星有些懵,不解的看向张恒!

张恒便笑着对白家夫妇道,“我们姑娘不兴这一套,你们快起来吧!”

白家夫妇便激动的站起来!恭敬的站在一边!

“张老板,这是怎么回事啊?!”秦星不解的看向张恒!

张恒便向秦星解释道,“这两人你应该不陌生!那日白桃回去后,一家人商量着离开清水镇,又苦于没有盘缠…”

秦星皱了皱眉头,“停,没有盘缠?那陈仁善没有给白桃黄白之物?!”

白家夫妇一愣,白爹爹随即苦笑道,“黄白之物,确实是给了…一袋玉米面,一袋白面…”

秦星一听,哭笑不得,原来是这么个黄白法儿…这陈不善还真是铁公鸡一只!示意张恒继续说。

张恒又道,“本来商量离开清水镇,还没商量个所以然,他们家的儿子白杨又回去了,在家里将仅有的一点铜板都给搜刮走了…”说完顿了下,深深的看了眼秦星,“那日陈仁善把白姑娘送回去的时候,咱们四爷也在,正好看到了白杨的恶行,还有这一家子的窘迫!便让林侍卫出面收留了他们。也将白杨那浑小子带走了,但我就不知道带哪儿去了!四爷前两日让人把这对老夫妻送到了在下店里,交代说,若是姑娘这里铺子开了,就送过来,怕是你这里会有需要!”

秦星这心里就说不上来什么滋味了,他什么都替自己想到了,可这心里怎么就又酸又软的!“那白桃呢!?”

白老爹恭敬的道,“白桃留在青州贤王府了…”

秦星酸软的心里一噔,什么情况?留在贤王府?不是说贤王府除了一个老嬷嬷外,没有别的女子吗?赫连明轩这厮也瞧上白桃的美貌了?!心里瞬间炸毛!心里正暗暗发恼。白老爹又道,“白桃为了报答贤王爷,自愿为奴,留在贤王府伺候!”

秦星撇了撇嘴,自己不才是她的救命恩人吗?!伺候赫连明轩?!嘴角撇了撇…

张恒没发现秦星的异样,开口道,“四爷让我今天带姑娘去趟青山县…不知道姑娘可否有时间!”

秦星默了一会儿,点点头!估摸着是去见鹰部那些人,这是大事儿!至于白桃,暗想等以后见着赫连明轩再来问他!“赫连明轩去吗?!”

张恒愣了下,连名带姓的直呼贤王,这秦星。笑着道,“估计是不去的!”因为信上没写,张恒估计是不去的吧!

秦星心里划过一丝失望,随即又释然,他刚到青州,是应该很忙的!看看恭敬的站在一边的老夫妻,自己确实需要,转身对白家老夫妻道,“那你们就留在我这铺子里吧!我给你们交代一下你们要做的活儿!”说罢便将老夫妻带到后院的工作间,介绍给了众人!都是乡下朴实的庄户人家,不一会儿就相互都熟悉了!

秦星给了白婶子十两银子,让她每日里买菜做饭,银子没了再找秦柳氏领!

白婶子惶恐的接过银子,一再保证办的妥妥的!而这白婶子也确实不错,手脚麻利,很快午饭就做好了,十来个人吃饭,菜色有荤有素,又干净,秦星挺满意!

饭后,秦星和秦柳氏打招呼要出去办事儿!秦柳氏本是不大愿意答应的,可闺女大了,不能总拴在身边,而且又有红衣跟着,这才松了口!

秦星将林十留下,带着红衣和张恒往青山县沿溪村赶去!

出了清水镇,上了官道,一路往青山县,骑快马一个半时辰便到。青山县没有青州繁华,却比清水镇大的多,居于青州府和清水镇中间,往来客商都会在这里歇上一晚,也热闹的很!

到了县里再去沿溪村就快了,半个时辰不到,便看到了那三面环山,一条河流从村前流过,村口有座桥的沿溪村!

远远的,秦星便看到那桥上站着一个人影…玄色衣袍,玉簪束发,欣长的身躯迎风而立,朝着秦星的方向,背后翠绿的青山都成了背景。那人就那么云淡风轻的站在那里,落在秦星的眼里却是承天下之重!

秦星加快速度,嘴角翘起,眉梢飞扬,披散在脑后的长发随着身子的颠簸而肆意飞舞!

看着朝自己飞奔而来的秦星,明轩眼里带上笑意,就那么静静的,静静的看着她越来越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