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初初了解 (一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特种部队几个字,明轩,黑鹰和铁鹰同时愣了愣!

秦星见他们的样子,自信且神秘的笑了笑,“至于是怎么回事,我先不说,最多两个月,我会让你们看到一个全新的鹰部!”

明轩看着秦星信心满满的模样,含笑点头,“我很期待!”

黑鹰和铁鹰看着这个年轻的小娃子一脸的自信与豪气,不禁感叹,他们真是老了…

等张恒他们把名字都登记好,秦星也在一边写了一整套的计划出来!接过张恒他们递过来的名单,秦星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对黑鹰和铁鹰道,“两位掌使可否帮我一个忙?!”

黑鹰和铁鹰上前,“姑娘请吩咐!”

秦星便将名单拿出来,让两位掌使将名单中各自的特长性格,标注出来。黑鹰和铁鹰便商量着一一对应!

秦星到明轩身边,笑着道,“我想找你借一个人!”

明轩挑挑眉,示意秦星说!

秦星便指了指林一,“我想借他两个月!”

明轩丝毫不犹豫,便点点头,对一边儿的林一道,“接下来两个月,你跟着星儿!”

林一见主子一眨眼就将自己给卖了,认命的对秦星道,“属下愿听姑娘调遣!”若是从前他认为秦星就是个有些不一般的农家女的话,那经过不离村那一次后,他已经从心底信服了秦星,将她视作自己的另一个主子,贤王妃!

秦星摆摆手,“我不需要他跟着!我只需要他做两个月的教官!”其实也并不是非林一不可,只是现在只有他是现成的,不用白不用!

林一上前一步,不解的道,“教官?!”

秦星点点头,将手里刚刚写下的训练计划递给林一!

林一疑惑的接过那所谓的计划,只大致的看了一眼,便瞪大眼睛,结结巴巴的道,“秦姑娘,你这是…”这密密麻麻一整张,是一日的训练计划,从卯时起床到亥时睡觉,详细的写了什么时辰该做什么。

“就如你看到的这样!明日早上开始,除开这十三个人,再从这三百多人中选三十七个人出来,按这张训练计划开始训练!你做为教官,也要一起!”秦星点点头,将自己的意思表述给林一!

林一看着手里的计划,失语了半晌,才慢慢的抬起头,“姑娘,这也太难了…”他虽然身手一流,却也是日日练功的成就,这样的训练,还从未见过!

秦星微微一笑,“若是这就觉得了难了,那我后面的计划,你会觉得更难!”转身,对赫连明轩道,“我要重新借个人,林一不行!”

林一看秦星如此干脆果断要求换人,头一扬,咬牙道,“属下能行!姑娘!放眼天下,若是属下不行,那就没人能行了!这教官,我来做!”

秦星看看林一壮士断腕的表情,微微一笑,“林一,这五十人中间,经过一系列训练之后,我最后只会留下最优秀的二十人!我敢保证,经过我这套方案训练出来的二十人,以后绝对个个以一抵百,所向无敌!到那时,你绝对不会后悔做了这个教官!”

林一看着秦星豪气又自信的样子,心里也顿时生出一番豪情,“属下一定不辱命!”

秦星点头,轻描淡写的道,“后期训练,我也会一起!”

林一嗔目结舌,“姑娘也一起!?”说罢转头去看至始至终没说话的主子,而明轩在听到秦星的这话之后,也只是微微闪了闪眼神,又恢复常态的云淡风轻!

秦星不理会林一,将计划中几处细节又细细的说给林一听,又告诉他这些是最基础的体能训练,若是这就过不了,后面的就更不用参与了!“这计划你可要收好,若是泄露,军法处置!”

林一身子一紧,不敢再大意!

秦星和林一刚把计划详细说完,黑鹰和铁鹰拿着名单过来,将手里的名单递给秦星,黑鹰恭敬的道,“这些人,是属下们比较清楚的,还有一小部分,这四年来,属下也不太了解,所以,暂时能知道的,就是这样!”

秦星接过来看了看,基本大部分都做了标注,满意的点点头,将张恒叫过来,把手里的名单给他,“这其中,曾经在商铺做过工,还有会手艺的人,都找出来!”

张恒听命而去。

秦星又让两位掌使去询问他们不了解的那一小部分…

红衣看看都在忙碌,就剩下自己,便跑到秦星面前,“姑娘,红衣有什么可以做的!?”

秦星偏头看了看红衣,“暂时不需要…。”瞧见红衣有些失望的小模样,又道,“等几天,有你忙的…现在,你去给张恒帮忙!”红衣又高兴起来,点点头,去张恒那边凑热闹,打下手!

秦星笑吟吟的站在赫连明轩面前,明轩负手站着,眼神温柔,又点着些探究,“星儿,你…。到底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

秦星眼睛闪了闪,“总有一天,你会全部知道的…”

明轩看着秦星忽闪忽闪的眼睛,眉眼染笑,“我会慢慢去了解…”

秦星挑挑眉,不置可否,暗想,若是自己不说,任你再了解,也怕是不会知道…。抬头看了看天空,还是这古代好,臭氧层没有被破坏,哪怕已到七月,也没有炎热不堪…秦星看了看边上的石头,拉着明轩坐到大石头上。

树荫下,风习习,秦星眯着眼睛,看着天空漂浮的云,对明轩道,“我曾经以为我就和那云一样,漂泊无依…”

明轩微微皱了皱眉,看着淡然的看向天空的秦星的侧脸,眼睫向上微翘,表情淡然,嘴角却微翘着,风轻扫过她,发丝微微有些乱…整个人淡淡的,似随时会消失一般…明轩伸手一把拉住秦星的手,秦星回过头对上明轩担忧的眸子,粲然一笑,“赫连明轩,我喜欢你,喜欢这里,喜欢这里的一切!”

秦星的一句我喜欢你,让明轩压下了心里所有的情绪,握住秦星的手,嘴角眉梢扬起,和她并排坐在一起,沉默着,看着正在热闹的场中人!

眼看日头西沉,张恒他们的登记也接近尾声,秦星站起身,向场中走去!

张恒将手里又经过补充的名单交给秦星,黑鹰和铁鹰也都回到场边。

秦星看了看手里的名单,对众人道,“今日,我对大家都有了个初步的了解!明日开始,希望大家也能对我有个了解!明日卯时,还是这里集合!迟到的人,我会有相应的惩罚!今日,大家解散!”

众人便陆陆续续散去,不多时,场中便只剩下黑鹰铁鹰,张恒,红衣,还有还在研究那份训练计划的林一!

秦星转身走到明轩身边,对明轩道,“今日我得回清水,明日再来,不然娘会不放心!你可跟我回清水?!”

明轩眼里闪过一丝不舍,“我怕是不能和你回去!这几日,青州的事情也还没处理好!”说罢又道,“你打算对付陈仁善的法子我已经知道了,青州和青山我都安排了人去找铺面,如今人都有了,你只管吩咐,不要自己太操劳!”

秦星点点头,“我也正要和你说,家具厂的事儿已经谈妥了,只等找好位置,便可以做起来!”

一边儿的张恒听到此话,走过来道,“姑娘要做家具厂?!”

秦星点头,“我打算做的家具城,还是要有自己的厂子会更好,一个是压低成本,另一个可以有自己不一样的家具出来!”

张恒眼里闪着星光,有些激动的道,“姑娘看这个地方如何?!”

秦星一听,对啊,这现成的地方啊!而且离青州青水都不远,更重要是,这里弄个家具厂,更能掩护这些突然出现的鹰部众人!转头去看明轩,见他点了点头,当即便道,“张恒,咱们回青水后,你见见李长青,这事儿你们来合计!”

将事情安排好,秦星带着红衣张恒返回清水镇,赫连明轩带着还沉浸在秦星的锻炼计划中的林一返回青州府!

秦星回到清水的时候,秦柳氏她们已返回清水镇去了,店里就剩下秦月,陈媛媛,玉芊,还有李小琴!秦星惊喜的看着两个人形模特上已经穿好了刚做好的衣服!果然是人多,这才一日时间,一男一女两身衣服便做好了!女人一身旗袍样式的长裙,优雅端庄!男人一套现代衬衣加长裤,都是按照秦星画的衣样做出来的!秦星暗暗称赞,自己画的图都是不伦不类的,没想到,做出来的还是挺好看的!当然,这两身衣服,在这封建的古代怕是没人敢穿的,那紧裹着身子的旗袍,还露出大半截的胳膊。男人包紧大腿的西裤,估计也是没人敢尝试的!秦星虽然要立新,但也不会完全脱离这个时代,她要慢慢的渗入到这个时代,适时的做出改变,但最开始,还是要以能赚钱为目的!她一直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目标又是什么!

秦夏,也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她的目标很简单,就是不让秦星好!于是,在她又整整饿了一日之后,瞅着机会,喊住一个取柴火的丫头,从头上取下一支步摇,有气无力的道,“去找到老爷,告诉他,我知道他手里的帕子是谁的!”

小丫头惶惶的接过那支纯金的步摇,点点头,迅速出去!

秦夏见丫头出去,身子一软,又跌坐到草堆上。

再说这丫头出了柴房,仔细的看着手里的步摇,脸上乐开了花…她可没想去找老爷,别说她一个粗使丫头没法子找到老爷,就算能,她也没必要和夫人过不去啊…她在这后院多少年了,还没见过哪个被关进柴房的姨娘能出去重新得宠的,总不都是关上几日,被夫人用法子给“打发”了…笑眯眯的将步摇往怀里揣。

“你在做什么!?”一阵叱喝声响起,粗使丫头手一个哆嗦,哐当一下,步摇掉到地上!慌忙蹲下身子去拣,却被另一只手抢了先!

粗使丫头一见来人,吓得往后一步,“红姐姐…。我…我…”

来人正是陈常氏身边的小红,和陈常氏一样嚣张跋扈!手里拿着步摇一看,好家伙,纯金的!眼神一转,紧盯着面前的丫头,“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偷主家的东西!”

粗使丫头双膝一曲,“不是,不是的…奴婢没有偷…没有偷…。”

小红步步紧逼,“那这是从哪儿来的!?”

粗使丫头连连摇头,不敢说!

小红退后一步,不紧不慢的道,“你可以不说,那我就把你交给夫人,你是知道的,咱们做奴婢的,若是发现偷了主家的东西,那是会如何的…。”

粗使丫头一惊,那可是会被主家打死的!连忙畏畏缩缩的道,“是…是夏姨娘…给的…”

“她给你这么贵重的步摇做什么!?”小红眉头一皱,忽而又道,“是不是让你去找老爷?!”

粗使丫头连连点头,也罢,这步摇她也没法子再要了,都说了算了!“是的,让我去找老爷,说什么,什么她知道老爷手里的帕子是谁的!”

小红一听,将步摇收起,对粗使丫头道,“你且下去,此事先不要声张!不然小心你的皮子!”说罢匆匆出去!等小红一走,粗使丫头身子一松,坐到地上半晌没起来!

小红揣着步摇,匆匆进了陈常氏的院子,陈常氏正在桌边饮茶,长夜漫漫,反正睡不着,不如饮茶自在!见小红进来,皱眉,“那秦夏如何了?!”

小红走过去,将步摇拿出来,将粗使丫头的话说了一遍!陈常氏将茶杯重重的放下,眉眼一沉,鄙夷的道,“这秦夏还真是不死心啊…。”

陈仁善手里的帕子她也是知道的,心想一定是哪个狐媚子的,却这么久了也不见他扔了帕子,也不见有女人进府,她也是奇怪的,如今听秦夏如此说…。陈常氏一笑,这秦夏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反正自己不受宠了,打着帮陈仁善找女人的幌子,还可以又得回一席之地!陈常氏虽是屠户之女,但脑子还是有的,在小红耳边耳语几句,小红又匆匆出去!

------题外话------

抱歉了各位,今日上午有事耽误了,所以来晚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