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大闹陈府 (一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水镇到底是小了许多,天色刚暗下来,街上已经没有太多闲逛的人!镇东更是没了人迹,家家户户门口掌上了灯。

白老爹驾着马车送秦柳氏她们回清水村。程媛媛和李小琴也一起回去了,几日没回去,想着回去瞧瞧家里人!

玉芊和秦月目送她们离开,两个人相携着转身回屋里。

白婶子正在门口费劲儿的举着杆子掌灯,玉芊和秦月上前帮忙!虽然成衣铺子的招牌还没挂上去,但按秦星的吩咐,每日都和其他普通人家一样掌灯!

白婶子笑眯眯的转身进屋子,“哎哟,婶子老了…。连个灯都掌不好了…”

秦月和玉芊相互笑一笑,站在门口看了看街道,空荡荡的,连个行人都没有!这镇东吧,虽说都是富人,却是一点儿的人气儿都没有,家家户户关门闭窗的,出入都是马车,平日能见到的也就是家里的下人婢女什么的!更不谈串个门儿什么的!和村儿里完全没法儿比,除了极个别的极品,大部分还是善良质朴的!

两人感慨了一阵儿,返回屋里,准备关门。

忽然,不知从哪儿窜出来几个家丁模样的男子冲进屋里,玉芊和秦月齐齐吓了一跳!

秦月一看冲进来的几个人,认出其中有一个就是之前绑了自己的陈家家丁!一下子双腿发软,那日的余悸又浮上心头。

玉芊到底经历过一些事,面对这些凶神恶煞,来意不明的男子,扶住吓得不轻的秦月,厉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可以私闯民宅?!”

其中一个满脸麻子的男子吊着眼睛,高声道,“你们俩谁是秦星?!”

玉芊一愣,找秦星?!

秦月强趁着道,“星儿,星儿不在!”

那陈府的家丁扫了一眼面前的两人,轻声在说话的男子耳边道,“这两个都不是…”

满脸麻子的男子脸色一沉,陈夫人交代的一定要把秦星绑回去,若是空手回去,到手的银子肯定就没了,看了眼面前的两个女子,手一挥,“把她们俩给我绑回去!”就算不是秦星,也是和秦星有关的人,绑回去不愁秦星不出现!

玉芊拦在秦月前面,提势防备着作势要上来绑她们俩的男子,大喝一声,“你们别过来!”

此刻她表面镇定,心里却是也急得不行!林十刚好出去找张恒去了,家里只有一个白婶子在后院,就是喊出来也没有多大用处!但就凭她和秦月两个人,肯定不是这五六个男人的对手!心思一沉,秦月经历上次的事情后一直到现在都如惊弓之鸟!转头看了看手脚都在发抖的秦月,玉芊一咬牙,盯着说话的男子,“你们带走我吧,反正你们也只是想让秦星来找,又何必在乎一个还是两个!带我一个人走,你们也省了带两个的麻烦!”

说话的麻脸男子沉默了一瞬,看了看双眼惊恐,手脚发抖的秦月,再看看一脸沉着的玉芊,手一摆,旁边的男子便冲上前,朝玉芊扑去!玉芊迅速重重的捏了一下秦月的肩膀,“去找辛掌柜!”而后直直站起来朝过来的男子道,“我自己走!”

秦月惊恐的看着玉芊就要被他们带走,泪唰的一下流下来,“玉芊…”

玉芊被两个男子拉着往外走,听到秦月的哭喊声,转过头深深的看了秦月一眼,踉跄一下,被推上了奔过来的马车!

秦月这才如梦方醒,慌慌张张的爬起来,眼睁睁的看着玉芊被带走。趴在门边,嚎啕大哭,声音惊动了后院正在打井水的白婶子,匆匆出来,瞧见似一点力气都没有的秦月趴在门边大哭,吓了一跳,几步过去,“大小姐,你怎么了?怎么了?!”

秦月看到出现的白婶子,更是哭得喘不上气,“婶子,婶子…玉芊,玉芊被他们带走了…”

白婶子一头雾水,“大小姐,玉芊姑娘被谁带走了!?带哪儿去了?!”

秦月急急道,“陈府…。陈府…。被陈府的人带走了…。”

白婶子一听,“陈府?!…。”

秦月手足无措,忽然想到秦星她们在家里说的陈府的恶行,不行,不行,不能让他们这样带走玉芊,不然玉芊就完了…。强撑着爬起来,对白婶子道,“婶子,你快去,去市场张记找张恒,告诉他玉芊被陈府带走了!”说罢,强忍着心里的慌乱,急急往醉鱼轩跑去!

得亏于平日的锻炼,纵然心里慌乱不堪,脚步虽乱,却也是非常快!秦月看到灯火通明的醉鱼轩时,心下一喜,急忙就往里冲去!将一个也往醉鱼轩里走的男子撞得身子一歪,秦月顾不得道歉,一眼就看到了柜台后的辛掌柜,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气喘嘘嘘,急急的道,“辛掌柜,辛掌柜,快,快帮忙救玉芊…。”话音落,泪又唰的流下来…。

辛掌柜一惊,从柜台后几步出来,“秦大姑娘,你这是?玉芊?玉芊姑娘她…。”

话没完,秦月被旁边一个箭步蹿过来的男子板住肩膀,“玉芊怎么了!?”

辛掌柜定睛一看,连忙道,“七殿…七爷,您…”

赫连明辉不理会辛掌柜,焦急的抓着秦月的肩膀,“你快说,玉芊她怎么了!?”

秦月第一次被人这样抓住肩膀,刚刚经历的差点又被绑架的恐惧,现在看眼前的男子急吼吼的模样,泪更是止不住,求助的看向辛掌柜!

辛掌柜上前来开赫连明辉,对秦月道,“大姑娘,你别急,到底是怎么回事,慢慢说!”

秦月这才扶住柜台,对辛掌柜道,“天黑时分,铺子里忽然来了几个人,进来就问星儿,星儿不在,他们就想带走我和玉芊,玉芊,玉芊她为了救我,自己主动跟他们走了…。”说道这儿,秦月狠狠的拍了自己的头几巴掌,“都怪我,都怪我…。”若不是自己太无用,玉芊不一定会被带走!

辛掌柜安慰秦月,“大姑娘,你先别急!可知道是什么人?!有多少人!”

“是陈府的,一定是陈府的,其中一人我认识,上次也有他!…他们有六个人…”秦月忍住心里的慌张,把自己看到的都告诉辛掌柜!

赫连明辉眼神一沉,“陈府?!陈仁善!?”

辛掌柜看着秦月,秦月点头,“是的!”辛掌柜还没开口,只觉得人影一晃,旁边的赫连明辉已经没了人影!

辛掌柜一惊,之前陈仁善去清水村的事儿他知道了,没想到这么快又出事儿了,叫来东子,“把给大姑娘送回去,你暂时就守在那里!我让人去书院找程公子!”

秦月急忙道,“辛掌柜,您快点想办法救玉芊…。”

辛掌柜一笑,“大姑娘不用担心,刚才那位公子去了抵的上辛某无数个!”他还真想不到这七殿下对这个玉芊姑娘有了这份儿心思!孝王亲自去了陈府,这回怎么着也要让他吃些亏才是!之前四爷留着他是想将陈氏一拔而起,可这回…。

秦月有些不太放心,“辛掌柜…”

辛掌柜摆摆手,“大姑娘放心!你先回去,用不了多久,玉芊就回去了!”

秦月瞧辛掌柜信誓旦旦的样子,心里稍微松了松。

这头,赫连明辉出了醉鱼轩就径直往镇东陈府而去!一路火急火燎,快马加鞭,不出一盏茶,便到了气派的陈府大门口!他知道这陈府的位置,得益于之前在清水镇闲逛,无意中瞧见过这闪亮亮的陈府二字…

赫连明辉跳下马,并不敲门,飞起一脚,揣开!大门应声而开,守在门口的下人吓了一跳,急急出来,瞧见是个不认识的公子,横眉斥道,“你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来人啊…。”

明辉懒得听他啰嗦,一脚揣过去,“陈仁善在哪儿!?”

下人被踢出去老远,胸口疼得上不来气儿,指着明辉,“你…你好大胆子!敢在陈府撒野,你也不打听打听…”

明辉急着找玉芊的下落,也不问了,往后院冲去,一路冲,一路大吼,“陈仁善,你出来!”

府里的家丁和护院纷纷出来,瞧见赫连明辉阴沉的脸,冲上去就打!

明辉抽出腰间的长剑,一副遇神杀神,遇佛嗜佛的模样!剑气一扫,立即翻滚在地一大片!

另外的家丁和护院不敢上前,跟着明辉前行的步伐往后退!明辉飞身上前抓了一个家丁,长剑架在他脖子上,“说,陈仁善在哪儿!?”

家丁被这明晃晃的剑吓破了胆儿,哆嗦的道,“老爷,在。在。在后院…”

明辉将剑一紧,“带路…”

陈仁善此刻确实在后院,他很少这个点儿在府里没出去,今儿是确实没心思出去闲晃,明王赫连明晨在他把秦夏关进柴房后第二日就走了,他心里有些拿不准,明王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想到秦夏做的事儿,心里恨恨的!这个蠢女人,居然在明王面前说他不怕明王!陈仁善有些烦躁,走出屋子,打算去哪个小妾屋里去找找乐子!

刚出了屋子,还没出了小院儿,瞧见小红急匆匆的进来,一见陈仁善,吓了一跳,连忙敛眉恭敬的站在一边儿道,“老爷…”

陈仁善瞥了眼立在边上的小红,都不正眼瞧她一眼,脚步不停,径直往外走去。陈常氏平日里为了防着陈仁善,府里的丫头们都是些姿色平庸的乡下丫头,特别是在这主院里服侍,和留在她自己身边的!这小红的一双小眼睛,朝天鼻让陈仁善连多看一眼的想法都没有…不过,越是这样,陈常氏才更是器重小红!

等陈仁善出了院子,小红急匆匆的进了陈常氏的屋子,“夫人,黄麻子刚才来了,说没找到秦星,但绑了她的一个家人…”

陈常氏恼道,“绑她的家人有什么用!一群饭桶!”

小红唯唯诺诺道,“他…他说,绑了她的家人,就不怕这个额秦星不出现…”

陈常氏摆摆手,“随他吧,我只要秦星!跟他说,别把事儿闹大了!否则一文都甭想拿到!另外,千万不要让老爷知道!”

“不要让我知道什么!?”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陈常氏和小红吓了一跳!看到陈仁善阴沉着脸走进来,陈常氏不由的站起来!小红更是吓得噗通一下跪下去!“什么事不要让我知道?!”

陈常氏稳了稳心神,“老爷,都是府里一些小事儿,不想让您劳心,所以才说瞒着你。”

陈仁善盯着陈常氏明显讨好的脸,哼了哼,“你最好别背着我做什么事儿!否则…”冷冷的看了眼她,不再说什么,本来他是出了院子的,可心里还是因为赫连明晨的事儿七上八下的,又找不到个人说说,心里憋得慌,想到明王那日回来时陈常氏也在,便想来和她琢磨琢磨这明王到底是个什么心思…哪知刚走到门口便听到她们主仆二人在说什么别让自己知道,前面的都没听到,最后一句却是听清了!

陈常氏瞧着陈仁善冷冰冰的眼神,身子紧了紧,她是知道的,陈仁善这个人翻脸比翻书快,任何人他都不瞧在眼里,更不在心上!想到他宝贝着的那条帕子,眼神暗了暗,这个秦星,她一定不能让她进府!片刻,神情恢复自如,抬头看向陈仁善,“老爷,…。”

话未完,一阵噪杂声从外面传来!

陈仁善眉头一皱,转身往外去,陈常氏看了眼地上的小红,小红赶紧站起来,扶着她一起往院外去!

赫连明辉此刻心里真是怄火,这一个普通的商户人家,居然可以和他的王府比了,七弯八拐的,绕了一大圈才到了这里,一脚将带路的家丁踹开,冲进院子。

陈仁善刚出了屋子,便瞧见赫连明辉在自己府里踹自己的家丁!本来心里就憋着一股莫名的火,此刻见此,心里更是一阵怒火升起,想他陈仁善,在这青州府,是顺风顺水,说一不二,谁这么不带眼睛,还敢在他陈府闹事!沉着脸,大声呵斥道,“你是何人!好大的胆子,不想活了!?来人呐…”话落,却没人进来,院外探头探脑的家丁和护院不敢上前的神情让陈仁善更是怒火中烧!

赫连明辉不想废话,一个飞身上前,长剑指着陈仁善,俊脸阴沉,“陈仁善,你可真是好大的威风!把玉芊给我交出来,不然本王砸了你这破宅子!”

“什么玉芊?!”陈仁善咋一听,只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名字,再回味后一句话,不禁睁大了眼,心里一个咯噔,眉头皱起,心里直打鼓,有些慌乱迟疑的道,“你…你是…。”

赫连明辉将剑逼近,“你甭管本王是谁,赶紧把玉芊给我交出来!”

陈仁善这次听清了,“本王”…自称“本王”,难道是青州府封王,贤王赫连明轩?!听叔父说他早在月前就到了青州…可看年纪,不像啊…。但不管是不是贤王,能自称王的,总归就是皇室那几个…心里不停猜测,但身子已经不由自主的噗通一声跪下,“草民有眼不识泰山,王爷驾到,有失远迎…。”

陈常氏和其他家丁一看老爷跪下去了,又口口声声喊王爷,心里一惊,纷纷低头跪下!此刻陈常氏心里已经隐隐觉得不好,心里有些发慌,跪下身子,眼珠子不停转动…。

赫连明辉心里焦急,上前一脚踹翻陈仁善,“休要和本王打马虎眼,玉芊在哪儿?!把她给本王交出来!”

陈仁善哭丧着脸,“王…王爷,您说的这个玉芊,草民确实不知道啊…”

明辉上前踩住陈仁善的胸口,狠狠的碾压了一下,“她是被你们陈府的人带走的!你敢说不知道,你信不信本王将你们统统打入大牢!”

陈仁善胸口一阵血腥冲上来,却又无法动弹,可这玉芊,他是真不知道…。正要求饶,陈常氏身边的小红左顾右盼慌乱的模样落入陈仁善的眼里,忽然就想起她们主仆在房里偷摸商量什么…一个不好的念头浮现,难道!?若真是她们做下的,认还是不认!?认了,面前的王爷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若是不认,那他们陈府…

“本王的耐性有限,你最好快好好想想!或者本王一剑杀了你,再砸了这陈府!”看陈仁善思索的眼神,还敢说不知道!明辉咬牙切齿的加重脚下的劲儿!

陈仁善终于忍不住,一口血冲上喉间。他这胸口不久前才被明轩一掌给伤了,还没完全恢复,此刻被明辉一压,更是加重!

“老爷…。”陈常氏慌忙扑上去,扶住陈仁善!

陈仁善顾不了其他了,先保命再说,一把抓住扑过来的陈常氏,又气又急,阴狠的盯着陈常氏的眼睛,“你说,那个玉芊,是不是你藏起来了!?”

陈常氏扶着陈仁善的手一僵,心里一慌,眼神闪了闪,陈常氏并不确定黄麻子带走的那个人是不是玉芊,但到底是做贼心虚,连忙低下头!

陈仁善一瞧她这个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得陈常氏的嘴角一下子就流出血来!陈仁善胸腔里的气血更是翻滚,这一个两个的蠢女人,前面刚得罪了明王,这又要得罪另一个…他恨不得掐死陈常氏!手里也真的就掐上了陈常氏的脖子!

小红瞧见自家主子被陈仁善掐着脖子,双腿跪地扑过去,“老爷,老爷,快放开夫人…”

赫连明辉不想看他们内讧,上前一脚踢翻陈常氏,“你把玉芊弄到哪儿去了!?”

陈常氏刚被陈仁善掐了脖子,此刻又被赫连明辉一脚踢翻在地,她一个妇道人家,哪里受的住明辉这样一脚,双眼一番,昏了过去!

明辉气急败坏的一把揪住陈仁善的衣领,“玉芊到底在哪儿!”

陈仁善喘着粗气,看了看歪倒在一边儿的陈常氏,他一点儿也不在意她的死活,但她现在昏了过去,没法儿说了…瞧见扑在一边的小红,连忙道,“小红,你说,你们是不是把那个玉芊给藏起来了!”

小红手足无措,她好像是听那个黄麻子说过,他们绑过来的是叫什么玉芊…。

赫连明辉一把扔掉陈仁善,想上前去抓小红,想到了什么,站定,长剑一指,“告诉本王,玉芊在哪儿!?”

小红哪里被人用剑指过,顿时就吓的六神无主,口舌不清,“在…在…在镇西的破宅子…”

赫连明辉收剑,转身就往外跑去,临到院门口,转身盯着陈仁善,“别以为有明王给你撑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等本王找到了人,再来好好与你算上一算!”说罢转身出去!

陈仁善闻言,本就瘫软无力的身子一下子瘫到地上,半晌起不来…。

------题外话------

来晚了,抱歉!

大家一起周末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