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帕子主人 (二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分两头,秦月去找辛掌柜的时候,玉芊被黄麻子带到了镇西!一上马车,就被其中一人绑上了手脚。

被绑住了手脚的玉芊也不慌了,沉下心,既然他们要找的是秦星,那他们一时半会儿的也不会拿她如何!心思转了转,看了看马车上的几个人,对黄麻子道,“你主子找秦星做什么?!”

黄麻子坐在马车最边上,吊着眼睛瞧了眼玉芊,朝外吐了口痰,“我黄麻子可没主子!”说完不屑的瞥了眼一开始给他耳语的陈府家丁!这黄麻子是这清水镇上游手好闲的混混,手下跟着几个和他一样的无业游民,成日的打架滋事,做些鸡鸣狗盗的勾当!他虽然也巴结讨好陈仁善,但却瞧不上他府里的那些家丁护院们,奴才就是奴才,怎么都上不了台面!不像他,来去自由,没人管束!

玉芊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下,她是不认识陈府的家丁的!漫不经心的道,“你没主子?那是你要找秦星?!”

黄麻子斜眼看玉芊,吊儿郎当的道,“你也别想框我的话,咱们好好儿的,你也别找事儿,等秦星来了,我自然放了你!”

“那若是秦星不来呢?!”玉芊盯着黄麻子!

黄麻子眉头一皱,随即道,“她来不来,老子不管,但我要告诉你,这清水镇,还没有老子找不到的人!”

玉芊哼了哼,“你们这次是失算了!”

黄麻子看向玉芊,“这话怎么说的?!”

玉芊斜了他一眼,浑不在意的道,“青州有了封王,贤王,你知道吧?!”

黄麻子点点头,“管老子啥事儿?!”青州封不封王的和他这个小人物有啥关系!?

玉芊轻嗤了一声,“亏你还装老大!你都摸了老虎屁股了,你还不知道?!”

黄麻子眼一瞪,“啥老虎屁股,少他妈吓唬老子!”

玉芊摇了摇头,“我啊,也是瞧你是条好汉,好心提醒你!你可知道你要找的这秦星是谁的人?!”

黄麻子愣了愣,迟疑的道,“难道…。和这封王有关系!?”

玉芊撇了黄麻子一眼,哼了哼,“算你有点脑子!那秦星可是未来的贤王妃!”

黄麻子愣怔了片刻,哈哈大笑起来…。

一马车人都莫名的看着大笑起来的黄麻子…玉芊更是觉得奇怪!

黄麻子肩膀一耸一耸的笑够了,这才看着玉芊道,“哎,我说你编也编个靠谱点的!秦星?贤王妃?!哈哈…。老子还是贤王他兄弟咧!”

玉芊翻了个白眼,不再说话!

黄麻子瞧玉芊不说话了,以为是自己戳穿了她,她没话说了,更是得意的抖着腿,斜着眼睛,看看玉芊,哼了一声。

沉默了片刻,玉芊再看向黄麻子,“哎,黄麻子,别人花多少银子让你绑秦星!?”

黄麻子晃着腿,斜眼看玉芊,“咋滴?又想说啥?!”

玉芊不理会黄麻子语气里的戏虐,认真的道,“我出双倍的银子,不是三倍的银子!而且,我也不需要你帮我做什么,只需要你告诉我是谁让你找秦星,又是因为什么!”

黄麻子上下打量了下玉芊,“就凭你?三倍?!”不怪他不信,他今日可是去了清水村了,打听到那秦星就是一普通的农家女,眼前的女子应该是她的姐妹,那也就是一普通的庄户人家,能拿出三倍银子,他是不信的!那陈夫人身边的小红可是说事成了给他五十两…。一百五十两的话有些庄户人家一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多银子!

玉芊认真的点点头,“是的三倍!只要你告诉我,将我放回去,我现在就带你去取!”她相信,去找辛掌柜借银子,是完全没问题的!

黄麻子看着玉芊认真的样子,又是一阵好笑。干脆闭目养神,懒得搭理她了!

玉芊见黄麻子不理自己了,气急,这黄麻子还真是油盐不进啊…。动了动手脚,被绑的紧紧的!撇了撇嘴,也不作声了!

一盏茶后,马车停了,黄麻子先跳下车,对里面几个手下道,“把她给我弄下来!”

两个混混便齐齐去拉玉芊,玉芊左右一拐,“不要你们拉!”自己站起来,挣扎的往车外跳去!到了车边上,一个不小心,栽了下去,胳膊擦了几条血印子,咬了咬牙,一声不吭的又爬起来!黄麻子朝边上几个人吼,“给我弄进去!”

边上几个人七手八脚的连忙将玉芊抬进破宅子丢到角落的稻草上!玉芊忍者胳膊上的疼痛,挣扎的坐起来,打量了下四周!她记忆里并没有来过这里,黑漆漆的,除了外面有些零星灯火,啥也没有!只能通过屋顶能看到天上闪烁的星星来判断是个破屋子!

宅子外的黄麻子和陈府家丁重新上了马车!吩咐他的几个混混手下,“你们几个在门口给我守好了!”

破宅子一时间安静下来,只能偶尔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听在耳朵里,让人毛骨悚然!玉芊有些害怕,高声喊道,“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吓死人了”

外面的混混正在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听玉芊的喊声,其中一个呵斥道,“不要乱喊!”他们心里其实也挺害怕的,这里之前一直是镇上的乞丐们聚集的地方,自从这里一起闹死了几个人后,那些乞丐们就都散了!此刻这里黑漆漆的,四周连个人影子都没有,心里也不仅有些毛毛的!

“刘哥,不如,咱们点个火把吧…”其中一个混混道!

“就是啊,点个火把罢,这太黑了!”

“点什么点,想把人招来啊!”

几个人在外面聚在一起说话,谁也不敢进宅子!玉芊心里发毛,刚才被绑来她都不怕,可这会儿在这黑漆漆的地方她害怕了,她左右看看,什么也看不到,悉悉索索的声音感觉就在身边,她带着哭腔大叫起来,“为什么这么黑,这是什么地方…。”

外面的混混听见叫声,都吓了一跳,那叫刘哥的男子眉头一皱,四周瞧了瞧,她这样叫,怕是会引来人!可又不敢进去,抓了旁边一个混混,“你进去把她最堵上!”

小混混也不愿意进去,几个人你推我我推你,正都不想进去,黄麻子无声无息的又回来了,“你们在做什么?!”

玉芊一听到黄麻子的声音,大声道,“黄麻子,你给我点个火,这太黑了…”

黄麻子眉头一皱,“你们就让她这么喊!?”

几个混混都不做声,黄麻子提步进了宅在,掏出打火石,点了个火折子。

玉芊一看到亮光,连忙道,“快过来…。”

黄麻子瞧着适才在马车上还淡定自如的女子此刻因为怕黑而泪流满面的样子,不禁大笑起来,“我还当你多厉害!还三倍银子!还老虎屁股…哈哈…。”

玉芊抽噎了一下,此刻有了人在边上,又有了亮光,心里不害怕了,瞪着黄麻子道,“我说的你别不信,吃了亏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见玉芊脸上还挂着泪,嘴上却不服输,黄麻子啧啧两声,“若不是要拿你换银子,老子还真是对你有点兴趣了…”说罢伸手摸了一把玉芊的脸…

玉芊怒目瞪着黄麻子,“拿开你的脏手!否则我剁了它!”

“哈哈哈…。想不到还是个烈性子!老子真是越来越喜欢了…。哈哈…”

听着黄麻子在宅子里的笑声,外面几个混混在黑暗里相互看了一眼,不作声!

玉芊瞪着黄麻子说不出话来!她虽然不怕这个混混儿,可面对他说些轻佻的话,却是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黄麻子就着火折子看着玉芊那梨花带雨却又对自己横眉冷对的模样,咽了咽口水,这时候仔细看这女子,才发现模样还真是好看…。眼神荡了一荡,伸手又想去摸玉芊的脸,“不如,你就跟了我吧…。”

猥琐的笑容看的玉芊一阵脸红,羞恼愤怒齐齐涌上心头!脸一偏,避开黄麻子伸过来的手。就这么一偏,却看到了就在她脚边的一窝老鼠,两只硕大的老鼠,还有一窝子数不清的粉红色的小老鼠,正在分食一只死去的看不清是什么的东西!玉芊脑子一轰,不受控制的惊声尖叫起来!

这声惊叫声吓坏了黄麻子,也吓坏了守在外面的几个混混,更是吓坏了正从陈府赶来的赫连明辉!听到这惊叫声,心里一慌,跳下马就往声音的方向冲去!

黄麻子用手去捂住玉芊的嘴巴,玉芊使劲晃动身子,脑袋左右挣扎,黄麻子用了几分力气,去压住挣扎的玉芊!

赫连明辉跑到宅子门口,从破门里瞧进去就看到黄麻子压着玉芊,一阵怒火直冲上来,长剑一抽,就往宅子里冲去,外面的四个混混发现有人,同时一惊,齐齐上去拦明辉的路!

明辉长剑在手,左右一挥,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反正一瞬就没了声音!两步冲进宅子,“大胆狂徒!本王杀了你!”说罢提剑就朝黄麻子刺去!

黄麻子听这一声怒吼,心下一惊,条件反射的松开玉芊,身子往一边儿躲去!

玉芊从惊恐中反应过来,最后亮光熄灭之前发现了进来之人居然是赫连明辉,心里一喜,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高声道,“臭流氓…快救我!”

明辉一步窜过去,一把抱起玉芊,急吼吼的道,“死丫头,你没事儿吧!?”

玉芊又是哭,又是摇头,“我没事儿!”

听玉芊说没事儿,明辉心一松,手里快速的解她身子的绳子!正忙乱的解绳子,眼神扫到要趁黑摸出去的黄麻子,身子一转,带着玉芊追出去!

刚追出宅子,发现外面已有人制住了黄麻子和几个混混!

明辉一瞧,正是林十林九,还有张恒!林九手里提着瘫软无力的陈仁善!张恒掏出打火石点了火把!

玉芊见制住了黄麻子,脸色阴沉,走到被林十用长剑指着的黄麻子,狠狠的甩了他一个耳光,冷声道,“这是教训你嘴巴不干净!”眼神陡的一沉,夺过林十手里的长剑,学着秦星的样子,将冰冷的剑贴着黄麻子的脸,阴沉沉的道,“你说,我是砍了你整只胳膊,还是砍了你的手!?”

明辉上前,长剑一指,“这种大胆贼人,岂能让他活命!”当他看到黄麻子压着玉芊的时候是真正的起了杀机的!

黄麻子说到底也就是个欺软怕硬,贪生怕死的混混,一点节操骨气都没有,听玉芊这么一说,再看她旁边贵气的公子,慌忙讨饶,“姑…姑娘…”

明辉一脚踢过去,“姑娘也是你叫的!”

黄麻子哆嗦着,“姑…姑奶奶,姑奶奶,小人眼瞎,冒犯了您,姑奶奶饶命!”

玉芊冷笑一声,“说,是谁指使你绑秦星?!”

黄麻子此刻哪里还管什么银子,着急忙慌得道,“是陈夫人,陈仁善的夫人,她要我绑了秦星!”

玉芊愣了愣,陈仁善的夫人?她有猜想秦夏,但是却没想到居然是陈仁善的夫人!“她为何要绑秦星?!”

“这个…这个小人不知道,只是,只是听那陈夫人身边的丫头说,说什么陈仁善手里有那秦星的一方帕子,定是秦星不知廉耻勾引她家老爷,所以她家主子要绑了这秦星,毁了她的脸,让她没法儿进府…。”黄麻子此时只恨不得知道的更多点…

玉芊一愣,帕子?陈仁善手里?!心下一琢磨,想起当初临回上雄之前打了陈仁善一顿,而掉了那方遮脸的帕子!此刻听黄麻子说秦星勾引陈仁善,气急反笑,站起来就是一剑砍下去,摸了玉芊脸的手齐手腕断裂,血霎时喷涌而出,黄麻子的嚎叫声让另外四个混混哆哆嗦嗦跪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林十封住黄麻子的哑穴,拿眼看了眼玉芊,与她也相处了几日了,还真是看不出这姑娘这么狠辣!

明辉见识过秦星的狠辣,这时候却是只觉得玉芊轻饶了这个黄麻子!应该一剑杀了他才是!想起她第一次为了救他杀了人之后的模样,上前轻拥住玉芊!

此刻玉芊的心里其实是复杂的,看着那断裂的手腕,眼睛眯了眯…。她一直知道,她的骨子里也是有狠辣的一面的只是一直没有被激出来而已!生在皇室里,若是处处软弱,怕是死了几百次了!

被林九提着的陈仁善在黄麻子一开始说是陈府夫人指使的开始,心里就绝望了,可想到毕竟他还有两个朝廷命官的叔叔,才硬撑着没有昏厥!听到说帕子,说什么秦星勾引他…秦星是谁他都不知道,但帕子他心里数!他暗咒最近好似和这个秦姓犯冲!拿眼去看问话的女子,这一看不打紧,眼都直了,玉芊那双眸子,在他脑海里出现了无数次,那么宝贝那条帕子也是以为这帕子就是那个蒙着面的女子的!就算最后是挨了一顿打,但那女子如水的眼眸却落在了他心上!他一直在到处寻找那双眸子,也一直在找帕子的所谓“主人!”此刻乍一看到,心头一喜,“姑娘!”

在场的就玉芊一个姑娘,玉芊听到声音,这才注意到林九手里提着的陈仁善!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玉芊冲到陈仁善面前就是一耳光!“你个无耻之徒!手帕交出来!”

陈仁善顾不得疼痛,看着玉芊,“姑娘,你不记得在下了吗?!”

玉芊冷哼一声,咬牙切齿的道,“化成灰也认得你!”

瞧着陈仁善到这会儿了,还不忘搭讪姑娘,张恒忍不住皱了皱眉!

林九更是手里一紧,“给我老实点!”

明辉走到玉芊身边,“你认识他?!”

玉芊斜眼盯着陈仁善,“何止是认识!”

陈仁善急急道,“姑娘,你对我有误会,真的…。你听我解释…”

玉芊还没来得及开口,明辉将玉芊拥住带到一边,回身对林十道,“将他们都带到镇府衙,交给这里的镇长大人,就说我赫连明辉明日去瞧他!让他好好招呼他们!若是被他放了,或是…跑了,本王决不轻饶!”

说罢,带着玉芊就要走!玉芊转身对林十道,“林十,他身上有一方角落有星星的帕子,给我拿回来!”

明辉将玉芊放上马,拥住她,在玉芊的指路下,到了镇东的成衣铺子!

一直坐在大厅里的秦月,一刻也不敢松懈,尽管白婶子回来说林十和张恒也已经去了,她还是没法压住自己的心跳!程树担忧的看着秦月,“月儿,你别担心,别着急,玉芊她会没事儿的!”

秦月眼泪止不住,摇头,“都怪我,都怪我…。”秦月的想法是,若不是她吓坏了,以她和玉芊个人平日练的身手,也不一定就会被掳走!可她偏偏就没用了,眼睁睁看着玉芊被人带走了!

“月儿,你别这样…。”程树紧握着秦月的手,轻声安慰!

白婶子也道,“大小姐,那种情况,若是你也被带走了,谁去找人救玉芊呢。。留下一个人是对的!”白婶子心里是担忧的,白桃被弄进陈府的那几日,她的心就一直揪着在!幸亏有秦二小姐…不然…想到此,心里又对秦家的感激多了几分,更加坚定毕生要伺候秦家上下!

三人心慌意乱的焦急等待,听到外面敲门声!秦月惊得站起来!

程树朝秦月摇摇头,稳了稳,朝外道,“是谁?!”

玉芊的声音传进来,“是我!”

秦月一喜,慌忙跑去开门,大门一拉开,看到门口的玉芊,一把抱住玉芊,便嚎啕大哭起来!

------题外话------

虽然来晚了,但还是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