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马场疑云 (二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膳后,明瑶不再缠着秦星,她要和秦钰去弹石子,她有信心一定会赢了秦钰!

明轩得知秦钰就是明瑶要等的那个小哥哥后,挑挑眉,看着秦星,笑而不语!

秦星好笑的白了他一眼,她在昨晚就知道了,有时候真的不得不叹,很多事情都是注定的!连她这个现代人都有些恍惚,难道她真是注定要穿过来遇到这兄妹俩的吗?!

明轩牵着秦星的手,两人去了书房!

贤王府的下人虽然不多,但却是都看到了这场景,平时淡漠少语的主子,居然满脸温柔的牵着一个姑娘的手…在心里对秦星更是恭敬了几分!有几个爱八卦的还去找前几日在府里心气儿高的很的白桃,结果,府里找遍了也没找着人!

明轩的书房很简单,一进去,秦星便看到了几幅字画,青山绿水,闲云野鹤,都是一些看着淡然的画卷,秦星挑眉,偏头看明轩,“你画的?!”

明轩看了看那些画,轻笑了下,“很早的画了,嬷嬷收过来的!”

“嬷嬷很有心!”能把明轩早年的画卷都给他收着,这份心思,也只有从小把他带大的人才有了!

秦星注意到那些题词,和墙上挂着的书法,忽然脑海里一晃,“清水楼那三个字是你写的吧!”是肯定句,秦星眼光灼灼的看着坐到书桌后的明轩!

明轩淡淡的笑了笑,“眼光不错!”

秦星撑着书桌,看着明轩笑,“不如,再请贤王赐些墨宝,如何!?”

明轩挑眉,嘴角噙着笑,定定的看着秦星,“星儿知道条件…”

秦星俏脸一红,毫无气势的瞪了明轩一眼,似怒似嗔,“你正经些!”

明轩眉眼带笑,“我可是正经的很!”

秦星心知是说不下去了,但打定主意铺子的招牌都由他来写!于是也不继续说,换了个话题,“青州最大的马场你可知道!?”

明轩陡然听秦星换了话题,又提到马场,眼神一闪,“星儿何意?”

秦星注意到了明轩的神色,不禁认真道,“我昨日带钰儿去买马,觉得那里古里古怪的!”

明轩神色不变,“星儿觉得哪里古怪?!”

“说不上来,但就是觉得不对劲,似防着些什么!对了,那里的马都很不错!比起军队的战马应该有过之而无不及!”秦星皱了皱眉,有些想不透!

明轩眼神却是几不可见的亮了一亮,“星儿见过战马?!”

秦星一呆,摆摆手,“我哪儿有什么机会见战马?我只是觉得那些马匹非常的不错,高大,健壮,比起你府林一他们所骑的都要好些!”

明轩看着秦星,忽然道,“我今天带你青州西山军营,让你去看看那里的战马!”

秦星有些懵,怎么突然说到进军营了?!“我?方便去吗?!”

“没有什么不方便!”明轩站起来,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秦星刚还要说什么,林五急匆匆的进来,看到秦星,双手抱拳,“属下见过秦姑娘。”

秦星不认识林五,但瞧他的模样,应该也是明轩的伺卫,遂摆摆手,“不必客气!”

明轩看林五神色郑重,脸色也冷了几分,“何事?!”

林五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小王妃,但也只听说她应该就是未来的王妃,可此刻要说的毕竟不是小事,事关他们全局的计划,他有些拿不准主意,迟疑下来!

明轩走到秦星身边,“但说无妨!”

林五便抱拳道,“今日一早,属下发现青州马场运送了一批马出去,属下觉得可疑,以为是要送到什么地方交易,但发现,这些马都被送到了一个地下马场!而送出去的马,正是我们之前探到的那批军用战马!”

明轩脸色一沉,冷道,“这只老狐狸,估计是有所察觉了!”

林五继续道,“为了不打草惊蛇,属下并没有进那地下马场!接下来如何,请四爷示下!”

明轩沉默片刻,“继续盯着马场!让林四盯紧了陈开富!”

林五犹豫了一瞬,“陈开富那边好像有所察觉,不怎么出府了!”

明轩皱了皱眉,挥手,“你下去吧…”

秦星等林五走远,才转身对明轩道,“这批马有问题?”

明轩点头,“我怀疑,他们用次马换掉军营的战马,以此来卖高价,中饱私囊!”

秦星惊到,“战马怎么能换掉,若是真的遇上战争,那岂不是要坏大事?!”

明轩脸色暗沉,秦星能想到的,他自然也是能想到的!

秦星心里一阵愤怒,她知道现在是没有战事,可在这古代,要起战事,也就是一念之间而已!冷兵器时代打仗,拼人,拼头脑,可战马起的作用也是相当关键的!战马都是经过特殊驯养的,而那些次马,没有经过任何驯养,若是上了战场,不用敌人来杀,自己便会乱了阵脚!岂不是会白白失去性命!这些蛀虫,真是该杀!想起自己的秦棕,忍不住道,“你第一次见到秦棕是不是就有所怀疑了!?”

明轩点头,“不错,你那匹秦棕也是沧澜皇室马血统,多年前应该是与我的黑煞是一同送入京城的!据当时送马的使者说一同带到出沧澜的有二十匹!只是在京城马场寄养了几日,便因为水土的缘故只剩下了一匹,就是后来送进宫的黑煞!只因无人能驯服,父皇将它赐给了我!”

秦星皱眉思索,“这些人胆子也太大了,送给皇帝的也敢截下!还在天子脚下明目张胆的打劫,背后一定有更大权势的人!”

“那日从沿溪村回来之后,我和林二林五夜里去探了青州马场,发现那里的马棚里居然参杂了一些很像京城军队马场喂养出来的马!这两日,我和林二去了周边的几个大营,发现那里的战马甚至连一般府里跑腿的马都不如!白鹰掌使去过京城马场,得知,就在一个月前,马场刚刚送了一批战马出来!所以我在想,这些马可能是被换过了。”明轩神色非常的冷峻。

秦星想了一下,“他们应该是有所防备了,有些马棚并未开放!昨日我去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所以,带我们看马的伙计虽然没有不带我们,但非常的谨慎。按照你的说法,从京城来的战马被换了,那就确实是我看见的那些马无疑了。接下来我们该找到更有力的证据才行!”

明轩的眼神暗了暗,“我们去一趟西山大营,看一看那里的马匹,是否也被换掉了?”

秦星点点头,“你这两日都在各地军营?!”

“不错,除了长崎,周边的几个大营都已经看过。”

两人刚刚走出书房的门,林二也神色严肃地走过来,刚一瞧见明轩和秦星,抱拳便道,“清水林十来信。”

明轩和秦星同时停下脚步,秦星急急的道,“是不是我家里出事儿了?”

林二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玉芊姑娘,昨日晚上被陈仁善的夫人收买的几个混混给绑走了!”

话到这里,秦星已经呆不住,她抓住明轩的手,急道“我要回去!”

明轩握紧秦星的手,看向林二,“结果如何?”林十林九,张恒,他们都在清水,不可能救不出玉芊!

林二瞧见秦星焦急的神色,一口气说完,“秦姑娘请放心!现在已经没有事儿了!孝王在清水,玉芊姑娘昨日晚上就已经救回去了!而且孝王将那几个混混还有陈仁善都收进了清水镇衙门。林十来信,是想问,青州的计划进行的如何?七殿下好像不打算放过陈仁善。”

秦星听说玉芊已经没事儿了,心里松了一口气,想到陈仁善,眼眸暗下来,咬牙切齿的道,“又是他!绝对不能放过他!”随即,又问林二,“陈仁善的夫人为何要绑了玉芊?”

林二看了眼明轩,道,“信上说他的夫人,因为陈仁善手里有一块帕子,是秦…姑娘的,所以…。”

秦星皱着眉,迟疑的道,“所以,她其实要绑的人是我!?”

林二缓缓的点点头,“信上是这么说的!”

秦星一思索就想到了关键!陈夫人,帕子…这事儿,必定和秦夏有关系!陈仁善是不知道那帕子是谁的的,他夫人更不可能知道,那唯一的解释就是秦夏认出了那帕子…。

明轩的心思明显不在这里,他心里想的是陈仁善手里为什么有秦星的帕子!踌躇了半晌,看秦星陷入了思索,轻声道“星儿…那帕子?!”

秦星抬头看向明轩,瞧他的表情,便知他在想什么,将当初如何和玉芊古力一起打了陈仁善的事儿说了个完整!

明轩听秦星说完,笑着柔声道,“星儿很聪明!”

林二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却是对秦星又佩服了几分!恭敬的道,“现如今要如何?!”

明轩看向秦星,秦星略沉吟一瞬,“回信给林十,先关着那陈仁善,给他些苦头吃!让林九一定盯好了,不要让镇衙门的人串通起来做表面功夫!”见林二点头,又偏头对明轩道,“我们依旧去大营,要拔,就彻底拔起来!”

秦星想的透彻,就算是此刻收拾了陈仁善,若是不把他这一条线上的两个叔叔一起收拾,那他吃些日子的牢饭,一样又出来蹦哒。虽然她一点也不介意摸进牢里去杀了他,可毕竟赫连明轩是一地封王,完全没有了王法,也是不可取!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她自认为不是个好人,所以,对一些人,她更愿意让他生不如死!他为非作歹的护身符无非就是权势和财富,那她就将他的护身符彻底打碎!

明轩明白秦星的意思,放下其他的心思,两人带着林二出了王府,直奔青州西山大营!

明轩往大营去的时候,陈开富也得到了消息!同时,他也收到了清水镇陈府下人来送的信,得知陈仁善在清水犯到了孝王的手里,是又急又怒!多次交代最近要收敛,要注意,要小心行事!却还是惹出了祸端!陈开富眼神暗了暗,对清水来的人道,“回去和你们老太爷说,此事先不急…本官自有安排!”

他现在确实顾不上清水的事,他一边要应付贤王,另一边要帮明王弄银子,找宝藏…。他狠狠的握了握拳…从上次贤王直接找他要了城里的铺子开始,他就觉得这个传说中的窝囊贤王并不简单!现在唯一的,就只有扶持明王成为太子,到那时,他陈氏一族就再也不惧他贤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