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恶人天收 (一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天的雨说来就来了!

秦柳氏们刚下了马车,走到大门口,大雨就哗啦啦瓢泼似的下来了!

玉芊和秦月叮嘱了白婶子,头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不要和秦柳氏她们说…白婶子也觉得不说为好,免得跟着担心!

程琴站在屋檐下,看着外面的大雨,有些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秦家老大那两口子今儿要遭些罪了!”

玉芊双眼冒着八卦光,“婶子,怎么受罪啊!?”对秦家老宅会吃亏这种事儿她格外有兴趣!

程媛媛打趣的看着玉芊,“玉芊,你怎么比我还八卦!?”

玉芊扬起下巴,“那可不,婶子,你快说说!”

程琴看了看秦柳氏,秦柳氏无奈笑着摇摇头,不跟她们瞎聊,转身进了屋!

原来,秦柳氏她们一大早出发的时候,正好秦家老大秦兴业两口子带着秦震出来!秦胡氏瞧着秦柳氏她们,眼睛一亮,便高声道,“他三婶儿,正好,咱们也去镇上,带我们一程…”看着那宽敞的马车,秦胡氏眼里是嫉妒算计的光,脸上却是带着笑,加快了脚步!

秦柳氏眉头一皱,不搭理!

秦胡氏却是不自知,恬着脸笑眯眯的对坐在最边上的程琴和顺路去镇上送螃蟹的李大根道,“你们俩往里去些,让我们上来!”

程琴看了眼秦柳氏,见她明显不想搭理的模样,笑了下,转头对站在马车外的秦胡氏道,“我说胡氏,你这脸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实啊!”

秦胡氏脸色一变,“程寡妇,你怎么说话的!?”

程寡妇笑着道,“我就是这么说话的呀…听不懂人话啊?”

秦胡氏不乐意了,“我说程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我又不坐你家的车!这可是我们家老三媳妇儿家的马车,我们坐是应当的!”

程寡妇嗤了一声,“你们家老三家媳妇儿?亏你也真是说得出来!”

秦兴业和秦震站的远远的不上前!秦胡氏叉起腰,“我咋的说错了不成!你问问她秦柳氏,她是不是我们家老三媳妇儿!我这做大嫂的,坐她家的马车如何不行了!”

秦柳氏瞥了眼胡搅蛮缠的秦胡氏,对赶马车的白老爹道,“老白,出发吧,不早了!”

秦胡氏一看马车动了,急了,也不落好脸了,跟着跑起来,“好你个柳湘云,你这个白眼狼,发了财就不认人了!连外人你都带,凭啥不带我!”看程琴坐在马车边上看着她笑,气更是不打一处来,边跑边骂,“你们两个不要脸的寡妇,带着汉子,这是要干嘛去啊!不就是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么!”

秦柳氏听得一阵恼怒,这车上还有两个大姑娘呢!程琴更是手快的抓了几只李大根背篓里的螃蟹朝秦胡氏扔去。

秦胡氏被突如其来的几只螃蟹吓了一跳,脚下一个趔趄,摔了个狗啃泥。

程琴哈哈大笑起来,秦柳氏和程媛媛,李小琴也忍不住笑起来!

李大根是个老实人,憋着不好意思笑!

秦胡氏趴在地上看着越来越远的马车,又大声咒骂起来!自己丈夫和儿子不上前来扶她,更是让她骂骂咧咧个没完!

“玉芊,你是没瞧见,胡氏那个趴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样子,可真像只大乌龟…”李小琴说的眉飞色舞!

玉芊哈哈大笑起来,这瓢泼似的大雨下的是越来越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撇了撇嘴,“他们若是坐了老刘头的车也淋不着的吧!”

李小琴摆摆手,“我爹说了,刘爷爷已经好几日没有跑车了,说刘奶奶生病了!所以,他们要到镇上来,只能走路!”

玉芊高兴起来,双手合十,对着天空,神神叨叨,李小琴和程媛媛看了好笑,问她在做什么!

玉芊得意的道,“求老天爷下大雨,使足劲儿的下!”

众人笑着回屋里开始忙活起来!

话说这秦兴业秦胡氏一家三口,这时候确实狼狈不堪!正走到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连个躲雨的地方都没有!

平日里懒散惯了的秦震早就已经走不动,此刻被雨这么一淋,闹起脾气来,不肯走了!

秦胡氏是又急又气,用衣服护着手里提的几个盒子,很铁不成钢的道,“你快起来,再耽误,咱们要半夜才能到了!”

秦震被雨淋了个透,大声嚷道“我不走了,我走不动了!”

秦兴业此刻也是狼狈头顶,站在一棵树下,皱着眉对秦胡氏道,“叫你好好给那柳氏说说,她一向心软,肯定会带上我们!你倒好,三句话不到就吵起来!这会儿好了,搞成这样!”

秦胡氏一听秦兴业的指责,眼一瞪,“你什么意思!她心软,你咋知道她心软,你是不是瞧上了那个贱人!?”

秦兴业发黑的脸更黑,“你当着儿子的面胡乱说什么!”

秦胡氏听秦兴业这不像否认的话,冲到秦兴业面前就要动手!“好你个秦兴业,你还要不要脸,你要不要脸…。”

秦兴业被冲上来的秦胡氏的胡搅蛮缠搞得火气直窜,顺手一推,秦胡氏一个没站稳,又摔了个仰八叉…

秦震不耐烦的看着秦兴业和秦胡氏,“别吵吵了…”

被秦震一吼,秦胡氏将就要嚎叫的声音噎了回去!

秦兴业自觉的上前拉了一把秦胡氏,“你就不要再胡搅蛮缠了!想想怎么让张院长答应震儿回学院罢!”

秦胡氏拍拍屁股上的泥巴,花里胡哨的脸满不在乎,“他有什么不答应的,我们给足了银子,有啥不答应的!再说,他万一不答应的话,咱们就去找秦夏,有陈老板的面子,他敢不答应!?”

秦兴业皱眉,“秦夏会帮忙?!”

秦胡氏眼一瞪,“她凭啥不帮忙!她现在嫁的再好,那也是咱们老秦家的闺女!她能眼睁睁看着她哥哥去服那劳什子兵役!?”

秦震一听兵役两个字,“我不要去当兵,我不去!我若是去了,就完了,就回不来了…”

秦兴业看看这个大儿子,真是又恨又急,这几年明知他不是读书的料子,也让他在书院混着,不就是想让他躲过兵役嘛!可他偏不争气,在这关键的时候被书院给除名了,眼看秋天征兵的时候就要到了,他们只好去求书院,看能不能再让他回去读书!

秦胡氏叹口气,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当然也不愿意眼睁睁看儿子去受苦!

秦震见父亲和母亲都不说话了,又大声嚷嚷起来,“我早就跟你们说了,这兵役是可以花银子买名额的,你们非要去求人!”

秦胡氏一听叫起来,“买名额,你可知道那是多少银子!两百两一个名额啊!我去哪儿找两百两!”

秦震不甘心,“找奶奶要啊…而且,秦夏难道两百两都没有吗!?”

秦胡氏眼神变幻,提起秦罗氏,恨恨的道,“平日说什么疼孙子,到关键时候,一文银子都舍不得!秦夏那个小贱人,我去找她两次连门都不让进…”若是秦胡氏知道秦夏的娘秦刘氏也一样进不了门应该会平衡些!但秦刘氏为了面子,回去却是说不仅进去了,还在陈府用了饭…

秦兴业瞧着雨小了些,“走吧,咱们快些赶到书院去!”说罢转身便继续走,秦胡氏也急急跟上!

秦震瞧着他们都走了,只好认命的跟上!

陈府这会儿正是一团乱,陈仁善进了大牢,这是从来没有过的,陈常氏像只无头苍蝇在府里没头没尾!偏生老太爷却是如不知道似的,和平日里一样用饭,逗鸟,遛弯,丝毫不在意!

陈常氏心焦的等着送信去青山县和青州府的下人,心慌意乱却又毫无办法!那镇衙门的丁大人连大门都不让她进,更别提和往常一样将陈府的人当作上宾供奉了!以往陈府的家丁被送进去,前脚进去,后脚就送了出来,可这次,陈仁善进了大牢,那丁大人避而不见…。陈常氏隐约觉得,这次怕是逃不过去了!

小红急匆匆的走进院子,“夫人,夫人…”

陈常氏急忙走到门口,“可是青山来人了?!”

小红顿了下脚步,这才上前几步,“夫人…。不是…不是青山来人了,是…。是府里的姨娘…姨娘们…。”

陈常氏一听不是来救兵了,是府里的姨娘,浑不在意的摆摆手,“姨娘们如何了…”

小红迟疑了下道,“有几个姨娘卷了府里的钱财…。跑了…”

陈常氏闻言,不怒反笑,“跑了好,跑了好…让她们跑!一群没见识的婆娘!”

小红瞧陈常氏确实不像生气的样子,跟着附和道,“就是…老爷肯定会没事儿的!让她们跑去,等老爷回来,咱们这府里就只有夫人您一个人了!”

陈常氏想到这府里以后只有他一个女人,忍不住大笑起来,随即又想到秦夏,“秦夏那个小贱人呢?!”

小红连忙道,“夫人放心,昨儿个晚上奴婢就按您的吩咐又将她关进柴房去了!”

陈常氏点点头,阴沉着脸,“这个小贱人,居然害我…。我饶不了她!”

大雨停了之后,整个清水镇清新极了,虽然街道上还是湿漉漉的,但行人已多起来!一场雨以后,又凉爽了许多!

清水镇上的人这日并没有什么不同,都和往常一样生活,却陡然被一个消息惊得炸开了锅,陈仁善下大牢了!

经过一开始的惊讶喜悦之后,又都恢复了正常,虽然陈仁善下大牢是第一次,但只怕是和往常陈府的家丁一样,进去一日就又会放出来了…并不抱太大希望,只希望恶人有天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