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西山大营 (二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轩和秦星带着林二赶到西山大营的时候,已是午后!三人在山脚下的茶棚吃了几个馒头,喝了一壶茶,打算继续上山!

茶摊的老爹收了银钱,瞧着赫连明轩三个穿着气质都不凡,忍不住道,“三位这是要上山?!”

林二抱了抱拳,“正是…”

老爹边收拾桌子,边道,“这几日啊,山上严防又加强了,几位若是军营里没认识的大将军啊,我怕你们是进不去咯!”

秦星皱眉,“老爹,这山上是出了什么事吗?为何要加强严防!?”

老爹摆摆手,“这个啊,老爹我就不清楚了…”说罢,又叹口气,“咱们老百姓啊,最怕就是军队有啥异动,唉…”

秦星自是明白的,军队是保护一方平安,一国安然的,若是有异动,最难安心的便是最底层的老百姓了!

“爹,您不要唉声叹气了,等我入了军营,一定好好报效家国!”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接过老爹手里的盘子和杯子,安慰他!

老爹勉强笑了笑,“唉,凭你一人,能做啥!?若是前些年林大人在,爹便不拦你!可现在的军营,唉,有几个正儿八经是想报效家国的!”

少年撇了撇嘴角,“爹,也不全是这样的!泥娃子也是这样想的咧!”

一个老妇人取下蒸好的馒头,看向说话的少年,“那泥娃子和咱家一样,若是有银子,他娘如何会让他去!?”

少年反驳,脖子一梗,胸脯一挺,“就算有银子,我也是要去的!我和泥娃子都说好了,我们一起去军营,一起保护家国!”

老妇人和老爹瞧着少年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不再言语!

秦星却是心里动了动,这服兵役如何还和银子扯上关系了!?

明轩也是皱了眉头,若有所思!

林二抱拳,问道,“老爹,这服兵役是整个南璃的规矩,家家户户只要身家清白,凡成年男子都要服役三年,怎么又关银子的事儿了?!”

白老爹张了张嘴,老妇人高声道,“我们不知道!我们只是普通的农户人家,哪里知道什么…”

白老爹闻言,转身看了看妇人,摇摇头,转身进了茶屋!

林二还要问什么,却见老妇人也转身进了屋。咽下没问出口的话,转头去看那少年,他独自在灶前砍柴,一斧子一块,速度又快,力量也大!不仅道,“是个好料子!”

明轩和秦星对看一眼,不再耽误时间,出了茶棚,上马径直朝大营而去!

快马一炷香的时间,西山大营几个大字出现在秦星面前!

明轩站在大营前,看着紧闭的营门,从怀里摸出一颗珠子,朝大门弹去,大门嗡的一声传出老远!

营门内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不多时,高大的营门缓缓打开,一个领头模样的男子带着一队人马出来,看到马上的三个人,大声道,“军营重地,何人擅闯!”

林二打马上前,“贤王殿下在此,西山大营将领何在?!”

那领头之人一听,瞧了瞧马背上的赫连明轩还有秦星,皱了皱眉头,“贤王?可有凭证!?”

林二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那上面贤王二字让领头之人身子一紧,跪地抱拳,“属下不知是贤王殿下,还望殿下恕罪!”

明轩毫无表情的脸上无半分波澜,“西山大营萧将领可在大营!?”

领头之人迟疑了半晌,道,“将领。将领在!”

林二再上前两步,“还不带路!?”

领头之人迅速起来,恭敬的低头道,“贤王请…。”

明轩和秦星打马上前,一路进了大营!

进了大营,在秦星的印象里,本该精神抖擞,年少气盛的军营却处处显得没精打采,萧瑟不已!皱着眉头,四处看了看!整个大营,没有一处在训练,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或坐或站在树荫下,一点军人的样子都没有!还没有山下茶棚那少年的精气神!这样的军人若是去打仗,就只能是两个字,“送死!”

这些情景,明轩和林二也自是看在眼里!明轩的心里更是一阵愤怒!南璃的军饷物资一直是优先供给,而且服过兵役之后回家还可免三年赋税,为的就是鼓励更多的人投效到军队,报效国家,可显然,这里根本就看不到半点斗志,看不到半点军人的样子!

林二在马背上牵紧缰绳,询问领头之人,“为什么不练兵?!”

领头之人擦了擦额头的汗,惶恐的道,“现在是休息时间,一会儿就会练了!”

秦星扫了一眼松松垮垮的那些人,她还真想看看这些人是如何练兵的!

一盏茶的时间,领头之人将明轩三人带到了一排房子的一间屋前,转身对明轩道,“贤王殿下稍等,属下进去通报将领!”

不等领头之人转身,明轩飞身下马,扬手,“不必了,本王自行进去!”说罢,也不看领头人,径直朝屋里走去!领头之人脸色焦急,正要高声说话,林二上前点了他的穴道!

秦星从领头人面前走过,他眼里的恐慌没有逃过秦星的眼睛,秦星盯着他的脸,看他额头不停的渗出汗来,看了看并不是很烈的日头,兴味的挑挑眉,看来这大营的营主有古怪!刚转身往屋里去,突然一声杯子摔碎的声音响起,秦星吓了一跳,匆忙往屋里冲去,刚跑到门口,林二从屋里闪出来站到秦星面前,面色古怪,抱拳道,“秦姑娘,四爷…四爷让属下告诉您,您不用进去了,就在外面转一转罢!”

秦星看林二出来了,那明轩应该是没事的,可为什么不让她进去?!秦星好奇,忍不住问道,“里面怎么了?!可是出什么事儿了?!”

林二连连摆手,“无事,无事,姑娘放心!这西山大营出了名的风景好,姑娘大可去看看!”

秦星见林二明轩不想说,便也不强求,转身便四处转开了!绕过这一排的房子,秦星到了后山,站在这里往山下看去,能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盛开的花,秦星叫不上名字,但确实很好看,暗自点头,风景确实不错!转身准备返回练兵的校场,去看看他们都是如何练兵!刚转身之际,发现山下有许多晃动的身影,秦星往前走了几步,仔细瞧去,心下一惊,那些在树林间晃动的身影都是些少年,脚上带着脚镣,手上也带着手镣…

秦星正要下山去看个仔细,身后传来一道声音,“这位姑娘,军机重地,切莫擅闯!”

秦星回头一看,一个四十多岁的大汉,高大魁梧,正阴沉着脸盯着秦星。

秦星转头瞟了一眼山下,那些人影又没了!觉得奇怪,又想看个仔细!“姑娘,请随我返回,这里不是你逗留的地方!”那大汉又面无表情的道!

秦星皱了皱眉,转身跟在那大汉身后朝校场那边走去!心里一直在想那山下到底是什么人,一般只有对犯人才这样锁住脚,扣住手!心下纳闷,于是试探着开口,“请问,你们这附近有大牢吗!?”

那大汉皱眉转头看了秦星一眼,“没有大牢!”

秦星不解,刚要问起他的,那大汉停下脚步,看着秦星道,“姑娘自便吧,不要再乱闯了!在下练兵去了!”

秦星还没说话,那大汉已快步离开!秦星回身看了看,想返回去一探究竟,但又拿不到注意!正犹豫间,林二找过来,“姑娘,四爷在找您呢!”

秦星想了想,还是先见着明轩再说!于是跟着林二返回,没有到那排房子那里,而是径直把自己带到了校场,此刻校场上站满了人,诺大的校场,密密麻麻的似乎有一两千人!

远远的便看到明轩站在校场最前方搭的台子上!身边站着一个瘦高的男子,满脸的紧张。那台子的最前方正是秦星适才遇上的那个魁梧的男子!

秦星看到那台子上居然还搭着个草棚!看样子是用来遮阳挡风的!秦星暗自皱眉,这里的将军和练兵的将领们难道就在这个棚子下练兵?不动声色的站在校场的最边缘看着场上的兵!

那满场站着的兵们,个个无精打采,蔫头蔫脑,虽说是夏日的午后,但这副样子让人看了真是无比的失望!若是南璃所有军营的兵都是这副模样,那这南璃的灭亡,也就是迟早的了!想到南璃的老百姓们还指望着军队来保护他们,秦星心头升起一股恼怒!狠狠的朝那台子上看去,不用说,明轩身边站的那个瘦高个就是所谓的萧将领!

台上的明轩察觉到秦星的目光,回给秦星一个安抚的眼神,秦星心头的怒火这才慢慢的压下些许!只是刚压下的火气,在看到那所谓的练兵之后,恨不得上前去扇那些人的耳光!

那像跳舞似的左右出拳,踢腿,令秦星心头没来由的一阵发寒!若是她不亲眼来看见,她是怎么也想象不到这所谓的军营会是这副模样的!

一直到下山,秦星的心里还是难以言喻的愤怒,她很难想象,若是真的打起仗来,这些人该如何上战场!

明轩察觉到秦星的心情,身子一倾,将秦星捞到自己马背上,在她耳边轻声道,“放心,我会弄清楚这一切!”

秦星身子一顿,这才想起自己在后山看到的事情,将身子松下来,靠在他怀里!“明轩,这附近有大牢或者犯人关押的地方吗!?”

赫连明轩身子一紧,收紧手臂,将秦星拥住,他耳力只听到秦星叫他的明轩二字!他从认识秦星到现在,还从没听她叫过自己的名字,而此刻,尽管是没有任何情绪的两个字,也听的明轩心里一荡!没有听到秦星后面的话,柔声在秦星耳边道,“星儿,你叫我什么…”

正等着明轩回话的秦星莫名,“我叫你明轩啊…。”

明轩嘴角含笑,除了父皇和我母妃,还有外公,你是第一个叫我名字的人,我…很高兴!“

秦星回头白了他一眼,”我不叫你明轩叫什么!?“随即又明白过来,他可是高高在上的皇子,王爷,除了他爹娘,谁敢直呼他的名字呢?!

明轩心知秦星无法理解他现在的感受,俯身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不介意你叫我夫君…或者相公…“

秦星用胳膊肘顶了明轩一下,失笑,”我在说正事儿的时候,你可以正经些吗?“

明轩坐直身子,”是,娘子,我正经些!“

这声娘子让秦星的心里也是一荡,脸开始泛红,回头嗔了明轩一眼,”不要乱喊!坏我名声!“

这回眸一嗔的风情让明轩愣了瞬间,忍不住轻叹,”星儿,我可真是等不及了!“

秦星又急又恼,又气又羞,在军营里的那点愤怒却已是无影踪!

明轩偏头看秦星嫣红的侧脸,只有娇羞和气恼,没有了压抑的愤怒,不禁在心里松了口气,这才道,”这附近并没有大牢,青州府的大牢都是在青州城内。“

秦星还在羞恼呢,明轩却是换了话题,压下其他情绪,皱眉道,”我适才到后山去转了转,发现那山下居然很多人,而那些人都被锁着手脚,很古怪!“

明轩神色微变,”那片后山应该不会有犯人才是!“

”所以我才觉得奇怪!本来想下去探个清楚的,被那个大块头给拦下了!“秦星皱了皱眉!

明轩揽住秦星的身子,”那个大个子是这里的副将领!叫乾彪!曾经跟随过外公!是个人才!“

”既然是个人才,这兵为何带成如此模样!?“秦星摇头不解!看他那个身板儿,平日里练的应该也不少才是,这如何带出来的兵看着都一个比一个孬?!”

明轩眉头深锁,“这个我也不得知!我当初来青州之后去见外公,因为当时人手不够,外公曾让我来寻这个人,还没来得及来,便先寻到了鹰部众人!接下来一直也没有空来,没想到今日来了,却是这般模样!这西山大营是周边几个城最大的大营,兵力最多,但如今看来,也就是一副空壳子了!”

秦星回头,“这里的战马如何?你们瞧见了吗?!”

明轩点头,“战马倒是无恙,全部都是好马!”

秦星思索片刻,“那萧将领是谁的人!?”

明轩眼眸暗了暗,“这萧远风是镇国大将军堂弟的儿子…”

秦星不明,明轩又道,“大皇子的生母萧妃是镇国大将军萧战的次女…”

秦星懂了,不禁笑了,“你这青州的封王当的可真是够累的,不是大皇子的人,就是三皇子的人,就是没有你的人啊!”

明轩挑挑眉,“你不就是我的人!?”

秦星失笑,这人还真是时时刻刻要宣示主权!懒得理他,因为下山也不急了,马都没有跑起来,而是慢悠悠的在山道上走着!“明轩,后山那里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要去探了探?!”

明轩点头,“自然是要去探的,而且越快越好,以免他们有所察觉!”说罢转身对从秦星上了明轩的马后就一直离得远远的林二招了招手,等他走近才道,“下山后找个歇处,等入夜,我们再上山一趟!”

林二点头领命!

秦星想起在山上听到的砸碎杯子的声音,转头好奇的问明轩,“你那时不让我进那屋里去是为何?!”

明轩神色一顿,明显不太想说!

林二更是尴尬无比,干脆又停了马,落后的远远的!

看他们这个样子,秦星更是好奇,威逼利诱,最后拿出杀手锏,“你到底说不说,不说的话以后别到清水找我!”

明轩失笑,心知她是一定要知道不可了,俯身在她耳边道,“想知道可以,老规矩,美色来换…”

秦星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唇上一片冰冷的温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