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争亦不争 (二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日里下过雨,晚上的天空格外干净,月光将大地照的清晰无比!

秦胡氏一家三口蓬头垢面,还在往家赶!除了身边河里流水的声音,偶尔村里的狗吠声,还有秦胡氏一路不停的骂骂咧咧声,秦兴业和秦震已懒得理会她,任她一路走,一路骂。她这会儿不骂别人了,就紧着秦夏骂,紧着陈府骂,骂的是口干舌燥,骂的秦兴业秦震都觉得她疯了!

但让秦兴业没想到的是这么大的陈府,居然说下大劳就下大牢了!不是说那陈家背景很大吗?!秦兴业摇摇头,这一家子还指望着秦夏过上好日子的…

要说最震撼的,应该是秦震了,他在镇上这几年,知道的最多的就是陈仁善了,如何有钱,如何有势,陈家在清州一手遮天也不为过!本来秦夏嫁到陈府,他心里的激动和欢喜比秦家任何一个人都要来的强烈,哪怕只是一个小妾,从手指缝里漏点出来也够他吃喝玩乐上很久了!若是秦夏能在陈府站住脚,那他秦震以后在清水镇也是个人物了…可现在…什么梦都破了!耷拉着脑袋,双手擦在衣兜里,耸着肩膀,自顾走路,一言不发!

秦胡氏那会儿被陈府家丁扔在地上的时候折了腰,这会儿疼的厉害,她说了几次让秦兴业背她,都以在大路上不像话给拒绝了,这会儿天黑了,路上没人了,也依旧只顾走自己的路,不管她!秦胡氏这会儿气的牙痒痒的,却也只能认命的跟着走!

月上中天,清州城外西山大营山脚下的简陋客栈里,明轩正和秦星研究手里的清州地图,指给秦星看了几个大营的分布,以及大营的驻兵人数…

秦星指了指长崎,“这里的驻兵有多少!”

明轩看着那处,轻声道,“二十万…”

秦星还是惊了下,“这么多!”

“整个青州是三十万兵,各地驻兵总和五万,广陵驻兵五万…”明轩修长的手指轻点地图上的各地!

“为什么广陵一个地方都有五万!?”

“长崎靠海,接上雄,而长崎是西辽入关的必经…”明轩摸索着这羊皮卷的地图,细细的给秦星解释!

秦星明白了,等于说一个小清州,就承载了两个邻国的关口…若是管理的好了,对经济和其他贸易往来,自然是大大的有利,可若是管理的不好,最先倒霉的也是清州!

让秦星高兴的是,从地图上来看,她设想的沿着清州打通水道的想法,是完全可以实现的,若是水道打通,万一广陵长崎有何异动,援兵抵达的时间便会省上一大半!但前提是,那些援兵不是秦星今天看到的这个样子!

明轩自然是明白秦星的心思,“咱们会从最根本处改变清州!”

秦星摇摇头,“光清州改变有什么用?!南璃不止有清州一个地方…”

明轩有片刻的愣怔,“星儿…”

秦星主动覆上明轩的手,“明轩,你想过若是赫连明德或赫连明晨做了太子,甚至做了皇帝后,你会如何吗?!”

明轩反握住秦星的手,眼神微暗,“我若不妥协,谁也不能耐我何!”

秦星盯着明轩的眼睛,“那南璃的百姓呢?!我们的家人呢?”

明轩心头一震,不解的看着秦星。

秦星继续道,“你觉得他们谁是做个好皇帝的料子?!”

很明显,那两个人都不是合适的人…

“星儿…你知道,我一直无心于那个位置..而现在,我更是只想和你一起守着清州便好!”明轩将秦星的手放在唇边!

“明轩,你有没有想过,若是起了战事,凭着现在这样的兵力,能做什么!?”秦星顿了顿,嗤了一声,“那些兵,不说上战场,估计连我都对付不了!是的,你说我们会把清州这种情况改变,可南璃上下,只有清州有驻兵吗!?更可怕的是,这些种种,比如战马,比如战兵,都和那高高在上的皇子有关,你说,这种自顾自己利益的人,能做皇帝吗!?”

秦星是在看到那些连普通人的精气神儿都没有兵后,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她意识到,自己再强大,再厉害又如何,如果要在这里长久安稳的生活下去,就必须有一个能让她安心的环境。可她越了解,便越不能心安。想到那条隧道,更是让她心里的不安越发的扩大,忍不住问道,“这些年,上雄和南璃一直相安无事吗?!”

“说来也怪,皇爷爷征战时期,西辽和沧澜都来插上一脚,可上雄隔海观望,却并不过来!”明轩皱了皱眉!

“南璃呢?!打退西辽和沧澜之后没有去打上雄!?”

明轩摇头,“南璃在海面上作战的能力不行…听外公说,上雄虽然靠海,但他们也不具备海上作战的能力…而南璃和上雄也似乎有契约,所以一直相安无事!”

秦星不以为然,那是以前,可现在上雄的太子是师兄,要训练出海面作战的海军来实在是太简单了!而且只要过了海,就凭南璃如何能抵抗的了姜寒凌带的兵!?若是按师兄以前的性子,或许也不会挑起战事,可人怎么说的准?就像她,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她居然会爱上一个古代的男子…“明轩,有时候,不争,就是争,争,也是不争!”

明轩一震,师傅和外公都曾这么说过,就算他不争,在赫连明德和赫连明晨眼里,他也是在争…此刻看着秦星认真的模样,给他的震撼远远大于师傅说这话,连秦星都能看透,他又如何看不透?!只是….“星儿,我不想要那个位置,一点也不想要!…”

秦星失笑,“明轩,我没让你去要那个位置!只是,我们可以选择一个我们认为更合适的人去做那个位置!无论是人品,德行,还是什么,一定要是能让南璃更好的那个人!”

明轩明白了,他一直在一个误区里,他一直认为自己若是去争了,那这个位置自己就要承担,他不想要那个位置,不仅是因为母妃的一遗愿,更是他深知,皇城无情!他不想把自己困在那个城里,有了秦星,他更是不想!但现在听了秦星一番话,他忽然觉得豁然开朗!是他把自己困住了,那个位置,就算自己不要,但也不能落入德行败坏不配坐皇位的人手里!

秦星见他神色变幻,默不作声,心知他是听进去了,接着道,“还有,虽然现在风平浪静,可一旦战事起,我们又该如何?!明轩,你要知道,倾巢之下焉有完卵?所以,就算我们能护住清州又如何,整个南璃才是我们的家!若是身居皇位之人昏庸无能,那受苦的,流离失所颠沛流离的,只能是我们这些老百姓!”

明轩抬头定定的看着秦星,“好一个倾巢之下焉有完卵!!星儿,你总是让我眼前一亮…”

秦星挑挑眉,“这是最浅显的道理,只是你一直逃避而已!”

明轩轻轻吻了吻秦星的手,“以后不会逃避了,为了我们,为了我们的家人….”

秦星点头,“这是一条艰辛的路,但我会一直陪着你!”

衷肠还未诉完,有人敲门,两人对看一眼,心知是探路的林二回来了!

林二一进房间,秦星便问,“如何?能上去吗?!”

林二摇头,整个西山大营占据在山上,我绕到后山去看了,是断崖,上不去!”

“断崖?多高?!”明轩皱眉思索!

“属下试过了,轻功上不去,那断崖足有七八丈之高”林二神色严峻!

秦星心里换算了一下,十几层楼高的断崖,忍不住砸砸舌,“明轩,你能上去吗?”

明轩摇头,“怕是不能…”

秦星心里一凉,连明轩这种高手都上不去,那还有什么办法?!“不然,从大营穿过去!?”

明轩摇头,“不可,怕是我们刚进大营,那些人就被转移了,茶棚老伯说他们防卫加强了,我们白日看表面没有异样,但暗里,确实隐藏这不少人!”

秦星撇撇嘴,“在军营里都能花天酒地的将领,应该直接砍了!”提起军营,秦星便想起了下山时,明轩给她说的关于她听到的摔杯子的响声的缘由!明轩进去的时候,那萧远风正左拥右抱,喝酒饮乐!喝酒饮乐也就算了,左拥右抱的居然是两个十三四岁唇红齿白的少年!不堪入目的画面,当然是不能让秦星看到的….

“他还砍不得!赫连明德离京之后,到现在没有他的踪迹,他迟早会找上萧远风…”明轩眼眸一暗。

秦星眼睛一亮,“不如暗里去找乾彪!里应外合!”

明轩还是摇头,“不可,虽然他是跟过外公不错,可是现在这么多年了,不清楚他到底如何!在没弄清之前,不可妄动,打草惊蛇!”

秦星手杵着下巴,叹口气,“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现在怎么办呢!?”说着,眨眨眼睛,看着赫连明轩,“你说,我家河对岸那么高的树梢你都可以上去,这断崖为何就上不去呢?!”

明轩失笑,“第一,那树梢没有七八丈…第二,中途有枝桠借力…”

秦星眼珠一转,坐直身子,“你最高可以多高?!”

“四爷最高可以上四丈呢….”林二一脸自豪的插话!

秦星眼睛闪光,站起来,一手拳一手掌,拍了下,“有了!”转头对林二道,“你去找绳子,越粗越长越好!”

林二不解,但看主子都没有问,自己也不敢多问,领命转身出去!

等林二出了门,秦星满屋子里找起来,明轩看她找的仔细,也不知道她在找些什么,在一边儿默不作声,看着她找!

“明轩,快来!把这个钩子给我下下来!”秦星找了半天,眼睛停在钩蚊帐的钩子上!山里蚊子多,每张床都有蚊帐!

明轩走过去,很快下了两个钩子下来,秦星拿在手里试了下重量,承自己的体重没问题,估计承明轩和林二就不行了,便又把另外一张床上的钩子都让明轩下下来,秦星满意的点点头。林二将绳子找回来的时候,明轩在秦星的指点下,做了一个五爪的钩子,秦星拿在手里掂量下,承两个人的重量都没有问题了!

这会儿明轩也明白了秦星的意图,眼神发亮的看着秦星把五爪钩往绳子上绑,绑好后交给明轩,“知道怎么做了吧?!”

明轩心情颇好,“娘子,咱们出发!”

秦星嗔了他一眼,跟着一起出去!

林二摸摸鼻子,暗想自己要尽快适应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