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沟壑一气/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轩三人速度奇怪,抵达后山断崖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

秦星站在断崖之下,那光秃秃的断崖在月光下清晰无比,感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余,也隐隐有些担忧,“明轩,这么高,一点借力的地方也没有,你如何着力!?”

明轩看了看那数丈之高的断崖,稍稍沉吟片刻,展眉道,“星儿不必担心…”说罢,将绳子绕到手腕上,转身对林二道,“剑给我!”

林二递上长剑,明轩立于马背,抬头看了眼断崖之上的地方,朝秦星点了下头,“等我!”

秦星提着心,轻声道“小心点!”

明轩转头看向断崖,眼神锋利,手里长剑出,剑动身动,只听长剑噌的一声,插入崖缝的声音,溅起一丝火花,只见明轩衣决飘飘,发丝飞扬,人已到了半崖之上,脚尖在长剑上一点,人又更上了一些,手腕上的绳子一甩,飞出去的钩子锵的一声,钩住了崖顶上的树,明轩将手里的绳子一扔,嗖的掉落下来,最后离地面堪堪两三米而已!

明轩徐徐下落的时候,秦星飞奔过去,此刻在秦星的眼里,明轩就如陌上公子一般,月牙色长袍更是称的他俊秀飘逸,明明神色冷峻,却在看到奔过来的秦星时,变的温润如玉!

秦星在他面前站定,看着他俊朗的面容,撇了撇嘴角,“怪不得那白桃用尽了招数不让林三送她走了…真是个祸害…”

明轩失笑,这妮子还真沉得住气,他本以为以她的性子昨日瞧见他便要问个究竟的,没想到能憋到这会儿…将秦星揽在怀里,脚尖轻轻一点,带着她上了半崖,脸上却是温柔无比的看着秦星,柔声道,“就算我是祸害,也只想祸害你一个…”

秦星轻笑,“就这么说定了…”

说话间,秦星手攀上了明轩的脖子,明轩一手抱着秦星,一手抓着绳索,轻松上了崖顶….

在崖顶站定,秦星扶着明轩的手臂,朝下看去,吐了吐舌头,还真是高啊,这要是摔下去,不死也得终生残废了!下面林二已经就着绳子在往上攀!

明轩松开秦星,轻声道,“跟着我,小心些!”

秦星点点头,将裙摆撩起,打了个结,“走吧!”

看着秦星月光下莹莹泛白的小腿肚,明轩神色闪了一下,弯腰挡住已经爬上来的林二,去将那打好的结松掉,“晚上凉….”

秦星哑然,转头看了看明轩身后的林二,这家伙,还真是…眨眨眼睛,随他去了!

三人轻步进了树林,近距离看,才发现在山上看到的那一片红的白的紫的花都在这片林子里,秦星仔细看了看这些花,不认识…

一路小心向前,秦星皱眉,“我白日里看见的,明明是在这里,这会儿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明轩拉着秦星的手穿梭在树林下,“我们再上去一些!”

刚走了几步,忽然,明轩抓住秦星的手一紧,停住脚步,“林二,保护好星儿!”话音落,从一旁的一棵树上蹿出一个黑影,明轩松开秦星,脚步上前,与黑影缠斗在一起!你来我往,过招数百,却没有太大动静!秦星并不担心明轩,凭着他的身手,这个人不是他的对手!她冷眼看着和明轩打斗的身影,那人虽然蒙着脸,全身黑衣,但秦星还是认了出来,忽然道,“乾彪!”

那与明轩打斗的身影明显顿了一下,就这么一顿,明轩一掌出去,黑影跌落在地!稍微停顿了一会儿,一个打挺,迅速站起来,走到明轩身前,扯下蒙面巾,露出一张神色有些激动的脸,跪地抱拳,“乾彪参见贤王!”

秦星眯着眼看了眼乾彪。

明轩已然开口道,“乾将领起来说话!你是专门在此等本王!?”

乾彪起身,点点头,神色和白日看到的阴沉截然不同,激动难言,看着明轩,“属下,已等候多时!”

秦星挑眉,“你知道我们要来?!”

乾彪神色复杂的道,“白日里我瞧姑娘对这里已然起了疑心,若是,…”乾彪迟疑着…

秦星接过话,“若是咱们的贤王是个好主子,他一定会想办法弄清这些情况,一定会来探上一探是吧!?你刚才突然出来,想必,是想试试这位贤王殿下的身手!?”

乾彪惊讶的看着秦星,“这位姑娘…”

秦星摆摆手,“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刚才说的可对?!”

乾彪点点头,低头抱拳,对明轩道,“还望贤王殿下赎属下冒犯之罪!”

明轩随手一挥,“无碍!你候在这里,可是有话和本王说!?”

一时间,乾彪神色变得愤慨痛心起来!

秦星迟疑的道,“我白日里看到的那些人呢?!”

乾彪眼神一暗,“已经被转移走了!”

秦星急道,“转移到哪儿?那是些什么人!?”

乾彪冷着眼神,“那些有的是周围大牢的犯人,有的是从人牙子手上买来的,只要年龄符合,都搜罗来了!”

一个念头从心底划过,不敢置信的道,“这些人,不会是替人顶替兵役的吧?!”

乾彪再次看了眼秦星,“姑娘说的不错!从最开始的五十两一个名额,到现在已经是两百两一个了!”

秦星倒抽一口气!这服兵役,无论是前世还是南璃,都是为了保家卫国,可显然,现在,却成了某些人敛财的手段!“为何还要用犯人?!不是一定要身家清白吗!?”那些轻罪的犯人也就罢了,可若是恶贯满盈的犯人,放在兵营里,那后果….

乾彪狠狠的打了一拳旁边的树干,冷笑道,“那些犯人,不需要花一分银子,那些从人牙子手里买来的,还是要花银子去买的!”

明轩神色不明的看了眼乾彪,“你为何不上报朝廷!”

乾彪握着拳头,愤怒的道,“属下根本都报不上去,甚至连清州府都出不了!”

“陈开富知道此事?!”明轩眯了眯眼睛!

“如何能不知!”乾彪双眼圆睁!

秦星转头对明轩道,“不是说这个萧远风是萧家的人吗?!”

明轩点头,也是有些不解,看向乾彪。

乾彪这才又道,“那萧远风是萧家人没错,可这些年,山高皇帝远,又天下太平,虽然表面各位其主,实际早已和陈开富沟壑一气,相互勾结!各自得益,孝敬各自的主子!那高高在上的主子们有银子拿,又管他们如何勾结,如何敛财!”

秦星看乾彪义愤填膺的模样,“你白日里为何不找机会与贤王给个信?!若是我们晚上来不来你又当如何!?”

乾彪不好意思的看了眼贤王,“白日里,贤王一进营地,属下便得知了消息。属下专门退了守在萧远风门外的守卫,为的就是让贤王捉个正着,哪知….”

秦星撇了眼明轩,接口道,“你没想到,这位贤王不禁没有拿了萧远风,反而任何话都没有说就下了山,你是觉得他靠不住吧!?”

乾彪也不否认,“是的,属下的确如此想!属下后来又觉得不甘心,想到姑娘发现了这里的异样,若是贤王有心一定会来,若是不来…..属下也只能说,天不佑我南璃!”

明轩盯着乾彪半晌,天不佑南璃!好重的话!忽然他就想起那首藏宝诗上的两句,如若南璃不复再,相约百年又百年…..“这里的事情本王已知晓,你做好你分内之事,暂且不要妄动,本王安排好一切,自会传递消息与你!这营里有多少是你的人!?”

乾彪抱拳,郑重道,“属下谨遵贤王之命!这营地里属下有大约不到一千人…”

明轩又叮嘱了几句,三人返身离开,临到崖边,秦星转身去看还在站那里的乾彪,月光下仍然一脸的激动,叹口气…还是有很多人在努力的!

下山后,三人连夜又赶回清州府,抵达贤王府的时候,已经夜深人静,各自歇下,一夜无话!

第二日一早,秦钰一看到秦星,急急的冲过去,一把将秦星拉到后院花园里坐下,“二姐,我跟你说,赫连大哥,他....他...”

秦钰像似为难又像似害怕的模样让秦星觉着好笑,,“赫连大哥怎么了?!”

秦钰左右看了眼,凑到秦星耳边急急的道,“赫连大哥...他是个王爷!”

秦星一愣,随即笑起来,这才想起来明轩的身份还没给家里人说。

秦钰急了,“二姐,你笑啥!我说的真的!”

秦星让秦钰坐下,想了想才说,“钰儿,赫连大哥是王爷这事儿给你带来困扰了吗!?”

秦钰皱了皱眉,偏头道,“困扰?!”

“会不会让你不自在?”秦星换了个说法!

秦钰连连点头,“王爷啊...那可是比好多大官都大的官啊!”继而又撇了撇嘴,“我都不敢和明瑶弹石子了...二姐,我们还是回去吧...”

秦星失笑,对秦钰的这个说法有些无奈,可在这种身份等级划分这么严重的时代,她要怎么给他解释呢!?“钰儿,除开赫连大哥和明瑶这个身份外,你还是很喜欢他们的,对吗!?”

秦钰点点头,“我喜欢赫连大哥,也喜欢明瑶!”

秦星摸摸秦钰的头,“既然你喜欢他们,你完全可以不在意他们的身份啊!抛开身份,我们都是一样的!”

秦钰皱眉,“可是,他就是王爷啊,怎么能抛开呢!?”

秦星有些无奈的看着秦钰,这种根深蒂固的想法她该怎么让他们改变?正偏着头,在想要怎么组织下语言时,瞥到花园拱形门口,明轩牵着明瑶走过来!明瑶撅着嘴巴,眼角还挂着泪珠子!秦星站起身,“瑶儿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哭了?!”

背着明轩和明瑶站的秦钰看秦星站起来,还说明瑶哭了,心里一紧,连忙转身,在看到明瑶脸上的泪,想要冲过去,刚走了一步,意识到明瑶是公主,又停下来,踌躇着不上前!

明瑶一看秦钰这个样子,嘴巴一撇,泪珠子又掉下来,仰起头对赫连明轩边哭边道,“哥哥,你看,明瑶没骗你吧,钰哥哥,钰哥哥她不喜欢明瑶了!”

秦星瞧着明瑶泪珠子似断了线,哭的小鼻子红彤彤的!迎过去,“不哭了,咱不哭了,明瑶最乖了!”

明瑶扑到秦星怀里,哇哇大哭,“嫂嫂,嫂嫂,钰哥哥他不喜欢明瑶了....嫂嫂...”一声声嫂嫂喊得秦星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小小的人儿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身子,哭的似有喘不上气的样子!抚了抚明瑶的后背,“瑶儿别哭,钰哥哥没有不喜欢你..”顿了顿,揽着明瑶的小肩膀,转身看向秦钰,“钰儿,你看,明瑶这么伤心,你不来安慰她吗?!”

明瑶睁大眼睛,期待的看着秦钰,止住眼泪,却还是因为伤心,而一抽一抽的,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让秦钰也急了,顾不了许多,走过去,隔着一步距离的时候停住,“我没有不喜欢你....没有...”

明瑶撅着嘴,可怜巴巴的道,“从昨儿个下午你就关在屋子里不出来,也不理明瑶,不和明瑶玩石子了,你不是不喜欢明瑶了是什么!?”

秦钰又急又忐忑,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踌躇了片刻,下决心般的道,“我...我只是一个农家穷小子,可...你是公主....我...怎么配和你一起玩...”他看了看秦星,说二姐一个农家女配不上赫连大哥的话他说不出口!

话一出,秦星心下一紧,眯了眯眼睛,这话一定不是秦钰自己想出来的,一定是谁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才会有这样的想法!正在想会是谁说的这话,怀里的明瑶向秦钰冲过去,在他面前站定,抓着他的手,连连摇摇头,“我不要做公主,我不是公主,钰哥哥....钰哥哥...你不要不和明瑶玩儿,没人喜欢明瑶....”越说越落寞,不再大哭,而是默默的流泪...

秦钰涨红了脸,手忙脚乱的去给明瑶擦眼泪,“瑶儿不哭了,不哭了,我和你玩,我陪你弹石子!你不哭了!”

明瑶含着泪,盯着秦钰,“钰哥哥以后再也不会不理明瑶了吧?”

秦钰看看秦星,又偏头看看赫连明轩,抿着嘴沉默了片刻,在明瑶又要哭出来之前,下决心点点头,“嗯,不会不理明瑶,我会一直陪着你!一直喜欢你!”

明瑶便破涕而笑,脸上的泪痕还未干,眼睛却笑的弯弯的,“我们打勾勾!”

秦钰点头,弯起小指,和明瑶的小指勾在一起!

秦星笑着站起来,欣慰的看着秦钰,希望他能正确的面对身份这个问题...唉,秦钰年纪小,应该还容易接受点就这么难搞,家里那些人若是知道明轩的身份,又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反应!想着不禁回身白了明轩一眼,都怪这个人...

至始至终没有说话的明轩上前,似看透了秦星的心思,“放心,交给我!我来解决...”

秦星好笑的嗔了他一眼,“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什么就教给你啊...?

明轩站到秦星身边,看着明瑶,似感叹,似呢喃,似抱怨,“除开身份,其实我们什么都没有!”

秦星转头看明轩,落寞的样子落在她眼里,让她微微心疼,伸手握住他的手,扣扣他的手心,笑着道,“真的什么都没有?!”

明轩低头看向秦星,眼里温柔缱绻,“有无价之宝...”

回到饭厅吃早膳的时候,迎上林嬷嬷担忧的眼神,秦星笑着朝她点点头,无声的安慰。

林嬷嬷便松了口气,看着拉着秦钰的手不放的明瑶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早膳后,明轩和秦星一样去了书房,前脚刚进书房,林嬷嬷后脚跟了进来,一进来便向秦星福了福身子,半蹲着,低头道,“老奴领教奴才无方,还望姑娘责罚!”

秦星心里动了动,心知这林嬷嬷倒还真是在后宫浸淫久了,一下子就找到了事情的关键!上前去扶起林嬷嬷,笑着道,“嬷嬷严重了,钰儿是小孩子脾气,过了这一阵儿就好了!”

林嬷嬷便叹口气,“唉!钰儿是个好孩子!老奴竞不知府里有这起子乱嚼舌根的奴才,着实该责罚的!”

秦星扶着林嬷嬷,“府里人多了,这什么人都会有的,算不得什么大事!诺大的府邸,您就是有心去管,也是没法让所有人都心口如一的!况且,说的也确实属实,我和钰儿,也确实是普通的农家儿女!”

林嬷嬷惶恐的低下头,“老奴是万没有这种心思的!姑娘明鉴!”

秦星便笑了,“嬷嬷严重了!我也就随意如此一说!嬷嬷不要往心里去,人若是连自己的身份都不能正视,那还怎么能期望得到别人的尊重和喜欢呢!?”

林嬷嬷抬头,感慨的道,“姑娘七窍玲珑心,怪不得四爷和公主都如此喜欢...”

秦星含着笑,“嬷嬷也要喜欢才好...”

林嬷嬷一愣,会过意来,有些激动的红了眼眶,心知这秦星是在抬举自己的身份,把自己视作长辈,压下心里的情绪,也不矫情,连连点头,“嬷嬷喜欢,喜欢!”擦了擦眼角,朝明轩福了福身子,“四爷,在钰儿耳边嚼舌根的婆子是瑶儿院子里的....”

话没完,低头看在什么的明轩摆摆手,“赶出去罢!”

林嬷嬷一愣,便点点头,“那老奴这就是去办!”她本想着打个几板子,以儆效尤便算了,没想到一向不管这些事的明轩一开口便要将其赶出去,想来,是真的把秦姑娘放在心尖尖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