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全部身家/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嬷嬷离开书房后,秦星看着无波无澜的坐在书桌后看似一本账册似的本子的明轩,半趴在书桌前,盯着他的脸,似笑非笑,“贤王殿下,您身份高贵,小女子可还真是高攀不起呐…”

最后一个“呐”字拖的长长的,带了点娇憨,又带了点狡黠!

明轩从本子上抬起眼眸,看着秦星歪头看自己,明显就是戏谑的表情,淡淡的道,“不用你攀,我就你便是…”

秦星很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撇了撇嘴,“我可不稀罕呐…”

明轩好笑的瞧她古灵精怪的样子,合上手里的账册,“我稀罕!”

秦星正要回过去,外面响起脚步声,连忙从书桌边站直身子,装模作样的站到书桌一边儿去,明轩失笑,咳了几下,秦星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更是让明轩嘴角越发上扬!他知道她心里不舒服,因为他的身份,还有她的身份,或许她并不在乎,可却给她的家人带来了困扰,所以她心里那点小情绪便出来了。

明轩看着眼前又变成那个冷静,果断,充满了智慧的秦星,仿似刚才那一瞬间的小情绪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微微皱了皱眉,走到她身边,定定的看着她,“有我在…”

秦星的心里便涌起一阵说不清的酸涩,鼻子也跟着有些酸的感觉,他懂自己…却也只是点点头,刚收拾好情绪,红衣到了门口,一脸的惊喜加兴奋!“四爷,姑娘,我的师姐们到了…”

秦星闻言,有些意外,“这么快!?”

红衣点头,“收到信后,日夜赶路,现在已经到前厅了!”

秦星连忙走出去,“走,我们去看看!”红衣满脸兴奋的通红,连连点头!

明轩跟在身后,三人转眼到了前厅!

秦星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古代的美女,一二十个,有些看不过来,只觉得每一个都好看,不是说鹰部很多年了吗,怎么还有这么年轻的姑娘们!?忍不住转头问红衣,“她们都是你师傅的徒弟?!你的师姐?!”

红衣脸红红,连连点头,“嗯,都是的!有大小跟在师傅身边的,也有后来的,还有我们去京城的路上遇上的姐姐!”

秦星笑着道,“你师傅眼光太好了,都是美女…”

本来还忐忑着的红鹰一门的众人,听这位小王妃说她们都是美女,不禁都松了口气!师傅让她们回来的时候,她们其实是有些犹豫的,可都抵不住对清州的思念,当然,也有已经不想再回来的姐妹,那都是自己的选择,她们自然不强求的!

红衣激动的对众位师姐们道,“师姐们,这位是贤王殿下,这位是秦姑娘了!就是她让我写信给师傅的…她有法子安置大家!”

众人齐齐福了福身子,“红鹰一门见过贤王殿下,见过姑娘!”

秦星摆摆手,没说话!明轩淡淡的道,“这里没那么多规矩,以后你们一切听星儿的安排!”说罢,站到了秦星背后去!

众人神色未变,心里却都有些意外,照理说贤王是这里最大的,就算这位秦姑娘以后是贤王妃,可此刻并没有入主贤王府,此刻贤王很淡然的站在秦姑娘背后,脸上毫无波澜,这是在默认秦姑娘在府里的地位吧!不禁对这位秦姑娘多了几分恭敬!

秦星微微笑了下,明轩的心思她自然是懂的,当下也不矫情,开口道,“大家一路上辛苦了!不过,红鹰掌使如何没有回来!?”

当前一位年龄稍大些的女子上前一步,“红英见过姑娘!家师身子一直不太好,如今天气又热,路途遥远,暂时便还是留在京城!有两位师姐妹照顾着!如今到清州的姐妹一共十七人!”

秦星点点头,笑着道,“听说你的舞跳的很好…”

红英有些意外,又有些激动,连忙道,“姑娘谬赞了!一定是红衣那丫头夸大其词了!”

红衣连忙上前,“我才没有夸大,红英姐姐的舞,是世人没有看到的,若是看到,绝对天下第一!”

秦星微笑看着红英,心里动了动,天下第一啊…

红英轻声斥道,“红衣,临走师傅如何交代的,你怎么可以在姑娘面前称我?!”

红衣颇有些委屈的道,“师傅的交代我可没忘呢,可是姑娘不许我说奴婢啊…。”

秦星便道,“是的,以后你们也一样,平常就好…”

红英微微皱眉,这秦姑娘年纪似小,但毕竟是四爷的人,就如此,怕是不太好吧…

秦星便扫了众人一眼,“我不喜欢规矩太多,在我这里,我们都是一样的,没有主子,也没有奴婢,愿意的话,叫我一声姑娘,不愿意的话,叫我秦星也是可以!”

红英众人纷纷低头敛眉,“谨遵姑娘吩咐!”

秦星想了想,“今天咱们都是初次见面,以后你们都要跟着我的,所以还需要好好认识一下,大家跟我到后花园吧!”众人齐齐跟着秦星往后花园去!到了后花园,秦星才想起明轩不知道哪儿去了,反正这是他的府邸,便也不在意,让众人各自坐下来!能坐的不多,秦星正要去前厅搬椅子,就见张文带着婆子搬了椅子过来,笑着对秦星道,“四爷让小的搬了椅子过来,说姑娘需要!”

秦星挑挑眉,示意她们把椅子放下!

一一坐下,秦星坐定,道,“红莹是哪位?”

一个细眉,生的十分秀气的女子便上前,“红莹见过姑娘…”

秦星摆摆手,让她坐回去,“听说你的歌唱的十分出色!”

红莹掩嘴一笑,“红衣那妮子倒是会抬举她的师姐们!”

秦星不以为意,“有特长是好事,没必要藏拙!”

红衣坐在秦星身边,呐呐道,“因为师傅一直说要师姐们不要人前显露,说会招麻烦,还会惹是非,所以…。”

秦星了然,一个女子,太高调,怕是会惹出祸端…可是有才华,还要藏着掖着,对女子太不公平了!“咱们虽然是女子,但是也可以显露自己的才华,证明我们并不比那些男人差!甚至可以更胜他们一筹!”

红衣显然听这种话已经有免疫力了,可红英红莹她们第一次听这种大胆的言论,心里是又激动,又有些紧张!

红衣好奇的看着秦星,“姑娘,我们可以比男子更胜一筹?!”

秦星点点头,从有些激动的众姑娘脸上扫过,“是啊!他们会的,我们都可以会!他们不会的,我们也会!”

红衣不解了,“可什么是他们会的,什么是他们不会的!?”

秦星便站起来,想了想道,“比如,现在男子能读书,考功名!那咱们以后也办学校,专门的女子学校!男子能做生意,咱们女子一样可以生意!男子可以练就好的身手,女子也可以啊!”扫了愈发激动的众姑娘,又道,“可我们会的,男子可不一定会!比如,刺绣,做衣服,做菜,唱歌,跳舞…。是不?”

红衣站起来,红着脸看着秦星,像看怪物似得,“姑娘,你这些话要是让师傅听到,她准晕过去…”

红英她们便都笑起来,看着红衣一脸认真的模样,无奈的笑笑,也都知道红衣说的是真的,师傅一生谨遵女德,虽然教她们琴棋书画,却一切都是以嫁人为目的说白了,就是为自己未来的相公而活…若不是没有法子,师傅又怎么会让她们众多的姐妹落入了青楼…

秦星继续道,“现在这个时代,对女子太多规矩,太多条条框框,而我们自己也把自己束缚了!我们首先要自己正视自己的才能!比如我们会唱歌,那就要放声唱出来,会跳舞就要勇敢秀出来!不仅在南璃天下闻名,更要让沧澜,西辽,上雄的人为了一睹我们的风采而不惜万里来看!而首先,我们自己要先肯定自己!”

红英和红莹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激动,更多的是一种澎湃,对秦星的话,已经认同了一大半!“姑娘,可是,我们要如何肯定自己!?”

秦星便微微一笑,“红英,你会跳舞吗?!”

红英红着脸站起来,看看身边的师姐妹,都鼓励的看着她,她激动着,点点头,“姑娘,红英会跳舞,自幼学跳舞,不说南璃,整个清州若我是第二,无人敢认第一!”

秦星率先鼓起掌来,“好!”

其他人也纷纷鼓掌,红衣更是笑着跳起来鼓掌!

红莹不用秦星点名,自己站起来,红扑扑的脸,眨眨眼睛,“姑娘,我给大家唱上一首如何!?”

秦星点头,笑着道,“那必须好!”

红莹也不扭捏,张口便唱起来,高的时候,铿锵有力,低的时候嘤嘤婉转,秦星确实有些惊艳,实在是看不出红莹长的秀秀气气的,唱歌却如此有力量…。她越发的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她一定要打造出古代的第一支娱乐公司!虽然自己不太了解现代的娱乐圈是如何运作,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只要花些心思,动点脑筋,做些噱头,再加上古代本就生活枯燥,又没有什么其他的娱乐,若是自己的这个娱乐公司弄好了,一定又是南璃独一份儿!

红莹一曲唱完,花园门口围满了闻声而来的王府下人们,纷纷探着脑袋,听的如痴如醉!

秦星见此,眼睛闪了闪,对红莹道,“若是能更自信一些,会更好!”

红莹已经很满足了,红着脸点点头!她从来没有这么大声音唱过歌,平常就是哼个小曲儿,师姐妹有时候非要她唱,她也就是小声唱上一曲,她从来不知道,大声唱歌,是这种畅快的感觉!长舒一口气,由衷的对秦星福了福身子,道“多谢姑娘。”

这声多谢包涵了太多的含义,不明说,在场的所有人却都懂!

秦星也懂,但她不需要感谢,她刚好有法子,而她们刚好有这个本事!“你们还有其他人有什么才艺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好意思站起来,这样自己说自己有什么过人的才艺,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红英便大声道,“大家大胆的说出来,就像姑娘说的,我们首先要自己正视自己!你们有什么才艺,就告诉姑娘!”

片刻,就有个高个儿的姑娘站起来,“红柳见过姑娘,属下…我,会跳舞!可是没有红英姐姐跳的好!”

跟着就又人纷纷站起来,“红裙见过姑娘,我会弹琴…”

“红琴会画画…”

“红春会下棋…”

说到最后,十七个人中剩下了四人,有些不好意思,其中一个十八九岁的站起来,也不扭捏,大大方方的一抱拳,“红鸢见过姑娘!我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琴棋书画都不咋滴!可我身手最好,她们都不是我的对手!”说到最后一句,颇有气势的扫了红英她们一眼!

红英众人便笑,“姑娘,这红鸢大小就只喜欢学武,和红衣一样,不爱学什么琴棋书画,师傅也由着她们去了!”

秦星笑,“这也是本事!红鸢,你愿意跟着我吗?!”

红鸢一愣,立即抱拳,“红鸢但凭姑娘吩咐!”她本以为自己啥也不会,姑娘估计不会留下她了,没想到居然把她留在姑娘身边了…

另外有一个身子圆圆,脸也圆圆的姑娘站起身,苦着一张脸,“姑娘,红琦琴棋书画不会,身手也没有红鸢姐姐,和红衣妹妹好,但是…我最会做菜!”

秦星眼一亮,“会做菜?!”

红琦连连点头。红衣笑嘻嘻的道,“姑娘,你瞧红琦姐姐的样子,她不仅会做菜,才会吃菜呢!”

众人哈哈笑起来,红琦也不恼,理直气壮的道,“我哪次做的菜你们不都是抢的!?”

秦星见她们这般模样,打心里羡慕,自己从小没有兄弟姐妹,更没有伙伴,独来独往一个人,到了南璃,才有了姐妹弟弟,弥补了前世的孤苦,现在,看到这些如花似玉的姑娘们,一起嬉笑,心里便生出了几分欢喜!

等笑够了,秦星才在心里默了一下,十三个有才有艺的,另外四个,便也好安排!怎么样把这十三个人推出来呢,是个难题,还有,这十三个人,得给她们取个名儿…。秦星脑子里忽然蹿过十三个穿着旗袍各样风情的女子…闭了闭眼睛,金陵十三钗,冒出来。忍不住道,“红英,从今天起,你们十三人有个共同的名字,叫做清州十三钗!”

“清州十三钗?!”红英喃喃自问…

红衣偏头看向秦星,“姑娘,有什么说法吗!”

秦星想了想,便将金陵十三钗的故事说给众人听了听!落入风尘的女子,勇敢的与敌人周旋,最后为了救女学生,英勇就义,稍微改动下,就是一个让人心惊又豪情澎湃的故事!故事的结局让秦星改了,十三钗不仅成功救下了那些女学生,还顽强的生活下来了!

故事听完,红衣她们都红着眼眶,激动不已!

秦星觉得自己这一上午都去给她们洗脑去了…可此刻看到她们一扫刚到时的疲倦和颓废,她觉得她洗脑成功了!

午膳她们都是一起在后花园用的,秦星按照她们的性格,特长,一一想着要如何给她们量身打造!一下午的时间,又耗在园子里,秦星给她们每个人都造了名册,如沿溪村的众人一样!

想到沿溪村,秦星打算将她们先带到沿溪村安置下来,那里空宅子多,也好方便统一安排,想着自己打造娱乐公司的计划,她觉得有必要找明轩商量一下!

便让红衣去找了婆子,让红英她们都洗漱一下!自己去找明轩!府里找遍了也没找着人,不仅明轩没找到,明瑶和秦钰也不知道哪儿去了!找到林嬷嬷才知道明轩带着两个小的出去骑马去了!

秦星眼神闪了闪,秦钰的小马驹买了还没学呢,自己居然给忘了…

明轩领着小脸红扑扑的明瑶和一脸兴奋的秦钰回府的时候,日头已偏西!秦星看秦钰不禁和明瑶有说有笑,又恢复了之前在明轩面前跳来跳去的样子,不禁心下疑惑,不解的朝明轩看去!

明轩挑了挑眉,得意的扬了下下巴!

秦星好笑的看着三个人一同过来,秦钰看见秦星,飞奔过去,“二姐,我会骑马啦!”

秦星摸摸他满头的汗,笑着道,“那回去的时候你就可以自己骑回去了!”

明瑶跑过来,仰着小脸看秦星,“嫂嫂,你们要回去吗?!”

秦星想了想,看了眼明轩,蹲下身子,“是啊,好多事情呢!”

明瑶撇下嘴角,“不可以不回去吗!?”

秦星摸摸她的脸,“过些日子,嫂嫂又来看你…”下意识的嫂嫂脱口而出,她自己没察觉,明轩却是双眼亮了亮!

明瑶撅着嘴,“过些日子是多久呢…明瑶会想嫂嫂和钰哥哥的…”

秦钰皱着眉,似有些不忍心,抿了抿唇,眼巴巴的看着秦星。

秦星想了想,“等清水的事情办完了,嫂嫂就来清州接你去清水住,好吗!?”现在清水还一团糟,酒楼要开业,成衣店也要加紧赶工!现在又多了十三钗,还有她要买下的那些铺子,都要抓紧做…

明瑶懂事的点点头,“嗯,明瑶听嫂嫂的…”眼里却是闪着泪光…

秦星有些心疼的抱住明瑶,叹口气,这孩子从小没了娘,有爹等于没有,虽然有哥哥和嬷嬷疼爱,但一个成日的冷着脸,一个年纪又大了,她的孤单寂寞他们怎么会懂!而她这个年纪正是需要伴儿的时候!心下不忍,看着明轩,商量道,“不如,我把她带回清水去住些日子!?”

明瑶便和秦钰同时眼巴巴的看着明轩,明轩看了看同样期待的两张脸,还有秦星看自己的神色,点点头,“瑶儿,去找嬷嬷,收拾收拾,去别院住些日子!”

明瑶便兴奋的跳起来,拉着秦钰就跑,“我们去找嬷嬷…”

秦星笑眼看着两个离去的背影,明轩走到她跟前,柔声道,“我也很舍不得你…把我也带回清水去吧…”

秦星闪着眼睛,偏头看眉眼都带着柔的明轩,笑着叹口气,“真想不出来明辉他们嘴里的那个整日冷着脸的赫连明轩是什么模样!”

明轩不置可否,挑眉,勾了勾唇,“红鹰掌使门下的女弟子们都调教好了!?”

秦星学他一样挑眉,得意的道,“不需要任何调教,每个人心里都有另一面,只要激发出她们的另一面,她们就会变成另一个人!”顿了顿,又道,“我有很多事儿和你商量…”

两人回到书房,秦星把她成立快递公司,娱乐公司的想法一说,连一向淡定的明轩也忍不住闪了闪眼睛,“星儿,你这脑子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新奇又奇怪的想法?!”

秦星眨了眨眼睛,“这些计划,你都赞成?!”

“只要是你想做的,我都支持!”明轩将书桌下的一个盒子拿出来,推到秦星面前。

秦星不解的将盒子打开,里面放着满满一箱子银票,还有一把钥匙!眨着眼看向明轩,“这是?!”

明轩定定的看着秦星,“这是我所有的身家,这把钥匙是贤王府的库房钥匙,那里面有些字画,赏赐,若是这些不够,那些你随意处置…另外清州和清水醉鱼轩那里应该还有个几千两…”说着又拿出另一个小些的盒子,“这里面是一些房契地契,是我让林二买下的清州青山的合适的铺子,你看看是否能用的上!”

饶是秦星似钱财如粪土,此刻也是双眼冒起了亮光,这满满一盒子一百两一张的银票加起来,最少也有十万两吧…手里去拉过另一个小盒子,一眼就看到了那张清水的地契,不是别处,正是她最开始和他说想要建个庄子的地方!不敢置信的看着明轩,“就这么交给我?”全部身家啊…

明轩非常淡然的点点头,“我连同我自己,一起交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