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老宅内讧/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如此直白的话语,秦星的心里不感动不起伏,是不可能的,再多的情绪,却也是化成一个字,“好!”

明轩随意的叫了声,“林七!”

音落,林七现身,秦星心下动了动,她能察觉到有人在附近,却没有看清林七出来的方向,暗暗咋舌,果然是高手!

林七朝秦星抱了抱拳,“属下见过姑娘!”

秦星摆摆手,不答话!

明轩便朝林七道,“将其他在府里的人叫过来!”

林七领命而去!

“星儿,我身边的几个人,你也该认识认识。”

秦星想起之前到府前吃了闭门羹的事儿,眨眨眼,“是应该认识认识,不然下次又不让我进来…”

明轩眉眼带着笑,“那日晚,林三主动要求去沿溪村了!”

秦星微愣,“啊,为什么?!”

明轩笑着道,“他们认为去那里是挨罚,所以他自请去挨罚去了!”

秦星哑然,“挨罚?没搞错吧,我可跟你说,我那套计划若是能全部弄下来,他的身手绝对比现在高一个档次!”

明轩点点头,“我回来之后有认真研究过,确实是拉升体能的非常有效又快速的计划!”盯着秦星的脸,“星儿,我有时候在想,我上辈子到底是做了多少善事,此生才受了上天这么大的眷顾遇上你!”

秦星叹口气,“我又何尝不是呢!?”从现代莫名其妙穿到这个南璃来,不就是来遇着他的么!?

两两相望片刻,各自压下情绪,回到正题上!“目前府里就是林二,林四,林七,”明轩顿了顿又道,“林六和林八去追查藏宝的下落,林九林十在清水!清州的事宜林二在负责,林四跟陈开富!林七负责安全!”

秦星点点头,“我把红鸢留在我身边了,林十还是回来吧,他一个大男人,留在我身边,心里总是不舒服的!”

“人员的安排,你看着办!林一以后负责鹰部训练,张恒负责所有人员安排及店铺事宜!”

秦星想了想,“我想把沿溪村的人都集中到一起,统一安排!那里不是马上要建个家具厂吗?!”

“昨日已经开始动工了!”明轩插嘴!

秦星惊喜,“这么快!?”

明轩点头,“张恒是个人才!”

秦星也赞同,“执行力很强,生意这一方面交他没问题!既然家具厂在建,那干活儿的人自然要吃饭,我想让红琦去负责弄个食堂!所有人都在食堂吃饭!还有,我想他们有家眷的,也是可以带到沿溪村去,有单身的,也一样可以找媳妇儿,平日里,就像普通的村民一样,若是有特殊情况,便是鹰部!你觉得呢!?”

明轩沉吟了片刻,“我觉得可以!越是平常,越不会引起注意!让铁鹰去青山县自荐做那沿溪村的村长!”

秦星便笑,“你其实早就想到了吧!”

明轩笑着摇头,“没有你想的周全!”

“清水陈仁善现在怎样?还是关在大牢?”秦星想着这已是第二日了!

“明辉盯着在,就关着吧,反正也确实是撞到他手里了!”

“想不到他对玉芊还挺上心!”秦星头一点一点,觉得其实也不错!不过,一个王爷,一个邻国的公主,虽然身份倒是相配,但皇室的婚姻向来是由不得他们自己的!忽然就想起了自己和明轩!就算他现在远离京城,但他的婚事应该也是由皇帝说了算吧…。若是那位皇帝真的不同意,自己要如何?!眼神闪了下。

明轩听着秦星说话间耷拉下脑袋,脸上一闪而过复杂神色没逃过他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她,认真而郑重的道,“星儿,我会用尽一切争取!若遇到阻碍,也请你给我时间,一定要相信我!”

秦星眨眨眼,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而深情,毫不犹豫的点点头,矫情了一把,“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明轩神色一震,半晌不说话,就那么定定的看着秦星!直到脚步声响起,收敛了心里的柔情,看向书房外!

林七,林四,林二同时进来!林四第一次见着传说中的小王妃,激动中带着沉稳,抱拳行礼,“属下林四见过王…。”反应过来,连忙又道,“见过姑娘!”

明轩不说话,秦星便道,“不必客气…”

没有什么多余的话,相互介绍后,说起了青山大营和战马的事儿,一致商议顺藤摸瓜,寻到最底处后,一颗蛀虫都不放过,连泥带出来!

清州府表面没什么动静,清水镇陈仁善被抓进大牢的事儿却在升温!

有人欢喜,就有人愁!

幸福成衣店的后院里,秦柳氏和大伙儿正在用晚饭,聊起陈仁善被关进大牢的事儿。

程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程媛媛和李小琴也没什么感觉,虎子媳妇儿和长青媳妇儿更是不清楚这陈仁善是个啥人,只知道是秦夏嫁的那户人家!

可秦柳氏是知道的,这心里是欢喜的紧,若是以前,可能还会为秦夏惋惜,可现在她只觉得心里痛快!秦月和玉芊自是不用说,这欢喜劲儿,就只差放鞭炮了!还有两个也恨不得放鞭炮的就是白老爹和白婶子了,这两日脸上的笑就没消失过,真是恨不得上陈府去耀武扬威一番!

秦月私下问了玉芊几次,问那日晚上急吼吼的去把她救回来的是何人,玉芊就是笑,却不说话!无论秦月如何的威逼利诱就是不肯说!只是在听秦月说那日他听说自己被绑了后的着急样儿心里动了动!却又想到从那日晚上走了后已有两日没见到人了,不禁撇了撇嘴,王爷果然就是不一样,忙的很咧…正走神儿想着有的没的,林十领进来一个人,玉芊转身一看,不是赫连明辉又是谁!看到他那满身脏兮兮的样子,吓了一跳,匆忙站起来,也不顾秦柳氏程琴她们惊讶的眼光,抓住明辉就道,“你这是怎么了?”

明辉看见满院子的人,也吓了一跳,他还以为只有秦月和玉芊,乍一见到这么多人,还以为走错了!这会儿见到玉芊抓着自己紧张的样子,笑着摆摆手,“没啥…”话落,肚子咕噜一声,玉芊一愣,随即笑起来,“你还没吃!?”

明辉有些难为情的点点,他已经一日一夜没吃了,这会儿是来找玉芊一起去醉鱼轩吃鱼的,他觉着一个人吃不得劲儿!

秦柳氏已经站起来,看着这个就算满身脏兮兮也不掩贵气的少年,笑着道,“公子不嫌弃的话,就在这里随便先吃上一点吧。”

明辉笑嘻嘻的上前,抱了抱拳,“您就是我四嫂的娘吧?!”

秦柳氏一愣,玉芊忙过去挽起秦柳氏的胳膊,“娘,他是赫连明辉,赫连明轩的弟弟!”

秦柳氏这一听是赫连明轩的弟弟,连忙招呼白婶子去再炒几个菜,“原来是明轩的弟弟啊,就说有些像。”

明辉哈哈一笑,“婶子,我比我四哥可潇洒多了…”

秦柳氏觉着这少年挺和气,少了几分拘束,招呼明辉坐!

明辉也不客气,一屁股就坐到玉芊适才坐的位置上!

程琴几个瞧着有客人,几口吃了剩下的饭,回到工作间去干活儿!

秦月跟着秦柳氏去厨房帮着白婶子做菜,玉芊看着明辉,“你看,你一来,把她们都吓跑了!”

明辉左右看了看,上下扫了玉芊一眼,嘀咕一句,“只要你不跑就行…”玉芊没听清,皱眉追问,“你说啥呢!?”

“我是问你胳膊好了没!?”

“胳膊啊,好多了,擦了药,没多大事儿!”玉芊摆摆手,浑不在意!以前在宫里为了抢吃的,和小宫女们打架的时候多了去了!

“以后注意着些!”明辉叮嘱了一句,觉得有些不自在!那日从这里回去后,他想了一晚上,当他弄清楚自己确实是喜欢上玉芊了后,天已经亮了!胡乱倒下,一觉便睡到了下午,等昏昏沉沉醒来,张谦找上了门!和他说起了关于秋季征兵的事儿,说到了秦家秦震提到的兵役和银子的事儿!

明辉毕竟也是南璃正儿八经的皇子,一听这事儿就是严重的事儿!当下便找到林九,沿着各镇各村去调查了往年征兵的情况,虽然大部分讳莫如深,但总是有些瞧不过去的,说上一句两句的,明辉心里便有了底!快马加鞭赶回来,让林十给青州四哥传信!再过两个月,九月就开始征兵了,这事儿耽误不得!

厨房里,秦月犹豫了半晌,还是对秦柳氏说了那日晚上的事儿,秦柳氏惊得手里的菜刀差点掉下来,“你说这陈仁善是因为这事儿被关进去的?!”

秦月点点头,“应该是,好似就是这个赫连明辉抓进去的…”

秦柳氏愣了半晌,才道,“月儿,玉芊是真心把你当大姐,以后咱们要加倍的对她好!”

秦月想起那日的事儿,眼眶有些红,“嗯,娘,她和星儿一样,就是我的亲妹妹!”

秦柳氏便点点头,拍了拍秦月的肩膀,“你也吓着了吧?!”

秦月便忍不住落下泪,“娘,我是不是特别没用啊…”

秦柳氏拥住秦月,拍怕她的后背,“任谁都会害怕的,没事儿了,没事儿了!星儿说的没错,咱们啊,都不能松懈,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你得好好练着!”

“大姑娘,别说你,就说婶子我,也会吓到,玉芊姑娘现在好好儿的,你也别多想了!这陈仁善下了大牢,再也没法子做坏事了!”白婶子在灶上忙着,安慰着秦月!

秦月哭了下,心里好多了,这两日秦星不在家,秦怜也没在家,她又不好和媛媛和小琴说,心里也憋得慌!止住泪,“其实那日若是我不是又看到陈府的那个家丁,我也不会那么怕…”

秦柳氏点点头,“娘明白!从今儿起,娘不回去了,就和你们在镇上住,反正家里也就几只小鸡,明儿让白老爹给带到镇上来!”

秦月点点头,擦干眼泪!

秦柳氏手里继续切菜,切了两刀又停下,“月儿,你是说,这陈仁善是明轩的弟弟送进大牢去的!?”

秦月点点头,“嗯,玉芊说的!娘,你可不知道,那日我去醉鱼轩找辛掌柜帮忙,恰好遇到这个赫连明辉也在哪儿,那个着急忙慌的劲儿…啧啧…像要去杀人似的!”

秦柳氏轻拍了秦月一巴掌,“啥杀人,别乱说!”顿了会,又道,“这小伙子倒是不错,若是玉芊也有这个意思,倒是挺不错…”

“我瞧着玉芊也挺上心的,但看她那大大咧咧的劲儿,和以前星儿一样,估计也不太清楚自己的心思!”秦月皱着眉头,“也不知道星儿那丫头是怎么就开了窍的!”

秦柳氏笑着摇摇头,别有深意的看了秦月一眼道,“唉,女大不中留哦…”

秦月脸一红,想到自己和程树,不搭理秦柳氏,转身去灶间帮忙!

幸福成衣店一片祥和,清水村的秦家老宅此刻一片愁云惨雾,秦刘氏在堂屋里不停地走来走去,秦发业老实巴交的脸上一片愁态,看着不停晃来晃去的秦刘氏,张了张嘴,又闭上!秦飞和秦冬坐在角落,秦飞脸上有着他这个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本来圆圆的脸,最近慢慢变得消瘦,反而有了几分棱角,经历这些事情,他对家里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秦夏出嫁前他做过努力,可没人听他的!他觉得自己很没用,奶奶,大娘和娘欺负三婶儿一家的时候他帮不上,大姐嫁给那样一个坏人,他也拦不住…皱了皱眉头,将自己缩成一团。

秦冬见秦飞这个样子,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秦飞低着头,不作声!

秦胡氏一脸郁色,秦兴业更是一言不发,秦震苦着脸,看着秦罗氏,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点十七的男子汉的样子都没有,“奶奶,我不去服兵役…我去了谁来伺候您啊…”

这话说得秦连枝是一阵儿翻白眼,但这个大侄子她未出嫁前也是真心疼爱的,撇了撇嘴!她现在才是气恼的很,自家相公为了那陈仁善搞得现在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而原先答应给自家的生意也迟迟没动静,正想着这两日去镇上找找秦夏,却听大嫂回来说陈仁善给关进大牢了…她一听差点晕过去…见秦刘氏像只没头的苍蝇晃的她头更晕,“二嫂,你能不能不要晃来晃去了!”

秦刘氏此刻正是心急如焚,秦夏到底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再怎么为了利益把她嫁到陈家,也不能否认她这个娘此刻还是真心着急的!陈夫人的厉害秦夏虽然没给她说过,但不用她说,换了是自己,相公坐一个妾又一个妾,也不会给这个妾们好日子过!更何况还是个有姿色又受宠的妾…。她不敢想象,她的秦夏这会儿在受什么罪…。那日在镇上秦夏和秦星那丫头闹了之后,她回家的路上就一直提着心,眼皮跳的厉害…。此刻被秦连枝这么一说,秦刘氏停下走动的脚步,定定的看向秦连枝,“都是你做的好事!我好好的夏儿,就要这么被毁了…”

秦连枝可不依了,“当初可是你们上赶着要嫁的,哦!那会儿聘礼送来的时候,你那欢喜的劲儿谁都比不上!这会儿却来怪我,要脸不要!?”

秦刘氏从昨日半夜听秦胡氏回来说陈仁善关进大牢了这心里就一直掉着,憋着,没法子发泄,秦连枝噼里啪啦一通说,虽然是实话,可听在秦刘氏耳里,简直就是在打她的耳刮子,“若不是你把那陈仁善吹的天花乱坠,我们如何会上当!”

秦连枝站起来,叉起腰,“我怎么吹了,我说的可都是实话,我可没隐瞒你们!”

秦刘氏狠狠的道,“你当时咋说来着?就一房小妾,那是一房?!你说说看?你不是隐瞒是什么!?”

秦连枝理直气壮,“后来秦震不是都说了吗?你们不都知道了吗?是你们自己收了聘礼又不愿意退的…”

秦胡氏见她们吵的厉害,虽然不想劝,可受不住秦罗氏瞟过来的眼神,底气不那么足的说了一句,“你们俩先别吵了,等爹打听好情况回来,再商量!”秦罗氏暗暗徘腹老婆子,秦夏的出嫁也有她的一手促成,她这会儿不想出头,却让自己出头,打得主意可真是好…说不准这火就烧到自己身上来了!

果然,秦刘氏和秦连枝一听秦胡氏开口,同时恶狠狠的看向秦胡氏,“你闭嘴!”

秦胡氏那也是个爆脾气啊,这还得了,两个人吵变成三个人吵!

秦连枝骂秦胡氏隔岸观火,好吃懒做!

秦胡氏回击秦连枝出嫁的姑娘赖在娘家不走!

秦刘氏骂秦胡氏爱占便宜,不厚道!

秦胡氏便说秦刘氏卖女…

看着一屋子吵得不可开交,老实巴交的秦发业说不出来话,求助的看大哥,秦兴业,秦兴业袖子一甩,出了堂屋!

秦震一脸茫然,秦放不以为然,秦冬和秦飞对这种情况更多的是无能为力!

秦罗氏眼见着两个儿媳妇和闺女要打起来,实在是没办法,大喊一声,“都给我住嘴!”

三个人却是两个停顿都没有…照样吵得不可开交!

秦罗氏又惊又怒,家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话不管用了的!?她仔细回想着近年的日子,忽然意识到,这个家里似乎一直就只有秦柳氏是听她的话的,另外两个媳妇儿,就算是表面听到她的,也是阳奉阴违,当着一套,背着一套!她越想越惊,越想越怒…心里一口气掉着上来也下不去,眼前慢慢模糊,听着这屋子里三个女人的谩骂,这其中还夹杂着对自己的怒骂,有秦胡氏的,也有秦刘氏的,居然连秦连枝也指责她不拿银子给江成义找更好的医生…急怒之下,秦罗氏又晕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