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自作自受/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罗氏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晚,她发现自己动不了了!眼睛也看的不太清楚,隐隐约约有人影在眼前晃,她动了动嘴,想说话,却惊骇的发现自己话也说不出口了!她又惊又急,啊啊个不停!

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响起,“妈,胡大夫说你中风了,你就不要啊了,你说不了话了!好好躺着!”

秦罗氏耳朵没问题,这是大媳妇儿秦胡氏!中风了,不能说话了,还要好好躺着,秦罗氏努力的睁大眼睛,可还是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堂屋里,秦老爷子拘娄着背,坐在椅子上,沉重的道,“我去镇上打听过了,陈仁善是犯到京里来的王爷手里了,要出来,怕是难了!我去镇衙门口转悠了半晌,陈家人都见不了他!”

“王…王爷!?”秦刘氏有些怀疑是自己那日和秦夏在潇湘绣坊门口遇到的那个贵气公子!

秦老爷子点点头。“说是京里来的!都不知道是啥事儿,但是下了死命令,若是敢放出来,镇衙门丁大人一起关进去!”

秦刘氏一屁股跌坐到椅子上,又急急的道,“那夏儿呢?您去陈府了吗?”

秦老爷子皱着眉头,满脸郁色,“咋没去,不仅没让进门,还差点被打一顿!”

秦刘氏一听,这个结果她猜着了,她一个妇道人家去打听陈仁善的事儿不像话,秦发业老实巴交的指望不上,秦胡氏秦兴业两口子更是不会去,秦老子能去,她到底还是有几分感激的,可这带回来的消息让她心凉了半截…

秦老爷子顿了顿,“我绕到陈府后门,碰见一个出来办事儿的下人,递了几个铜板,打听到夏儿她,她被陈家夫人关进柴房了!还说她得罪了王爷…”

秦刘氏一听秦夏被关进了柴房,唰的一声站起来,她现在确定,那日在绣坊门口帮着秦星的那个贵公子就是那个所谓的王爷!相通了这其中的关键,她又跌坐回椅子上!喃喃道,“秦星…一定是秦星,我去找她,我去…”

秦老爷子听到秦刘氏在说秦星什么,皱眉道,“咋又扯上星丫头了?”现在他是一点也不想和秦星那丫头扯上啥事儿!

秦刘氏不好和他们说潇湘坊门口的事儿,只是反复的道,“一定和秦星有关,一定…”

秦发业愁着脸,轻声道,“他娘,星儿一个小丫头,如何能和这事儿扯上关系…”

秦刘氏回头剜了秦发业一眼,“你知道啥!我说是她,就一定是她!”

秦飞忍不住,站起来,大声道,“你们什么事都喜欢怪到别人头上,是星姐让秦夏嫁的吗?!是三婶家收了聘礼吗!?王爷能听星姐的吗!?”说罢,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堂屋!秦冬赶紧追出去!

秦刘氏毫不为所动,她已经认定,这事儿就是和秦星有关!或许也是她下意识的想找一个突破口,她现在越来越觉得秦星那丫头不简单,她听村里人说了,秦星做了很大的事,不再是以前那个农家丫头了,她潜意识里觉得把这事儿怪到秦星头上,她便可以去找秦星,不管怎样,总是有个突破的法子!

秦连枝坐在一边默不作声,她心里清楚,秦夏是指望不上了!可其他人都认为秦刘氏是随意攀咬的话她是听进心里去了,若是秦星真的是认识哪个王爷,那可简直比陈仁善高了太多等级了,她有意无意的看了眼秦刘氏,从她的表情里越发的肯定她说的不是空穴来风!定了定神,出了堂屋,她得好好想想,怎么才能搭上这条线!

幸福成衣店的门口,秦柳氏叮嘱白老爹一定把小鸡都带到镇上来,这才放心的返回屋里,关好门!明辉还在后院狼吞虎咽,看秦柳氏过来,嚷嚷着,“婶儿,这些菜真好吃!”

秦柳氏笑着道,“都是些寻常菜,你吃的惯才好!”

明辉边吞饭,边道,“吃的惯吃的惯!”

秦柳氏这才坐到一边,认真的道,“婶子多谢你救了我家玉芊,婶子也没啥可报答的,只能说声谢谢!”

坐在一边儿给明辉夹菜的玉芊一听,放下筷子,“娘,你知道了?!”

秦柳氏点点头,“月儿给我说了!芊儿,谢谢你!”

玉芊坐到秦柳氏身边,挽起她的胳膊,“娘,你偏心…我从来都没听你对秦月和秦星她们说过谢谢…”

秦柳氏摸摸靠在自己肩膀的玉芊的脸,“你们都是我的宝贝,你们任何一个有事,娘都会活不下去的!”

玉芊鼻子酸酸的,眼眶有些红,但还是咧开嘴笑起来,“娘就放心吧,我是谁啊,我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玉芊啊!”

秦柳氏便叹口气,“我如何能放心…星丫头这一出去就是几日,这次还跟着一个秦钰!”

明辉看着秦柳氏和玉芊之间的温情,眨了眨眼睛,他已经记不得自己上次和自己的母妃挨得这么近是什么时候了!“婶儿,您尽管放心,秦姑娘在清州好着呢,有四哥在,您就安心吧!”

秦柳氏笑着道,“明轩那孩子,我是放心的!”

明辉呵呵笑着,时而搭几句话,说的秦柳氏和玉芊一阵笑。

清州府贤王府。

秦钰坐在秦星对面,一脸的不平,“二姐,你说那个姐姐就是白桃?!是我们费了老大劲儿从陈不善手里救出来的白桃?!”

秦星慢悠悠的端着茶杯,点点头,“是啊!”

秦钰看秦星似不在意的样子,忍不住急道,“二姐,你就不生气吗?!”

秦星摇摇头,“生什么气?!”

秦钰站起来,红着脸道,“那个白桃,她,她,她想留在姐夫身边呢!不就是…不就是想要嫁给姐夫吗?!”

秦星哑然,“谁给你说的这些有的没的啊?!”

秦钰耳红脸赤的,梗着脖子,“没人跟我说…”

秦星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在撒谎,心里转了转,一定是红衣和他聊起来,顺嘴一说,结果他却听进心里去了!“小样儿!说罢,你红衣姐姐说啥了?!”

秦钰撇着嘴,“红衣姐姐说…”话落,意识到说漏嘴了,赶紧捂住嘴巴,眼睛睁的大大的!

这副样子落到秦星眼里,让她心里软软的,忍不住道,“我都知道了,是你红衣姐姐和你说的,她说啥了?说来我听听!”

秦钰便豁出去了,“红衣姐姐说,男人,尤其是有钱有权的男人,都会娶很多的女人。像姐夫这么好看又有权势的男人,更是有很多的女人巴着赶着想嫁!所以,所以让我跟你说,要把姐夫盯紧了!”

一个六岁的孩子,说出这样的话来显得有些滑稽,让秦星皱了皱眉,“你赫连大哥不是这种人!”

秦钰头一扬,“可那个白桃这样就是不对!当初不应该救她!”

秦星手一摊,“是谁哭着喊着要救的?”

秦钰泄了气,往凳子上一坐,气愤的道,“那谁知道她会是这种人!?”

秦星摇摇头,“哪种人!?”

秦钰仰起脸,神色复杂,想了半天也说不出来是哪种人!“反正,反正就是不好!”

秦星正色道,“咱们不能以自己的喜恶来判断这个人好或者不好!不能因为你二姐我喜欢你赫连大哥,就不让别人想嫁给他了呀!我喜欢他,也有别人喜欢他,才说明他是真的好啊!说明你二姐我眼光不错!可能在那别人眼里还觉得我不好呢!”

秦钰觉着有道理,但又觉得不应该是这样,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就只剩下一句,“反正当初就不该救!”

秦星心里动了动,看着秦钰道,“钰儿,你现在觉得不该救她,可当初你为什么要救她?!”

秦钰脱口而出,“当初没想到她会是这样啊!”

秦星点点头,“我们在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好好想想能不能承担做了这件事以后所带来的麻烦或者后果!若是能,你再去做,若是不能,那我建议还是要好好想一想!”

秦钰似懂非懂,“可当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哪里还会去想那么多呢?!”

秦星觉得也对,善良的本性不能丢掉,但是人心的险恶,怕是他不能承担的!狠了狠心,“那若是这个白桃非要嫁给你赫连大哥呢!?”

秦钰红着脸,“她怎么能这样!?”

秦星定定的看着秦钰,“那她就是这样,她就是一门心思,费尽法子要嫁给他!你赫连大哥又没办法摆脱她,你说咋办!?”

秦钰听二姐这么说,急得都要哭起来了,哭丧着脸,“二姐,我以后再也不鲁莽的去救什么人了!”

秦星点点头,“你再想想,咱们来的时候,在路上不是救了一个晕倒的人吗?!若是他以后恩将仇报,咱们又当如何!?”

秦钰这会儿已经明白二姐的话了,郑重的道,“二姐,为什么人会这么复杂呢?!”

秦星看着秦钰笑了笑,“钰儿,你记住,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有另一面,要用心去分辨,要客观,也不能随意去揣测!善良是对的,但不可以盲目善良!你现在还小,没法分辨!当你长大了,你会经历更多的事情,到那时,你就会明白,很多人,都不像表面那样!就比如,那日我们在河边救的那个人,你看他受了伤需要救助,可你想没想,若他是个大恶人,他伤好了,会不会继续作恶?!当然,也有可能他是个大好人,那我们那日做的,就是功德无量了!”

秦钰认真的点点头,“二姐,以后,我再也不乱救人了…”

秦星摇头,“钰儿,二姐跟你说这些,不是要你以后都见死不救,见到困难不帮忙,只是,你一定要能承受你救人之后带来的后果!比如,那个白桃,我们救了,但现在她非常想嫁给你赫连大哥,可是,我和你赫连大哥两个人很好,她若是执意如此,那我肯定是有法子治她的!所以,我不在乎!最初救了古力,你还记得吗?你看,现在你多了个哥哥,不是吗?!所以,该救还是得救,不然那都成冷血了!”

秦钰很认真想了想,“二姐,我懂了…”

秦星看他认真的模样,倾过身子,摸摸他的头,“钰儿很善良!”

秦钰不好意思的笑,“二姐也很善良!”

秦星一愣,随即勾了勾唇,她什么时候也是个善良的人了?!想到另一件事儿,好奇的问道,“你赫连大哥今天带你出去骑马和你说什么了!?”

秦钰笑着晃着脑袋,一副贼兮兮的模样,看样子是不打算说的!

秦星也不在意,只是端着茶杯,状似漫不经心的道,“清水传来了个大好消息…看来你也是不想知道的…”

秦钰一听清水镇的好消息,眼睛一亮,窜到秦星身边,抓起她的胳膊晃,“二姐,什么好消息啊。”

秦星慢悠悠的品茶,偏头瞥了一眼秦钰,看他满脸好奇的模样,“交换!”

秦钰抿唇,剁了剁脚,想着反正也没啥不能说的,便道,“赫连大哥说,身份这个东西,在乎它才存在,若是不在乎,它就什么都不是!他说他现在只是个闲散王爷,算不得什么身份,明瑶就更是一样了!他还说,若是我以后做了状元,那身份比他还大了。还说状元可是皇上面前的红人…。”秦钰小声的,不好意思的又道,“二姐,我是不是做的很过分啊…”

秦星笑了笑,“你一开始有些不自在也是有的,只要我们不自降身份,就不会拘束了!”

秦钰重重的点头,“嗯,赫连大哥说的对,我们都是爹娘生的,只不过他的爹在皇宫里,我的爹在清水村而已!若是我的爹也在皇宫,那我也是王爷咧!”说罢又轻声道,“二姐,娘和姐姐们那里暂时不说吧,我担心她们也会和我一样…赫连大哥说,他自己去说…”

秦星点点头,“那就让他自己说吧!”说完便把陈不善下了大牢的事儿说给秦钰听,秦钰一听,恨不得飞起来!得知是赫连大哥的弟弟把他给弄进大牢的,一下子就对这个未曾谋面的大哥好感暴增!临回自己房间去睡觉的时候,还念叨着一定要见见另一个赫连大哥!

秦星笑着摇头,想着这一摊子的事儿,揉了揉太阳穴,上床睡觉!

翌日一早,收拾好的林嬷嬷带着明瑶一起启程去清水,瞧着秦钰自己骑马,也非得要骑马,秦星便把她放到自己的马背上,这才笑眯眯的不闹腾了!

从京城来的红英她们本就是分了两辆马车来的,这会儿照样两辆马车一装,齐齐往清水而去。

明轩站在大门口,直到瞧不见背影,才返回府里,林二忍不住道,“四爷为何不一起去!?”

明轩脚步不停,往书房去,“兵役的事拖不得,战马的事儿也得尽快!”顿了顿,“六叔还没来信!?”

林二点点头,“还没有…”

清水镇陈府在经历最开始的慌张之后,都慢慢回复原状。除了陈常氏心绪难平外,其他人都已经淡然下来!

清州府那边回的话是让暂时不管,但陈常氏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那日晚上孝王的暴怒她都看在眼里,怕是没这么容易善了!可她一个妇道人家又没有任何法子!她实在是想不通,那个农家女是如何勾搭上一个王爷的…她有些头疼的闭了闭眼睛!

这时让陈常氏最懊恼的就是这些年自己一个孩子都没有…找了不少大夫,药也吃了无数,可始终是没动静…她自己一直没孩子,所以使了些手段,让这府里的其他女人也都没有孩子…这会儿她有些后悔了,她有些后悔,若是府里有个孩子,就算陈仁善有个什么事儿,也算是后继有人…想到这里,陈常氏呸呸两声,连连道,“坏的不灵好的灵…”

小红进来,陈常氏忙道,“打听出来了吗?”

小红快步走到她面前道,“这个玉芊是秦星的娘收的干闺女,和那日到我们府来的孝王是如何认识的没有打听出来…。但,这个秦星,是咱们府里秦夏的堂妹…我让人去清水村去打听了下,说她们一直不对付…”

陈常氏一拳头捶在桌上,杯子都被震动,“好个秦夏,借我的手却报私仇!果然好手段…”

小红跟着道,“那秦星不过是个农家女,咱们老爷如何会宝贝她的什么帕子…想来是那秦夏故意框我们的…”

陈常氏眼里闪着阴狠的光,“秦夏,你个小贱人,敢耍我…”

小红瞧陈常氏这个表情,心知夫人要整治秦夏了,问道,“夫人,秦夏…”

陈常氏撇了小红一眼,“她喜欢勾搭男人,去找几个人,好好让她勾搭…”说完又狠狠瞪了小红一眼,“找几个办事儿靠谱的。”

小红身子一紧,赶紧道,“是…”说罢转身出去!

陈常氏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心里恨恨的,一团浊气没法儿发泄!

没过片刻,小红又匆匆进来,陈常氏睁开眼,“怎么回事?!”

小红满脸焦急,“夫人,秦夏那小蹄子,怀孕了!”

陈常氏一惊,坐直身子,“当真?!她进门才月余,这就是怀上了?!”陈仁善进秦夏屋子的那日她压根就不知道,就没有让她喝避子药,后来给她换了院子,又弄了护院防着自己,便一直没下的手,没想到这会儿居然怀上了!?

小红连连点头,“老太爷带的大夫到柴房里给探的脉,这会儿…。已经亲自送回翠柳园去了…”小红说的有些迟疑,她看着陈常氏越来越阴沉的脸,身子哆嗦了一下!稳了稳心神,又道,“夫人,要我说,她怀了就怀了罢,崩管她怀的是个啥,反正您才是正室夫人,您才是娘亲,她再怎样,也只是个姨娘!”

陈常氏是想要个孩子不错,哪怕是妾室的,但她还真不想让秦夏生这个孩子,她觉得,秦夏对她是个威胁…

秦夏这会儿躺在翠柳园的躺椅上,刚喝了两盅燕窝,湖边的微风轻拂,她心情好极了,没想到在柴房关了几日出来,府里除了她,就只有陈常氏了!她闭着眼镜,有些昏昏欲睡。听到轻轻的脚步声,掀开眼皮,看向来人,是陈常氏身边的小红!她微微皱了皱眉,身子都没动弹一下,“有事?”

若是换了从前,小红是绝不会给她好脸色的,可这会儿这女人肚子可是陈家未来的继承人,她不能不恭敬些,“夏姨娘,夫人让我来问问您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秦夏懒懒的看了她一眼,不高不低的道,“奴婢就是奴婢,不要我啊我的,凭白的让人觉得你没把我放眼里…”

小红一愣,这才又道,“奴婢知错…”

秦夏挥了挥手,“我没啥需要的,老太爷都安排好了,不劳夫人费心了!”

小红不再多说,快步出了院子!

秦夏躺在躺椅上,手搭在肚皮上,眼里的光讳莫不明…她心里拿不准,这个在暗地里帮自己的人到底是谁,又是何目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