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以身作则/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半晌没说话,明辉也陷入了沉默。

玉芊从内院出来的时候,就瞧着明辉满脸的落寞,秦星也若有所思的样子!“你们这是怎么了?!”

秦星懒懒的伸了个腰,“赶了一日的路,累坏了,明日还要早起…。”

明辉站起起身,随意的挥挥手,“那我便先走了…”说罢,大摇大摆的出了院子,朝前面走去。

玉芊莫名其妙的看看明辉的背影,又看看秦星。

秦星微怔。这个赫连明辉,本想说累了,让他们俩好好聊聊,一眨眼便跑了!偏头看玉芊茫然的表情,秦星索性将旁边的椅子一拉,“玉芊,我们聊聊吧!”

玉芊撇撇嘴,“我们有啥好聊的!”

秦星认真的看着玉芊,“玉芊,谢谢你!”

玉芊一手叉腰,一手扶额,“哎呦,你讨厌不讨厌啊…又来了…我跟你说,”玉芊拉过椅子,一屁股坐上去,“那叫战术,懂吗?!若是不是秦月即时的找来救兵,什么都于事无补…”

“你也说了,若是她没有找到救兵,那你该如何,你想过吗!?不管如何,谢谢你!”秦星定定的看着玉芊,“我谢你,没别的意思,这是应该的!我们如今是一家人,本不该说谢,可是你能为大姐做到这个份儿上,我感激你!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玉芊摆摆手,“哎,随你说吧…”满不在乎的摆摆手!“不说这是事儿了!”说罢又好奇的看着秦星,“你刚才和赫连明辉那家伙说什么呢?他一脸沉重的样子!”

秦星也不隐瞒,直接道,“在说你!”

玉芊一噎,又好奇又紧张,踌躇着道,“说我什么啊…?”

秦星往椅背上一靠,左右而言它,“玉芊,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玉芊神色一愣,假意生气,“你什么意思啊,赶我走啊!?”

秦星神色不变,“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玉芊讪讪的摆摆手,她当然知道秦星不是这个意思,有一瞬间的落寞,撇撇嘴,“那个家,我是不打算回去了…”

“就这样做个农家女吗?”秦星看着玉芊的脸色,并不像一时兴起!

玉芊双腿屈起,胳膊环着膝盖,头枕在胳膊上,悠悠的道,“农家女和公主又有什么区别?我宁愿做个自由自在的农家女,也不要去做个身不由己的傀儡公主!”

秦星没法子感同身受,但她能理解这种感觉,“那你哥哥呢!你不回去,你放得下吗?!”

玉芊眼睛闪了闪,“若是我在那里,只会成为他的负担!我不在,他没有束缚,反而能施展抱负!”

秦星轻笑了下,“你倒是看的清楚!”

玉芊偏头看向秦星,“若是有人拿你威胁赫连明轩,你会怎样?”

秦星眉梢轻佻,“我不会给别人这个机会!”

玉芊定定的看着秦星,“我是说如果,如果有这么一天呢!?”

秦星的目光便的悠长,“我会拼尽一切办法解决,若是不行,我会选择玉石俱焚!”

玉芊瞪大眼睛看着秦星,狠狠道,“秦星,你性子太烈了!姑娘家,要柔软些!”

秦星翘了翘嘴角,不置可否!想起明辉的话,忍不住道,“玉芊,你喜欢赫连明辉吗?!”

玉芊一愣,随即脸一红,半晌不说话…

秦星看着她的表情,“你不会搞不清楚自己的心思吧?”

玉芊白了秦星一眼,似嗔似怒,“你以为我像你啊!?自己什么心思都搞不清楚,还要我来点醒你!”

秦星便泄气的道,“那你倒是搞的清楚,那你说说看,你到底什么想法?”

玉芊用胳膊抱住自己,默了片刻才道,“说实话,我。是喜欢他!可,我看的清楚,我和他,走到一起,不太可能!”

秦星皱眉,“为什么!?”

玉芊轻轻笑了下,“他和赫连明轩不同,他有母妃!星儿,你可知道,任何一个在宫里呆久了的女人,都会有野心,何况是有成年皇子,又有背景的女人!我虽然不了解他的母妃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我能肯定的是,她不会允许他娶一个无权无势的农家女的!”

秦星看着玉芊似看透一切的笑,有些烦躁,“你又不和他母妃过!在乎她干什么!?她有没有野心的,关你什么事儿!赫连明辉他没有啊!”

玉芊认真的看着秦星,“星儿,你一向聪慧,怎么这会儿却想不透了呢!?”

秦星无奈的看着玉芊。

玉芊便又接着道,“我问你,若是赫连明轩他爹不同意他娶你,你又当如何?”

秦星愣了下,思索片刻,扬起脸,“实话说,我昨日都还有想过这个问题,也没想个所以然来,可是,现在你这样问了,我便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只要我不妥协,他不说不要我,谁也拆不散我们!”

玉芊呆呆的看着秦星一张小脸盈盈生辉,充满了自信和坚定,下意识的道,“星儿,我有时候觉得,你和我哥哥真的好像啊!一样的自信,一样的笃定!仿似什么都有办法搞定一样!”

秦星便笑起来,“那是因为我和你哥哥是同一类人啊…。”

玉芊坐直身子,“哪类人?!”

秦星摆摆手,“不说我们!说你。你都能从皇宫里跑出来,难道不能为自己争取一下吗?!”

玉芊手一摊,“怎么争取?让他们母子成仇?!”

秦星恨铁不成钢,“玉芊,当你的价值足于匹配她的儿子,她只会上赶着来找你嫁给他儿子…”

玉芊当做笑话,浑不在意,“我能有什么价值!?”

秦星无奈的摇摇头,“大道理我也不多说,反正,我是不赞成你们这样消极的面对,任何事情,若是自己都不积极,那任何事情都做不成!”秦星站起来,往内院走,走到门口,又回头,“明辉他也喜欢你!…”

玉芊闻言一怔,脸色绯红。秦星离开了很久,玉芊还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直到秦柳氏催她睡觉,才返回内院!

第二日一早,秦星带着红衣还有林十到沿溪村,她把红鸢留在了成衣店,一来照应,而来让她熟悉下她的家人!

三人骑马飞奔在路上,天色还未明,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

秦星和林十说让他回到明轩身边。

林十微微一愣,半晌道,“姑娘觉得属下哪里做的不好吗!?”

秦星在马背上回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林十道,“姑娘让属下回到四爷身边去…”

秦星声线平稳毫无起伏,“那是因为他需要你,如今他身边可用的人少,飞鹰还用不上!我如今身边有红鸢和红衣,张恒也在清水,你正好去他身边,帮他分担些!”

林十这次微微带了些表情,点头,“谨遵姑娘吩咐!”

三人到沿溪村的时候,天色渐亮。沿溪村的众人陆续起了床!

秦星径直去了晒场,她一身短打衣,英姿飒爽的往晒场上一站,参与训练的众人纷纷睁大了眼,发现原本以为就是随口一说的秦星真的站到这里,不禁都站直了身子!

卯时刚到,连同林一林三,四十二个集合完毕!

秦星满意的点点头,“时间观念是有了!”她没办法给他们规定到几分几秒,因为他们懂不了,但不妨碍她用她自己的一套来说明,“时间,往往是决定一个人生死的关键!在一次行动中,我要精确到的,就是从一到十的时间…所以,以后,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谨遵这一点,时间,就是生命!”

众人身子一凛,看着沉着脸的秦星。没有多说其它的话,秦星带着大家做热身动作,林一在秦星身边,看着秦星标准的动作,“秦姑娘,你就在这里吧,监督我们便可以了!”

秦星手里动作不停,瞥了林一一眼,“瞧不起我?!不然,我们比比?!”

林一身子一紧,他可不敢说瞧不起秦星,林三这个前车之鉴,他是看在眼里的,这会儿林三离的远远的,都不敢上前!虽然至始至终,秦星连句重话都没有说他,但越是这样,越让他打从心里害怕这个纤细的女子!

预热做完,秦星高呼一声,“大家出发,今日的训练,能超过我的,奖励一个时辰的休息!”

众人纷纷摩拳擦掌,似是更重视,却是一点也不觉得超过秦星有压力!欢呼着扛上自己的负重袋,便往山上冲!

秦星从容的抗起和他们一样重量的一个沙袋,红衣和林十连忙过去,“姑娘!”秦星不理会他们,迈开步子朝山上去!“你们也跟上来!”

这一日的训练,因为有秦星的参与,让这些大男人们越发的卖力!却又因为秦星的参与,而越发的沮丧!因为他们发现,他们自祤高手,却还不如一个小女子,他们从一开始的不敢置信,到震惊,到沮丧,再到最后更加的卖力,这一系列的反应都看在秦星的眼里,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这些人,需要刺激,她便是这个刺激源!这个时代的男人本就不太瞧的起女人,虽然表面对她恭敬有加,骨子对她是不服的,今日一过,想必,那些小心思,都该收起来了吧!?

太阳落下的时候,众人齐回到晒场,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在晒场边看着那四十个经过一日训练的飞鹰队员,比以往似多了些什么,但又说不上来!只是感觉往日这个时候好像都有些疲倦的神态,可今日好似更精神了似得!等再看到依旧神采奕奕的秦星,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纷纷相互打听,“这不是小王妃秦姑娘吗?!”

“今天是秦姑娘带着他们训练的!?”

“还真是看不出来这个秦姑娘这么厉害…”

更多的人却是把震惊埋在了心里,比如林一,林三,林十…他们作为高手,面对这么大强度的训练都微微有些吃不消,可秦星…居然不仅一日下来丝毫不见疲倦,反而依旧精神抖擞…

秦星负着双手,看着集中的四十人,“明天起,按照今天的训练再加强七日,七日后,我会来进行考核,通过的人,开始做另外一套训练,若是没有通过,抱歉,将失去留在飞鹰的资格!还是那句话!我宁愿最后一个也没有,也不会勉强留下无用之人!”

众人身子一凛,齐口同声,“属下一定会通过考核!”

秦星微微一笑,“希望各位话不要说的太满…”

众人一脸的不服,领头的一个男子道,“秦姑娘放心,属下们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秦星扫了男子一眼,是最开始自荐的,训练过程中也确实表现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身子站直,大声道,“属下大飞!”

秦星点点头,“我失望无所谓,希望你们都不要让自己失望!”

铁鹰和黑鹰两人在秦星临走之前从青山县城赶回来,按计划,这个沿溪村现在是青山县下面的一个村子,这里之前都已经荒废多年了,如今有人愿意来这里买下这里的宅子和田地,县衙自是高兴不已,还有人自荐村长,更是二话不说,便颁发了官文,更特别“关照”,免一年赋税…两个年过半百的掌使是又激动又感慨,有生之年还真能过上普通的百姓生活,是他们几乎都不敢想的!

秦星也有些感慨,很多人,一生的愿望,也就是像普通人一样平淡的过日子而已!可有些人,费尽心思用尽手段,就是为了夺得权势,财富!笑着对铁鹰和黑鹰道,“等咱们的营生都做起来,将这里的房屋全部做成一样的新房子,打造成南璃第一村!”

铁鹰和黑鹰只当是秦星一时兴起的笑话,并未当真,秦星也不放在心上,交代了几句,便带着红衣准备回清水!刚上了桥,林一林三林十,从村子里出来,抱了抱拳,林一上前,“属下不如姑娘,特来领罚!”

林三上前,一脸认真,“属下多有得罪,望姑娘责罚!”

秦星看林十牵着马没上前,便看了看林一和林三,看他们满脸郑重,便道,“第一,林一你觉得不如我,这是假象!你身手比我高的多,可是今日的训练却落后于我,你要找原因!这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并非一朝一日!就像你们练武,一日也不可能成为高手!然后,”秦星看着林三,“我并不觉得你有哪里得罪我了?!你的职责所在,你做的很好!”说罢,也并不看他们的神色,驾马而去!红衣得意的朝林一林三他们看了一眼,跟着而去!

红衣此刻觉得兴奋极了,她能感觉到那些人对姑娘的态度都变了,不再仅仅是表面的恭敬和害怕!而是从骨子里的佩服和服从!她与有荣焉,甚感自豪…

林一三个看着秦星绝尘而去的背影,林一拍了拍一脸懵的林三,林三瞪着眼,问林一和林十,“你们说小王妃说的是真的吗!?”

林十点点头,“是真的!”

林一回头,皱眉,“这么肯定?!”

林十继续点头,“没有骗你们的理由!”

林三和林一相互看一眼,觉得林十说的有道理!“你这是要回主子身边?!”

林十边上马,边道,“姑娘说主子身边缺人…。”停了下,又道,“其实我也想在这里训练上几日!”

林三像看怪物似得看林十,“不是吧…这么惨绝人寰你也想来?”

林十淡淡的道,“不然,咱们换换?!”

林三嘿嘿一笑,“不换…”开玩笑,他还指望着在这里练上一些日子,回去能赢过林二的!

秦星和红衣一路飞奔,到清水镇的时候也已经是戌时,到家,秦柳氏还给她们留着饭,瞧着秦星脏兮兮的衣服,催她先去洗洗,“一个姑娘家,整日的穿的都不像个姑娘…最近明轩也不来了…你这个样子啊…唉…”在秦柳氏的的碎碎念里,秦星进内院去洗漱!

等秦星弄干净换了衣服出来,秦柳氏已经把饭食都热好了,盛了饭给红衣,红衣却不肯先吃,非要等秦星!

“娘,大姐她们呢?”秦星从进来就只看到秦柳氏和白婶儿,没看到其她人,觉得奇怪!

秦柳氏笑着道,“清水镇来了个戏班子,就在镇中心搭了台子,你大姐,玉芊,还有媛媛和小琴,都去看去了,红鸢和树儿陪着在!还有明辉!”

秦星点点头,端起饭碗扒起饭来!

红衣听说有戏班子,兴奋起来,“姑娘,咱们也去看看吧!”

秦星不在意的道,“你去吧,我就不去了。”她是觉得有些累,忍不住皱了皱眉,唉,到底是底子不好,幸亏年龄小,还有无限可能!摇摇头,又继续吃饭!

红衣瞧秦星不想去,便道,“那我也不去了,反正要看跳舞,有红英姐姐,听唱歌有红莹姐姐…。这戏班子想来也好听不过我家师姐们!”

秦星心里动了动,对啊,可以去瞧瞧这个戏班子是怎么个弄法儿,古代的戏班子还没看过呢!于是道,“快些吃饭,咱们去看看吧!”

红衣一愣,看秦星不像开玩笑,笑眯眯的去扒饭,“好!”

两人很快吃过饭,红衣拉着秦星便走了,秦柳氏在身后叮嘱,“人多,小心着点!早点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