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合作绣坊/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小的清水镇,因为来了一个戏班子而热闹起来,不管是富人还是穷人,甚至有些知道消息的附近临近的村子的人,都赶到镇上来看热闹!

镇中心正是在清水楼这里,戏台子就搭在清水楼的对面!

平日里还觉得宽敞的街道这会儿挤满了人…

红衣兴奋的在人群中朝镇中心的戏台子去,时不时的转身朝慢悠悠的秦星招招手!

秦星远远的便瞧见那挂满了灯笼的戏台子上咿咿呀呀的在唱着戏文,秦星撇撇嘴,也没有什么新奇的…

晃晃悠悠的走到被人群挡住再也往前挤不动的红衣身边,偏头看她伸长脖子惦着脚往戏台子上看,不免有些好笑!

红衣跳的耳红面赤的,看秦星一脸好笑的模样,撅了撅嘴,“都怪姑娘,走路这么慢…”

秦星挑挑眉,“我带你去个看戏的好位置!”说罢,转身朝清水楼走去!

红衣看秦星说好位置,但不往前,反而往后,有些半信半疑,跺跺脚,跟上去,反正再坏也坏不过这里!

等到了清水楼的三楼,将戏台子一览无遗的时候,红衣兴奋的差点跳起来,趴在窗子边,看的津津有味!

秦星没有兴趣听这古老的戏曲,她用眼睛搜索着秦月她,这一搜索,在人群里,不仅看到了秦月玉芊她们,连右相夫人和王白凤,张谦也推着古力出来了,跟在一起的还有秦钰,秦怜,明瑶,还有林嬷嬷。

秦星皱了皱眉,很显然他们不是一起出来的,张谦他们在最前方,秦月她们在边上一点!想着是不是把他们都叫上来,看了看人群,打消了念头,这么多人走出来,动静太大了,若是其他人也都涌进来,那就麻烦了!

秦星看着戏台子上唱戏的几个人,漫不经心的对红衣道,“平日里很少听?!”

红衣还在兴奋着,“红衣从小跟在师傅身边,师傅不爱听,所以,我今日第一次听戏文呢…”

秦星看看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想必这些人也都很少看到戏班子来唱戏,所以才这么兴奋。秦星暗想,若是在这个位置固定的搭个台子,夏日晚上排上几出戏,然后将清水楼的宵夜做出来,应该也是蛮不错的吧…晃着脑袋,越想越觉得可行,忽然,一个身影引起了秦星的注意…

秦星眼睛一眯,是秦夏…她身边跟着一个小丫头,旁边还有两个小厮,戏没完,她似乎是要离开。秦星看着她从人群里往外挤,尽管有丫头和小厮给她挡着,但也避免不了与人挤挤歪歪的,好几次都差点摔倒!秦星皱眉,她不是怀孕了吗?还这么大意?看她挤出人群,却没有往陈府的方向走,而是往戏台子后方去,秦星这才看清,她前面有一个穿着灰色袍子的男人在引路,这男人的背影让秦星有一瞬间的恍惚,似在哪里见过!只见秦夏走到了戏台子边上,站住,灰袍男子似在给她引见什么人…秦夏装模作样的福了福身子,而后在说些什么,

秦星往边上挪动了几步,想看看那后面站的是谁,却被戏台的纱幔挡住了,那灰袍男子一直背着秦星,秦星仔细的去看,她能确定,这个人她认识,可一时始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背影在脑海里一晃而过,抓不住!若是能看到脸,秦星一定会过目不忘,可是这背影…

说了大约半盏茶时间,秦夏带着一个小丫头和两个小厮离开戏台,上了一边儿的轿子,似乎是要回府。

秦星哼了一声,这怀孕了,架势也大了…

等秦夏离开,秦星再看向戏台子,却连灰袍男人也没看到了,凝神又想了一遍,还是没有想起来,便作罢…红衣看的兴致勃勃,秦星百无聊赖,打量着人群,忽而,又看到一个熟人,那日与秦钰在河边救的男子,此刻一身暗紫色长衫,还是束发,此刻正负手看着戏台,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贵气!身边恭敬的站在一个伺卫模样的男子,腰间的长剑让他们两人身边神奇的空出了一人位置的距离!秦星轻蔑的看了一眼,原来是个仗势欺人的家伙…正收了眼光看别处,那被救的男子忽然回过头来,径直朝清水楼上的秦星看去!

秦星心下一惊,好明锐的洞察力,脸上不动声色,毫无情绪的眼睛里平波无澜,转头看向别处…

赫连明德察觉到来自头上的目光之后,回身看去,却看到那日在河边救下自己的女子!不由的一喜,脸上表情还没来得及变化,却发现她已经看向了别处!慢慢收回目光,回头继续去看戏,原来她在清水,怪不得自己在那附近找了这几日都没有找到,果然是踏遍铁鞋无觅处…

“主子,怎么了!?”玄铁察觉到赫连明德的情绪波动,低声问道!

赫连明德看着戏台,轻轻勾了勾唇,“本王的救命恩人找到了!”

玄铁一听,也分外的激动,“在哪儿?!属下一定要去好好感谢他!”他这话是真心的,那日他和赫连明德被西辽的那伙杀手给分散了,后来找到主子才知道他差点丢了性命,若是主子死了,那他也活不了了!

赫连明德看着戏台子,并未答话,“感谢”这种事情,他自己来就行了!现在知道她在清水,至少和这清水楼有关系,那要找她也就很容易了!“明日派人去好好查查这个清水楼的背景!”

玄铁一愣,随即转身去看了看确实有几分特色的清水楼,忍不住问,“主子,这楼有什么玄机吗?!如今好像还并未开张!”

赫连明德没有说话,玄铁见主子不说,识趣的便也不再多问,但他敏感的察觉到主子的情绪有些不对劲!

秦星连看人的兴致都没了,下楼去查看装修的情况,桌子都已经送来了,圆桌,高背椅,都是按照她的要求,都已经就绪。秦星想着,到时候就在今天搭戏台子的地方搭个台子,一来,清水楼开业,造个势,二来,将成衣店的名头打出来!想着这么多的事情,秦星彻底没了兴致,下楼和在清水楼守着的小二打了声招呼,独自出了清水楼,回了家!

回家,秦柳氏房里还亮着灯,秦星推门进去,秦柳氏还在给秦月赶制衣服,天下父母心,大姐下个月就要出嫁了,娘心里估计是又喜又悲吧!

秦柳氏看秦星一个人回来,担忧的道,“是不是不舒服了!?”

秦星笑着摇头,“一点意思都没有,我便先回来了!”

秦柳氏见她不是有事,放下心来,继续手上的活儿,“也就你觉得不好看,你看这镇上,哪个没去看?!听说要连续唱三个晚上呢!”

秦星没所谓,看着秦柳氏手上的动作,“娘,我最近忙,您身子还好吧?受得住吗?!”

秦柳氏笑着看了秦星一眼,“我好着呢!能吃能睡的!半辈子了,从来没像现在这么好过,每日有盼头,能有啥不好的!”

秦星点头,“接下来,我估计会更忙,家里您多照看着点,咱们的成衣铺子马上要扩大,到时候,您就不要跟着忙了,在家里享享清福,我也给您买两个丫头,伺候着您!”

秦柳氏笑着嗔了秦星一眼,“你这丫头,这么快就想让娘歇着啊,娘正干的起劲儿呢!还有,我可不要什么丫头伺候,我自己习惯了,挺好的,不用什么丫头!”

秦星看着脸色红润,带着笑的秦柳氏,知道她的性子,便也不多说,叮嘱她早点休息,便起身准备出去!

秦柳氏叫住她,“白日里你长青叔来了,说村长让你有空回去一趟,估计是种番椒的事儿!”

秦星这才想起还有这一茬,点点头,“那我明日一早便回去一趟!”

秦柳氏满眼心疼的看着秦星,“星丫头,咱们如今也挺好了,吃喝不愁,还有铺子,你就不要再这么累了!”

秦星笑着朝门外走去,“娘,放心吧,我不累…”出了门,还能听到秦柳氏的叮嘱,“那你早些睡…唉,成日里风风火火的…”

秦星笑了笑,脚步轻松的回了自己房,因为林嬷嬷和明瑶住这儿,她便和秦月一间屋子!回了房,拿出纸笔,开始写近期的各项计划,一直到传来声音,秦星才站起身子,看了看手边厚厚的一叠,将它们都收进抽屉,这才起身出门,秦月和玉芊,媛媛她们已经进来了,叽叽喳喳的说着哪个角色扮相最好看…

秦月看到秦星,“星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秦星还没答话,红衣连蹦带跳的从后面进来,“我回来啦!姑娘,你走的时候怎么不叫我!”

红鸢好奇的看着从身后蹦出来的红衣,“你们也去看戏了?!”

红衣点点头,得意的道,“我的位置比你们都好!”

玉芊接话,“我们的位置也挺好啊,离戏台也不远!你难不成在最前面?”

红衣笑眯眯的指指天,道,“我在上面呢…”

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红衣,“天上?!”

红衣呸呸几声,“什么天上,我在楼上呢”

红鸢好笑的看着这个小师妹,“你能说清楚不?!”

红衣便得意洋洋的走到秦星身边,转身对众人道,“我家姑娘今天带我到清水楼的楼上看的,每一个唱戏文的都看的清清楚楚!”

玉芊嚷嚷起来,“清水楼,就是那有一整面和咱们成衣店一样的玻璃的那家?!”边说边对秦月她们道,“我怎么说来着,我怎么说来着!”

秦月便笑起来,“是是是,你说对了!”

玉芊便对正莫名其妙的秦星道,“秦星,你太不够意思了,这么大的事儿居然瞒着我们!”

秦星一脸无辜,“什么瞒着你们!?”

玉芊便叉起腰,“那清水楼不是你开的?!”

秦星失笑,“那算起来也不算是我开的,有一部分股权吧!”

“股权是什么!”玉芊皱眉!

“股权就是那酒楼,我占了一部分,不全是我的!”秦星认真的解释!

玉芊哼了哼,“那也算是产业啊,可我们都不知道呢!”

秦星暗想,以后你不知道的更多了,嘴上却是道,“迟早要说的…”

玉芊可就不依了,“若是你早点说,我们今天便也上楼去看去了,何必还和秦夏那个女人撞上!”

秦星皱着眉,“你们撞上秦夏了?!”

秦月点点头。

程媛媛接过话,“现在可不得了了,听说怀孕了,那架势,哎…。”

小琴撇撇嘴,“有什么啊,她男人不是进大牢了吗?有什么好神气的…”

玉芊听媛媛说了秦夏肖想程树的事儿,忿忿不平的道,“她都能自甘下贱的嫁到那个家里,想来也没多少情分,如今有子傍生,不知道多逍遥呢!”

红鸢随口说了句,“如今半分胎像都没有,可见她那动作,总觉得太刻意…”

玉芊一炸,“莫不是假怀孕?!”皇城后宫,这种事她见了太多。

秦星眯了眯眼睛,想到秦夏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的模样,可听说陈府还有老太爷,还有陈常氏,不可能糊弄的过去,他们一定会请大夫诊脉,就凭秦夏,还没这么大本事收买陈府老太爷身边的人…。便说了句,“管她呢…你们啊,太操心了!”

秦月便笑着道,“就是啊…我们啊,先过好自己再说吧…”

几个姑娘家就都又说起晚上的戏文,秦星没瞧见秦钰他们,有些好奇的道,“钰儿他们咋没回来?!”

秦月对秦星道,“早上明瑶不知道怎么听秦钰说古力受伤了,一定要去看看,红鸢便把秦钰和明瑶去了张家!一直到吃晚饭都还没回,正要去接呢,张先生和凤姨专门来给林嬷嬷说那两个小家伙要在那里陪古力不愿意回来。结果,张先生和林嬷嬷聊起来,外婆和那林嬷嬷还是故人,林嬷嬷便说要去拜访,便和张先生凤姨他们又一起去了张府。…适才散场的时候,碰见他们了,说今日不过来了,就住书院那边!”

秦星点点头,暗想,这林嬷嬷在宫中多年,想必和这右相府人是熟识的!想着不晚了,便各自回了房。

翌日,秦星依旧早起,好些天没在家里,这每日早上打太极的队伍越来越大,除了媛媛小琴,白婶子也跟着一起打的像模像样,等都收了势,白婶子才笑着道,“夫人说的每错,这每日动上这么一动啊,身子确实爽快多了…”

媛媛红彤彤的脸,看起来分外红润,“好是好,可我就觉得我现在比以前能吃了…”

众人都笑起来,秦星便道,“因为消耗的多,所以吃的也多,只要不暴饮暴食,就完全没问题的!”

白婶子去准备早饭,众人各自去洗漱。秦星去工作间看最近的成果,一排排挂在自制的衣架上,看着还真是不错,这手工做的衣服,看着可真是精致,怪不得就算现代,也有很多人崇尚手工制作!

长裙,对襟褂子,长裤,这批做的都是夏季款,而且都是这个时代传统的,按照秦星的想法,只有让众人都接受了成衣店的存在,才能开始创新,而且这创新,还只能做个别定制…

正一件件查看,李长青送田氏来店里,瞧见秦星,那叫一个惊喜,“星儿,你今儿怎么在?!我每次来都没瞧着你!”李长青为了田氏不在家里受他大嫂的气,用手里攒的些银子在镇上租了间小房子,以前心思单纯,挣了银子都一分不落的交给了家里,幸好父母对田氏也好,只是这次大嫂做的太过,让他们失去了孩子,让李长青下了决心要出来单过,但毕竟他爹是一村之长,不好说分家,只好借田氏在镇上做活儿为由,不回去…

秦星回身看到满脸惊喜的李长青,还有脸色红润,明显比之前心情要好多了的田氏,笑着道,“长青叔,我今天正要回清水去呢!”

李长青很快反应过来,“可是找我爹?!”

秦星点头,“刚好今天有空,回去看看!”

李长青便道,“星儿,你回去可别说你小婶儿没住你这儿啊…”

秦星便看了眼一脸羞涩的田氏,估摸着是怕那李罗氏又闹什么幺蛾子…点头,“长青叔,以后家具厂开工了后,您怕是没法儿天天回镇上了。”

李长青挥挥手,“这个无碍,玉玲只要不回去,我便也放心些!”

秦星默了默,“长青叔,若是这样,那我还是建议你在镇上置个宅子吧,租的屋子,你在家,小婶儿一个人,总是不太安全的…”

李长青有些窘迫,“之前,一直也没想着出来,手上能用的银子都用了。娘是私下说给银子我,可毕竟家里还有大哥呢,我便拒绝了!所以,若是置宅子的话…”

秦星打断他的话,“我现给你们借!”

李长青和田氏同时一愣,还是田氏反应过来,连连摆手,“使不得。若是长青不时常回来,我便不那里,就住咱们店里!等攒够了银子,我们再置…”

秦星看的出李长青是比较动心的,可他一向以媳妇儿为重,便也点头赞同!秦星也不勉强,问了问家具厂那边的事情,还有自己给的图纸赶工的情况,李长青一一详细答完,便离去了!

秦星吃过早饭,决定先去找王白凤商量下成衣店做成服装厂的事儿,若是她能同意和自己一起做,那就太好了!

依旧留了红鸢在成衣店,带了红衣直奔潇湘坊!刚进绣坊,王白凤随后也进了绣坊,“星儿,你咋这么早?!”

秦星笑着道,“我来找凤姨商量点事儿!”偏头看了看,“怜儿没一起来?!”

王白凤摆摆手,“我一会儿也回去呢,难得家里这么热闹!”说罢拉着秦星去了后院,还不忘回头对腊梅道,“腊梅,有人找我就说不在!”

和秦星在院子里坐定,王白凤住着秦星的手,便动容的道,“星儿,凤姨我一直没好好和你说声谢谢,力儿他…若不是你…只怕!”

秦星有些不自在,她现在有些懂之前她和玉芊说感谢时,玉芊的感受了!忍不住皱了眉,“凤姨,我当初并不知道他是您的儿子,在我眼里,他就是古力!”

王白凤拍拍秦星的手,“凤姨知道,知道,我就是想表达我的感谢…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叹口气,眨眨眼,“你不爱听,凤姨便不说了!唉,你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我这些日子才真是感觉到人又重新活过来了!这么多年,若不是有力儿他爹支撑着我,我怕是过了不了这个坎儿,现在总算是一切都过去了…”

秦星看着满脸幸福的样子,也笑着道,“一家团聚,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儿了!”

王白凤便笑的灿烂,“可不是!我啊,现在可真是太满足了!”说罢,又道,“星儿,我也有件事儿想和你商量!”

“凤姨,您说!”

“你看我现在也只想着在家里陪着力儿,就算是到了店里也没心思做营生,只想着回去陪着他…如今店里全是腊梅在忙前忙后,我是想着,你不是做成衣店吗?不如将我这绣坊一起收了?!我以后啊,就只打算在家里专心的相夫教子,教我的关门弟子秦怜!我可是听说你把镇上的木匠坊给那什么,收购了?!”王白凤说的郑重其事!

秦星一听完,便笑起来,“凤姨,我今天啊,就是专门来找您谈这事儿来了!”

王白凤一听,一拍巴掌,“那可真是太好了,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我都交给你了,我这店里十五个绣娘你也得一并收了啊!”

秦星从怀里把服装厂的计划书递给王白凤,“凤姨,这是计划书,您看看?!这里面有详细的…”

王白凤摆摆手,“不需要看,我不信谁也不会不信你!我只一条,一定要好好待我这些绣娘,都跟了我好多年了!而且,你也放心,我这绣坊的绣娘绝对不会给你的成衣失色…”

秦星便不再说什么,大致的和王白凤说了说计划的方向,最后说好让张恒来与腊梅做衔接…

说的差不多了,秦星便不留了,起身出门,王白凤也跟着出去,“星儿去哪儿,孩子们说中午说包饺子吃,我还准备差人去叫你们呢!”

秦星脚步不停,“我今儿还得去清水村一趟,成衣店那边您不用去喊了,那边人多,估计也去不成,几个小的开心就好了…”带着红衣便出了绣坊!

王白凤不再留,回身看了看绣坊,了了一件大事,心情愉快的很,和腊梅打了招呼,脚步轻松的回张舍!

------题外话------

大家怎么都不冒泡啦!

马上要小长假了,大家有没有安排出游呐…

唉,我好像从来没有放过什么长假,除了生娃儿的时候休息了两个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