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回清水村/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快马加鞭赶回清水村的时候正是吃午饭的时候,李婶子出来喊小宝回家吃饭,瞧见秦星带着红衣下马进院子,拉了她们俩去她们家吃饭,秦星也不客气,带着红衣就径直去了李家!

再次到这个小院,秦星意外也不意外的发现李奶奶居然还能笑着和她说话了,李大根也一脸憨厚的打着招呼,秦星淡然的吃着饭,李婶子给秦星夹着菜,“你今儿回来做啥?!”

秦星随口道,“去村长爷爷家有点事儿!”

李婶子便道,“我还以为你来瞧你家奶奶?!”

秦星不解,“看她做什么!?”

李奶奶接过话,“说那老婆子中风了,瘫床上不能动了,话也说不利索了…。”

秦星愣住,瘫了!?皱了皱眉,“怎么瘫了?!”

“不清楚,唉,她们家哪个是省心的!?这下瘫床上了也好,省的去祸祸你们!…”李婶子低头去给小宝夹菜!

秦星默了默,瘫了就瘫了吧,反正也跟她没啥关系…“我们早就没关系了,更不会去看她!”

李婶子才道,“我就说呢!你啊早些找村长说完事儿,早些回镇上去!”

秦星有些纳闷,不解的问道,“婶儿,咋了!?”

李奶奶哼哼两声,“你婶子是怕你听到啥不好的…”说罢,瞥了李婶子一眼,又道,“那嘴长在人家身上,你管的住啊。说就说呗,又掉不了肉!”

“娘,宝儿他娘也是担心星儿个女娃子,受不住嘛!”李大根皱眉有些纠结的道。

秦星微微惊讶,不错嘛,这李大根能开口护媳妇儿了…笑着道,“李奶奶说的对,嘴在人家身上,不会因为我不爱听就不说嘛…不过,婶子,村儿里人都说些啥啊!”

李婶子神色有些隐晦,却道,“哪里是村儿里人说啥,村儿里人现在都感谢你呢…哪个不晓得这番椒值钱…知道你要把这番椒无偿的给咱们种,还拿银子来收,哪个不感激?只是…。”红衣快嘴快舌道,“婶子,是有起子小人在嚼舌根!?”

秦星听到这会儿,哪儿还有不知道的,除了老宅,还能有谁…只是不知道这次又说什么难听的了还让李婶子催着自己回去…漫不经心的道,“婶子,到底说什么了啊?让您这么为难!”

李小宝嘴里含着一包饭,含糊不清的道,“说星儿姐姐靠着男人发大财啦,都去住大房子了呢!”

话一出,李婶子脸色一变,就是一巴掌下去,秦星连忙一拉,李小宝避开了这一巴掌,疼是没疼,可是还是吓住了,哇的就哭起来!虽然也不是富裕的人家,可到底是宠着长大的,虽然比秦钰大了两个月,却比秦钰骄纵许多…。

李奶奶一看孙子哭了,一把将李小宝抱进怀里,“你这是做啥…。凭白的打孩子做甚?这话又不是小宝说出来的,他还不是在外面听别人嚼,回来学的…”

李婶子脸色有些不好,难为情的看了看秦星,见她一脸没事儿似得,“星儿,你也别往心里去…这些人,都是见不得别个好…”

秦星摇头,笑道,“婶儿,您看,道理您都懂,我虽然年轻,但也懂这些道理的!我人正不怕影子斜,才难得理会…”

李奶奶搂着李小宝,不满的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秦胡氏那张嘴,平日说话都难听,更何况还是在星儿她娘那儿受了气的…”

秦星有些意外,“在我娘那里受了气?”

李婶子愣了下,“你不知道?!”

秦星摇头,“我最近忙…”

李婶子忿忿的道,“前几日,他们一家人去镇上,老刘头家的牛车没跑,他们便要搭你们家的马车,你娘没应允,听说那日遭了大罪了…又加上…。说那秦夏的夫家进了大牢…我估摸着,把火气都撒你们头上了…”

秦星一听,笑眯眯的道,“原来还有这事儿,我娘做的不错…”

李大根憨厚的笑了笑,“那日我也在车上,你大娘确实遭罪了,摔了一跤,还不轻…”

秦星点点头,没在意…

李奶奶又道,“秦夏的事儿,她会放心上!?肯定是她家震哥儿想去书院挂名儿的事儿没弄成…又受了些气,才这样乱嚼的…”

说到回书院,秦星抬头问道,“不是开除了,咋又想着还去挂名儿是什么意思!?”

李婶子给秦星夹菜,撇撇嘴,“这不是又到征兵的时候了嘛,在书院挂了名儿就可以不用去兵营了,不然啊…得花银子嘞…听说今年更贵了…”

秦星心里动了动,原来连这乡下都知道?!装作漫不经心道,“为啥要花银子啊?服兵役不好吗?”

李婶子摆摆手,“好是好,那也是有些人觉得好。你说那秦震是能去吃苦的人!?”说罢,压低声音,“这也就是咱们这些没钱的老百姓,老老实实去服兵役,人家有钱的人家可不会去…谁家不是拿银子就了事了…”

秦星点点头,“往年也是这样吗?不是说还要到家里核查吗?那些用银子换下来的人,又出现在家里,别人都不知道吗!?”

李婶子一脸不屑,“查个啥,总不是都打点好了的…这种事情啊,就从最近这两年开始的…看到了又咋样,生病啊,念书啊…总有由头的…咱们乡下少,毕竟没那个闲钱…一个名额,可以吃一辈子了…”

秦星思索一会儿,“村里有人负责征兵的事儿吗?!”

李婶子点点头,“前些年都是村里村长负责的,就从这两年开始,就是上面来的人…”

“那他们来了就明目张胆的收银子?换名额?!”秦星放下碗!

李婶子摆手,“那可不能明目张胆,我能知道也是偶然晓得的。”神色不太自然的看了眼李大根,干脆的道,“我娘家侄子到了年龄,老大去了,想把老二留家里,便来找我借银子,我哪里有银子借…所以老二也去了…”

秦星了然的点点头,怪不得不见李婶子和她娘家有啥来往,估计这事儿闹掰了…基本清楚了,这事儿是从根儿上坏了,整个官府勾结在一起了,这要是要全部肃清,恐怕整个南璃都要动上一动了…。可若是不动,不用外敌,自己便可以从内部崩塌了…秦星忽然就想起了南璃不复再,百年又百年的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李婶儿在她身边察觉到了,担忧的问道,“星儿你咋了?!”问罢,又似想到什么,“你就不用担心了,你们家钰哥儿还早着呢!”

秦星胡乱的点点头,心里压了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从李家出来,往村长家走的时候,秦星的眉头一直紧锁,赫连明德勾结辽人,赫连明晨为了金钱,换战马,换人肯定也有参与…这两个人,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坐上太子之位…否则,南璃…深深吸了口气,脚步加快,朝村长家走去!

“姑娘,你怎么了?”红衣跟在秦星身后,看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忍不住有些担忧!

秦星回身看眼红衣,“我没事儿…”

“姑娘,你是在担心这兵役的事儿吗?!”红衣一副我其实什么都懂的样子。

秦星看红衣这幅样子忍俊不禁,却也没多说…。快步往前走!

红衣快速跟上,“姑娘,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师傅曾和我说过,这南璃,迟早要乱一场,因为蛀虫太多…”

秦星愣了一下,回头,“哦?你师傅为什么要这么说?!”

红衣撇撇嘴,摇头,“不知道。但现在,我想,我师傅说的蛀虫应该就是这些作乱的人吧?!兵役的事儿也敢乱来,若是真打起仗来,那可咋办…真是要银子不要命了…”

秦星回身,连红衣都知道的这么浅显的道理,心头是又无力,又愤怒!

“唉,老皇帝老了,也管不动了…。才成了这个模样…姑娘,你说,要是咱们家四爷做了皇帝,会不会就不一样了!?”红衣见秦星没答话,自顾自的念叨着!

秦星听此话,攸的停住身子,看着红衣,“红衣,以后说话,不要这么没折没拦的,被有心人听到,招来的可能是大祸…”

红衣看秦星说的认真,连忙道,“是,姑娘,以后不敢了!”

秦星才叹了口气道,“我们现在先管好自己是重点,这种国家大事,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

红衣点点头,轻声道,“姑娘,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四爷厉害着呢…”

秦星嘴角翘了翘,想起明轩自信的脸,微微笑了笑!

刚走一半的路,蹿出来一个人,把低着头的秦星吓了一下,抬头一看,居然是秦连枝!不知不觉的走到了秦家老宅门外!

秦星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前走!

秦连枝拉住秦星,“星儿啊,见到姑姑咋招呼也不打就走啊…。你们这么长时间不在家,姑姑可是念着你们呐!”

秦星闻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偏头看着秦连枝,似笑非笑,“这会儿婶儿,你莫不是认错人了吧?!”

秦连枝一听秦星叫她婶儿,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想着还有求于她,便依旧陪着笑,“星儿啊,从前都是姑不好,姑不该听小人言…唉,总之,你姑和姑父就是被小人蛊惑了…做了些不该做的事儿,以后啊,不管如何,姑一定向着你们…”

秦星皱眉看着装模作样的秦连枝,她不会不知道她男人的腿是自己弄断的啊,这会儿这是…。莫不是知道陈仁善进了大牢没了靠山?!可秦夏这怀了孕,在陈家如今也是要风得风啊,比之前更得势了…纳闷的盯着秦连枝还在不停说着言不由衷的话眼里却泛着不屑的光,这戏做的…眼角余光扫到从一边儿来了个身影,是秦刘氏,见她在往这边走,估摸是外出回家!眼角一挑,慢悠悠道,“姑啊…您说被小人蛊惑了…是哪个小人啊…”

秦连枝一听自己的话起了效果,秦星在叫她姑,这心里一喜,并没发现有了旁人,张口就道,“还不是就秦夏那个死丫头,唉…真是恶毒的很,连自家人都害…。还有那秦刘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成日的算计着…。还有秦胡氏…好吃懒做…”

秦星好整以暇的抱着胳膊看着秦连枝说的起劲儿,秦刘氏已经走近,提着一个脏兮兮的捅,不知道打哪儿来的,这会儿听着秦连枝说着秦夏和自己的坏话,又说到秦胡氏,狠狠的盯着秦连枝,也不说话,听她说!

秦星挑挑眉,这秦刘氏还真是沉得住气,若是秦胡氏,怕是就扑上去了…似笑非笑的朝秦连枝身后看去,秦连枝终于察觉到不对劲,停下呱噪个不停的嘴,转身朝后看去,这一看,就见秦刘氏动了,一步冲上前,将手里的捅超前一泼,一股臭味袭来!

秦星和红衣在秦刘氏动的时候就已经后退很远,秦连枝避让不及,被淋了个正着,估摸着是去浇了菜地还剩的一点点,并不多。尽管不多,这恶臭还是让秦连枝一声惊叫,“啊…。秦刘氏,你个贱人,你做什么!”

秦刘氏狠狠将桶一扔,挽起袖子就骂道,“你一个嫁出去的姑娘,吃娘家的,住娘家的,不做事就算了,还背后这么说我的夏儿,你个该是的,我今儿非好好替爹娘教教你!”

秦连枝跺着脚,哇哇乱叫,“这是我家,你个贱人,我让我哥休了你!你居然用粪桶泼我,我跟你拼了…”

秦星懒得看她们的闹剧,冷冷的看了两个一点形象都没有了的女人,转身离去!

秦刘氏这两日本就心里不痛快,这被秦连枝一激,不用多费劲,家里又闹翻了天!

到村长家,最让秦星烦的李罗氏不在家,村长一看到秦星,笑眯眯的就上前,“我说星丫头啊,你总算是来了,你再不来啊,我就要去镇上找你咯!”

秦星笑着在院子里坐下,“最近有些忙,今天才抽出空来!”

村长让秦星坐下,自己转身进屋去拿了一叠名册似的本子出来,“都知道这个番椒之前,便都想多种,可这种子多给谁也不好,所以,我就下了死规定,一家只能种一亩,多了没有!”

秦星点点头,“您做的是对的,等以后发展起来了,谁家要多种就让他们自己多种吧,暂时,平均着来…”

村长将名册递给秦星,“我也就是这么想,谁有本事,种的好,那以后多种,我也不拦着!”

秦星没有接名册,转头示意红衣把她们带来的合约还有种子交给村长!一一交代好,便告辞了村长,想着趁天色还早,去看看林老爷子!

到林家的时候,是林志来开的门,一看到秦星,双眼一亮,话说不利索,“星…星儿,你怎么来了?!”

秦星笑着对林志道,“我来看看林爷爷,他在家吗?!”

林志连忙点头,“爷爷在呢!在房里看书。”

秦星便径直往后走去,快到林老爷子房间的时候才意识到在林志眼里自己是之前从没来过这里的,但现在自己这么熟门熟路的…。想着转头看了眼还脸红着的林志,显然他没意识到这个问题!若是以前他这幅样子秦星不明白,可现在,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停了脚步,问道,“林志,你爹娘呢!?”

林志红着脸,“在后面菜地呢…”

秦星点点头,“你不用管我了,去给他们帮忙吧,我去找林爷爷!”说罢继续往前!

刚走两步,林老爷子的房门吱呀一声,秦星上前福了福身子,“林爷爷…”

林老爷子看到秦星,笑眯眯的道,“星儿来看我!?”

秦星笑着道,“回来办点事,顺道来看看您!”

林老爷子眼一瞪,笑骂道,“你这丫头倒是实诚!和轩小子一个德行!哄哄我老头子都不行!”

秦星不紧不慢的道,“您要学会听实话。”

林志好奇的看着爷爷和秦星的互动,看得出爷爷挺喜欢秦星,他心里动了动。

林老爷子胡子翘了翘,“老头子我听了一辈子实话了…”朝林志道,“你去玩儿吧,我和星儿说几句话!”

林志踌躇了半晌,最终还是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

秦星刚在院子里坐下,林老爷子马上问,“那日走后,轩小子可还好!?”

秦星眼睛闪了闪,“爷爷那日是故意把信给他看的?!”

林老爷子便叹了口气,“他们这父子俩,比不得寻常百姓家,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一个是尊贵的皇子,都各自有自己的傲气。皇帝老子,那也是皇帝在前,老子在后…”

秦星撇了撇嘴,“不管是皇帝老子,还是老子皇帝,有什么就坦诚布公的说,何必要这么遮遮掩掩的?”

林老爷子摆摆手,“你有所不知…唉…现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我那日给他看,也只是想他心里能好受些。这么些年,他心里的苦我多少也能体会些!但处于高位的皇帝,也不比他好多少…相反,恩宠越多,杀机也越多…”

秦星不想和林老爷子说这个谁是谁非的问题,纵然这个皇帝有再多的理由,伤害已经造成了,谁能弥补明轩呢…摆摆手,“林爷爷,我今天来,其实,是有事想问问!”

林老爷子愣了愣,道,“何事?!”

秦星压低声音,“兵役的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