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上门谢恩/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老爷子皱着眉,“兵役的事儿?”

一看林老爷子的表情,秦星便知道林老爷子并不知道这事儿!便将这些日子的发现包括战马的事儿,都一一告诉林老爷子!

林老爷子越听越心惊,越听越愤怒,一拳砸在石桌上,站起身,“真是无法无天!”

秦星安抚道,“林爷爷,您先不要激动!”

“我如何不激动!国家的兵力强盛,才是保障,若你说的这些已经遍及整个南璃,那…。”林老爷子是征战过沙场的人,自然首先想到的是战事起的后果。骇然的跌坐在石凳上!

秦星自然也是想到这些的,她试探的问道,“爷爷,我是想,若是这件事要追根究底,怕是整个南璃都要动上一动…若是这一动,要妨碍的,怕不只是个别人的利益,而是一个庞大的利益关系网…您觉得…明轩要如何做!?”

林老爷恨恨的道,“查,必须查,一查到底,不把这些蛀虫抓出来,南璃永远别想好!”说到军营的事儿,林老爷子比任何时候都愤慨!

秦星皱眉,“可是,这么庞大的关系网,而且,还有皇子牵涉其中…”

林老爷子微微一怔,他图一时之快,若是关系到皇子,牵涉到皇室…。若是皇帝不下决心整治,怕是也无济于事,可是,现在皇帝身子越来越差,国事大部分由右相左相把持,而这左相右相又各自分属两个皇子的人。若是查,必定查不到根上,顶多皮毛,可是,若不查,任由发展,最后南璃的结局就是自取灭亡!一时进退维谷,神色苍白…

秦星于心不忍,开口道,“虽然关系网庞大,但是,也是由利益串联起来的…。向来,利益关系,是最不牢固的…”

林老爷子眼一亮,“星丫头的意思是?”

“既然有网,那我们就从各个点逐一击破,最后剩下的,便是那最大的,也是最难动的!但也只是难动,不是不能动…”秦星在石桌上用手指点着!

林老爷子沉默了一会儿,“可这最难动的,也要有人动才是…”

秦星微微一笑,眼里闪过一丝决绝,“爷爷,我和明轩商量了,咱们也来争它一争!反正不争也被他们逼着,不如博上一搏!既然非得有个人来动一动,不如就自己动手!”顿了一顿,又道,“爷爷…南璃如今内里已经一团乱,必须得有个人来打破这摇摇欲坠的南璃…”

林老爷子惊讶的看着秦星,“星丫头,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秦星认真的看着林老爷子,“爷爷,明轩的母妃为何在宫里艰难?明轩为何处处藏拙还要被人暗害?!这些年,您又为何要避世?明轩明瑶他们都已经离开京城为何还要赶尽杀绝?!”

林老爷子震惊的看着秦星,她满脸的严肃,而她说的这些话也让他反驳不得,良久,才深深的叹口气,“只能如此吗?!”这条路太艰辛,他不忍心,明轩那孩子从小受苦,现在好不容易远离京城,他以为从此就能太平…可是…

“爷爷,您觉得,南璃若是交给赫连明德或者赫连明晨,如何!?”

“如何?呵呵…。如何…”林老爷子不屑的笑了笑,“赫连明德狠辣,赫连明晨狂妄…没有半点帝王的仁德…”

秦星紧跟道,“既然如此,爷爷还是原来的立场吗!?”

林老爷子看着秦星,“星丫头,你说的,爷爷都听明白了…只是,艰险的很呐…。”

秦星摇摇头,“若是此时贪享安逸,虽然也没有安逸可享…只怕是到后面,有朝一日,国将不国之时,才真是后悔莫及!难道要那个时候再去反?!”

林老爷子心思一沉,定定的看着秦星,秦星不避不让会看着林老爷子。

秦星眼里的坦荡让林老爷子心神稳下来,“星丫头,你是个看的远的…”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秦星摇晃着脑袋,至理名言用的得心应手!

林老爷子便哈哈一笑,显然是被秦星说服了,“你这个丫头不简单…”

秦星微微笑道,“我能有什么不简单的,一个乡下丫头罢了!就是为了能让自己的后代以后安心的过日子,所以才更操心现在!”

林老爷子便笑着感慨道,“我这么一把年纪了,反而不如你这个丫头想的长远…只有国家强大,才没有外敌来侵犯,没有外敌,国家安定,才能安心生活啊…丫头,你来找爷爷,不是只为说这些吧?!”

秦星便笑着道,“爷爷,您才真是不简单呐…”说罢,直接道,“我想知道南璃的兵营分布,最大的兵营在哪儿,直辖归属!还有,征兵的流程…这些,您应该很清楚!”

林老爷子呵呵一笑,“这些,你还真是问对人了!南璃的驻兵,都是爷爷当初我随先皇亲力亲为,亲自分布,按各地的实际情况,来分布兵力多少!”

秦星立即认真起来,听连老爷子一一介绍!

爷孙俩一直说到夕阳西下,林家夫妇回了,才说完!

秦星搜索了下以前的记忆,之前在村里也遇见过几次林家夫妇,却从未打过招呼!

林国栋见到秦星,斯文的点了点,“星儿来了啊…”

秦星恭敬的打了招呼,才去看林国栋,典型的文人形象,面容俊朗,彬彬有礼,此刻卷起的裤腿上沾着泥土,头上带着一定草帽,一副农家汉子的打扮,却又带了几分文人的孤傲,侧脸看去,明轩与他有两分相似!他身后的林张氏温婉柔和,瞧着秦星,笑眯眯的道,“还真是星儿啊,志儿说你来家里了,我和他爹还不信呢!”

秦星微微福了福了身子,“婶子好,我来找爷爷说点事儿,这就是走了!”

林张氏连忙道,“咋就走了呢!这会儿天都要黑了,你家里又没人,吃了晚饭再走罢!”

秦星摆摆手,“多谢婶子了,我还要赶回镇上去,就不多留了…”说罢,带着红衣出去。

林张氏连忙放下手里的篓子,拍拍身上的泥土,跟着送出去,林志也紧跟着一块出去!

直到秦星带着红衣走了很远,林志还惦着脚在张望着!

林母看着好笑,打趣自己的小儿子,“已经走远啦!脖子伸再长也看不到了…”

林志脸一红,乖巧的低着头,小声道,“我知道…”

知子莫若母,轻轻摸了摸林志的头,“我的志儿长大了…”罢了,又转头看了眼秦星离去的方向,轻声叹了口气…

秦星回到自己家里,屋前屋后的转了转,从山上弄回来的葡萄藤都活了,过个两年,这院子里就能挂满葡萄了…转到后面菜地,辣椒地已经整出来了,恐怕是之前秦柳氏每日回家抽时间摸黑整的…。秦星瞧着另一块地里的黄瓜,西红柿,茄子豆角都熟了,让红衣去厨房里拿了篓子,摘了满满一篓子,带回镇上去吃!这才是真正的无污染无公害的东西!

一屁股坐到田埂上,随手摘了一条新鲜的黄瓜,在衣服上搽干净,直接就咬了一口!

红衣惊讶的看着秦星这大而化之的动作,“姑娘,你咋吃生的!?”

秦星笑着又咬一口,“你试试,这东西就是吃生的好吃啊…”

红衣皱眉,“这是要炒着吃的呀…姑娘,你不知道啊!?”

秦星不理会她,自顾吃的开心,这小黄瓜,水分足,又脆,好吃的很,不大会儿一根黄瓜便在红衣不解的眼光里下了肚!吃完黄瓜,秦星又伸手去摘了个红红的西红柿,照样搽干净,一口咬下去,红色的汁水让红衣眉头皱的更深…。吃完一个西红柿,秦星满足的坐在田埂上,看着天上飘着的云,太阳已经到山背后去了,村里远处的上方已经有炊烟升起,不燥不热的风徐徐吹在秦星的脸上,她有些懒懒的闭了闭眼!一瞬又睁开…眼里多了一丝坚定,这么美好的日子,她不能让人去破坏,她还没好好和家人在一起享受这份美好,还有很多想和赫连明轩一起做的事都没有做,她眯了眯眼睛,站起身,暂时还不能歇,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

秦星起身去院子里牵马,红衣提着一篮子蔬菜,她还在皱眉研究秦星刚才生吃的黄瓜和西红柿!上马跑了很远,她似豁出去似得,如吃毒药般的拿了跟黄瓜咬了一口,没想到这一口下去,居然发现真的很好吃,又连续吃了两口,高声喊前面的秦星,“姑娘,这黄瓜生吃真的很好吃哎…”

秦星她在后面兴奋的声音,没回头,嘴角勾了勾…

等到再次听到红衣的惊叫声时,她们已快到镇上,“姑娘,这茄子生吃太难吃了…”

秦星闻言,差点笑岔气,回头看红衣皱眉瞪眼看着手里已经咬了一口的茄子,笑着道,“我说红衣,你有那么饿吗?!”

红衣有些委屈道,“姑娘不是都生吃的吗?”

秦星好笑的道,“你什么时候见我生吃茄子了?”

红衣这才恍然,“原来茄子不能生吃啊…。我还以为这茄子和这黄瓜和西红柿一样都能生吃呢!”

秦星转身往镇上去,难得的解释道,“这黄瓜和西红柿因为有很足的水分,所以是可以当做水果来吃的…”

红衣又掏出一根黄瓜,吃的摇头晃脑的,“我以前从来没这么吃过…”

秦星和红衣到成衣店门口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大门还没关,秦星下马,将马绳交给红衣,自己径直进屋。

一进去,屋里坐着一个陌生的男子,面前还放着一大堆大大小小的盒子!

秦柳氏瞧着秦星回来,紧皱的眉头一松,急急朝秦星迎过去,“星儿,这位公子来了半晌了,还带着这么些东西来,说是要感谢你的什么救命之恩!星儿,他是弄错了吧…你…”秦柳氏紧张兮兮的上下看了看秦星,救命之恩什么的,让她心里一直七上八下!

秦星一听,便大约能猜到些了,应该是昨日晚上看到那个人,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找到这儿,让秦星多了几分警惕,安抚的朝秦柳氏笑了笑,“娘,没事儿,只是帮了点小忙。您们吃饭了吗?我肚子好饿啊!”

秦柳氏听秦星肚子饿了,连忙道,“那我去给你热饭去,我们都已经吃了,程婶子她们还在赶工!”

支使走秦柳氏,一直陪着秦柳氏身边的红鸢不动声色的又站到了秦星身边!秦星暗自满意!

那一直坐着的男子站起身,“秦姑娘,在下玄铁,特来多谢姑娘那日出手相救我家主子!”

玄铁抱拳,话说的还是真诚,只是眼里的轻视却是让秦星不太喜欢!她本也不稀罕这什么感谢,当下漫不经心的摆摆手,“我并不是想救他,只是我家弟弟看不得有人受伤,所以我才不得已出手…。”说的也算是实话!

但听在玄铁耳里却是大不敬!主子的身份何等尊贵,她居然说的如此轻飘。当下脸色沉了几分,“姑娘,你可知道我家主子是何人?!”

秦星不屑的皱眉,“我管他是何人,出手相救并非我本意,所以,你也不必感谢,带着这些东西快走吧!”

玄铁第一次被一个身份低贱的农家女下逐客令,心里一阵恼怒,却又想到主子的叮嘱,压制了几分,脸色依旧不太好,随意的抱了拳,“姑娘,在下告辞!”

秦星脚步一让,“还请带上这些东西,我福薄,怕消受不起…”她觉得莫名其妙,这是来感谢的吗?这是来找存在感的吧?!当下也不客气,冷下了脸!

玄铁的脚步一顿,不可置信的看了眼冷着脸的秦星,这冷着脸的模样居然还有几分贵气,扫了她一眼,“这是答谢的礼物,姑娘若是不中意,可以丢出去!”说罢,衣袖一摆,出了门!

玄铁刚出门,一个大小的盒子,随着一声嘭的关门声,一起砸了出来!玄铁惊呆,也气极,他就随口一说,没想到她居然还真的扔出来,还当着他的面给扔出来!

玄铁转身出掌,对着那扇已经关上的大门就要挥去,内力都已经运上,但又生生的隐忍下去…收起掌力,阴沉沉的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镇内客栈里,赫连明德站在房间的窗边,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玄铁恭敬的站在边上。

明德扫了一眼玄铁,嘴角挂着一丝笑意,慢悠悠的道,“你是说,她把你带去的礼物都扔出来了?看都没看一眼?!”

玄铁点点头。

赫连明德嘴角的笑意扩大,“你没说本王想和她合作做生意的事儿!?”

玄铁迟疑,“主子,她也就是凭着点小聪明,才和醉鱼轩做了生意,属下看她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赫连明德瞥了玄铁一眼,“她那成衣铺子,你之前可在南璃听说过?她手上的番椒,你又可曾听过?!”

玄铁愣了下,“只是属下怕她不会愿意…。”

赫连明德眉目轻展,“醉鱼轩的掌柜来历可查明?!”

玄铁恭敬的道,“之前在京城做酒楼,后来带着家眷回清水,路上遇到流匪,才妻儿都去了,只有一个义子与他一起。这醉鱼轩已开了多年,本来不温不火,今年因为推出了几道新菜,才又大火起来…前些日子和这位秦星姑娘又合伙开了清水楼…”

赫连明德看着楼下,声音冷了几分,“本王是问你他的背景,没问你这醉鱼轩如何!”

玄铁身子一紧,“没有其他背景,在清水做生意,一直中规中矩,身份很干净!”

赫连明德点点头,“明日,本王亲自去一趟那成衣铺子!…”

玄铁一惊,“主子,那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农家女,身份低贱,您何必要屈尊降贵的亲自上门!依属下看,那女子不识好歹…”

话未完,玄铁的脖颈已落入赫连明德的大手中,手微微用劲,玄铁的脸一阵赤红。

“玄铁,你跟在本王身边多年了,但近来的表现真的是非…常…差…!本王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做主…”说罢,手一松,玄铁跌坐到地上,不停的大口呼吸新鲜空气!刚才他是真的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又惊又怕的看着赫连明德,他越来越琢磨不透他的想法…一个农家女而已。他有种预感,这个女人要坏事!

------题外话------

愚人节…若是我说今天有二更,你们会不会打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