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姐妹情深/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吃过晚饭,懒懒的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这个椅子是她专门让李长青定做的,目前只出了这一个…正闭目养神,想着接下来的计划,有脚步声伴随着孩子的笑声进来,听到这欢快的笑声,秦星也不自觉的咧了咧嘴角!

“嫂嫂,你回来啦!”明瑶惊喜的看到秦星,直直的扑过去!

秦钰随后跑过来,“二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秦星好笑的看着秦钰,“我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了!?”

秦钰不依,“我一直很关心的呀,只是你都好忙…”

明瑶回头安慰秦钰,“我哥哥以前也是这样子,常常看不到人…”

秦星摸摸明瑶的头,“等不忙了,带你们出去旅游…”

“旅游?”明瑶和秦钰同时一愣!

秦星也愣了愣,“呃,旅游…就是出去玩的意思…”

明瑶便欢呼起来,“噢…出去玩儿哦…嫂嫂,什么时候出去玩儿呢。?”

秦星偏头想了想,“等明天春天吧…”想来,明年春天,应该一切都尘埃落定了吧…到那时,春光明媚,便可以到处去走走了!

秦钰和明瑶同时垮下小脸,“啊。还要明年啊…”在小孩子的眼中,只有明天是最近,最触手可及的!

秦星便坐正了身子,认真的解释,“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现在这么的热,冬天又太冷,当然是春天最好了。”

两个小伙伴想了想,觉得秦星说的有道理,便开始期待明年春天!两人凑一块儿去商量想去哪儿玩儿!秦星坐在一边听他们嘀嘀咕咕,暗自好笑,却又觉得温馨无比!

“秦姑娘回来了啊!”林嬷嬷的声音传来。

秦星站起身,“我正奇怪怎么就这两个孩子呢…”

林嬷嬷笑着道,“我在外面看了看做好的那些衣服,我看秦夫人正在挂,觉得好奇,多瞧了几眼!”

招呼林嬷嬷坐下,秦星笑着道,“嬷嬷可还住的习惯?!”

林嬷嬷点头,“习惯的很!老奴随瑶儿娘进宫之前,风餐露宿的,可没这般好环境!”

秦星便笑道,“嬷嬷的福气在后头!”

林嬷嬷看着这几日天天开心的很的明瑶,笑着道,“嬷嬷现在就已经很福气了!”

“嬷嬷和我家外婆从前认识?!”秦星看着秦钰和明瑶,淡淡的道!

林嬷嬷点点头,秦星家和张家的关系,她都清楚了,这会儿对秦星说的外婆也没多大惊讶,叹道,“前些年,承蒙右相夫人多有照拂。我家小姐在宫里艰难多年,偶然一次宫宴与夫人结缘,此后多有来往。本来离京前应该去看看的,听说夫人卧病多年,又不好前去打扰,不曾想在这清水遇上。这次见到夫人,比起多年前,气色,精神都好多了…”

秦星点点头,与她猜想的八九不离十…不知道林嬷嬷知不知道林老爷子在清水…算了,暂时不说了,就如此吧,等安定下来再说!

又聊了一会儿,林嬷嬷起身,说带明瑶回别院去,这里本来人也多,总在这里也不像话!

明瑶还是不大情愿,林嬷嬷答应她每日都带她来玩,这才挥着小手回去!

秦星吩咐红鸢把她们送回去,交给别院的林九再回来!

两盏茶功夫,红鸢回来了!

秦星把红鸢和红衣叫到跟前,“这两日若有人刻意询问我的事儿和我家人的事儿,知道该怎么回答吗!?”

红鸢点点头,“姑娘放心…”

红衣睁大眼睛,“姑娘,遇到什么事儿了吗?”

红鸢点了点红衣的额头,“你呀,就知道吃,以后和红琦一样了!”说罢,又转回头,“姑娘,红英姐姐让人来问,她们接下来要如何?!”

秦星思索片刻,抚了抚额,“我明日过去…”

红鸢和红衣离开后,秦星起身,又坐到书桌前开始写写画画!

秦月进房间的时候,秦星还在奋笔疾书,虽然字还是一如既往不太好看,但不影响她自己写着计划!

“星儿,你这天天忙进忙出的在忙啥呢!这又是在写啥?!”秦月脱下外衣,走到秦星身边!

秦星手里不停,“好多事儿呢…姐,你先睡吧!”

秦月皱着眉,有些担忧的看着秦星,“星儿,我咋觉得你现在越来越忙…忙些啥也不说,就算咱们帮不了你,最起码可以帮你出出主意…你看你最近又瘦了!”

秦星停下笔,对上秦月关心的眼神,笑着道,“大姐,我不是瘦了,是又长高啦!”最近她明显的感觉自己上马越来越轻松了,应该和自己个子又高了有关系!

秦月不赞同的道,“光长个子不长肉怎么行!你也不要让自己太累了!这个家里你已经做的很多了…”

秦星想着好久没和大姐聊天了,便收好了纸笔,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写满字的纸,递给秦月,“大姐,你看看这个!”

秦月疑惑的接过来,看了看,上面写着山货土产,不解的看向秦星!

秦星便笑着道,“大姐,我在菜场那边给你谋了个小铺子,估摸着也快装修好了。这个计划书呢,本想着你出嫁那天做陪嫁给你的,但今天有空,就先和你说说!这个啊,你交给姐夫他爹,他平日里打猎…。”

话说一半,秦月听明白了,脸色一变,抵还给秦星,“我不要什么铺子,也不要什么陪嫁,我有手有脚,他们家有地,我也饿不死!更何况程树如今教书,也有银钱,你不用管我!”

秦星叹口气,“大姐,我们是一家人,我的也是你的…我知道你饿不死,可这是我们家人的心意,都想往好了奔,谁会想着不好是吧!”

秦月皱眉,“可是,这都是你辛苦挣下来的,我不能…”

“大姐,我挣的,也是我们家的啊,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一个人挣的来!?”秦星稍稍有些揾怒的神情!

秦月一看秦星这个样子,又急了,“星儿,你听大姐说,大姐只是觉得你辛苦为这个家打拼,若是连我嫁人都要你来操心,我心里过不去…”

秦星一把抓住秦月的手,“大姐…。我从小在你背上长大,在我心里,你和娘是一样的。”

听得这话,秦月的泪攸的就流下来,那些苦难的日子浮现在眼前,那时她也是个小娃娃,只比秦星大了一岁多而已,却因为秦柳氏不停的有活儿做,只能让秦月看着她…小秦星常常饿的又哭又闹,但只要秦月一背上她,她就不哭不闹,兀自吧唧吧唧的吃拳头…那时的小秦月也小,背着秦星就迈不开步子,只能来回踱步,自己肚子也饿,却懂事的不吭声…

秦星的眼眶也泛红,虽然不是她经历的这些事,但这些记忆却在她的脑海里,此刻心里酸酸的,“大姐,以后,我会更努力…。就算你嫁出去了,这里也永远是你的家,我也永远是你的妹妹啊!”

这么感性的话,秦星很少说,这会儿一说,秦月的泪更是停不住…“星儿,姐姐,舍不得你们…。”

秦星便趁机道,“我们也舍不得你啊!你看,我们现在都在镇上,我给你们置的宅子,虽说不在镇东,但也不远,来回也就两盏茶的功夫…所以除了不在家里住,其他都一样的!”

秦月已经忽略了秦星说的给她置了宅子的事儿,她的重点放在除了不在家里住,其他都一样的上面!连连点头,“嗯,星儿如何说就如何办,姐听你的!”

秦星拉着秦月的手,“姐,若是姐夫对你不好,你便回来,我养你!”

秦月听了秦星的话,噗嗤一下笑出来,“傻丫头,姐哪能让你养!”

秦星皱眉,“姐,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若是婚姻不幸福,没必要勉强,姐夫对你不好的话…”

秦月拦着秦星的话,“姐都听进去了,姐的意思是,不能让你养,姐有手有脚的,可以自己干活儿啊…。再说…你姐夫不会对我不好的!”说罢,脸上一层红晕浮上。

秦星看着害羞的秦月,笑道,“对你好那是自然的…。”她希望大姐能幸福,她希望在这里的所有亲人都幸福…。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早又下起了雨,秦星用过早饭,准备去看红鸢她们,秦钰蹬蹬跑进内院,“二姐,那日我们在河边救的那个人来了…”

秦星愣了愣,这人想做什么?!昨日自己故意不给脸,就是不想再与他们有什么纠缠,可这会儿又上门来是何原因?眯了眯眼睛,不管什么原因,先出去看了再说!

秦星踩着小步子,慢悠悠的到前厅的时候,赫连明德正认真且兴味的看着墙上手绘的图案。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去,秦星穿着一身嫩绿的长裙,长长发的在脑后挽起了两缕,其余的都随意披散着,未施粉黛的小脸素净。

赫连明德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笑着道,“姑娘这里真是别致…”厅里摆着的沙发,还有茶几,以及墙上的手绘图案,都让他觉得很新奇!

秦星脸上表情无波无澜,淡淡的道,“多谢夸赞!不知公子来是何事!?”

玄铁开口斥到,“大胆,怎可如此…”

话语未完,明德随意的扫了玄铁一眼,玄铁接到明德的眼神,脖子处一凉,随即低下头,不再吭声!

秦星轻蔑的看了眼玄铁,再看向明德,“这位公子,我昨天已经和这位说的很清楚了,我不需要你的什么感谢,救你也只是无意之举!”

赫连明德颔首,“本…。我今日来,不是来感谢姑娘的救命之恩,只是来和姑娘谈合作的!”

秦星皱眉,“合作?!”

赫连明德嘴角噙着笑,“姑娘不请我坐下!?”说罢,自顾的走到沙发边坐下,衣袍轻撩,贵气十足!

秦星身边的红鸢警惕的看着赫连明德,这人身上有杀伐的气息,杀过人和没杀过人是能感觉出来的,都是习武之人,气息是掩藏不了的!而且,他的内力深厚,恐怕自己并不是他的对手。

秦星不以为意,她倒是不怕这人会杀了她,或者危害到她,不然也不会这么光明正大的跑到她家里来,于是轻声对红鸢道,“去给客人倒杯茶,别显得我们小家子气,连杯水都舍不得…”

红鸢不动,她要守着姑娘!

秦星轻笑,“没事儿,你去吧!”

红鸢这才快速去后院倒茶!这会儿秦柳氏她们都在工作间忙着,没有听到前厅的事儿。秦钰站在秦星身边,眼光不错的看着赫连明德!

秦星慢悠悠的坐到赫连明德对面,“还不知道公子贵性!”

赫连明德眼光闪烁,“在下姓连。单名一个德…”

秦星心里一咯噔,不会这么巧吧…赫连明德…。皱眉看着眼前的男子,转头看了眼秦钰,这孩子,还真是招了个大人物啊…。

------题外话------

哈哈…没骗你们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