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高天流云/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心里百转千回,不离村的种种浮现在眼前,将明轩拘在那洞穴里,此刻,秦星只感觉这真是太大的讽刺,她居然不仅没有亲手宰了他,反而还救了他!她有种想笑的感觉,诡异的居然还真的浮起了笑意....

心里起伏不定,面上却是不显,秦星不是一个冲动的人,这人这样上门来,还说要合作,她有些摸不清状况了,他到底是知还是不知自己和明轩的关系?!不动声色,淡然开口,“连公子想与我合作什么!?”

赫连明德轻轻一笑,“姑娘好像挺擅长做生意,在下刚好需要一个这方面的人才...”

秦星轻轻松了一口气,想来,他还并不知道,只是凭着他如此之快便找到了自己,想来,调查清楚也不是很费功夫的事儿!悠悠的道,“公子谬赞了,我就是一个农家女而已,也就是凑巧有几个新奇的点子罢了,不足为提...”

赫连明德看着秦星满脸的淡然,和那日给自己缝伤口时的表情一摸一样,笑容加深,“姑娘不要妄自菲薄,若是你有好的合作伙伴,他日,这南璃的商业必定有姑娘的半壁江山!”

这话说的太满,秦星知道他的身份,所以不觉得惊讶,依旧淡然的让赫连明德讶异...更是让玄铁心生几分不满,这女子好不识抬举,主子如此看重于她,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秦星微微一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女,并不想什么大富大贵,吃喝不愁的过好就行了。”

玄铁忍不住,顿时杀气外露!

秦星对杀气格外敏感,偏头冷冷的扫了玄铁一眼,回头看向赫连明德,“连公子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就请回吧!”

赫连明德皱眉,眸光扫过玄铁,玄铁的身子一凛,收起杀气,默默站好!“姑娘好像很不喜欢在下!”

秦星淡淡的摇头,“公子与我只不过是陌生人罢了,又何谈喜欢与否!公子说笑了!”

赫连明德有些无力,秦星的反应不在他预料之内,不软不硬的话语,让他连稍许重些的话都没法子说!“姑娘不再考虑下就这么急着拒绝?!”

秦星看也不看他,连茶水都不想给他喝了,站起身,“公子请回吧,我没什么可考虑的!”

赫连明德稍微愣怔了一瞬,又恢复自如,站起来,“那连某告辞,改日再来拜访!”

秦星毫不客气的道,“公子不必再来了...”

赫连明德神色不变,深深的看了眼秦星,转身出去!

玄铁紧紧跟上!

“玄铁,仔细查一查...”出门,上了马车,走了很远,赫连明德对马车外跟随的玄铁道!

“主子,这醉鱼轩和清水楼,还有这未挂牌的成衣店,背景属下都查过...”玄铁如实道!

赫连明德微眯着眼,“去好好查查这个秦星...”顿了顿,“包括她身边的人...”

玄铁一愣,立即道,“是!”他迟疑了下,道,“主子是不是觉得这女子有问题?!”等了半晌,没听见赫连明德的回话!

赫连明德闭着眼靠在车里,他眼前浮现的是秦星给自己缝伤口的淡定,还有自己说到南璃商业半壁江山时的淡定,这让他起了些疑惑。他本就多疑,虽然对这女子有些不一样的感觉,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若是普通的农家女,不会有如此淡定的性子..想到京城那些对自己趋之若鹜的世家女子,再想到秦星的对他的态度,他隐晦的脸上表情不明!

赫连明德刚走,红鸢端着茶水出来,瞧见那人已经走了,说了一句,“姑娘,这人身手很高!”

秦钰皱眉,“二姐,这个人是不是坏人?!”

秦星看了看秦钰,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只好道,“反正不是什么好人!”

秦钰懊恼的低下头,“我闯祸了吗?!”

秦星拍拍秦钰的肩膀,“这不怪你,出手救他的是我!”

秦钰耷拉着脑袋,“可是...”白桃,还有今天这人,都让他沮丧极了...

秦星揉揉他的头发,“钰儿,二姐曾经给你说的话,你要记好了!好了,我现在有事,你去玩儿吧!”说罢,也来不及再安慰他,赶回房间,她必须把今天的事儿告诉明轩,显然这赫连明德出现在清水,应该是为了那所谓的宝藏!

写好信,快速出房间,让红衣拿到张记去找张恒!说罢,带着红鸢去了红英她们所在的镇西!她不能因为突然冒出来的赫连明德打乱自己的计划,南璃商业的半壁江山她要,而且要很快的要!这样明轩的底气才会更足!

开门的是红琦,笑眯眯的,手上还拿着一把菜,见到秦星,笑眯眯的,“姑娘,中午在这里吃饭吧!”

秦星笑着点点头,这会儿她实在是没什么心思说吃饭的事儿,径直进了院子。

红英她们都在院子里各自忙碌,洗衣服的,打扫院子的,角落里练剑的身影让秦星眼睛一亮,她差点忘了,这些姑娘们还都是有身手的,可不能荒废了!

红英迎过来,“姑娘,你可来了,我们都快闷疯了!”

秦星招招手,将所有人都集中起来,连着红鸢,一起十七个人,一个个都期待的看着秦星!

秦星坐下从怀里掏出一个册子递给红英,这是这两日抽空写的红英她们的计划,其她人或站或坐,都在院子里,伸长了脖子,看着秦星手里的东西!

红英看着册子封面上几个大字,青州十三钗,神色有些激动起来,小心的翻动,一看之下,被秦星大胆的计划震到,“姑娘,这能行吗?!”

秦星自信的点点头,“按照这上面的计划来,一定没问题!不过,如今我还想加上一点,你们的武艺不要荒废,所以,每日抽一个时辰练武,这是另外一个要求!”

红英点点头,“这是自然,我们现在也每日都没有落下!”

秦星点头,“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能单独面对一切,合起来团队所向无敌,单个个人也能独当一面!”

各位姑娘们纷纷点头,红琦神色有些懊恼,“我好像太没用了...”

红莹笑着道,“你怎么会没用,这几日,姐妹们都长胖了...你做的点心是天下最好吃!”

秦星心下微微一动,“红琦,你会做点心?”

红琦红着脸,“我爱吃,所以,就瞎琢磨的,红豆糕,凤梨酥啥的...都是些寻常糕点!”

秦星却是有了另外的心思,甜品啊,哪个女人不爱,当下又想到可以弄个甜品店...她觉得自己都快入魔了,什么都想做,她的脑子里现在只想疯狂的赚银子...

红英将手里的册子挨个传着看,秦星在她们看的时候,道,“这里面按照你们的特长,详细的分列了内容,最近就按照这个来编排!”

红英将最后一张抽出来,“姑娘,这词是你写的吗?!”

秦星扫了一眼,那是她唯一记得完整的一首曲子,叫高天上流云,这几日她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那首曲子合适这古代,想来想去,只想到了国母曾经唱的这首歌。她对什么流行音乐关注的非常少,偶尔听到一两首,连名字都叫不出来,能记住这首歌,是小时候孤儿院里几乎天天放,还让她们跳舞,那是她第一次跳舞...神色自然的点点头,不是她写的,可她也不能说不是的...

“姑娘,你这词写的可真美...”红英由衷的叹道!

秦星不自在的晃了晃脑袋,这种直白描述的词也只有古人才会觉得美了!

红裙,你来看看,这词该谱什么曲好!?”红英朝红裙招招手!

红裙抱起怀里的古琴,走到红英身边,红着脸看完,看着秦星,“姑娘可有建议?!”

秦星有点懵,她哪里懂什么乐谱...只好道,“我倒是可以哼唱几句,你参考参考...”

红裙便兴奋的点点头。

秦星清清嗓子,记忆里的高天上流云便从嘴里唱出来,说唱,倒不如哼来的贴切...

一曲哼完,红裙手下手指一动,音符跳动,一曲古筝韵味的高天上流云便倾泻开来...

实在是让秦星惊艳,这就听了一遍就可以记下来,还能弹的这样好听,真是太厉害了!一曲罢,红莹接过词,示意红裙再弹一次,这一次,红裙的筝,红莹的嗓,再加上红英的舞,让秦星是大开眼界...

一曲终,三人皆是香汗淋漓,激动不已,歌声缭绕,舞姿优美,琴声清扬,这绝对是一出让人过目不忘的表演!这古色古香的韵味放到现代也是极不错的,更何况是娱乐见得少的古代!

秦星带头鼓掌,其她人似才惊醒过来,纷纷鼓掌!“

这曲子,还可以编排成一个群舞,借助一些道具,比如扇子...”秦星看着红英,她小时候在孤儿院的时候,就是给她们编排的扇子舞,那扇子边上弄了一圈红色的绸子,轻轻一抖,飘逸又好看。

红英脸颊泛红,略略一想,便有了主意,认真的点点头,“姑娘,我们一定编排好!”

秦星点头,“这两日,我会安排人来给你们量尺寸,为你们缝制演出服!你们的第一个任务便是时装走秀...一来,锻炼你们的胆量,另一个,也是练练气场!”

“姑娘,时装走秀是什么!?”红莹不解。

秦星解释道,“就是穿着好看的成衣在台上走上一圈,当然,会有很多人看,这样,你们就可以先锻炼一下在众人面前表演的胆量!另一个,走秀,不是平时走路,要有气势,这个,我会教你们”说实话,秦星也不太懂怎样走秀,但总是见过的,巴黎时装秀她也看过,这古代走个秀什么的,也不会太难!

一听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穿着好看的衣服走,一群姑娘们是又激动又忐忑...

秦星没有太多的精力去管她们的心情,交代好任务,又把除开红琦红鸢的另外两个没有才艺的姑娘叫到跟前,她记得,一个叫红丝,一个叫红钗,都十七八岁,算是年龄较大的,一看就比红衣红琦她们沉稳许多!“你们两个身手如何?!”

红钗福了福身子,“姑娘,属下自幼习武,不在红鸢之下!”

这群人中,红鸢的身手最好,若不在红鸢之下的话,可用!点点头,“红钗,红丝,从今天起,你们留在我家保护我的家人,可以吗!”赫连明德已经出现在清水,一旦他知道自己和明轩的关系,她有些担心,以防万一,她必须周全!本可以从沿溪村调几个人,可家里都是女人,突然安排几个男人在家里,怕反而会引起秦柳氏她们的慌张!

红钗和红丝同时福下身子,“但凭姑娘吩咐!”

秦星看着她们俩,“我不想是因为我的吩咐让你们不得已才同意!你们和我的家人一样,只是你们有武功,所以,我想请你们留在我家,尽你们的努力保护她们!而不是主子与奴婢的关系!”

红钗定定的道,“姑娘,能承蒙您将我们从京城接回来,我们就已经很感激了,能留在姑娘身边,我们更是甘心情愿,在我们心里,您就是主子!”

红丝也点点头!

秦星便不再多说,有时候话说多了,反而没有什么意思!

吃午饭之前,秦星又给红莹她们哼唱了几句现代的歌,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名字,反正想到什么就哼什么,最后红裙居然记下了十多首,秦星不禁暗暗乍舌,这放到现代,就是天才啊...

红莹连忙道,“姑娘,这些词呢?!”

秦星摆摆手,“词你们就自己填吧,我一时间也想不到这么多...”开玩笑,她哪里能记得住这么多歌词,能记住些旋律就很不错了!你让她说各种抢,武器的构造,她倒是熟烂于胸!可惜,没有这个打造的条件!

不得不说,红琦的菜确实做的很好吃,点心也非常好吃,秦星边吃,边道,“红琦,我们开个店吧...私房菜,甜品店,都可以。”

红琦兴奋了,“姑娘,真的可以吗?我也可以开店?!”

秦星点点头,“当然可以,你做的菜真的很不错,可以再好好研究研究,做一些外面吃不到的菜,只有你能做的...限量供应,一天只接待五桌甚至更少,而且只能提前预约,不然,就没得吃!”

秦星说的随意,红琦听得认真,甚至激动的眼眶红红,“姑娘,红琦一直以为,红琦是最没用的....只知道做吃的!”

秦星摇头,“怎么会,不管什么人,老人,小孩,男人,女人,上到皇帝老子,下到乞丐,哪个不吃?”只能说古代人太迂腐,总觉得人不能只想着吃,却不曾想,生活艰难的时候,不就是为了吃才努力生活,若不吃了,还努力个什么劲儿!?

红琦点点头,“我一定要做南璃第一女厨师!”

秦星伸出大拇指,“不错,有志气!咱们就朝这个方向努力!”

红琦圆圆的脸闪着兴奋的光彩,周围的众姐妹也都跟着微笑!

从镇西出来,秦星又马不停蹄去找张恒,没碰到人,店里的小二说张老板刚出去,而且最近很忙,几乎都不怎么在店里!秦星想起他给自己保证的十日完工的事儿,心下了然,交代让他回来就去找自己,便去了醉鱼轩!

辛掌柜看到秦星有些惊讶,“秦姑娘,你今日怎么有空来了?!”醉鱼轩的生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新收了辣椒,更是无所顾忌了!

秦星笑着走进柜台,“来看看您,二来说说清水楼的事儿!”

辛掌柜笑着让出柜台里的位置,“张老板都来给我说了,清水楼都已经安排妥当,说是伙计也已经安排好了,让我不用操心,我啊,现在一点都不着急了!”

秦星便点点头,“张老板是个做生意的好手!”

辛掌柜晃着脑袋,“这张恒也确实是看不出来,以前在那张记,也瞧不出有啥大本事,没想到还真行!”顿了顿又道,“话说回来,姑娘是如何和这张老板搭上线了?!”

秦星看着大厅用饭的人,随意的道,“那还不是你家东家搭的线,我哪儿搭的上...”

辛掌柜不由得松了口气,他其实也是有些试探的意思,他从张恒的话里能听得出,这张恒对秦星怕是心思不太一般,又不好直问,只好拐着弯儿的问上一句,既然是东家搭的线,那他也就不瞎担心了...

秦星忽然想起赫连明德,便压低了声音,“最近可有人到这里来打听我?!”

辛掌柜愣了愣,刚想摇头,想到东子昨日嘀咕的一句,便犹豫道,“好似有人清水楼的东家...”

秦星明白了,既然能找到自己,定然也是查了辛掌柜的,隐隐有些担忧,“知道明轩是这里东家的人多吗?”

辛掌柜摇头,“这里的帐都是我亲自办,与东家是半点关系也没有的!当初也是怕有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这里的所有一切都是我的名字!”

秦星想了想,这赫连明轩也是个心大的,想当初他怕是都没怎么和这个辛掌柜接触吧,就这么放心的把这一切交给辛掌柜,不过,这辛掌柜也不负他的信任,醉鱼轩这些年做的有声有色!正思索间,赫连明辉冲进来。

“四嫂,总算找到你了,快跟我走,出事了!”

秦星腾的一下站起来,“谁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明辉转身往外走,“四哥出事了,马我带来了,快上马,我给你说!”

秦星心跳陡然一停,脚步翻飞,快速往外去,跟上明辉,回头对红鸢道,“回去保护好我家人!”

------题外话------

今天回老家了…临时决定的,回来看看父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