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翡翠山脉/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醉鱼轩,秦星翻身上马,脸色焦急,“明辉,到底怎么回事!?”

明辉打马在前,头也不回,“长崎边界有异动,四哥去了那里!”

秦星皱眉,“又有异动?!长崎?上雄!”

明辉在马背上起伏,“不一定是上雄,也有可能是沧澜!”

秦星脑子一轰,什么情况,沧澜也来凑热闹?!不由有些恼怒,“你倒是说清楚!为何又扯上了沧澜!”

明辉将马慢下来,看着秦星,声音放低,“实际是四哥的手下在外探查宝藏的下落,到了长崎后好几日没有消息,最后一次来信是说到了长崎,准备去与沧澜接壤的山海关。然后就没有了音讯。四哥四天前出发,按黑煞的速度,连夜赶路,最多两天一夜,可到现在还没有消息来...山海关,是大哥的地盘!”

三言两语,大致说了下情况,秦星默了默,四天前,也就是自己刚从清州离开那日...“你们都以什么方式传信!?”每次秦星有什么事情都是找张恒或者林九林十,并不知道他们如何传递信息!

“鹰!”简短,却让秦星不再怀疑是不是传信中途出了问题,空中传信的王者,日行千里都算少!沉吟一刻,“山海关离长崎多远!?”

明辉估算一下,“快马加鞭,三个时辰!”

秦星皱眉思索,“你说山海关是你大哥的地盘?!”

明辉点点头,“萧家三子,萧书彦镇守!”

秦星明了,凡是姓萧的,都是赫连明德的人,既然他们镇守那里,自然那地方也就是他的地盘!皱眉,“赫连明德在清水!”

明辉一惊,“在清水?!”

秦星心头不快,“你们不是一直在盯着他!?”

明辉一脸愤慨,“他狡猾的像只狐狸,从离京就行踪不明,我们盯也没处盯!怎么会知道他如今在清水!”说罢又迟疑的看着秦星,“四嫂怎么知道的!?”

秦星脸上一闪而过的懊恼,三言两语把之前的机缘巧合救了他到他上门的事情都说了!

明辉震惊的看着秦星,半晌没说出话来...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瓮声瓮气的道,“作为兄弟,我并不想看他横死异乡...但若是四嫂没有出手相帮,说不定,大皇兄他...唉...”

秦星看了明辉几眼,他的复杂神色没逃过她的眼睛,看得出,他并不想真的致赫连明德死...但却又对他接连对自己和明轩下杀手痛恨不已,所以充满的纠结,矛盾。不禁正了正色,“说实话,我很后悔...”

明辉愣怔一瞬,恢复过来,“那若是大皇兄在清水的话,就不会是他倒的鬼...”

秦星眉目深锁,“可这种时候若是真的与沧澜起了冲突,那才是真的麻烦!”

明辉脸上也是一片焦躁,“所以我才着急,这才不必上次不离村,好歹还是在南璃,是在四哥自己的地盘!”

秦星心一紧,下意识的道,“你四哥不是无用之人!”

明辉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沧澜人凶残成性,和西辽的彪悍不一样,他们更难缠!”

秦星让自己镇定下来,“他身边带了几个人!?”

“就是林七和林十!”停了下,又道,“林二来信,本是让我回清州,他去寻四哥,但我想,还是我去比较好!

秦星默了一瞬,“我带着红鸢去,你也不要去了!”

明辉急了,“那怎么行!我肯定要去的!”

秦星看着明辉,满脸的着急,心下欣慰,好歹,还有个真心为明轩的兄弟!“明辉,你听我说,若真是与沧澜起了冲突,你也在那里,不妥!”

明辉眉头一横,“怕他沧澜不成!”

秦星不赞同的看了明辉一眼,“南璃如今的情况,你还不知道吗!?若真是沧澜挑事,你们又当如何!?”

明辉一噎,若不是在清州这段时间知道了南璃兵力强盛的外表下的腐烂,他怎么也不会相信,南璃现在真是连一点风吹雨打都经历不得!“四嫂,可是,就你和红鸢也不行啊!不如通知林一和林三,再带上鹰部的人?”

秦星摇摇头,“更加不妥!现在形式不明,根本都不知道是到底怎么了,贸然带上这么多人去,反而是行动不便!”

明辉还要反对,秦星认真的道,“就这么定!清州就交给你了!我家里,还有明瑶她们,你的任务也很重!”

不等明辉答话,秦星牵动缰绳,刚准备返回去找红鸢,远远就见她奔过来,“姑娘,家里有红衣红钗她们,我还是跟你一起!”

秦星点头,“快上马!”

明辉知道秦星不会改变主意了,也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有道理的,只好下了马,将马交给红鸢。“四嫂,等会儿!你带上这卷地图,用的上!”将手中的羊皮卷丢出去,而后道,“我在清州等你们回来!”

秦星伸手接过地图,点头,带着红鸢飞奔而去!

明辉一头雾水的看着远去的秦星,她没有往长崎的方向去,反而出了镇往清水村的方向去!

秦星确实带着红鸢去了清水村,她打算从暗道直奔长崎!

一路无话,秦星脑子里思绪翻飞,若是真的落到沧澜人的手里,那是不是意味着要起战事?!皇帝会不会派兵去救,若是派兵,会派哪里的兵?南璃现在还有能抗衡外敌的兵!?秦星心里是又急又怒,身下的马似要飞起来!

很快,便到了清水村的后山,马不停蹄,直奔那暗道入口。

红鸢惊奇,“姑娘,我们这是?!”

秦星头也不回,“我们走近道,去长崎!找贤王!”

红鸢惊道,“贤王怎么了!?”

秦星摇头,“暂时不知道。所以才要去找!”

红鸢压下震惊的情绪,紧跟在秦星身后!

说话间,到了暗道上方的斜坡,秦星下马,“把马牵好。”说罢打先小心的向下方走去!

红鸢学着秦星的样子,两人不多时便下了坡底,在暗道口,秦星将裙子挽起,在下摆处打个结,在怀里掏出随身带的夜明珠,纵身上马,进入暗道!

红鸢看到洞口的时候惊讶了一瞬,也不多话,跟着便上了马!

“整个身子伏在马背上!”一进暗道,秦星转身对红鸢道!说罢,自己便伏到了马背上,在夜明珠的亮光下,红鸢很快适应了暗道里的黑暗!

“姑娘,这是什么地方?!”

“通向长崎的暗道!身子伏着,不要躬着,不然时间长了会难受的!”秦星已经紧紧贴马背上,速度不比外面,但比走路要快的多!

一路疾行,半路歇了一次,红鸢惊叹这里居然有这么长一条暗道!

秦星的心一路都没有松下,紧紧揪着的心让她半刻也不想耽误!

时间很快,秦星出了暗道的时候,迎面来的不是明媚的阳光,而是倾盆的大雨,连绵的大山一望无际!秦星微微讶异,长崎不是要靠海了吗?!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山脉...

眼看天色渐晚,在暗道里行了半日一夜又一日了。

靠在洞口,看着倾盆的大雨,秦星在思索这么大的地方,去哪里找人!

红鸢不知道窜到哪儿去了,秦星从怀里掏出羊皮卷,细细看起来,这才发现,这里实际离长崎还挺远,快马最少还有半日的路程,现在这里叫永城。这里的山脉叫翡翠山脉,连绵数千里,崇山峻岭,像一道天然的屏障,易守难攻!

秦星略一思索,上雄和南璃多年相安无事,与这道屏障也有关吧!顺着看过去,沿着山脉横向看过去,再半日路程过去,便是与沧澜接壤的山海关,高高的山脉,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秦星眯了眯眼睛,若是有宝藏,这翡翠山脉还确实是个好位置!怪不得明轩身边的人会追查到这里来!盯着羊皮卷,细细思索,到底要从哪里开始找起...

“姑娘,快吃些果子,填填肚子吧!”红鸢浑身湿漉漉的窜过来,用衣服兜着十几个红彤彤的果子!

秦星猜到她去找吃的了,这么长时间,她忍的了,红鸢怕是忍不了!也不客气,拿起一个果子咬了几口。

“姑娘,我们接下来往哪边!?”红鸢用内力迅速将衣服烘干,看着秦星!

秦星对这种玄幻的内力微惊了一下,不多说,收起地图,放进怀里,“等雨停了,我们先往山海关去!”

红鸢点点头,动作麻利的将剩下的果子包起来,靠在洞边闭目养神!

秦星颇有些意外,抓紧时间补充体力,这确实是最基本的!“红鸢,你接受过训练!?”

红鸢睁开眼,摇头,“训练?!”

秦星听到红鸢的反问,便知她没有参加过什么训练了!“你知道第一时间找东西填饱肚子,还知道抓紧时间休息,我以为你受过训练!”

红鸢便笑了,“师傅跟着以前的老鹰主征战过,这些都是师傅教的!”

秦星了然的点点头!也闭上眼睛,这么大的雨,出去连方向都辩不清楚,先原地休息!

大约半个时辰,雨势渐小,秦星起身,带着红鸢往山海关奔去!

秦星的秦棕发挥了它最大的优势,哪怕是山地,也平稳的很,反而有越来越快的趋势。秦星发现它居然有些隐隐的兴奋!秦星回头,发现红鸢已经落下一截。“红鸢,我会沿途留下记号,你跟上来!”

红鸢心知自己是跟不上了,“姑娘,我随后便来!”

秦星缰绳一拉,秦棕在山岭间穿梭丝毫不停歇。

雨停了之后,月光洒满了整个山间,如被清洗过一般格外亮眼,照得本来崎岖的山路一览无遗!秦星一门心思赶往山海关,这皎洁的月光她无心去看!

天边泛起鱼肚白,微微亮起了光!

正奔跑中的秦棕忽然嘶鸣起来,秦星立时拉紧缰绳,立在巍峨的山脉上,向沧澜方向眺望去,滚滚的浓烟像一只张牙舞爪的怪物呲牙咧嘴。

秦星心里一紧,沧澜平原多,一点火苗便可以燎原,毫不犹豫,牵动缰绳,便冲下去。看着近在近前的浓烟,距离却并不近!心里没来由的越来越慌张,直穿过山岭,俯冲而下,秦星身下的秦棕几乎要飞起来。一到平原上,秦棕更是如鱼得水,直直奔向那起浓烟的地方!

看起来近在眼前的火势,以秦棕的速度用了一炷香的时间都还未跑到跟前,但四周逐渐升高的温度,让秦星胆颤,这种火势,一旦烧起来,燎原不在话下!

心神胆颤中,远远的跑过来一队人马,那打头之人,秦星都不用看第二眼,便认出来,那是明轩,赫连明轩!那火势以肉眼能看到的势态追在他们身后,秦星不拉住缰绳,反而更是加快速度冲过去,她知道她冲过去也不可能阻止火势,但她就是迫不及待想要到他身边去,不管是生是死。

远远的,驾马飞奔的赫连明轩便瞧见了那个纤细的身影,如飞一般的速度朝自己飞来,心神一震,紧紧抓住缰绳,恨不得将马提的飞起来!

林十也发现了秦星,一时震惊不已,“四爷...”

紧紧跟着明轩的林六他们都发现了主子的异样,同时朝前方看去,看到一个女子的身影朝着这方分奔而来,掩饰不住眼里的讶异,但是此时逃命之际显然不是追问的时候,身后的灼热感越来越强烈,那火苗感觉已经燎起了发丝。

飞奔的秦星忽然看到面前横着的一条河流,心下一喜,拉住缰绳,立于马背上,挥手,“明轩,快...”

明轩的衣衫被风吹的鼓起来,发丝飞扬,眉目清明,哪怕身后便是要人命的火苗,却还是一样的淡定,只有紧紧拉着缰绳暴起的青筋显示出他此时的心情,一鞭子扬在黑煞的屁股上,黑煞高声嘶鸣一声,速度达到了极致!

林六他们的马匹没有黑煞的速度,但是被身后的火驱使着,居然也能紧紧跟在黑煞身后!

十米,八米,五米...秦星的心噗通噗通跳的厉害,眼看着明轩他们连人带马跳下了河,秦星的心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题外话------

今天又晚啦!

今天我生日哦,又老了一岁啦!

本来好想请假的,可想到你们还在等,便又有了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