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打劫沧澜 (一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门,秦星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认识路!不好意思的转身,示意身后的小丫头给她带路!

小丫头也不矫情,笑眯眯的就上前,快步朝外走去!

秦星打量着四周,都是石头砌的房子,古朴沉稳的感觉!沿石子路走去,沿路都是不知名的花,小溪流居然直接穿过房屋…秦星讶异的看着缓缓流动的溪流。

小丫头仿似知道秦星的惊奇,转身道,“我们这里家家户户都有这样的小溪流流过呢…”

秦星点点头,花红柳绿,亭台溪流,好地方!

七绕八拐的大约两盏茶的功夫,才到了前厅!

小丫头转身对秦星道,“王妃,贤王殿下就在这里和我们将军议事,我带您进去吧!”说罢抬步进去,秦星也跟着走了进去!

“将军,贤王妃来了!”小丫头进去,规矩的半蹲着身子福了福。

秦星入眼便看到明轩正抬眼带着温柔的笑意看向自己,朝明轩笑了笑,转头看向坐在另一边的男子,约莫三十多岁的年纪,俊眉善目,一身白衣,一派书生气!正好奇的打量这男子,明轩站起身迎向秦星,拦住她的目光,以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比我好看么?!”

秦星微怔,霎时反应过来,好笑的看着明轩的眸子,无奈的摇摇头!

明轩牵着秦星的手,回身对已经起身的男子道,“萧将军,这位是本王的王妃!”

萧书彦眼眸闪了闪,赫连明轩来时,这女子用斗篷遮面,正睡着,没有看清!刚刚从外面进来时,他便仔细打量了一番,样貌并不是十分出众,但那通身不凡的气质却让人眼一亮!“贤王妃远道而来,下官有失远迎…”

秦星避开萧书彦行的礼,不太清楚规矩,当下也福了福身子,“多有打扰…”

萧书彦看了看一直牵着秦星手的明轩,明了的笑了笑,这皇室中还有如此多情之人,真是难得…

秦星好奇的闪了闪眼睛,忍不住又偏头看了一眼这个萧书彦…带兵的将军不应该都是五大三粗,粗犷的很吗?为什么这个人却像一个书生般!

明轩捏了捏秦星的手,“你可不要被他的外表给骗了!”

闻言,秦星愕然。

萧书彦爽朗的哈哈大笑起来,“贤王殿下可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下官留啊!”

秦星眨眨眼睛,看样子,这个萧书彦和明轩很是熟悉!

“星儿,萧将军当年和你舅舅,一个是文状元,一个是武状元!”明轩给秦星介绍!

秦星一听,又对这个萧书彦多了一份新的认识!作为镇国大将军家的儿子,本就是高高在上,如仕途前程大好,还能如此上进,通过努力,考上状元,实属难得!“将军好生厉害!”

萧书彦哈哈一笑,摆摆手,“不提当年!”

三人坐下,刚聊几句,一阵爽朗的笑声传进来,“我听说贤王妃醒了,让我来瞧瞧,是怎样一个妙人儿!”人未到,声音先到!

萧书彦听到声音,柔了表情,半是纵容,半是无奈,“我家内人性子泼辣,贤王妃不要吓着才好!”

秦星好奇的看向门口,对萧书彦口中的贤王妃这个称呼也没多加在意。

明轩一脸微笑,“我家夫人泼起来,不遑多让…”

秦星脸一红,回头嗔了明轩一眼,这人,都还没成亲呢,别人叫她贤王妃也就算了,他也凑热闹做什么!

秦星却是没想到,明轩若是不介绍说她是贤王妃,别人又怎么可能如此称呼!另外,明轩也是顾忌着秦星的名声,一个女子和他这样在外,总是不太好,反正认定是他的人了,贤王妃也是顺其自然的事儿了!

秦星刚转过头,门口闪进来一身大红色衣服的女子,约莫二十岁的年纪,好一张英气勃勃的脸!大气又不失美丽,第一眼就让人觉得舒服!

那女子也打量这秦星,不住的点头,“贤王果然眼光不错!”快步向秦星走过去。

萧书彦迎上那女子,“你瞧你,别把贤王妃给吓着了!”

喻晚晴一挥手,“乱说,我怎么可能吓着她!”语罢,对秦星眨眨眼睛,“贤王妃,我吓着你了吗?!”

秦星笑着站起身,“夫人不曾吓着我…”

喻晚晴嗔了萧书彦一眼,“就你多事儿!”挣脱拉着她的手,一步走到秦星面前,上上下下打量着她!

秦星不避不让,大大方方让她打量!相互的欣赏之意流露无疑!

这一日下午,明轩和萧书彦,秦星和喻晚晴,品茶聊天,好不惬意!

秦星心里一直在隐隐觉着奇怪,明轩为何不直接回清州,却要到这山海关来!难道就是为了来与这对恩爱的夫妻叙旧!?虽有疑惑,但也没有多问,一直到夕阳下,下人来报,说林六回来了,秦星心里才动了动,这林六又是到哪儿去了?!

明轩面色未变,倒是萧书彦脸色一喜,连忙站起来!

不多时,林六林五一身风霜,进来!瞧见明轩和萧书彦,双手抱拳,“幸不辱命!”

明轩这才表情微微带了些喜色,却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似早有预料般!

萧书彦却是哈哈大笑起来,走到林六身边,不顾及身份,扶起他,拍拍他的肩膀,“不愧是鹰部的旧人!”

秦星眉眼动了动,这林六也是曾经的鹰部之人吗?!回头看向明轩,明轩点点头,好像是没有和她说过!秦星回头看萧书彦开心的模样,再看林六一脸的喜气,不解的又回头看明轩!

明轩拉过秦星的手,“林六把沧澜和西辽互相买卖的一批马接手了!”

喻晚晴爽朗的手一挥,“什么接手了,就是给劫了!”

秦星愣住,“劫?!”

明轩看秦星极少发懵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对,打劫!”见秦星还是不太明白,于是道,“前几日我在沧澜救林六他们时,意外得知沧澜有一批好马要取道山海关外的翡翠山脉送往西辽!所以…。”

秦星这才明白过来,想到南璃军队的那些老马,心下一喜,沧澜的马啊,那可都是精品!不由的也开心起来。

萧书彦负手看向明轩,“贤王殿下妙算,这批马,还真是来的轻易!”

秦星忽然道,“一共有多少马匹?”

林六抱拳,“一共五千匹,死伤一百二十七匹!”

秦星皱眉,“这么多马,放到哪里?!”这么多马,目标不小,若是沧澜和西辽同时发难,此时的南璃可招架不住!

林六继续道,“翡翠山脉东面靠近长崎有一处低洼带,林七他们带过去了!”

秦星摇摇头,“不是长久之计!”

萧书彦点点头,“要尽快将这些马匹带离翡翠山脉!”

“一时还不用担心沧澜追来,我们按照殿下的吩咐,林五给我们打扮了一番,所有线索,都指向西辽!”林六神色沉稳!

秦星心下稍微松了送,“让他们误以为,黑吃黑…”等西辽和沧澜弄清楚这里面的事儿,这批马也早就没了踪迹!

众人一愣,都看向秦星,“黑吃黑?!”

秦星掩饰的挥挥手,“这批马准备送到哪儿去?”

明轩默了一会,“留下两千在山海关,剩下的,我们带回去,分到各军营!”

秦星摇头,“不妥,清州军营的事儿都没有理清楚,此时带这么多马回去军营,不是给他们机会?”

明轩眼神沉了沉,“林十已经赶回京城,父皇…。应该会有旨意!”

秦星明白了,林十应该是回京城去汇报去了!

喻晚晴袖子一挽,“要我说,先斩了再说,换战马,必须杀!”这斩杀,说的是极为顺溜,泼辣的性子可见一斑!

萧书彦眉头皱了皱,有些无奈的看向喻晚晴!这赫连明轩虽是清州的封王,可他是没有实际的权利的,地方官员也好,军队也罢,所有的任职罢免,都需要上报朝廷!要杀要斩,不是他能做主的!此刻,这贤王在这山海关,也只能是他们知晓,若是有心人知道,一直奏折上报到朝廷,又是一顶大罪扣下来,没有旨意,擅自离开清州地界,那是抗旨,欺君,可以杀头的!

喻晚晴还在愤愤不平,秦星心里却是一阵心疼,这些弯弯绕绕,她也是最近才知道,她并不了解朝廷的机制,哪怕是一地之王,也有很多是不由他的!回身看向明轩,眼里的心疼和替他不平让明轩心思微动!

明轩朝秦星道,“纵然有再多的掣肘,又能耐我何?!”

萧书彦微微一愣,深深的看了眼眼前的赫连明轩,眉目清明,一派自在的神色,让他自叹不如!

喻晚晴此时意识到自己说的话不太好,但听明轩这么一说,立马又眼一瞪,“对,就要这样!天皇老子又如何…”话没完,被萧书彦快速的捂住了嘴巴。

明轩看此情景,笑起来。秦星也是一阵好笑,这个喻晚晴,胆子也真是大!若不是下午聊天知道她是土生土长的山海关人,还真以为是自己的“老乡”!看看眉目无奈又宠溺的萧书彦,再想到张谦,自己看到的几个出色的男子都是专情之人!偏头看了眼赫连明轩,很是满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