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制造流言/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皱眉看着张妈妈一脸为难的摸样,伸手就将给她的那张银票给夺过来,眉一挑,“不勉强!”说罢,作势就要往外去!实际却留意着身后张妈妈的动静!

果然,刚转身,张妈妈几步窜过来,就去拉秦星的胳膊,秦星身子一扭,避过张妈妈伸过来的手,张妈妈一脸讨好的笑意,“姑娘,我这也就是多问一句…好商量好商量!”眼睛始终盯着秦星手里的银票…

秦星拿着银票晃了晃,“想好了?!”

张妈妈还没开口,张恒忍不住道,“姑娘,你这是…”

秦星摆摆手,示意张恒别说话,而后看向张妈妈,“最多一个时辰,准送回来!”

张妈妈看着那银票,馋的不得了,看看一边儿的张恒,再看看一脸无所谓的秦星,心思转了又转,一个没成亲的姑娘家进这种地方本就让她狐疑,但有银子,也碍不着她什么事儿,结果,这姑娘还要把她的人带去浮香楼…虽然暗地里,这浮香楼和暗香楼是一个老板,可明面儿上,那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男人们去浮香楼,那是大大方方的进,可进这暗香楼,那可是偷摸着进的,难不成,这姑娘要招呼的人是想掩人耳目?!…双眼闪着精明的光,自认为窥破了什么天机,眼珠子一转,“姑娘可说好了,陪好了,还有一百两!”

张妈妈转动的眼珠子落到秦星眼里,让秦星暗自好笑!不管她作何想,点点头,“一百两,一文都不少你的!”

张妈妈一跺脚,“那好嘞!”转身,对两个似柔弱无骨的男子道,“你们俩跟这位姑娘去,好好听姑娘的话,回来妈妈有赏!”

那其中一个高些的男子朝秦星飘了一个媚眼,“楼乙一定让姑娘满意…”

张恒见那叫楼乙的一脸轻佻,忍不住喝到,“大胆!”

秦星虽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还是随意的摆摆手,“跟我走吧!”

一直在门外拦着玉芊不让她进去的明辉目瞪口呆的看着秦星带着两个画的妩媚至极的两个男子,眼见两个男子婀娜多姿的上了准备好的马车,一个箭步冲到准备上马的秦星身边,“四嫂,你这是要做什么?!”

张恒也是一脸又好奇又无奈的表情看着秦星!

玉芊则在明辉背后跳起来朝身后的马车里看,“那真的是男子吗?怎么会那么好看,假的吧?!”

明辉一把拉着不停往后看的玉芊,脸色一沉,“不准看!”

秦星翻身上马,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眼里一片冰凉,“既然他们喜欢散播流言,我就给他们回赠一个…。正好两个都在,送上门来了,不回报回报可说不过去…”

那充满阴谋的笑容看的张恒明辉和玉芊背后都冒起一阵凉意。

明辉眨眨眼,眼见秦星已经打马上前,连忙上马跟上,“四嫂,你是说大哥和三哥?”

秦星慢悠悠的道,“这事儿,还要靠你了…”

明辉一愣,“四嫂,你到底在做什么?靠我做什么?!”急得的明辉是抓耳挠腮的。

秦星瞟了明辉一眼,“你的两个好哥哥正在清水逛清楼呢…你好歹也和明轩这般要好,代表咱们的贤王殿下尽尽地主之谊不应该吗?!”说罢,回转头扫了眼跟着的马车。

明辉狐疑的看了眼后面的马车,再仔细想秦星说的话,停下马,脑瓜子一转,惊声道,“四嫂…。你这…可真是…。恶…高明啊…”恶毒两个字吞到肚子里,双腿一夹,赶上秦星,双眼闪着兴奋的光,“四嫂,你说要怎样做!”

秦星摆摆手,转头问同样被惊到的张恒,“这浮香楼和暗香楼是不是同一个老板啊?!”

张恒脑子不差,相反比很多人都要来的快,秦星和明辉说的三言两语,他听明白了,心下震惊,秦星这是打算去对付两位王爷!压下心里的惊骇,深深的看了眼秦星,道,“姑娘从何看出他们是一家?!”

秦星轻轻一笑,“暗香楼,浮香楼,似乎很明显!”

张恒点点头,“都是陈家的产业!”

秦星来了兴趣,“噢?陈仁善?!”

张恒点点头,“这整个清州所有的清楼,清倌楼,还有赌场,百分之八十都是陈家的!”

秦星眯了眯眼睛,回身幽幽的看了眼马车,暗嗤了一声,“我还正愁若是事后那两位大人物追究起来会连累他们…如此看来…追究就更好了…”

那算计的笑容让明辉冒出一个念头,这位四嫂一定不能得罪…

玉芊一直在好奇后面那辆马车里比女人还好看的男子,自然是没听到秦星他们的话,也没留意到那与她插肩而过的另一辆马车…

刚到浮香楼,红鸢迎上来,压低声音,“姑娘,他们就在这二楼,靠窗边,刚刚又上去了一个人…”

秦星点点头,转身对明辉道,“剩下的交给你了!”

明辉笑眯眯的晃着脑袋,“放心吧,本王一定好好招待我那两位好哥哥!”眼里冒着兴奋的光芒,大摇大摆的就往浮香楼走!

秦星转身对下马车的楼乙和单重道,“你们俩跟着前面的公子去吧!少不了你们的银子!”

楼乙和单重第一次大白天的这样出来,那一身的白衣红唇,如墨的黑发,很快就吸引了路人的眼光!两人拿着香帕掩住唇,皱了皱眉,迈着小碎步快速跟上明辉!

才过了午时,浮香楼里便人来人往,女子的笑声,男子喝酒划拳的声音不绝于耳!

老鸨见到进到门里的明辉一身的贵气,十足的富贵公子,笑迎上去,“哟,公子,第一次来咱们浮…”后面的话没完,便看到了明辉身后的楼乙和单重!皱着眉,语气不甚好,“你们两个怎么到这里来了!?”

楼乙和单重嫌弃的看了里面一眼,头一撇,掩着唇不搭话!

老鸨见他们俩不搭理自己,心下不高兴了,“我说,张妈妈这是生意做不下去了,跑到我这浮香楼来抢生意来了?!”

大厅里的众人都纷纷看向明辉几个。有那风流之人,嬉笑起来,“哟,来来来…先陪大爷我喝上一杯。”

众人哄笑起来…

楼乙风情万种的一笑,香帕一甩,妩媚妖娆,明辉看在眼里,摇着头,不愧为暗香楼的头牌。嗓音一开,让厅中的女子都自愧不如,“这位大爷只要舍得起银子,就是喝上一日,也无妨!”说罢,丹凤眼一瞭,让那嬉笑的男子浑身一个哆嗦,暗道,“奶奶的,这他们的比娘们儿更够味儿啊…”松开怀里搂着的女子,舔着唇猥琐的看着说话的楼乙!

明辉瞧已经达到了目的,这才斜眼看着老鸨,开口道,“楼上有两位贵客,他们是来伺候贵客的!”

老鸨一愣,看看明辉,又看看楼乙和单重,楼上是贵客她知道,是清山县令请的客人,但是没有召唤姑娘,说是要谈事情,现在这个贵公子带来两个倌倌,莫非…。老鸨也是迎来送往的精明人,只稍稍一想,便觉得想通了这其中的官窍,脸上挂起暧昧的笑意,“原来是这样啊,那是妈妈我得罪了,公子您这边儿请…”

明辉一甩袖,晃晃悠悠的便往楼上去!刚转过楼梯口,便看到大皇兄身边的玄铁和另外一个有些眼熟的侍卫守在楼梯口,整个二楼安静极了,抬步径直朝靠窗的房间走去。

玄铁看到明辉,有些意外,却又不能无礼,连忙低头抱拳,“孝王殿下…”

秋田也是同样毕恭毕敬的抱拳行礼,“卑职秋田拜见孝王殿下…”

明辉一听秋田的名字,皱了皱眉,秋田是皇后身边的第一侍卫!居然也派到赫连明晨身边了,眼神暗了暗,脸上扬起和以往一样玩世不恭的笑,“本王听说我的两位哥哥到这里了,来与他们聚聚!”说罢就往里走!

玄铁伸手拦住明辉,他没听主子说也约了孝王,“对不起孝王殿下,德王殿下和明王殿下正在商谈要事…”

明辉脸一沉,“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拦本王的路!?”毕竟是皇子,平时虽然一副好脾气的纨绔摸样,但沉下脸认真起来,那也是霸气外露!不怒自威!

玄铁身子一凛,低头,“卑职不敢!”

明辉手一挥,大摇大摆的就往里闯!身后楼乙和单重暗暗心惊也暗暗兴奋,居然是王爷,王爷啊!若是能得到王爷的青睐,那可真是…紧紧的跟在明辉身后,亦步亦趋!

玄铁脸一沉,长剑一出,拦住楼乙和单重,“你们是什么东西!知道里面是什么人,就敢往里闯!?”这是把明辉骂他的话还到这两个人身上了!

明辉转身,冷声道,“在本王面前拔剑,你找死?!”

玄铁收回剑,“孝王殿下恕罪,这两个人身份不明,不可…”

明辉倒退一步,冷眼看着玄铁,“本王带来的人,何来的身份不明?!”

玄铁一噎,说不出话来!

秋田上前,“既是孝王殿下带来的,那便一同进去吧!”

明辉哼了一声,扫了玄铁一眼,转身朝房里走去!

楼乙和单重心里一边激动兴奋,一边儿暗暗吐舌,这动不动就拔剑可真是吓人…

房里的赫连明德赫连明晨那都是习武之人,赫连明晨虽差上一些,但本就安静的二楼,明辉的声音也不小,是以都听了个明白!

赫连明德和明晨对视了一眼,明晨给清山县令陈贤进使了个眼色,陈贤进立即收好桌上的几本册子,转身起身去开房间的门。

赫连明德和赫连明晨各自端起茶杯,神色不明!他们都心下诧异,这赫连明辉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明德看了眼明晨,他们昨日晚上联系上,约在这里商谈如何联手除了赫连明轩!难不成,这个赫连明晨还约了明辉?!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明晨,幽幽的抿了口茶水,刚才明晨让这陈贤进拿出来的帐册他都看到了,这是赫连明晨示好的手段,他还真是没想到一个看起来贫穷无比的清州一年的银两收入居然能有几十万两…眼神闪了闪,再次扫了眼装模做样的明晨,暗嗤了一声,要与自己联手的事儿一定不是他的主意,赫连明晨一向眼高于顶,自视甚高,是绝对不会想到要和自己合作的…除非是他那位皇后娘亲…

赫连明晨此刻心里是满不在乎的,他确实是不会想和赫连明德搞什么联手合作!只是秋田一再的分析利弊,还说明是母后的意思,自己不能拒绝,只好依了他们…皱眉瞥了眼陈贤进收起来的册子,心里有些郁闷…

陈贤进听到门外说是孝王来了,恭敬的打开门,等在门边!

明辉大模大样的走到门口,咧着嘴,热情十足的道,“德王殿下和明王殿下光临清山,可真是让清山这小县城蓬荜生辉啊…”声音中气十足,顺着开着的窗户飘出去!

秦星坐在浮香楼对面的茶摊,很满意的看了眼明显有些震惊的路人停下了脚步,看着楼上的窗户,德王,明王啊…这小县城一下子来了两个王爷,而且这两个王爷还在这清山最大的青楼里,这么香艳的事情,如何不让人好奇。

玉芊坐在秦星的旁边,眼里会冒出火来!等她下马,才看到明辉居然进了青楼,心里一真难受,秦星又不说他到底是去做什么了,她只好紧紧的盯着对面的浮香楼!这会儿听到明辉的声音传出来,一个高兴,站到凳子上,朝只隔了一条七八米的街道的浮香楼二楼挥手,“明辉…”

路上的众人纷纷都侧目看向玉芊,秦星连忙扯了一把玉芊,这可不在她的计划内!

玉芊不知道秦星的计划,不禁没停下来,反而在凳子上跳了起来,“明辉…”

赫连明辉听到玉芊在下面叫自己的声音,以为出了什么事儿,疾步冲到窗户边,向下看去!楼乙和单重看明辉冲到了窗边,害怕身后跟来的黑脸玄铁又拔剑,赶紧收起看到明德明晨之后的欣喜紧紧的跟着明辉一起扑到窗边!

玉芊一看到探出头的明辉,连连挥手!“明辉,这里!”

路人看玉芊在朝对面招手,又纷纷看向浮香楼二楼窗户,看到一个年轻的公子,想来就是明辉了!紧跟着又看到楼乙和单重,这一看,都纷纷交头接耳,刚刚就看到这两个妖娆的男子上了楼,这是…看向楼上的眼光更是充满的八卦而暧昧的讯息!

明辉看没什么事,收回探出来的身子,想着怎么完成秦星交给自己的任务!

秦星看了看伸长脖子一脸好奇的往上看的众人,干脆站起来,拉下玉芊的耳朵,说了几句话,玉芊听完,居然露出与明辉一摸一样的兴奋神情!眉目染笑,重新站到凳子上,大声朝明辉道,“明辉,德王殿下和明王殿下对你带去的美人满意吗!?”

驻足的路人一听,一阵哗然,美人啊…满意?啧啧,难不成…。?!路人对着楼上的窗口,指指点点,眼里有猜疑,有惊讶,有不屑,还有猥琐,五花八门!

二楼的明辉一听,眼珠一转,咧嘴一笑,也不回头,“德王殿下,明王殿下,这两位可是清山有名的暗香楼的头牌,花了大价钱,好不容易请来的!”

声音不算大,但足够楼下的路人都听了个清楚!暗香楼…。天啊,这两位王爷还真是有这断袖之好啊…

一直坐着不动的明德从明辉进门就冷眼看着他,拿不准他到底是要做什么!

明晨则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悠闲喝着茶!

到这会儿,明德和明晨同时心里一突,这赫连明辉是想做什么!?

明辉对楼乙和单重道,“你们还不去伺候着,这一位是德王,一位是明王,你们可得好好的给我伺候好喽,不然我砸了你们的暗香楼!”

不断强调德王和明王的身份,楼乙和单重香帕一甩,便朝两位王爷走去!

赫连明德阴沉下脸,若是这时候还不知道这赫连明辉要做什么的话,那他也就白费这脑子了!俊脸一沉,“明辉,你什么意思!?”

赫连明晨却是一脸兴味的看着款款走过来的楼乙和单重,摸了摸下巴,明辉这小子什么时候玩的这么放肆了!

明辉还是笑得灿烂,“德王殿下这话说的,我是一片诚意,知道您在京城不方便!您放心吧,到了这清山,你就大大方方的!”说罢,还狡黠的眨眨眼睛!

赫连明德心里一炸,看明辉始终站在窗户边,眼眸一闪,站起身,身子一动,便到了窗边!看到楼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了一大片人在指指点点,眉头一皱,脸色铁青,回头话还没开口,眼前一闪,一个白影倚到他身上。

楼下路人一见,一阵抽气声,只见那楼乙俯在赫连明德身上,柔情万种,一脸的爱慕,嗓音娇柔,“王爷…”!楼乙一把抱住赫连明德精壮的身体,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前一秒正在走路下一秒就到了这位德王身边,人就飞了出去,倒了桌子边!

赫连明德脸色铁青的看着那倒在桌子边嘴角还在流血的楼乙,若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恨不得一把掐死他!再回头阴冷的看着明辉。

明辉嘴角撇了撇,摇着头,似笑非笑,“我说德王殿下,您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啧啧…。就算不满意,换就是了…”

下面的路人又是一阵议论声,这楼乙可是头牌啊,居然还不满意,看来这位德王很难伺候呢…

赫连明德听着楼下的议论声,恨不得抽剑将这些人都给斩了。

赫连明晨不知道楼下的状况,颇有兴致的揽着单重比女子还要纤细的腰身,慢悠悠的晃到窗边,他其实是没有这个嗜好的,但有这种刺激,他也不介意陪着明辉玩一玩!揽着单重探出身子,想瞧瞧赫连明德为何一副吃人的表情看着楼下!结果这一看,整个人僵住,怀里的单重风情的扭了扭身子,这一扭身子,本就因为热而散了衣襟的明晨的胸膛便露了出来!

单重一瞧,更是热情的往胸膛上偎了偎。而已经僵住的明晨还一无所知!

楼下路人一见这个摸样,有些人了然的摇摇头,有的人感慨着世风日下,有人皱眉暗骂,还有一部分人则跟着眼热兴奋。

秦星笑不大眼底,看着对面楼上的赫连明德和赫连明晨!

赫连明晨反应过来,一掌推开单重,在他还要缠上来时,一掌将他也打到了桌子底下!明辉在明晨到窗户边的时候,让开了位置,而后,开溜了!

明德察觉到对面的目光,顺着看过去,看到秦星后,心里涌起震惊和不可置信!只一瞬间,他便明白过来,这一切,都是这个女人的主意!明辉是绝对不会想到去找清倌来套自己的…眼眸一暗,心里思绪复杂!

明晨也看到了对面的秦星,他在一转念,便也想到了这其中的关键,嘴角勾了勾,露出一抹兴味的笑意,眼里却是一片杀机!

------题外话------

4号那天从老家回武汉,早上出发,到晚上十点,路上堵得一塌糊涂,会疯,结果断更了一天!

这两天带娃儿在外面放风,回来就开始码字,紧赶慢赶,希望不要再断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